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亲子鉴定师 第二百三十章八大不可思议事件之烹尸奇案(13)
作者:小鉴定师大宝的小说      更新:2017-10-04
    用一句话概括:季雷确定是受害人之一;季雨是季父季母的亲生女儿,但季雷不是季父季母的亲生儿子,却和季父季母有亲缘关系;季雨肚里的孩子父亲不是哥哥季雷,而是另外一个一同被抛尸的受害人。

    这就是鉴定的结果。

    随之有很多疑问出现了:季雷和季父季母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季父季母要隐瞒这层关系?

    季雨是怎么和另外一个受害人发生关系的?这个受害人到底是谁?

    最重要的是:案件的真正凶手,杀害季雷和另外一个受害人的,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杀害季雷和另外一个受害人并且毁尸灭迹?

    当时的我,彻底地迷糊了,这特么简直是十万个为什么!

    与会众人安静了片刻,瞬间便如同炸开了锅,纷纷和邻座同事窃窃私语讨论这个奇怪的案子,看来这些见过识广的警官们也很少遇到这种古怪的情况。

    刘队敲了敲桌子,咳嗽了两声,众人安静了下来。

    刘队看着一旁的张警官道:“老张,我们小地方办的案子不多,比不过你们见过识广,接下来怎么办,你来安排吧,我们全力配合。”

    张警官和刘队客气了两句,点了点头,终于发话了:“案子的具体情况如何,在座的各位都是亲历者,应该无需我多说。我凌晨四点得到鉴定中心杨主任的通知,就连夜赶了过来,当时还只是知道季雷并非季父季母亲生,后来才陆续得到其他几个鉴定的结果,这个案件,可以说是我今年遇到最古怪的!按照毛警官的判断,凶手并不是季父季母,也不是李涛,我相信毛警官,你的判断应该是对的,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凶手到底是谁?犯案的手法如此残忍,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警官环视了众人一眼,继续道:“我的看法是,目前有三条线索值得我们去调查,第一:重新对季父季母进行审问,搞清楚他们和季雷的关系以及隐瞒季雷真实身份的目的。第二:重新调查村里和村子附近的失踪人口,尤其是和季雷季雨有关系的年轻男性,核对另外一个受害者的身份。第三:之前我们一直忽略了一条重要的线索,就是抛尸容器的来源!既然可以确定这种铁罐子是村里常用的办厨工具,那么我们就去调查铁罐子的来源,顺藤摸瓜!”

    张警官不亏是经验丰富的老刑侦,一席话说得我们云开见月明,尤其是第三点,也成为了我们这次案件侦破的关键。

    会上刘队进行了任务的具体布置,十余名警员分成三组,一组刘队亲自带队去调查村子附近的失踪人口,因为任务繁琐,这组人最多。二组毛警官带队去对季父季母进行审问。第三组小谢和我还有县局的温警官(化名)一同去追查铁罐子的来源。

    至于神出鬼没的张警官,他老人家邻县还有案子要办,开完会就技术指导去了。

    任务分配完毕,我和小谢以及温警官简单商议后,直接开着警车到了李涛大伯家中。

    大家应该还记得,李涛的大伯就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厨师,负责村子里红白喜事的掌厨,铁罐子这种本地专用的和办厨有关的工具找他一定没错,我和小谢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他,所以决定先到李涛大伯家了解情况。

    李涛的大伯某种程度上可以归为疑似嫌疑人的角色,只是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和此案件有关,所以我们此次前往也只能询问情况,当然也抱着能查到一些蛛丝马迹的想法。

    李涛大伯家就在李涛家不远,上次调查失踪人口的时候温警官这一组调查的李家冲,对李涛大伯家很是熟悉,直接就驱车过来了。

    赶到李涛大伯家之后,让我们稍感意外的是,李涛也正在大伯家,当天天气已经微凉,穿着长袖都有点冷,两伯侄却光着膀子在前院挥汗如雨地剁着猪肉。

    见到我们的警车停在院门口,两伯侄好奇地停下动作,李涛站在原地傻愣愣地看着我们,李涛大伯却擦了两把汗,随手套好上衣笑意盈盈地迎了过来。

    我和小谢是第一次见到这伯侄俩,长得很像,身高体型也差不多,都是胖胖的挺有喜感。

    李涛的大伯速度挺快,几步就走到了车前,我们刚下车站定,他就给领头的温警官递上一根烟,满脸堆笑道:“温警官,稀客稀客,您贵人事忙,来我们这小地方一定有任务,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要我配合的,您尽管说,我李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此人不愧是在县城大饭店干了几十年的主厨,不但没有一点惊慌,而且接人待物极为熟络。

    我和小谢对视了一眼,看来和此人打交道要留心一点。

    温警官谢绝了李涛大伯递过来的香烟,客气了一声道:“我今天过来是确实有点事情想询问下,前几天的那个案子你也比较了解了,我们这次过来是想调查下装尸体铁罐子的来源。”

    李涛大伯苦笑了下道:“实不相瞒,我就知道这事总有一天要扯到我的身上,你们昨天到涛涛家里调查情况,我就预感到你们这几天会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李涛大伯回头冲李涛喊了一声:“涛涛,去里屋把焖罐拿一个出来。”

    傻愣在原地的李涛应了一声道,正准备回里屋拿“焖罐”,温警官却制止了李涛的动作,冲李涛大伯笑道:“李叔,如果方便的话,我们想自己进屋看看。”

    李涛大伯愣了一下,瞬间回过神来,拍了下脑门陪笑道:“看我这人,到了家门口也不知道请三位进去坐坐,失礼失礼!”

    说罢,招呼我们三人一同走进了庭院。

    李涛大伯家的房子比起季家要好上很多,虽然面积要小一些,但是一色的红砖厚瓦房,庭院围墙也是砖砌,还上了灰石漆,现得比较气派,看来他在县城当厨师赚了不少钱。

    院中一个砖石搭建起来的石板,上面两个老树剁成的案板,堆放着两大堆去皮去骨的猪肉,刚才两叔侄剁得不亦乐乎的正是此物。

    我看着两堆糜烂的猪肉泥,不由自主就想到那几个铁罐子里糜烂的人肉块,胃里一阵翻腾。

    进到屋里之后,温警官谢绝了李涛大伯要我们喝茶休息的建议,径直来到了堆放办厨工具的杂物房。

    这个杂物房单间面积比起季家的要大很多,里面堆放着许多桌椅板凳、盆瓢锅碗,只要是农村办厨的工具应有尽有,盆瓢锅碗用竹筐盛着,堆满了几个大竹筐,办厨的桌椅板凳也有二十套,堆满了半个房间。

    李涛大伯介绍,在农村办红白喜事,都是乡里乡亲的,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到场,一般是十几桌不到二十桌,自家的东西肯定不够,都是临时租赁,自己除了办厨之外,还会出租这些宴席上必须的东西,也是一笔额外的收入。

    还在找”我是亲子鉴定师”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