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就是我 0045 问策
作者:豆弗的小说      更新:2018-01-11
    单凭这么一点信息,真得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何况,这位张都尉本身就不是以计谋见长。

    “学生告退!”赵子虎刚才在进城之前,先去阵前查探了一番,发现这里的毛族人要弱鸡很多,因此,他向趁此机会完成自己的任务,至于其他,跟他这个小人物有什么什么关系呢?

    他的如此算盘打得不错,可显然张都尉却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小子,别急着走。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出得阳平关?”张都尉一问便问到了点子上。

    “大人,小的是潜到嘉陵江江底,游过去的……”实话肯定不能说,自己有能力绕过阳平关,可要是那些该死的毛族人按照自己翻过来的通道翻过去怎么办呢?

    “来人,把这个毛族的奸细推出去五马分尸?”赵子虎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面前的张都尉大黑脸一虎,就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帐外的亲卫迅速冲了进来,就要上前把他打翻在地。

    赵子虎连忙规规矩矩地站好,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大人,我说实话,我说实话还不行吗?阳平关都尉不让我们这些好不容易才从勉县出来的学生通过关口。学生一个人觉得不甘心,便没有和其他人一样,接受条件入关。因此,学生便顺着打鼓山的山峰翻过很多悬崖峭壁,不知怎么的,就绕过了阳平关。”

    “哦!你是怎么知道山间的通道的。”

    “都尉大人,您这就冤枉学生了。学生是第一次踏足阳平关,也是第一次到的打鼓山。您想啊!它只要是关城,除了人工建造的关前之外,能够挡住人同行的,无非就是河流和高山。打鼓山虽高,可比起秦岭来就差得很远。学生在开出后的三个月当中,几乎天天出去爬山。因此,翻越小小一座打鼓山,真不是什么难事啊?”赵子虎这话真是大实话。

    张都尉显然也信了。

    不过,紧接着,他居然问了赵子虎一个匪夷所思、却又让他非常担心的一个问题:“既然如此,那些毛族人会不会通过你过来的通道在翻过去呢?”

    “启禀都尉大人,这一点学生根本无法猜测。不过,学生虽然修为低微,可也是爬惯了山才能够顺利从山上绕下来的。都说爬山容易下山难,其实也不尽然,学生爬过的那天不是路的路里面,有不少剧毒的长虫,有好几次差一点就把学生给要死了。幸好,学生我随身带着雄黄,这才驱赶走了很多沿途的蛇虫鼠蚁。何况,那条通道复杂异常,向您这样的高手自然无虞,可修为不到武师,恐怕很难通过那里。”赵子虎赶忙分析了一遍。

    他的言下之意很明白。

    毛族人的二三级勇士虽然相当于汉族的四五鼎武师,可实际的情况,这个级别的勇士只是在力量和速度上和武师相当而已,他们又没有修炼出内功,在身体防御能力方面就要差上许多。当然,毛族人也有自己的优势,由于长期在野外和野兽厮杀,毛族勇士个人rou体的反应能力要大大强于汉族的武者。

    汉族武师内功力量再强,防御能力再好,在和毛族勇士交手的时候,却根本打不到自己的对手,一点卵用也没有。因此,这些人还不如那些三鼎武士弓箭手对毛族勇士的威胁大呢?

    “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本官是说如果,你处在本官这个位置,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应对呢?”张都尉又出人意料地问了赵子虎一个问题。

    “都尉大人,您真不是再开玩笑吧!真要我回答吗?”赵子虎极为不确定地问道。

    “快说,磨磨唧唧,怎么像个娘们似得?”

    “唉!敌方情势不明,按说不应该轻举妄动的。可是,您将大军摆在这里,一旦毛族人真得绕过了阳平关,他们只需要派一部分高手堵在阳平关关后,其他人立刻奔袭汉中郡。城外的灵稻肯定就都保不住了。因此,如果是学生我的话,趁着中午埋锅做饭的机会,立即召集军中所有的武师以上的高手立刻返回阳平关。

    不过,这一次带队的人一定不能是您,而应该是略阳县都尉、或者是您的副将,就看他们二人谁的修为更高。下午的时候,原属于略阳县的武师也全都撒在城外。至于武士就全部留在这里,这些人现在城外坚持到明天中午,仍然是趁着天黑,迅速撤回到城里,婴城自守,等到救援吧。”

    “为什么都尉大人要留在这里,阳平关那里,敌方肯定也会有高手啊!县尉和副将根本就不足以应付他们的。”张都尉的亲卫头领生气地问道。

    一旦这里的高手离开,只是守城战的话,似乎并不需要张都尉这样的高手继续留在这里,因此,这位亲卫的话听似并没有错。

    可张都尉却摇了摇头,叹息道:“这孩子说得并没有错。你能想到的,毛族人也一定能够想象的到,他们一定是派了高手一直隐于阵中,一旦本官带着高手离开略阳县。单凭县尉和这些武士还能够守住略阳城吗?这就是阳谋啊!”

    “小子,接下来呢?”

    “接下来,什么接下来?都尉大人,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您接下来不就是守城吗?而县尉大人带队离开,应该怎么做,他自己会判断的。这就轮不到学生插嘴了。”赵子虎连忙摇头拒绝在说下去。

    “小子,我做主给你一个毛族勇士的肢体,算你完成任务,不过,你这一次先要将你的想法说出来,只是建议而已。怎么样,这个买卖划算吧!”张都尉诱惑道,他知道这正是赵子虎最想要的东西,而他恰恰就有这个能力做出这个承诺。

    “真得!”赵子虎心中一喜,问道,见张都尉肯定的点了点头,他这才放心地说道:“都尉大人,有这样的好事,您早说吗?学生一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学生之所以建议你们中午离开,因为,这里毛族高手一定会随时观察我军的动向,所以,夜里走的话一定会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