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髓 第二章 小混蛋和老混蛋
作者:大只龙的小说      更新:2018-01-08
    ,!

    少年看着烤架上的猪猪兔,有点不耐烦地摇了摇头。

    他能不耐烦,这个跟名字一样,这兔长得跟猪一样大小。没个小半天也不可能烤好。

    “唉,要是我能玩个火属性就会了……”少年摇头叹气,然后看看一旁的三哈。

    三哈:“汪?”

    “三哈,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为了你的新发型!”

    三哈马上“高兴”地缩成一团,这大概是从猫那边偷学过来的技能。

    少年进凌乱的茅屋里找了找,总算在“垃圾堆”深处找到了一把小剑,然后重新回到烤架前,精心审视着那只猪猪兔。

    下一刻,少年动了,他手中那把小剑在他手指间流畅灵动地舞动着,从左手到右手,再次右手到左手,整把小剑就像是少年身体的一部分一样。

    转眼间,小剑终于被舞向了猪猪兔,随着少年的动作,如同闪电也似疾风,在猪猪兔的身上掀起了一片剑花。

    少年就是这般给大家表演了一出庖丁解牛……咳咳!是少年解猪,少年的水平已经达到目无全兔……

    好了,我们就先别纠结上面到底是猪还是兔的问题了。

    少年的实力绝对非同小可,在短短几个呼吸间,猪猪兔身上就中了250刀,这是根据它身体250块肌肉组织分别下刀的,虽然各处一下大一下小,体质成份又不同,但相对变化,少年切割下的长度和深度也不同。

    居然就这样,把一头猪猪兔切成一推受热均匀的肉。并且,每一块肉都还粘在骨架上面,肉波荡漾,根本不需要作另外的处理。

    “太简单了,无聊……要不以后把火的温度也考虑进去?”

    忽明忽暗的火焰表示不服。

    少年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给还算勉强满意的作品撒上了调味料,然后开始耐心地等它烤好。

    看到这里,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没错,这少年,这实力……以后出来卖猪肉的话,一定刀刀准斤足两,大家再也不用当心被骗斤两了!

    眼看猪猪兔就要烤好,少年舔舔嘴角,不禁喜形于色。但就在这时,少年心中猛的一阵疙瘩,双腿急忙一发力,还握在手中的小剑立即急速向一旁劈去。

    “铿!”

    清脆的碰撞声跟着响起。

    只见一旁,少年正双手捂紧小剑,竭尽所能地招架着一把巨大的褐黑色巨大重剑。

    一个粗布麻衣、一手执着重剑一手拿着个半个人高的大酒葫芦的彪形大汉,不知道何时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他的出现,连半点脚步声都没有,更别说气息。

    要知道这个经常出没于山林间也凶兽猛禽为伍的少年,五感早就被锻炼得极致。然而,要不是少年还有着对危机的那一丝特别感觉,他可能被斩了都不知道是什么回事。

    而这时,少年已经放声开骂了,“草泥羊驼(混沌世界的一种特别的动物),居然偷袭!妈卖貔(混沌世界另一种特别的动物),老混蛋,你怎么动真剑了!”

    大汉轻蔑地看了少年一眼,说:“徐蛋,你不也都拿着剑吗?”

    少年看着自己手中那把“短小精悍”的剑,欲哭无泪,很想把它立即丢掉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但是他更清楚,哪怕把剑丢了,这个老混蛋也一定会毫不客气地暴打他一顿。

    于是,双方呯呤嗙哴地激战在一起,动作快如闪电,攻击招招致命,但是,一旁的三哈去打了一个无聊的呵欠。

    因为结果早已经制定好了,从未被改写过……

    少年被狠狠地胖揍了一顿,半死不活地瘫在地上,大汉笑眯眯地走向烤架。

    不过,倒在地上的少年却始终不服气地说:“老混蛋,得瑟什么,不就欺负我元力差,单凭身体和剑术,其实我早就超过你了。”

    彪形大汉把烤架上的猪猪兔翻了一次,随口回答道:“你的身体是不错,被我拍了这么多下也死不了,不过该伤的还是伤,比三哈还差远了。至于剑术……呵呵,你师父我只是怕一不小心弄死你,以后就没人给我揍而已。”

    “放屁!老混蛋,趁着现在人少,你最好别装了,否则等以后人多了,被拆穿了,丢人可不关我的事。”

    彪形大汉笑而不语,然后就把烤架下的火堆熄灭了。等火完全熄灭了,但彪形大汉依旧背对少年,看着火堆顿了顿,然后说:“徐蛋,你想元力变得更强吗?”

    少年心中一动,瞬间坐了起来,看着彪形大汉,警惕道,

    “你是不是又想拿我去干什么不人道的事情!”

    少年这让人想入非非的话,却奇怪的没有给彪形大汉带来任何反应,这使少年更加警惕了。

    不过就在少年以为要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时,彪形大汉开始平静地说道:“在唐国的属国元国,有一间混沌大陆闻名的元力修炼学堂,叫圣元堂。他们曾经培养出很多很多高手,突破八门的强者也大有人在。有兴趣吗?圣元堂的校长刚好跟我有点关系,你带着我的信,过去学习一段时间,如何?”

    少年呆了呆,手中已经多了一封信,然后少年立即就回过神来,呼吸变得沉重,应了一声,“去!”

    这时候,彪形大汉慢慢地回头看向少年。彪形大汉眼睛闪烁,神色里满是复杂,似乎有点恍惚、有点不舍、有点伤感、有点担忧……

    救命!

    “老混蛋,你恶心到我了。”少年被看得打了一个寒颤,顺便把彪形大汉那份难得一见的感情全都震没了。

    想都不用再想,再揍一顿!

    不过少年才没这么笨,把信往怀里一塞,大喊一声,“三哈,咬他!”

    一道黄影立即飞掠而至,听到主人的命令,三哈张嘴就直咬向彪形大汉。

    它其实不爽这老混蛋很久了!

    至于少年,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拿走了烤架上刚刚烤好的猪猪腿,撒脚就往山下狂奔,“三哈,我们在黄寡妇家汇合!”

    “靠!徐蛋!你……靠靠靠!你条死狗!”

    “老混蛋,给我记住,等我元力练上去了,我一定会来找你报仇的,把这十年里三千顿胖揍一一揍回来!”

    正跟三哈缠斗的彪形大汉愣了愣,而远方再一次传来少年的声音。

    “还有十万顿小揍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勉为其难地感谢一下你这些年来的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