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就是我 0065 三人组 谁来都不管用
作者:豆弗的小说      更新:2018-01-18
    笑出声的正是为首的那个胖子,而他身边的是老丁,身后是于护卫以及一起保护他的护卫们。

    “老丁,本公子怎么才发现,这个赵子虎有点东方朔的潜质!”小胖子双手捂住肚子,笑得是前仰后合,还一边和身边的老头闲聊着。

    “这有什么好笑的,公子,那小子说得可是大实话啊!”老丁一边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却是紧盯着卫子登,看到大将军幼子居然是这副样子,直皱眉头。

    “老丁,正是大实话才好笑啊!哈哈哈!”又被老丁戳中了笑点,小胖子更是笑得更厉害了。

    “公子,您现在的身份不易暴露,而卫都尉身份实在特殊,您还是稍微收敛一下才是。咱们这次来,还是以正事为上。”于侍卫见卫子登盯着这里面色不善,急忙劝谏道。

    “大于啊!你怎么比老丁还无趣呢?”话虽如此,小胖子还是瞬间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小胖子一不笑了,相看热闹的围观者都有些可惜。于是,市场上的焦点有重新转回到了赵子虎和监军的身上。

    哪里都是这个小胖子,赵子虎看到他们之后忍不住在心里吐了句槽。

    紧接着,赵子虎朝着监军公孙顺心一拱手,正色说道:“监军大人,我在这里摆摊,恐怕您还真管不到学生。学生并不打算将这些战利品交给军方换取军功,而是打算卖给来阳平关的商人。”

    这话还是没有问题。

    赵子虎这个时候的样子就是再对大家说,只要这些战利品不是用来换取军功的,在阳平关里,谁来了都不管用。

    监军管辖权力再大,可赵子虎却不是军队的人,即便他参加了西征,也并不归阳平关统属。不仅仅是他,就算是卫子登,就算是之前找赵子虎茬的益州刺史王贺,也管不到他怎么做买卖。

    “厉害!”旁边摊位的桑宏图听完,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里感叹这位赵小弟胆大心细,说话有理有据有节,让监军找不到一丝的破绽。

    就连他自己都差一点把这茬给忘了。

    整个市场里前来贩卖毛族战利品的人根本就不用怕公孙顺心。

    公孙顺心被赵子虎问得是哑口无言。

    这时,卫子登看不过眼了,他的爱宠在众人面前居然遭人这么戏弄,传将出去哪还有他的这个大将军儿子的面子在啊!

    于是,卫子登上前一脸平静地质问道:“哦!赵子虎,你说得并没有错。可是,民不举官不究,如今有人举报你杀良冒功,本官这不就是有管辖权了吗?”

    “不知这位大人是哪位?”赵子虎自然见过卫子登,也知道他的身份。

    可是,这一次,卫子登主动站出来找自己的麻烦,赵子虎这么问,就是想让人知道一下。

    “本官阳平关都尉卫子登!”卫子登不以为意,自报家门道。

    赵子虎一点也不担心这件事,条理清晰地问道:“原来是关都尉大人,您说的有人举报学生杀良冒功,可是非常严重的指控,即便您有管辖权,可是,如果举报之人所报不实的话,可是要反坐的。那么,请问关都尉大人,究竟是什么人举报学生呢?”

    “你,你,还有你,刚才不是你们举报赵子虎杀良冒功吗?”卫子登伸手把马小小、赵克平,还有一直都没有说话的赵天彪一一指了出来。

    到了见真章的时候,赵克平便有些虚,向着卫子登连连摆手否认道:“关都尉大人,您一定是听错了,小的从来就没有说过这句话,全都是他说得。”临了,这厮居然用手直指马小小。

    赵天彪却也比较平静,拱手说道:“大人,学生刚才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马小小却像是疯了一样,用手拍了拍小胸脯,点头承认道:“没错,关都尉大人,正是学生举报的赵子鼠。您看,他背后货架上,用棍子和绳子绑着的不正是汉人家的女孩子吗?”

    卫子登先是被两人拒绝,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幸好这个俊俏的公子识时务,于是,他正色问道:“赵子虎,你还有何话可说?”眼中却露出了一丝狠辣之色。

    赵子虎心里好笑,看着马小小问道:“这位公子,你说这个女孩子是汉人女子,你是不是认识她?”

    “不认识,可在场的人眼睛都是雪亮的,这个女孩子的长相不正是汉人吗?”马小小胸有成竹地回答道。

    “这位公子,你说与这个女孩子并不相识,单凭其长相就认定学生杀良冒功。请问,你敢当着关都尉和监军,以及在场西征将士的面,为这个女孩子作保吗?”赵子虎点了点头,接着陡然提高了声音,大喝道:“你,敢还是不敢呢?”

    赵子虎这么说,其实,是向震慑住马小小,让她知难而退,虽然两人有矛盾,有仇恨,可她毕竟是原来那个赵子虎的单相思的对象。何况,他们都是同一个学校的学生,他也不想把事情做绝了。

    “我……”果然,陡然被赵子虎的气势所迫,马小小一时间忘了回答。

    可是,马小小身旁的赵天彪看到赵子虎胸有成竹的样子,预感到事有蹊跷,便伸手拉了一把,是想阻止她继续参与下去。没想到,他这么一拉反倒造成了反效果,马小小牛脾气上来了,不管不顾地大声说道:“赵子鼠,我就为她担保了!如何?”

    既然马小小自己作死,赵子虎也就不会继续惯着她,二话不说,扭身一把拉下塞在身后那个女孩子嘴里的破布。

    “%……”

    什么话在这个女孩子开口说话之后,一切言语在事实面前都显得如此的苍白无力。

    “哗……哗”四周围围观的人都是一片哗然。

    “怎么会,……怎么会?这不是真得,真不是真得?”马小小用手指着那个女孩子,面色苍白地倒退了几步,周围的人如同遇到瘟神一般,急忙躲了开来,她最后跌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