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髓 第15章 过去式与未来时
作者:大只龙的小说      更新:2018-01-08
    赵离歌沉默了,其实他自己最清楚自己的想法,若是当时影寸没有动手的话,眼看轩辕烈要活过来,他也一定会忍不住动手。

    “杀啊!把他们轩辕家的人都杀光了!”

    赵离歌的咆哮,已经变成了他宣泄心中丑恶的途径。曾经他也是个人见人敬的王爷,曾经他也是个路见不平拔剑相助的侠客,曾经他也是个愿望心爱之人付出一切的男人……

    曾经。

    就在这时,那个镇魔古井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能量波动。

    下面一直沉默,维持着化魔大阵的众人神色一震,站于乾坤二位上的轩辕宏武和轩辕家辈分最高的那老头,在此刻同时怒喝一声:“化魔!”

    伴随着他们的声音,镇魔古井中那股惊人的能量像被融化了的黄油一样,粘粘稠稠的血属性元素,向四周不断扩散,甚至把这片大地都浸红了。

    轩辕宏武转头看向倒在血泊中的儿子还有儿媳妇,沉沉说道:“小烈,我们要做的都已经做到了,就差你来完成最后的化蝶了……”

    然后,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下,轩辕烈从血泊中缓缓地站了起来!

    赵离歌:“这不可能!”

    但紧接着,赵离歌就呆住了,因为在轩辕烈把爱妻也一并扶起来的时候,他就看到了,来自两仪乾坤眼的阴阳鱼,到现在都还对着轩辕烈缓缓转动。

    原来嬴月曦一直此刻,都在维持着轮回,哪怕受了影寸的致命攻击,她也依旧竭尽所能地维持着,信念早已经超越了她身体的承受范围。

    “抱歉……只能…把你回复……到这个……”嬴月曦已经变得越来越虚弱,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一个“程度”两个字,已经只能仅凭嘴型和语境来推测出来了。

    “咳!”轩辕烈轻咳了一声,嘴角流出了一抹血丝,但他毫不在意,对着爱妻温柔地说:“说什么呢?你已经很厉害了。”

    嬴月曦的嘴角再次微微动了动,这次她在说什么,甚至连判断的依据都没有了,但是与爱妻心意相通的轩辕烈已经感觉到了……“要活下去哦……”

    “抱歉了,月曦……咳咳!你能等我一下吗?我怕你一个人走,会寂寞……”

    轩辕烈感受着爱妻越发沉重的身体,知道时间已经不多了,把嘴贴着爱妻的耳朵,以最大的温柔说道:“抱歉,到现在才真正的跟你说……月曦,你愿意嫁给我吗?”

    嬴月曦那已经衰弱的极致的身体突然微微地一震,她似乎还能意识到什么,也似乎还想表达些什么,但可惜……已经无能为力了。

    命运之手,就是这样让他们的缘分加上了句号,但是,勇敢的人还是可以抗争一下的。

    “你不说,我就当你答应了。”

    “……”

    那一刻,嬴月曦静止的嘴角,是一抹微笑。

    另一边,赵离歌已经变得狰狞之极。

    “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活着!”

    “主人……”

    影寸刚要劝慰赵离歌,谁知道,迎面而来的就是一掌。

    “都是你这个废物,没有把轩辕烈杀干净!”

    是没有把嬴月曦吧……

    对于赵离歌的打骂,影寸却显得十分平静,“主人,轩辕烈行动了,你这次能亲手杀了他,不是更好吗?”

    赵离歌瞬间愣住了,然后嘴角马上就露出了一抹残忍。

    但就在他握剑回身的那一刻,在他的身前的半空中,突然多了一个庞然大物……如山一样的庞大躯体,巨大的龙头,强悍恐怖的气息。

    兽族龙王,混沌地龙,山河!

    尽管山河不善感应,但在后院那,多少也察觉到了这边的战况,不过嬴月曦把孩子托付给它……救命!强如混沌地龙,也瞬间变得手忙脚乱,但也终于在这一刻,赶到了现场。

    与此同时,轩辕烈正单手抱着爱妻的躯体,一步步地走近镇魔古井。虽然他想双手抱紧爱妻狠狠哭一顿,虽然他想杀人为爱妻报仇,虽然他想直接死去,但是他还有一个未完成的使命。

    这个把百剑轩辕家推到这等绝境的使命!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每一秒,都有维持着化魔剑阵的一众轩辕家子弟,被那些黑衣人简单击杀。

    但他们依旧一动不动,努力地维持着剑阵,哪怕死亡的那刻,他们也用轩辕家的秘传的祭剑术,让他们的剑可以继承他们的意志继续维持下去。

    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若是这次化魔成蝶失败了,那么,大家都白死了……如果失败出自自己身上,自己真的万死难辞其咎。

    此时此刻,山河的怒吼声震动了鼎神谷整片天地,“你!们!该!死!”

    巨大的龙头对着赵离歌,血口大大张开,恐怖的元力在嘴中急速凝聚。

    “主人小心!”一直平静似水的影寸,脸色刹那间剧变。因为那股惊人的波动,已经让他心颤的极点。

    “让开!”

    赵离歌一手推开影寸,正面面对着混沌地龙,强横的元力同时向裂空剑疯狂注入,“我连轩辕烈都能弄死,这世间还有什么是值得我害怕的!”

    龙元破灭炮!

    斩裂!

    带动着毁灭的恐怖能量炮从山河口中喷出,狠狠地轰出,与挥击而至的裂空剑瞬间相接。带着浓烈破碎属性的神剑,把山河的龙元破灭炮的能量强横斩开,分荡两侧,但是,更多的能量应接而至,瞬间就淹没了赵离歌。

    龙元破灭炮结束,满身伤痕的赵离歌从天空中掉了出来。

    另一边,混沌地龙的状态也有些萎靡……咳咳,最近不常打架,这次不小心喷过头了,岔气了岔气了……

    “主人!”影寸大叫一声,冲向赵离歌,但突然一个折身直接就杀向了混沌地龙。

    混沌地龙龙目一瞪,哪怕自己现在岔气了,也不是你们能欺负的!龙爪往影寸的方向虚虚一按。

    龙压术!

    影寸身体突然一重,从空中直接掉就了下去,沉重的感觉,如负万斤,不!应该说如何像被一头巨龙死死压着一样!

    “轰!”

    影寸重重落在地上,直接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巨坑。

    尊榜第八的影寸,在山河手中,却连半分还手之力都没有。

    但就在这时,遍体凌伤的赵离歌缓缓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混沌地龙,手中多了一卷画卷。

    “之前当心轩辕家会不会养着什么凶兽,为了保险起见,把它带过来果然是正确的。混沌地龙啊,真是让人震惊,传说中的兽族两大龙王之一……”

    山河:“差不多一百年没出去玩了,想不到还有人知道大爷我的名号。现在知道害怕了吗?”

    “害怕?”赵离歌徒然发笑:“是高兴!”

    手中的画卷轻轻打开。

    “今天不但轩辕烈要死于我手中,就连传说中的混沌地龙也一样废了!”

    锁天图!

    当看清楚那副画卷的时候,山河的脸色瞬间剧变。

    锁天图,兵榜第五。传说,人类为了对付那些天赋异能、极其强大生物,费劲了千辛万苦打造出来的神秘宝物,是人族震慑其它种族的一大杀器。

    拥有着封印异族本体力量的恐怖能力,哪怕强如混沌地龙,也不能幸免,对山河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克星!

    想不到今天竟然来了真品!

    虽然也传闻,锁天图封不了几个,但感觉到那画卷发出来的力量,山河知道起码还能解决自己。

    知道大难临头了,山河正欲闪躲,但身体猛然一僵,变得一动都不能动。

    只见在月光下,它身下庞大的影子上不知何时多了一连串诡异的符文。但是山河立即就发现,在自己影子的边缘处,那个被它要龙压术砸到地上的影寸,现在正一手结成秘诀,一手摸着它的影子。

    “混沌地龙,你以为你能逃得掉吗!”

    锁天图已经完全锁定了混沌地龙,神秘的力量喷涌而出,光芒直接笼罩了混沌地龙整个躯体。

    锁天图上,几个已经占据了大半图面的怪物凶兽图画旁,渐渐再浮现多了一个……混沌地龙。

    光芒散去,混沌地龙庞大的身躯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但天空中多了一个小不点快速地掉了下来。那是……

    一条狗!

    一条脸上长着一片奇怪符文的黄毛狗!

    黄毛狗从高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然后但立即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连半点毛事都没有,紧接着立即向赵离歌扑过来。

    但被赵离歌随意一脚就直接踢飞,“哼哼,放心吧,我不会杀你的,毕竟你的本源力量只是被封印住,但依旧存在你身上。压积成这么小的躯体,要杀你还是比较麻烦,而且要是最后不小心发生元力爆炸,那就麻烦了。不过……”

    赵离歌对着黄毛狗把锁天图卷起来,放进怀中,冷笑道:“只要锁天图在我这里,你这辈子,就安安心心地当一条狗吧!哈哈哈!”

    这一刻,黄毛狗的眼中满是愤怒、不甘还有绝望……

    但就在赵离歌得意忘形的时候。

    轩辕家众人的目光却都在坚定地看着轩辕烈,看着他一步步地靠近镇魔古井,把那颗意识结晶轻轻投入镇魔古井中。

    “叮~”

    清脆的声音,似乎敲响了生命的警铃。

    “化蝶……”

    地面上,轩辕岳镇魔留下的百剑,再一次被点亮了,轩辕烈用尽自己仅有也是最后的一丝力气,把最后的一步进行下去。

    “拜托了,先祖的剑……祭剑术!”

    然后轩辕烈身体一轻,抱着嬴月曦,一起倒在镇魔古井边上,这次再也没有站起来了。但是地上的百剑依旧维持着他最后的信念,把他剩下的工作继续下去,直到完毕。

    他还是做到了……

    轩辕宏武看着倒在地上的儿子早已经热泪盈眶,满脑子的悲伤已经化为愤怒。

    他的使命也已经完成了,应该说,在场镇魔的轩辕家众人的使命已经完成了,虽然已经不剩几人,就连他的叔叔也都已经倒在血泊中,但……终于撑到了这一刻。

    数百长剑御空而起,在轩辕宏武的带领下,仅剩的十多个轩辕家的子弟发起了维护百剑轩辕家的尊严的最后反击。

    “杀!”

    剑光划遍了百剑山庄整个天空,还有血光,再就是……火光。

    百剑山庄,百剑轩辕家,都似乎在这一把火中画上了句点……

    似乎……

    ……

    在百剑山庄的后院,这里并没有因为大火造成多大影响,因为这里曾经是混沌地龙居住的地方,空旷平整,并没有什么可烧的。

    两个黑衣人快速地从后院上空飞跃而过。

    “搜!不要放过任何可疑的地方,一定要把轩辕家杀光鸡犬不留!”

    “队长,上头好像有令,狗要留下来,不准杀。”

    “……”

    两个黑衣人很快就离开了,但也宣告了这次灭门行动的结束,百剑轩辕家已经被他们杀得鸡犬不留……好吧,有条黄毛狗留下了。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在他们刚刚飞掠而过的后院“空地”上,一个小家伙打了一个呵欠,从睡眠中醒了过来。

    没错!

    这个小家伙,当然就是轩辕烈和嬴月曦孩子!

    嬴月曦把它交给了混沌地龙,但后来混沌地龙察觉到战况不对,趁着小家伙又闹累了,想睡觉,就把他偷偷藏了起来,自己杀过去帮忙。

    至于把小家伙藏起来的地方,当然就是它地盘上那片隐藏着奇蝶的匿元剑阵!

    在那两个黑衣人刚走不久,一条黄毛狗就出现在这片后院上。

    运用狗的天赋,狠狠地嗅了嗅四方,确定了没有敌人,然后立即向那片匿元剑阵冲了过来。

    轩辕岳,是我对不起你,没能保护好你的轩辕家,轩辕烈,老子也对不起了,没有及时帮忙……但是,我绝不会让你轩辕家绝后的!

    黄毛一头冲进匿元剑阵……然后被弹飞了出来。

    ……

    到了这一刻,小家伙也终于醒过来了。

    胡乱地揉揉眼睛,大眼睛眨眨看看四周,发现不见了美丽妈妈的身影……也不见那个胡子扎人、讨厌的爸爸的身影……

    或许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运吧。

    小家伙眼圈迅速变红,正要哭闹,突然就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奇怪的波动……一股连他都能感觉到的波动。

    小家伙哭声刚到喉咙就直接止住了,猛地回头向身后看去……一口有点眼熟的古井出现在了眼前。

    似乎想起了什么,小家伙手脚并用,快速地爬了过去,很快就到达了井边。小家伙把手搭在古井外壁上,身体笨拙地挤了上去,小脑袋探出,好奇可爱的大眼睛向井中看去。

    只见在古井中,那颗洁白的茧已经完全裂开,一只长着巨大且如同蛛网一样的翅膀的洁白蝴蝶状生物停留在井中心。

    如果轩辕烈或者混沌地龙在,一定会瞬间明白……骨蝶已经顺了破茧而出了!

    骨蝶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那双巨大的翅膀一态振翅欲飞的感觉,但是就在此时,一只小手突然轻轻探出,握着了骨蝶身上。

    “呃~呃~”

    在好奇的呼声下,一个娇小的身躯从井上掉了下来,对着骨蝶正正砸去!

    但几乎同时,骨蝶的身体上,就长出了一条尖锐无比的骨刺……然后深深地扎进了那道娇小的身躯中!

    ……

    与此同时,百剑山庄外,一个手握一把褐黑色的重剑的彪形大汉,看着被大火吞噬的轩辕家,瞬间惊呆了。

    “这……难道是在玩高端营火派对?”

    但下一刻,血腥的气息就已经触动了他的嗅觉。能从这么大的火中涌出来的血腥味,彪形大汉知道此事非比寻常。

    再结合他之前遇袭的经历,哪怕他喝了不少酒脑袋还没完全清醒,也知道此事绝不简单。

    没有丝毫迟疑,大汉架起重剑,元力护着全身冲进了火海中……等到了轩辕家的庭院,大汉真的惊呆了。

    “轩辕烈兄弟!月曦弟妹!”

    ……

    抱着两具尸骸,大汉冲出了火海,目光里只剩下黯然和悲痛,还有愤怒和悔恨。

    “到底是谁……是谁干的!可恶!如果……如果我没有喝醉,早点赶过来就好了……谁可以给我答案……轩辕家就这么没了吗……不会的……还有人活着吗……哪怕是条狗也好。”

    好吧,如他所愿,一条黄毛狗,出现突然在他面前。

    大汉呆了呆,摇头叹息,“算了,当我没说过。”

    大汉没认出黄毛狗,但黄毛狗已经认出了大汉。没错!就是他,那个偶尔来轩辕家骗吃骗喝的剑无一!好像跟轩辕烈和嬴月曦的关系特别好,还曾经被我打了一顿……太好了!终于来了个自己人了!

    靠!无视我!

    这一刻,黄毛狗终于怒了,激动下,什么尊严也不顾了,犬吠声终于冲口而出。

    “汪汪汪……”

    “一边去。”

    “汪汪汪……”黄毛狗张口咬着剑无一的裤脚,想把他拉走。

    但剑无一坐得稳如泰山,一动不动,一脚踹开黄毛狗,说:“别烦着我,我现在心情不好,过两天再炖了你吃。”

    靠!

    黄毛狗终于忍无可忍,再次走到了剑无一的身旁,这次不叫也不咬,一个转身,一条后腿轻盈飘逸地伸起,一道清泉带着些许体温轻快地浇落在剑无一的脚上。

    时间就这么似乎静止了一下下,然后某位尊榜排第三的家伙瞬间原地爆炸。

    “靠!你只天杀的死狗!敢尿老子!”

    黄毛狗赶紧撒脚狂奔,而剑无一也同时狂追过来。

    跑着跑着,剑无一也察觉到这条狗不简单了,凭他的实力,居然也没有立即追上……而且有好几次快要捉到它的时候,黄毛狗都通过一个诡异的动作就把他躲开了。

    这一定是……一头经常干坏事,经常连续逃跑的狗!

    剑无一就是这么给黄毛狗下定义的。

    但在这时,剑无一追着黄毛狗,冲进了一片空旷的地方。

    这里……是哪里呢?

    剑无一虽然来过几次轩辕家,但一时没认出这里,这里又好像有点熟悉……

    “但总感觉……这里好像少了一大坨东西。”

    黄毛狗的脚步瞬间一乱,差点栽倒在地,但立即又重新振作起来,咬紧牙齿,对着目的地笔直地冲刺。

    剑无一看到它这个表现,不禁笑了起来,“走直线更好!这样的地方,你跑不掉了!”

    剑无一直回过去,黄毛狗虽然跑得很快,但他更快!眼看就要捉到黄毛狗……

    一股剑阵的波动突然凌空荡起,黄毛狗直接被震飞了出去。

    紧接着,剑无一也因收势不住,一头栽进了那个隐藏的“陷阱”中。

    但是剑无一不怒反笑,“哈哈,陷阱?隐藏效果是不错,但伤害是不是有点低了。这种程度的力量,驱赶一下猫猫狗狗蛇虫鼠蚁还行,对我,完全没有作用!”

    强悍的元力从剑无一体内涌出,剑阵瞬间崩溃,只见这片空地上,凭空多出了十来把已经歪得七零八落的长剑,还有一个古井。

    与此同时,黄毛狗已经冲了进去,跑到某处地面,慌张地四次嗅嗅,似乎是不见了什么东西,然后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狗头猛地转向古井,立即狂奔过去。

    不过黄毛狗的身体突然一轻,剑无一已经一手把它抓了起来。

    “哈哈,死狗,终于被老子逮到了吧!”

    但人家黄毛现在看都懒得看剑无一,目光有点绝望地看着古井,口中不断叫唤着,“汪!汪!汪……”

    “死狗,现在你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的。”

    然而,在黄毛快要绝望之时,一道轻嫩含糊的声音轻轻传来。

    “呃~呃~”

    人声?

    是个小孩!

    剑无一已经瞬间辨认出了,而他手中的黄毛,更是激动地狂吠着。

    剑无一一手丢开黄毛,瞬间已经来到了井边,但当看到井下的景象,见惯大风大浪的他也不禁脸色一变。

    但当看到当中那个小家伙的时候,他没有半分迟疑,直接冲了下去。

    然后片刻后,就冲了出来。只是与刚才不同,他一身精纯宏厚的元力,已经变得骚乱无比,但更重要的是,他的双手中多了一个小婴儿……一个背上有幅白色的巨大蝶图的小婴儿!

    “小家伙,我们又见面了,应该没认错的,你胸口还有那个胎记。不过你可能认不出我吧,因为上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都一直闭着眼睛睡觉。”

    “呃~哦咯咯……”

    “笑得真健康,你能活下来……真好。”

    就在剑无一神色有点恍惚之时,这个小家伙就兴奋地伸手对着剑无一……一掌呼过去!

    然后就在手掌接触到剑无一身体的一瞬间,一根骨刺从那只小手手心突然穿出,直接洞穿了剑无一的身体!

    剑无一脸色瞬间变得惨白,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婴儿,“你……”

    剑无一惶恐地警惕着四周,包括手中的小孩,甚至还有那条黄毛狗。不过,他担忧的事情并没有继续出现。而这时,小家伙的笑声再次响起。

    “呃~哦咯咯……”

    “你还笑……不过,小子,你真的值得骄傲,还差两寸就是致命要害,小子有前途,你差地杀死了尊榜第三的绝世高手哦。”

    “我记住你了!所以,我决定了,我要养大你。然后等你懂事后,每天都狠狠揍你一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