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亲子鉴定师 第二十二章嫉妒的化身(1)
作者:小鉴定师大宝的小说      更新:2017-10-04
    《逐渐疏远的闺蜜》事件中提到了一个中国好闺蜜涛嫂,让我想起了自己经历过的两个极品闺蜜的事情,这两个闺蜜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

    按照女士优先的惯例,先从极品闺蜜女开始。

    事件的委托人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因为是个富三代,所以下文称她为小贵吧。

    小贵个子不高、圆圆脸、胖乎乎的,有点像福原爱,看起来很可爱的那种。

    记得那天是下午,天还下着大雨,这姑娘没有带雨伞,虽然开着车过来,但是从停车位到中心短短的一段路就全身淋个透湿,我到后面储物室拿了一条消过毒的的干毛巾给她,她简单擦了下脸上和头发上的雨水,就急急问我:w医生,您好!我就是昨天咨询你的小贵,我不是当事人的一方,但是我是其中一方的直系亲属,可以鉴定吗?

    我理所当然地问她当事人和她的关系。结果小贵扭扭捏捏地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外面还有客户在等着,我就建议她先考虑一下,如果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考虑清楚了再过来。

    小贵听了我这话明显有点急,稍稍犹豫了下就说了一句话,让我瞬间燃起了了熊熊八卦之火。

    小贵说:当事人是我的爷爷。

    这里先做个简单的名词解释,一般来中心委托我们做鉴定的我们称为委托人,鉴定的对象我们称为当事人。

    事情的当事人之一,小贵的爷爷,当年是63岁。

    我从事亲子鉴定这一行近十年,遇到过各种年龄的当事人,这次做鉴定的不算年龄最大的,但是,却是年龄悬殊最大的,因为当事人的另外一方,只有一岁!

    也就是说,小贵这次,是来帮自己63岁的爷爷,和有可能成为自己姑姑的一个年仅一岁的小女孩做亲子鉴定。

    最终的结果,自然让小贵喜获一岁姑姑一枚。

    第二天结果出来之后,小贵没有丝毫为爷爷开心的意思,在办公室里就大骂起来,目标直指她嘴里的“贱人”,说贱人欺人太甚,不得好死。我使劲浑身解数,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小贵劝解下来。

    原本小贵还抱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心态,准备验完了回去,结果在休息室,小贵接到了一个电话,估计就是她嘴里那个“贱人”打过来的,两人吵了个不可开交,吵到最后热血上涌差点直接把手里的苹果手机给扔掉。

    我过去劝了几句,原本的意思让她平和下心态,好了结这个事件,结果小贵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为了咨询我的意见,给她想点对策,将事件的经过向我道了个通透。

    原来小贵有一个年龄相仿、从小玩到大的闺蜜,但家境一般,相对于小贵来说是典型的贫穷阶层,所以下文称她为小萍。

    小贵和小萍感情很好,小时候经常混在一起,说亲如姐妹并不为过,高中的时候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小萍离开了本地,到了另外一个城市,虽然相距很远,但是两个人在读大学的时候经常会到对方的学校看望对方,感情比起之前有增无减。

    两个人关系非常好,但是家庭情况却有着本质的区别。

    小贵家里是一个比较大的家族企业,资产雄厚,属于大多数人仰望的类型,而萍家庭属于那种很一般的工薪阶层,衣食不愁,和小贵家境比起来自然是远远不如。

    这种差距年纪小的时候不觉得,读大学的时候就明显了,女孩子都有个攀比的心思,看着小贵穿的用的都是名牌,出去吃饭一顿就是大几百,抵得上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小萍自然心里很不平衡。

    缺根筋的小贵没有想到这么多,每次到小萍学校玩是自己花钱,小萍到自己学校来也是自己花钱,而且是很大手大脚的那种,每次两个人都玩得很开心。

    但小贵从来没有想到小萍心里对自己会慢慢产生嫉妒,这种嫉妒心越来越大,越来越强,最后造成了一个让小贵无法收拾的局面。

    还在找”我是亲子鉴定师”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