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的伊法莲 第十六章 初来乍到 5
作者:璩君的小说      更新:2018-03-02
    夜幕降临,道路上渐渐地没有了人的踪影,路上并没有明显的灯光,唯独只有微弱的月光。

    在一处破烂不堪的木屋里有一束微弱的烛光,里面的一个男人在地上无聊地抠鼻屎。

    费德勒一边挖鼻屎,一边对着特洛伊唠叨着:“特洛伊啊特洛伊,你怎么还愣在这里?”

    这木屋的面积非常狭窄,而且里面摆放了很多的陈旧器皿,俩人住在这里是刚刚好的。

    特洛伊则是在角落边认真地擦拭着银制的器皿,由于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器皿上,所以他没听到。

    费德勒早就习惯被他无视,于是乎,他就开玩笑地说:“亲爱的特洛伊哥哥,你家的伊法莲妹妹找你来了!”

    这句话还真的有效果,特洛伊立马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他迅速回头直盯盯地看着费德勒。

    “我不说伊法莲就不理我了啊!你这家伙也太无情了,你怎么能骗她呢?”

    特洛伊的表情显然有些失望,他的语气没有一丝的波澜起伏:“我骗她什么了?”

    “我看你是没打算再去找她了!”费德勒没好气地在一边对他竖中指,然后又在地上滚来滚去。

    特洛伊自然是不情愿的,他怎么可能舍得对她撒谎呢?

    他的每一个谎言,都有他逼不得已的苦衷。

    他垂下的刘海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他小心地把器皿放回原位:“如果我去找她,她会因我而被连累。”

    费德勒简直是看不下去了,他马上坐起身子,恨铁不成钢地连续不断地使劲跺脚。

    “你有没有搞错啊!你这胆小鬼特洛伊!”

    “关键是除了她,就没有人愿意跟你交朋友了。如果你不好好把握机会,你以后会后悔的!”

    尽管他被费德勒这样子指责,他也依然毫无动静,他始终是一言不发。

    费德勒有些忿忿地在一边抓狂着,他不仅替特洛伊着急,也替自己无法完成任务而感到焦虑。

    “啊!你真是没救了!真搞不懂那种地方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那件事吗?我自己也一样啊!”

    费德勒所指的那件事是指10年前的平民窟大爆发。10年前的圣十字学院是惩罚恶魔的地方。

    凡是生出来的孩子是畸形,或者是带有其它的症状,在祭司看来那无疑是恶魔诞生的征兆。

    而特洛伊的父母本该是在16年前被判处死刑,因为他们的求饶,所以祭司就给了他们6年的时间将特洛伊扶养成人。

    等到特洛伊6岁的时候,他也得接受死刑。他小时候不太明白那些事,直到他目睹父母的死亡……

    小时候的特洛伊并不是这样子的冷酷,他跟其他小孩子一样活泼好动,非常的可爱。

    然而自己的父母却被祭司跟村民杀害,那一天对他来说是个恐怖的噩梦。

    所有人都指责他是恶魔的转生,说是路西法的走狗。

    在他即将被杀死之时,说时迟那时快,好在那关键的时刻有加百列出手相救。

    特洛伊才被挽回了一条命,而且加百列还特地强调,特洛伊不能被杀。

    如果特洛伊被祭司或是其他人杀害,加百列将会杀死那个人。所以没有人敢动特洛伊一根毫毛,所有人不过是暗暗地咒骂他罢了。

    从那一刻开始,特洛伊不再相信人,他也开始封闭了自己的内心。

    尽管加百列尝试与他对话,开导他的思想,然而却是徒劳无功。

    加百列无奈之下也放弃了,他便任由特洛伊了。尽管加百列曾经邀请过他来圣十字学院学习,但他的反应却是特别激烈。

    直到现在,特洛伊仍旧是非常排斥圣十字学院。

    自从他的父母被杀后,圣十字学院便禁止祭司在此处杀死恶魔。并且下令禁止杀害婴孩,若是有人偷偷杀害畸形儿,那么他将会被加百列放入火牢里。

    特洛伊一想到以前种种不好的回忆,他的后背跟额头立刻冒出了许多冷汗。

    费德勒也理解他的感受,毕竟那不是好滋味儿。不过费德勒倒是努力开导他,安慰他。

    “特洛伊,人就是必须面对自己的心理阴影。你看我不也一样吗?就算我恨他们也是无济于事,不是吗?”

    费德勒还洋洋得意炫耀自己的肌肉,笑道:“而且啊,我这把老骨头也不需要你的照顾,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强!”

    不过特洛伊还是心有余悸,他幽幽地找各种理由推辞:“如果我去了圣十字学院,大家会怎么看?”

    “有伊法莲在你身边,你怕什么呀?”费德勒再接再厉,他一定得把特洛伊送进圣十字学院!

    特洛伊的内心明显是动摇了,不过他还是有些犹豫不决:“我得考虑一下。”

    “又是要考虑啊?”费德勒不高兴地抠鼻屎,他趁着特洛伊在思考,偷偷地往某人的衣服上抹了一把。

    “喂!你的手在抹哪里?”

    “啊?你说什么,我的耳朵好像不好使来着?”

    “费德勒!你找死是不是!”

    月光逐渐被云雾遮住,地上的亮光渐渐地消失了。然而在一处森林里却是灯火通明的。

    森林的深处拥挤着上千万的人民,他们围着中间的篝火在祈祷,在呐喊。

    在篝火的旁边则是一群被捆绑的人们,男女老少都有,小到刚出生的婴儿都有。

    他们呐喊的声音越来越大声,中间的篝火渐渐地往上升,而且形态逐渐变成了一个人形。

    大祭司对着漆黑的夜疯狂地呼唤道:“火神啊!请您惩罚这些犯人!这些人是试图反抗您的人们!”

    只见声音越发大声,火焰逐渐形成了人的形态。而且这人形火焰竟然开口了。

    “单单这些人是不够的,我需要的是伊法莲那股神奇的力量。如果你们明天不将她献给我,我会把你们村里的男人女人都烧死!”

    语音未落,这团炙热的火焰猛地飞扑到犯人们的身上,一瞬间便听到了痛苦的呻吟跟哭泣声。

    火焰再次贪婪地提醒他们:“我需要更多的力量,那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够我使用!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罢,这团火焰消失在寂静的夜里,原本光亮的森林变成了漆黑一片,一瞬间又恢复了原样。

    没有一个人知道这里,这儿曾经是个死神徘徊的地方。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一团微弱的光芒缓缓升起,它沿着树林飘到了圣十字学院。

    光芒缓慢地飘浮着,它终于是飘到了加百列的房内。

    加百列看到这团光芒并不慌张,他反而是无奈地叹息道:“你还是在这儿呢,米迦尔。”

    [我一直都在这里。]

    加百列咽了咽口水,他紧张地望着光芒:“你这次来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告诉我要好好保护她吗?”

    [不单单是这样而已,你也必须保护好特洛伊。不过,我还有一件不幸的消息必须告诉你。]

    “不幸的消息?”加百列开始紧张地挑眉,他赶紧追问道:“究竟是什么事?”

    [平民窟的人们饲养了心中的恶魔,路西法的手下跟随着这种气息,已经来到了这座岛做卧底。我来的目的是提醒你小心点。]

    加百列立刻陷入了沉思,他严肃地托着下巴反问:“是这样子吗?可我记得大祭司不懂灵力吧?”

    [心灵可比灵力强多了,人的心灵若是散发着邪恶的气息,那么邪恶之人必定会趁虚而入。]

    “原来是这样子啊,看来我必须把大祭司抓来审问才行!”加百列若有所思地喃喃道。

    [你是聪明人,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办。你一个人的实力是比不过大祭司跟群众的力量,你只能等待时机。]

    加百列皱着眉头思索了好一会儿,他才恍然大悟地点头:“我知道怎么做了,谢谢你把消息告诉我,米迦尔!”

    在那之后,光芒便消失在他眼前。而加百列迅速往外查看,他在圣十字学院转悠一圈后并没有什么发现。

    加百列有些苦恼地叹气道:“看来这地方也不算安全了,也就只有那小丫头可以信赖了。”

    在加百列检查了学院附近的两三次后,他也准备回去休息了,不过他却被背后的脚步声吸引到。

    加百列不必回头也知道是谁,他只是庆幸地轻笑道:“我以为你一辈子不打算来了,真是辛苦你了!”

    “我来可不是因为加百列院长,我的目的只是为了一个笨家伙!”

    “呵呵,你不说出来倒好!我现在鸡皮疙瘩掉一地了!”

    这一天的夜晚很寂寞,空中黑压压的一片,什么都没有,显得很空虚。

    在一处破烂的木屋里,一个流浪汉在里面独自饮酒:“哈哈!加百列啊,我总算是搞定那家伙了!”

    “只是一个人喝酒也挺无聊的,你说对吧?米迦尔?”

    [请你好之为之,不要随意抠鼻屎。]

    “啊?不抠鼻屎很不舒服耶!要不要来一杯?”

    [如果你勤洗手的话,你早就跟着加百列一起进圣十字学院当院长了。]

    “啊?抠鼻屎跟这个有什么关系?你开玩笑呢?”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