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就是我 0063 热心肠的话痨 战利品的用途
作者:豆弗的小说      更新:2018-01-18
    “不错,赵子鼠,你身后被绑在棍子上姑娘又是怎么回事?本公子可看得清清楚楚,那明明是咱们汉族的女子。你一介还未毕业的学生,有什么资格拘禁一个平民女子啊?”这次出言责难赵子虎的却是马小小。

    女人的观察角度的确是与众不同,其他人只盯着摊位上的战利品议论纷纷,可马小小却发现了货架上的那个女孩子。

    这里要说明一下,毛族人身上的长毛不同的年龄段,有着不同的样子。

    正如赵克平所说的那样,十岁一下的毛族,不论其身份地位,还是男女,全身上下的长毛都是白软毛,被汉人戏称为胎毛。只有超过十岁以后,男孩子才算作真正的毛族勇士,他们身上的长毛也会自动脱落一次,重新长出一身黑色的长毛。

    而有些毛族部落的部落,其首领家族的成员只要是血统纯正的,那么,他们身上重新长出来的长毛就是金黄色。这样的毛族被汉人统称为黄金毛族。

    还有最后一个阶段,当毛族人超过五十岁,还没有达到五级勇士修为的时候,这个毛族人身上的长毛便会主动脱落。其尸骨也就是老毛身上比较完好的那三肢如今的样子。当然,也曾经有人用汉族良民老者的尸体试图鱼目混珠。

    不过,这样根本就逃不过军方专门查验战利品的仵作的眼睛,而市集当中也有一些商人中的高手也能够分辨真伪。

    不过,西征战场上,有年老的毛族,却从来没有出现过十岁以下的毛族孩子,甚至十五岁以下的毛族都非常少见。因此,农中学中有关于毛族的知识便未记录这一点。

    人人都知道的常识,到赵子虎这里,他自然就不清楚了。

    对于赵克平的话,赵子虎将信将疑,两人之间肯定有矛盾,他自然要向别人求证一番。因此,他便向旁边摊主询问了一下。

    这位摊主姓李,名叫桑宏图。好在,这位大哥不但是个热心肠,还是个话痨,他以为赵子虎在学校里只是个只知读书种地的书呆子,便向他耐心讲解了一番。

    “李大哥,我想再问您一个问题,咱们汉人为什么要交易这些战利品呢?”赵子虎一直都不明白,汉中郡这里为什么都一直这么重视战利品的交易。

    砍下毛族的战利品又有什么用,难道还能搞人体移植不成。

    赵子虎这次还真猜对了。

    “唉!赵小弟啊!你还真是个书呆子,居然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就敢参与西征。真是无知者无畏啊!”桑宏图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接着,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葫芦,看样子是装酒用的,他仰头猛饮了一口葫芦中的烈酒,这才开始向赵子虎讲解道:“汉中郡的人都以为西征够惨烈了。其实,以前陛下派大军北征角族的时候,那才叫惨烈。角族如今的确是已经被大将军和骠骑将军赶到了漠北,可是,当年参加北征军的大汉士兵才是真得苦啊!

    与角族战斗中,失去胳膊、腿脚的大汉士兵那是司空见惯,况且,北方与这里不同,如果在草原上碰到白毛雪,那些实力低微的士兵被冻掉几根脚指头都已经算是幸运得了,因此而截肢的更是不胜枚举。当初多亏医圣她的父亲发明了人体移植的方法,这些伤残的士兵才有了继续常人生活的希望。对了,人体移植你该懂吧?”

    最后,桑宏图问了赵子虎一个问题。

    赵子虎当然明白,只是他十分吃惊,这个时空的医术居然已经发展到了这么高端的水平。难道,在没有高倍显微镜的情况下,这里的医生也能进行如此高端的手术了吗?

    赵子虎斟酌了一下,虽然这个话题有些沉重,不过,他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李大哥,这我倒是知道。不过,为什么非得用毛族人的战利品呢?咱们汉军既然杀了那么多角族,为什么不利用角族人的战利品?难道毛族人的战利品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唉……!”看来,桑宏图不仅是个话痨,还是个多愁善感的汉子,他又盯了赵子虎一眼,那眼神分明就是再说,赵子虎,你果然是个书呆子。

    长叹一声之后,桑宏图才悠悠地说道:“为什么不用毛族的战利品,这里面牵扯到了三个问题。

    第一,医生。

    这种手术难度非常大,因此,真正能够成功做这种手术的医生实在是太少,而能够跟着上战场的医生,那就更稀少了。况且,这些医生即便上了战场,他们也都要先去照顾那些受伤的将官。士兵吗?唉……!

    第二、时限。

    凡是超过两天的,都不能够进行移植手术了。它就是这种手术的铁律。医圣大人亲自做过试验,也无法打破这条铁律。

    第三、杀良冒功。

    有不少将军不忍自己的部下受苦,于是,他们便开始滥杀边民,用他们的战利品来给手下治伤。结果,没过多久就被医圣派去的弟子发现了此事。因此,这之后,医圣大人发布了一个声明,除了战地医生当场见到从异族身上割下的战利品,才能够进行做这种手术之外,其他任何医生任何时候都不得在做移植手术。

    对此,那些受伤的士兵们并不会责怪医圣大人,反而会责怪那些杀良冒功的将军。毕竟,他们当初应募参加北征军,就是为了杀退角族人,保护北境上平民百姓的安全。如果用自己同胞的血肉甚至是生命来换取自己的行动自由,大部分人都不会接受的。

    不过,后来有人发现了一个特例。现在,赵小弟,你能够明白毛族人战利品的特殊之处了吧!”说到这里,桑宏图故意卖了个关子,在场的其他人对此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赵子虎像是试探地回答道:“李大哥,该不会是因为毛族人的身上的长毛吧?”

    “不错!”桑宏图点点头,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