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就是我 0060 惨淡的阳平关市场
作者:豆弗的小说      更新:2018-01-18
    每次得到战利品,必须在两天内将其带回最近的城池,上交给当地的军队换取功绩,或者与人交易。可是,一旦错过了两天的限期,哪怕所获得的战利品是毛族部落子弟身上的零件,它也会变成无用的废品。

    因此,赵子虎决定马上离开这里。

    况且,既然毛族大军已经撤退,而这些地洞也已经被乌四娘探知。在她面前,赵子虎已经毫无秘密可言。因此,赵子虎继续留在这里,完全没有任何的意义。

    于是,赵子虎立刻挖出自己的战利品,将自己所有的东西收拾停当之后,毁了其他洞穴,用棍子抬了这个女孩子离开了主洞。

    这也是赵子虎留下的唯一一个地洞。

    出了地洞,赵子虎才发现,此刻外面正是大早上,虽然他不知道确切的时辰,但看日头离正午还早。

    老毛的仍然还在洞外,在得知对方身份不凡之后,赵子虎自然不能将他的尸体继续留在这个地方。他明白,老毛身死的消息一旦传播出去的话,肯定会给自己带来天大的麻烦。只要自己离开汉中郡,离开益州,那个时候,即便他的仇人再怎么离开,也无法到常山郡去追杀他。

    而且,参加西征军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毕业之后,但凡是参加过西征军的学生,将来朝廷在分配官位的时候,一定不会再把他安置在益州各郡当中。

    因此,赵子虎在临走前,从洞中搬出了所有剩余的柴火,堆在老毛的尸体旁边,一把火将他的尸体彻底烧成了灰烬。

    很可惜,老毛并不是什么高僧,得道高人,他的尸骨在燃尽之后除了骨灰之外,没有留下任何的诸如舍利子之类的东东,这让赵子虎好一阵的失望。

    ……

    此地离最近城关,当然是阳平关。

    几经周折,赵子虎居然从来都没有从正途出入过这个关隘。现在想想,他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赵子虎之所以没有赶去前线的略阳县,一是因为阳平关离自己最近;二是因为,阳平关是整个西征当中,最大的战利品交易地点。

    在西征军出发之前,负责发放号牌的校尉就已经向所有人讲明。凡是在战场上获得战利品的人,如果离阳平关近的话,最好到那里去售卖。

    这是因为,每当西征结束,无数客商就会云集在这里,与西征军交易战利品。

    ……

    阳平关上,市集上人不少,可场面却显得有些冷清。

    今年的西征之战,除了略阳县城以外,整个汉中郡都没有得到多少战利品。

    阳平关这里就更是倒霉了,毛族人一直都没有进攻关城,这种情况就让整个阳平关上至关都尉,下至毛毛兵,所有人都没有获得任何的战利品。

    因此,今年阳平关市场上的局面与以往想必,情势有些诡异。

    这里聚集的商人比那些贩卖战利品的士兵多出几十倍。而且,能够这里贩卖战利品的士兵,全都是参与略阳城之战的五鼎以上的武师。

    武士级别的士兵能够保住自己小命就不错了。四鼎武师也有所获,可凭他们的实力,想要在两天之内从略阳县城赶到阳平关,根本就不可能。况且,四鼎武师斩杀的毛族勇士,顶破天也就是二级毛族勇士,根本值不了几个钱。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略阳城得到战利品的那些士兵干脆就将之献给军营,换取军功,这样才划得来。

    因此,也只有那些五鼎以上的武师才会带着自己的战利品来到阳平关。他们的速度够快,战利品也绝对能够水准,能卖个好价钱,这才值得他们辛辛苦苦跑一趟。

    有人会问,为什么这些商人不去略阳县城呢?

    开玩笑,若是以往,有一些不要命的商人的确是会前往略阳县城交易。

    可今年的情况大不相同,由于黑雾突然出现,毛族人自行撤退了。虽然这一次,毛族人损失很小,可他们也同样所得非常少。

    因此,谁也不知道那些毛族人究竟会不会卷土重来。

    何况,因为黑雾的原因,野外那些野兽什么时候能够恢复理智,重归山林。也无人能够保证在野外一定不会遭遇野兽的袭击。

    双重危险之下,今年所有的商人都决定,哪怕是做不成一笔生意,也绝对不贸贸然跑到前线去送死。

    这时,几个身着农中学校服的年轻人在市集上闲逛。

    “彪哥,那个赵子鼠还没有出现,恐怕是已经死在外面了。看来,这一次他得到的奖励一定是归您了。”一个长了一脸奴才相的小子朝着他前面一位身长七尺,头大如斗的大汉谄媚地说道。

    “切,赵克平。你真得认为那个传言是真的,实在是太天真了。赵子鼠那么低的实力,又能立什么功劳,说不定,他刚出阳平关就立刻毛族的小喽啰给杀了。”彪哥身旁一个面白如玉的公子,手中拿着折扇,听到此言,撇撇嘴,不屑地说道。

    “马……,你说的没错。老字还看不上那只老鼠的功劳。说起来,这次阳平关实在太险了。我刚才亲自去看过,毛族人真是下了狠心,居然想用人力打通鸣谷山。而且,他们居然还差一点就成功了!”彪哥点了点头,没有在继续赵子虎的话题,而是谈到了毛族这一次的阴谋。

    “谁说不是呢?彪哥,我刚才听那些看热闹的高手们说,如果黑雾再晚来一天或者半天,毛族人就会彻底打通山间的通道。那个时候,阳平关就会遭到毛族人的前后夹击。很有可能会关城不保,真险啊!”赵克平附和地说道。

    如果赵子虎在这里的话,一定能够认出那位拿扇子的青年,根本不是什么公子,而是个西贝货,他就是原来那个赵子虎的梦中情人马小小。连续害了一个自己的倾慕者,一个自己钦慕的人,居然好有人敢和她一起逛街。

    不是这个彪哥胆子大,而是因为,彪哥和她有亲戚关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