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319 色令智昏!(二更!)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买卖?”月夭淡淡轻笑,又仿佛根本没有在笑,“无非就是雨族的夙愿罢了。”

    “可,那又何尝不是月长老的夙愿?”

    闻言,月夭清淡疏离的眼眸中终于划过一丝浅浅的波澜,却听女子的声音继续在风中响起。

    “月长老,千里迢迢来到东陵,蛰居在这小小的靖国公府,难道是贪恋靖国公府的那点荣华?想必这些,根本入不了你的眼?”

    “那又如何?”

    “呵呵!堂堂南诏国圣宫长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受尽荣宠,却要纡尊降贵,屈居在靖国公府听人差遣,若非此生夙愿之事,又有何理由让他这般委屈自己?”

    “是么?”

    他声音清淡,似渺远天边飞来的月色,仿佛在问她,又仿佛,是在问自己。

    女子看了他一眼,轻笑,然,眼中却无笑意,“我们有着共同的仇人,既然目的相同,何不同仇敌忾?早日将仇人送、入、地、狱!”

    清冷的声线在风中化开,纠葛着冰冷的夜风,隐了一抹嗜血杀伐。

    “共同的仇人……”月夭喃喃低语,清澈的双眸染上了几许迷离之色,仿佛正陷入久远的回忆中,月色下的身影透出几分缥缈。

    “是!共同的敌人!”

    女子的声音铿锵有力,带着无尽幽冷肃杀,将月夭从回忆中唤醒。他偏头看向黑衣女子,眉轻佻,“你的计划?”

    闻言,女子柔媚如水的眼眸中终于漾开一抹笑意,发自内心的笑,却有些阴冷。

    她知道,这一趟没有白来。

    ……

    两日后。

    这一日,天朗气清,艳阳高照,玉倾城已经回宫了几日,靖国公因为忙于琐事并未有空前来看她,但,他素来对玉倾城宠爱有加,便让府中最闲的玉无极代替他进宫探望玉倾城,看她在宫中过得好不好,看楚天曜有没有冷落她。

    玉无极来的时候,蓝贞儿正在玉华宫与玉倾城聊天。

    这样的两个人,理应是水火不容,相看两不爽,如今,却坐在一块儿闲话家常,姐妹情深,着实有些匪夷所思,是以,当玉无极看到那幅画面时,着实呆愣了好一会。

    不过很快,他便恢复了笑意,上前打招呼,而一双眼睛,总是不由自主的落在蓝贞儿身上。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美了!

    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之间都足以勾动人心。

    一直听闻宫中有个兰贵妃,最得皇帝的宠爱,而他因为自家小妹的原因,素来对这个兰贵妃没多少好感。可今日一见……简直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如斯美人儿,他竟没有早点见到,岂非人生一大憾事?

    啧啧啧!难怪皇帝表弟会对她三千宠爱在一身!此女一出,当真是六宫粉黛无颜色啊!只要是个男人,都拒绝不了这样的美人儿?

    察觉到玉无极一直在盯着蓝贞儿看,而且,眼睛都快直了!玉倾城顿时有些不悦,眉头一皱,“二哥,爷爷让你来看我,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

    哼!这个二哥真是给她丢脸!居然一直魂不守舍的看着那个小贱人!简直像个没见过女人的色鬼!

    虽然他平日里就沉湎于声色,混迹于红楼楚馆,见到漂亮女人就要带回府,可,别人也倒无所谓,这个蓝贞儿可是她的头号敌人!他这样看着她,岂不是在扫她的颜面?

    这几日,她为了可以多见皇帝表哥几面,便强忍着恶心与愤怒,想方设法的接近这个狐狸精,所幸,这个女人还算识趣,只要她一邀约,她便会过来。最新最快更新

    只是没想到今日二哥会来看她!早知道他这么丢人,她今儿就不请那个狐狸精过来了!

    “啊……妹妹呀!那个……爷爷他……呵呵……爷爷他最近有些忙,他说过几日再进宫来看你……”

    玉无极讪讪一笑,口中这般说着,一双眼睛却像黏在了蓝贞儿身上一般,让玉倾城看的更加火大。

    “二哥,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就回去!我这里还有客人!”

    这个不开眼的东西!尽给玉家丢脸!看她不告诉爷爷,让爷爷狠狠地教训他一顿!

    “额……那个,妹妹……我……我还没吃午膳呢!现在怪饿的……”玉无极一听自己被下了逐客令,顿时有些慌了神,如斯美人儿在此,他哪里舍得走?

    就算这美人儿是皇帝的妃子,只能看不能动,可是,他看一看,饱饱眼福也是好的。

    恰此时,蓝贞儿站了起来,似乎觉得因为自己害得两兄妹不愉快而有些自责,“玉妹妹,既然今日玉公子来看你,那我就先走一步了,你们慢慢聊,我们改日再叙。”

    玉倾城紧跟着站了起来,一脸明媚友好的笑容,“那怎么行?我都说了让蓝姐姐留在这里用膳的……”

    “没关系的。下次也是一样。”蓝贞儿微微一笑,善解人意。

    “兰贵妃,既然你和小妹已经约好了,那就留下来一起用膳?”

    玉无极自然是不希望蓝贞儿走的,所以,他也顾不上自己身份不合适,直接就开口劝留,一双眼睛巴巴的看着蓝贞儿,看的玉倾城怒火中烧,差点维持不了脸上的笑容。

    这个见到漂亮女人就昏头的色鬼!

    强压下心底的怒火,转向蓝贞儿,“真是不好意思了,蓝姐姐,我二哥他来的太不巧了!等下次,我一定留蓝姐姐在这里用午膳!”

    玉无极一听,顿时有些着急,连忙对着玉倾城使眼色,玉倾城下巴高昂,直接无视。

    哼!那个玉无极难道还指望她把蓝贞儿留下来,好让他一直这么丢人现眼?

    仿佛没有觉察到兄妹二人之间的暗流翻涌,蓝贞儿柔柔一笑,“好呀!如此我便等着玉妹妹了!”

    两人再次寒暄了几句,蓝贞儿款款离去,玉无极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直到看不到人影了才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妹妹,你怎么就这样让兰贵妃走了?好歹留她一起吃个饭啊!”

    玉倾城狠狠地刨了他一眼,冷哼,“色胚!一见到漂亮女人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早晚有一天死在女人身上!”

    “额……”玉无极的面容僵了僵,“那个小妹……我好歹是你二哥……能不能客气点……”

    “哼!”玉倾城冷冷的瞪了他一眼,眼神中满是嫌弃,“有你这样饥不择食的二哥,我倒宁可没有!”

    太给她丢脸了!刚刚看蓝贞儿那个狐狸精,看得魂都没了!若她不是贵妃,只怕他已经扑上去了!

    这一点和大哥比真是差太远了!

    毫不留情的被批斗,玉无极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一双眼中却闪烁着几分淫荡迷醉之色,“不是二哥饥不择食,而是那个蓝贞儿,她实在是太美了!二哥现在终于明白,为何皇帝表弟会被她迷得团团转了!这样的美人儿……要是可以抱上一下,亲上一下,那可真是……”

    玉无极越说越沉醉,仿佛他此刻正怀拥着佳人,尽情享受着那软玉温香,然而,好梦正浓时,一把扫帚直接拍上了他的头顶,耳边是一声怒吼,“玉无极!你这个没骨气的色胚子!”

    玉倾城简直要被他气得头顶冒烟!想不到她家二哥居然如此夸赞蓝贞儿那个贱人!还说出了这样的话来打击她!

    难道不知道她最讨厌那个狐狸精么?

    难道,在二哥的眼里,她竟然没有那个狐狸精貌美如花?

    这实在是太可恨了!

    心中怒意难消,玉倾城又是一扫帚拍过去,怒吼,“皇帝表哥只是暂时被她迷惑了而已!他很快就会看清楚那个狐狸精的本来面目!你以为皇帝表哥会像你一样,见到女人就走不动路?”

    玉无极被打的抱头鼠窜,“别……别打!小妹你听我说……”

    “不听!你给我走——你这个色胚子!之前就垂涎云若的美色,现在又垂涎蓝贞儿的美色!你就偏要和我作对是不是?看上的女人不是扫把星就是狐狸精!而且还都是我最讨厌的!”

    玉无极一边躲,一边解释,“不是啊!我刚刚看你和小美人相处的挺好的呀!一副姐妹情深……哎呀……别打……”

    “你这个蠢货!居然还敢叫她小美人!”玉倾城一听,顿时怒不可遏,追打的更加凶猛。最新最快更新

    这个玉无极除了好色就是蠢!难道就不能用脑子想想?她和蓝贞儿那个贱人怎么可能姐妹情深?简直就是一头猪!又蠢又笨的色猪!

    心中怒火狂烧,玉倾城追打的更加无情,一通狂轰滥打之后,玉无极终究是被轰出了玉华宫。

    走在出宫的路上,他此刻的心情是有些郁闷的。

    方才惊鸿一瞥看到那样的绝色美人,到此刻,心底都还是如猫爪一般,心猿意马,心痒难耐!尤其方才被小妹一通追打,奔跑之中体内那股莫名的邪火愈发凶猛!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个美人一解相思!

    偏偏此时,走在在鲜花满目,人烟稀少的御花园中,闻着那股芳香淡雅的百花香,脑子里全是方才所见的那个绝世小美人……

    妖娆的,妩媚的,半解罗衫半掩面的……想着想着,佳人竟已是衣衫尽褪,媚眼如丝的看着他,撩的他心痒难耐,体内那股邪火更是疯狂燃烧,几乎要将他的身体焚烧成烙铁!

    “嘶——”

    玉无极蓦然倒抽一口凉气,伸手捂住身体某处,一双火花弥漫的眼睛在御花园中搜素着……

    这个时候,御花园中人烟稀少,连个漂亮的小宫女都没有……可是他的忍耐已经快要到了极限!

    以往见到漂亮美人也会立刻有,反应,可是,也不像今日这般,来势凶猛,竟连片刻都无法再等!

    他这是怎么了?还是说,那个小美人实在是人间绝色,只消看上一眼便会让人魂牵梦绕,欲罢不能,想要迫不及待的与她共赴巫山翻云覆雨……

    蓦然,玉无极眼神一亮,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前方,整个人像是被人施了定身咒一般,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可是,一双眼睛却是火花四射,微微泛着红光。

    “小美人……”

    前方,那站在百花丛中对他回眸一笑,风情万种的小美人,可不就是他此刻脑子里魂牵梦绕渴望不已的美人儿?

    看看那双勾魂的眼睛,再看看那闭月羞花的小脸儿,还有那娇艳欲滴的小嘴儿,那玲珑曼妙的身子……

    吼——

    受不了了!

    玉无极顿时迈开了双腿朝前跑去,满脸的急不可耐,“美人儿……你是在这里等我的吗?”

    然而,冲到一半时,他被邪火焚烧成浆糊的头脑终于清醒了一瞬,猛地止住脚步。

    他……这是在干什么?

    那个蓝贞儿虽然美的让他心痒难耐,恨不能与她夜夜**!可是,她是皇帝的女人!而且,还是皇帝最宠爱的女人!他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若是被皇帝知道了……

    “嘶——”

    身体一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玉无极伸手抱住头,只觉得脑子里一阵嗡嗡作响,还有些疼。

    不行!那是皇帝的女人!不能碰!他还是赶快去找个漂亮的宫女解决需要!

    “玉公子,你怎么了?可是身体不适?”

    恰此时,耳边飘来一道温软娇媚的嗓音,像是一片羽毛拂过了他心底,让他本就紧绷成一条直线的心弦瞬间断裂。

    猛地睁开眼,看向眼前,佳人眉目如画,正满脸担忧的看着他,那双水色烟华般的眸子,像是雾色中最美的翡玉,一点点望进他的心里,让他的心,不受控制的跳跃着,荡漾着,仿佛漂浮在海面之上的一叶轻舟……

    太美了!美的让他头晕目眩!仿佛有万朵娇花在眼前盛开……

    太热了!身体好像被架在烈火上烘烤,迫不及待的想要解脱……

    此刻,他只想抱住眼前的美人儿,以解身体的相思之苦!

    如同被蛊惑,他颤巍巍的伸出手,似乎想要抚上女子白皙如月华而吹弹可破的皮肤,可是,手伸到一半,又猛地顿住,那双充斥着火焰的眼眸中划过一抹激烈的挣扎。

    他在干什么?

    为什么,脑袋会如此混沌?仿佛,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难道,这就是大哥常说的,色令智昏?

    可,美色当前,他实在是难以抵抗啊!

    更何况,此刻眼前千娇百媚的小美人正满脸担忧的看着他,用一种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的声音轻轻的说着,“玉公子,你流了好多的汗,是不是发烧了?”

    说话间,他看到眼前的小美人抬起柔若无骨的小手,拿着一方绣着清雅兰花的丝帕,轻轻地擦拭着他额头上的汗水。

    顿时,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面而来,占领了他的呼吸,他的心神。

    此时此刻,阅女无数的他竟然分不清那是女子的体香?还是丝帕的幽香?

    可是不管是什么,那香味都占据了他的心魂!让他……心痒难耐……欲罢不能……

    心,仿佛被一种无上的妖力蛊惑着,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狠狠地抓住那只正为他轻柔擦汗的小手,紧紧地握在掌心,轻轻的摩挲着……

    顿时,一阵温软的触感顺着手心传遍奇经八脉,让他本就如同火烧般的心在顷刻间燃起熊熊大火……

    下一瞬,抓紧那只小手,猛地用力,有些蛮横,有些粗暴的将女子娇软的身躯扯进了怀里,用力的抱住。

    好舒服!

    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可是下一瞬,他发现体内汹涌燃烧的烈火更加猛烈,叫嚣着,想要索取更多!

    一双眼睛,闪烁着猎猎红光,紧紧地盯着怀中女子娇媚如芙蓉般的容颜,“小美人……美人儿……”

    蓝贞儿仿佛受到了惊吓般,用力挣扎着,想要挣开他的怀抱,“玉公子……你在做什么?快放开我!”

    可是,她的那点力气又怎能敌得过一个成年健壮的男人?

    “美人儿……”玉无极紧紧地抓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死死地搂住她纤细的腰肢,将她禁锢在怀中,“别害怕!哥哥不会伤害你的!只要你乖乖儿的……”

    “不……你快放开我……”

    蓝贞儿脸色苍白,伸手推着他的胸膛,阵阵幽香从她身上发出,随着风渐渐飘散,萦绕在玉无极周身,让他本就发热的头脑更加混沌不清,让那些肆意奔流的欲孽之火更加汹涌澎湃!

    “美人儿……别抗拒我……我会让你快活似神仙的!”

    许是怀中的女子一直挣扎,一直不肯配合,而他的耐心,还有身体的忍耐,都已经到了极限,故而,他不顾美人的反抗,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快步朝假山走去。

    ……

    御书房。

    楚天曜放下手中奏折,懒懒的伸了个懒腰,“什么时辰了?”

    “回皇上,刚到亥时!”

    “嗯。”伸手揉了揉眉心,楚天曜看着眼前奏折,眼底闪过一抹幽暗冷光。

    这些个老东西!

    之前就一直阻止他立贞儿为后!一个个大义凛然,言辞铿锵,一副为国为民为他好的嘴脸!

    如今,云天人还没有回京,这些个老东西就开始为他邀功请赏了!

    居然还想让他恢复那个该死的女人的后位!

    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那个该死的女人!当初竟敢给他写休书!还将休书传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让他颜面尽失!

    他没有将她斩首示众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居然,还痴心妄想让他重新立她为后!

    那个老东西!肯定是受了云天的唆使!

    毕竟,在这偌大的天下,女人一旦被休,是绝无可能再嫁人的!即便是身份低微的平民百姓,也不会娶一个被夫家休弃的女子!

    更何况,她曾经是他的皇后!纵然有名无实,却始终冠上了他的名!如今,即便是他不要了,也绝对没人敢娶她!

    眼看着又是一年过去,那个该死的女人今年已经二十了?这个岁数的女子,有几个不是早已嫁做人妇,儿女绕膝的?

    云天肯定是着急了,担心了,怕她青灯古佛老死家中,所以,这才会借着此次的军功,唆使那些老东西联名上奏,奉她为后!

    只不过,这可能么?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

    他的皇后之位只能是贞儿的!同为女子,贞儿娴静温柔,善良的像是天上之巅最纯洁的雪莲花!而那个该死的云若……哼!她简直就是阴险卑鄙,丧心病狂,惨绝人寰,毫无人性的刁蛮女子!

    这根本就是云泥之别!也真是白瞎了那些个老东西的眼!居然一直把她当个宝!

    为何他们就看不到贞儿的贤德与善良?

    偏偏,还有母后在后面逼着……

    那个该死的云若!究竟给母后灌了什么**药?让她如此向着她?

    越想越烦躁,楚天曜直接站起身朝外走去。

    罢了!这些烦心事暂时先不管了!总之,他是不会再让那个云若当皇后就对了!

    贞儿还约了他在御花园赏花喝茶呢!

    脑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蓝贞儿娇美温婉的容颜,那浅浅的笑容,含着默默深情与眷恋的眼眸,像是一场和风细雨,抚平他心底的烦乱。

    不由自主的,他的嘴角扬起了一抹温柔的笑意,而脚步,更是轻快了许多。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