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就是我 0064 监军出面 笑场
作者:豆弗的小说      更新:2018-01-18
    其实,桑宏图刚才的那番话中已经说得那么明显了,赵子虎再猜不到的话,那就不是书呆子,而是真傻了。

    毛族人身上特殊的长毛根本无法伪造,因此,医圣大人也就默许了这件事。再加上,毛族人每一年都会入侵益州沿边各郡城,因此,汉人以及无须对他们怜悯。

    现在在略阳县城、阳平关内已经聚集了很多北征伤残的将士以及医术高超的医生。毛族人每一年定期来进攻大汉益州,也为移植手术主动创造了条件,毕竟,战利品从获取到移植,中间也是有那两天的时间限制的。为此,每一年,朝廷都会拨付大量的赏赐来奖励那些用毛族战利品换取军功的将士。

    想明白这些,可赵子虎还是不死心地问道:“可是,李大哥,为什么十岁以下毛族孩子的战利品不能用呢?小弟我猎取的这几根战利品挺粗壮的啊!”

    “赵小弟,你这个问题还真难住为兄了!因为,以往没有任何一个人在西征的战场上杀过十岁以下的毛族人。你注意,有人曾经在战场上的确是见过毛族的孩子,可他们的身边无一例外都跟着实力非常强的高手。不怕你笑话,如果为兄见到这样的孩子,第一个念头并不是去杀了他们,而是立即逃走。因为,那些想下杀手的人都已经死了。”桑宏图被赵子虎问得这个问题问得直挠头,说完以后,居然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

    看来,这位李大哥很有可能就曾经遇到过这种情况。

    “哈哈哈!赵子鼠,你该不会说这个老头的尸体也是个高手吧?”那边想找茬的赵克平终于找到了嘲弄赵子虎的突破口。

    这次,赵子虎真是忍无可忍了,斜着眼看着赵克平,冷冷地说道:“话说,狗腿走,我认识你吗?不管这几个战利品是谁的,它总是毛族人身上的没错吧!你这么有本事,先拿出来一个让我也看看眼,不然的话,你有什么脸来嘲讽我呢?”

    一句话就说得赵克平哑口无言,他人虽然狗腿了一些,可还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自己既然已经达到了农中学毕业的标准,干嘛还去冒险参加西征呢?他也知道自己的能耐,上了西征战场,十有九八会被毛族人干掉,他即便真让他遇得到几个毛族的小孩子,也只有逃跑的份。

    “赵子鼠,你不要试图岔开话题。本公子已经看穿了你杀良冒功的事情了,你身后那个被绑着的女孩子,还有这四个没毛的,都是你恶行最大的例证。”马小小却没有被赵子虎镇住,她用手中的折扇在他的摊前指指点点,话里话外已经认定了赵子虎肯定是杀良冒功。

    马小小却主动忽视了那些软白毛毛族孩子的战利品。

    “没错!赵子鼠,你杀良冒功的事情已经发了,我看你如何逃脱监军的罪责。”一听马小小的话,赵克平也来了劲,在一旁叫嚣助威。

    “话说,你究竟是谁啊?阳平关的监军什么时候换成了你这种兔儿爷,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个资格质疑我吗?”赵子虎一看是马小小跳出来,心里有气,便羞辱了她一句。

    “哄,哈哈哈!”周围看热闹的人一看马小小的样子,全都哄堂大笑起来。

    没想到,赵子虎的一句无心调侃之语,却给自己惹来了天大的麻烦。

    因为,整个阳平关的人都知道,阳平关的监军还真是个兔儿爷,只是生得没有马小小这般俊俏罢了,监军的位置本来就是位高权重,况且,这个兔儿爷监军身份还不一般,他可是阳平关都尉卫子登的相好。

    因此,赵子虎身边的桑宏图一听他说出的这句话,脸都被吓得绿了,有些提醒一下这位相处不错的小兄弟,让他马上离开阳平关这个虎狼窝。可是,他无意中往人群中看了一眼,吓得立刻闭上了嘴,浑身上下冷汗直流,此刻,他都想立刻收摊离开赵子虎的身边。

    原来,桑宏图居然在人群当中同时看见了关都尉卫子登大人,和阳平关的监军公孙顺心。

    要遭!

    桑宏图心中大呼。

    果然,原本打算只是看看热闹的公孙顺心,一听赵子虎的话居然把自己给装了进去,整张脸的都给气绿了。他率着部下排众而出,大声喝道:“他没有资格,那本官就有这个资格了吧!”

    赵子虎一看来人的样貌和服饰,就知道事情要遭,这活脱脱就是个兔儿爷,这位不会就是阳平关的监军吧!他心里吐着槽,可一点都不敢怠慢,收起笑容,板着脸恭恭敬敬地向对方行了个礼,问道:“大人,不知您是?”

    有权有势的人身边一向都少不了溜须拍马之辈,公孙顺心身边就有这么一位,矮个大头,身子的宽度比高度还要长一些,怎么看都不协调,他跳到赵子虎的面前,用手指着鼻子骂道:“大胆狂徒,你既然不认识大人,刚才为什么还出言无状,羞辱我家大人,该当何罪。”

    “呃!原来是建军大人,有失远迎,失敬失敬。至于这位这么严重的指控,学生却是不敢认得,在场只要是脑子没有问题的人都清楚,学生我刚才说得是这位公子。监军大人,您的贵属硬把我的话往您的头上安,学生可不敢当啊!”

    这话说得并没有毛病,赵子虎说的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监军手下这么急着往自己的主子头上安帽子,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

    周围看热闹的人闻言,一些笑点低的,一个个不得不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生怕笑出声,得罪了公孙顺心不怕,可要是因为这点小事而得罪了公孙顺心背后的卫子登,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噗哧!”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是有人笑场了。

    市场的最边上,站着一小队人,为首的是个小胖子,他身旁站着个糟老头子,身后却跟着不少并不雄壮,却十分精干的护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