一品修仙 第128章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2-27
    “丑鸡,你好好考虑一下,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是想走,我现在就抹除掉所有印记,放你回去。”秦阳的很是真诚,倒不是假话。

    若丑鸡曾经镶嵌在多宝天轮之上,与他人无甚瓜葛,那此前挖坑,将其完全炼化,便是最好的办法,解决了后顾之忧,以后两人就能真的做到荣辱与共。

    秦阳不用担心丑鸡搞事,丑鸡也不用担心,以他这糟糕的情况,会被坑死。

    两个孤家弱鸡抱团取暖,谁也不用再担心什么。

    可现在不一样,丑鸡是昊阳宝钟,也就是,除了秦阳之外,丑鸡还有更好的后路可走,那此前将其完全炼化,这件事本身,忽然就成了埋在心里的一枚钉子。

    秦阳很清楚,关系越是亲近,就越不能如此,他们俩现在休戚与共,丑鸡性命寄托在他的身上,没有比这种关系更加亲近的了。

    所以,无论丑鸡怎么想,秦阳都觉得,宁愿好聚好散,也不能有丝毫勉强。

    “老祖话,一口吐沫一个钉,自然是话算话。”丑鸡这次倒是没丝毫犹豫。

    “我能知道为什么吗?心里话,你这话,我心里非常没谱,我不觉得你跟着我有什么好处,你回到玄天圣宗,你就是镇派法宝,昊阳宝钟,真正的称宗做祖,地位高绝,有无数的顶尖资源,供你肆意消耗,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彻底恢复。”

    丑鸡沉吟了一下:“你这人,狡诈如狐,面白心黑,贪生怕死,不要面皮,贪财如命,偏偏还是一个筑基的弱鸡,不过,我不想回去,自然有充分的理由,你别问了,权当我看你顺眼吧,反正我肯定不会害你,至于印记,也不用抹除了……”

    丑鸡道这里,就闭口不言,只在心里默默念叨,秦有德纵有再多缺点,但对自己人,却从来都是真诚无比,他肯定不会有朝一日,毫不犹豫拿我挡枪替死,纵然很长时间,也无法恢复,也是无妨了,老祖做了这么多年的镇派法宝,又不是没强大过……

    抬头瞥了一眼秦阳,丑鸡眼中带着一丝鄙视,这些像似夸人的话,自然是不能的,否则以秦有德这不要脸的劲头,不得会被拿住话柄,日后不时拿出来揶揄老祖……

    “我谢你夸奖了!”秦阳咧嘴一笑,拱手道谢。

    丑鸡眼皮一跳,暗骂一声,果真是低估了秦有德不要脸程度,骂人的话,他都能当夸奖,那真夸奖的话,是绝对不能的!

    秦阳支着脑袋,似是陷入苦思,良久之后,秦阳忽然开口。

    “丑鸡,你想不想回到昊阳宝钟?”

    “老祖都,不回去了,你怎地这么啰嗦?”丑鸡有些不渝。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想不想……拿回昊阳宝钟!”

    “秦有德,你什么胡话?”

    “你别管,我就问你想不想。”秦阳目中神光湛湛,闪耀着危险的意味。

    “秦有德,你发什么疯?”丑鸡一脸惊悚,被吓的后退一步,这会才稍稍回过点味,连忙尖着嗓子尖叫:“秦有德,你快醒醒,别发疯!你想死么!”

    “不是发疯,只是忽然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而已,你将你知道的,关于玄天圣宗的一切,统统告诉我,我再考虑,这个大胆想法,到底有没有可以实施的可能。”秦阳手指不断摆动,脸上的表情,反而愈发认真了。

    “秦有德,你……”丑鸡吓的眼珠子乱颤……

    “快点,任何人,任何细节,都别放过,事无巨细。”

    丑鸡一滞,暗叹一声,知道是光凭这几句,是没法打消秦阳的疯狂了,只能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关于玄天圣宗的一切事一切人,统统出来……

    这一,就是十几日的时间过去……

    “大概就是这些,剩下的可能都是我一时想不到的……”丑鸡稍稍一顿,叹了口气:“现在你明白了吧,你的想法,何止是胆大妄为,简直是自寻死路。”

    秦阳没回话,而是闭目沉吟,足足三个时辰之后,豁然睁开眼睛:“的确有机会,起码第一步,我已经想好了,玄天圣宗,从未明过昊阳宝钟的钟锤丢失,便是宗主都从未泄露过这消息,纵然很多人知道,那也只是极少的一部分人知道而已,这就是机会,我会寻找机会,先将你送回去。”

    “秦有德,你真的疯了,你不过一个孤身一人的筑基修士,这何止是火中取栗,这是送死!绝无成功可能的。”丑鸡没什么精神,劝都有些有气无力。

    “谁告诉你我是孤身一人?我身后也有门派,盗门不显,却不代表一点力量都没有,一点人都没有,而且你忘了最重要的一点,我是盗门下一代的传道人,我不可能真的如同卫老头所,只要好好活着就足够了,他不让我背负任何东西,那是护持后辈,可我不可能一直什么都不用管。”

    “你……”

    “别你你我我的,我找机会,送你回去之后,当下危局,立刻就解决大半,而在玄天圣宗,你也有足够的资源,供你恢复,平日里什么样,你就依然是什么样,其他的事情,你统统不用管,纵然我最后失败陨落,我也会在最后关头,斩断联系,不牵累你。”

    “放你娘的狗臭屁,老祖活了这么久,岂是苟活至今的?”丑鸡双目怒瞪,挥舞着鸡翅,蹦起来,差点戳到秦阳的眼睛。

    “我知道。”秦阳也不动怒,甚至眼中闪耀的疯狂都消弭,愈发平静:“我心里已经有谱了,你只需要记住一点,你从来没现身过,从来没人见过你,回到玄天圣宗之后,好好恢复就行,而我,会在之后,没机会也要创造出机会,将你的本体,一起带走!”

    “你真的疯了,竟然想要盗走壶梁第一圣宗的镇派法宝!”丑鸡已经彻底无力阻拦了……

    “玄天圣宗大肆追辑,他们本来就是要杀我,通缉令上言辞明了,就是要我死!而我,可是盗门的人,盗门下一代的传道人,无论干不干偷鸡摸狗的事情,以后我身上注定要背上这些名声,所以,不若干一票大的!

    而你跟着我,可能再过一千年,也无法恢复你巅峰时期的实力,不若玩玩盗门最擅长的借鸡生蛋,借助玄天圣宗的庞大资源,供你恢复。

    我想,纵然卫老头知道这件事,就凭盗门有传道人,死在玄天圣宗之手这件事,他也绝对会支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