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髓 第16章 我是一头龙(真的的开始了,害怕了吗)
作者:大只龙的小说      更新:2018-01-08
    在混沌大陆,人族领地范围内,一片偏僻的山区中,一处小山腰处,有几间简陋的小茅屋就搭建在哪里。

    不过,这里前不近村,后不着点,在这里建房子居住的人,我看,要不就是傻子,要不就是……野人!

    至于你们说山顶洞人……他们应该得住在洞里,否则不符合设定。

    咳咳,回归现实。

    就在这时,在这些小茅房后面,那片淤青的草丛中……没错,就是淤青!从它们那一片片柔弱的枝叶上,你可以清晰地看出,它们是经常受点无情的虐待,摩擦摩擦……

    咳咳,再次回归现实。

    草丛中,突然传出了一阵“沙沙”的声响,而且肉眼可见,草丛的枝叶也开始不断地骚动起来,似乎有些东西,正要钻出来!

    动静越来越多,声音越来越响,东西也越来越近了。

    是……山顶洞……野人吗?!

    终于,

    在大家的心跳都加速到了每分钟60~100下(人体正常水平)的时候,一个全身布满着黄色毛发的……狗!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并向大家摇了一下尾巴。

    这条狗,不是一条简单的狗,它通体黄毛,没有一丝杂色,除了,那些羞羞的部位……和它的脸上。

    没错,它的脸。

    在它的脸上,有着十分特别的奇怪的符文,直接就长着毛上。如果你看到,一定会大惊失色,因为你会觉得它是……一条非主流的狗。

    到了这时候,黄毛终于坐不住了,要为自己正名。

    (接下来是狗语,大家可以尝试以一种平等的姿势,趴着看)

    “大家好,其实我……曾经,是一条龙。没错,一条高傲的龙!不相信的,可以先看看背景故事……虽然大只龙那货并没有完全点明我就是那条龙,但我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大概,可能,是……吧?”

    “但是,龙,都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的我,只是条狗。狗……唉,往事不堪回首,我们还是笑看今朝吧。”

    “生存,永远是这世间上最残酷的法则。狗也一样。为了生存,我放心了龙的尊严,尝试着狗一样去生存。在这些日子里,我学会了……狗叫,狗尿,狗……好吧,我已经没脸再说下去了。但是,为了生存,我一定会这样做。”

    “然而,我受到的考验,并不止这些这么简单!在这十多年里,我曾被我的小主人(我的一个债主,我以前亏欠他们家不少)尝试帮我变换发型(就是试图把我脸上的符文弄走,当时我抱有巨大兴趣就欣然接受。只不过后来的事情,有点超出我的估计,从开始的小剪刀削毛,到利剑劈头,再到最近的几百丈悬崖上丢下来脑袋先着地大法……)数百次。”

    “除此之外,还有我小主人的师傅,那个死酒鬼老头,没错都忘记(没钱)买小酒菜,于是就想把我吃了送酒。这种事情,没一千,也有几百次。不过,我还是蛋荡地挺过去了!”

    “不管生烤还是水煮,我都凭着一身正气,走过来所有的刀山火海。到这时候,你们终于开始有点信我是匹龙了吧?不过……经历过这些事情,虽然我的表面是毫发无伤,但其实,我的真实想法是……痛得杀狗一样啊!”

    “不过,拥有一身会很痛的铜皮铁骨,还是很有用的。每一次,当我经过一处犬逗鸡留的地方,都总会有几条风韵犹存的母犬在色色地看着英俊的我。然后,附近的公犬就会闻风起性,充满敌意地杀向我。到了这时候,我就会用我那惊狗的耐久力,磨死它们;还有那恐怖的……杀狗般痛苦惨叫声,震慑它们!最终,把它们一一干掉!”

    “然后,在那些惊呆了的母犬以为我要去宠幸她们的时候,我将直接扬长而去。因为,我是一头龙,一头骄傲的龙!我还是有底线的……真想念那些可爱的龙妹妹,可惜,凭现在的我,就是把脑袋探进去估计也满足不了它们……”

    “只是,我这种高傲的行为,久而久之,在附近的狗圈了就有了另样的传闻……它们都说我只喜欢跟公犬玩肉肉游戏(打架),不喜欢母犬。我……虽然表示不服,但我也真的绝对不喜欢母犬。因为,我是一头龙,一头高傲的龙!”

    “因为,吾名:山河……”

    就在这时,

    (接下来是人语,大家可以尝试以一种不平等的姿势,继续趴着看)

    从山野里,一名衣着简朴,但挺阳光帅气的少年,灵敏地穿梭于树木之间,一手拿着一根削尖了的竹子,一手扶着肩上扛着的那个水缸一样大小的大兔子,快步回到了茅屋前。

    这个少年看到一旁的黄毛狗,立即挥手喊了一声:“嘿,三哈!”

    黄毛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对少年还有观众吠了一声。

    “汪!”

    大家猜得没错,这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就是黄毛狗的小主人。至于三哈……咳咳,就是少年给黄毛狗起的名字。

    别笑!

    黄毛已经通过自己极大的努力,从旺财、富贵、小白……这些神兽的名字中,强悍地夺得了“三哈”这个多少还有点谐音的名字。

    虽然还是有点不爽,但是,毕竟那是自己的小主人起的名字,大家还是需要互相尊重。

    就在这是,少年已经快速地搭建好了一个最原始的烤架,把那头名为猪猪兔的巨大兔子快速地处理一翻,就用那个削尖了的竹子轻快一穿,就直接丢上去架上烤。

    “三哈。”

    “汪?”

    “三哈,等我快点弄好,然后吃饱了,剩下一点时间。我们就去继续完成改变你发型这份责任重大但艰难险阻的伟大事业。放心,今天一道成功,我已经找到了一个更高的悬崖。惊喜不惊喜?”

    黄毛狗双腿猛的一缩,感觉自己后身似乎有点激动得湿了。

    (接下来,趴着看的大家终于反应过来,立马把大只龙那货,胖揍了一顿……咳咳,淡定,其实我也是趴着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