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就是我 0020 取巧的方法
作者:豆弗的小说      更新:2018-01-03
    只不过,他们注定要失望了,以前都没有能够找出诀窍,如今换了一个从码农,到农夫的新手,要是能够找出诀窍的话,那才是见了鬼了。

    诀窍,赵子虎心中明白,那本种植记录里面并没有记录,也许有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她就是乌四娘。可他又能够以什么样的理由去问这件事呢?

    每每想到乌四娘那阴沉沉地笑声,赵子虎很快就将这个主意扔出了脑海之中。

    定下心来,赵子虎很快又想到了增加灵田产量的主意,不过,这个主意有些取巧,有些风险。

    武士体内的窍穴无法从空气中直接吸收灵力,可是,赵子虎奇经八脉里那八个已经自我封闭的大窍穴却可以吸引这些灵力。

    注意,是暂时性的吸引,而不是吸收。

    而且,他内视的时候,既然能够看清楚灵力是有五色光子组成,而灵稻所需要的无非就是绿色的光点,那么他就可以只将绿色光点吸引进身体,空中的灵力为了保持平衡势必要从周围吸取绿色光点。然后,他再将祖宗吸引的绿色光点再次释放出去。

    这样的结果就可以导致赵子虎所属的那一亩灵田中,绿色光子会持续增加。

    不仅仅如此,吸收绿色光点的法子可以用在无日光照耀的时间,而当太阳出来的时候,他可以将主动吸引的光子变为白色。

    这是因为,在白天利用沔河灵水灌溉灵田的时候,赵子虎通过内视发现,他浇洒出去灵水中的白色灵力大部分消散在空气中,而真正被灵稻所吸收掉白色光点只能占据其中的百分之一。

    这是对于灵水的极大浪费。

    如果,赵子虎的这个试验成功的话,他一天当中就可以少浇洒几次灵水,却一点也不耽误农田的灌溉。

    赵子虎还给这种方式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灵力风暴。

    想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

    赵子虎想要单独吸收一种灵力光点就非常困难。还在,他之前有吃灵兔时所获取的经验,因此,花了三天才勉强能够完全吸收单一的灵力光点。

    之所以说勉强,是因为被那八处自我封闭的窍穴吸收的光点表现的极为不稳定,吸引的数量足够多,可持续的时间却非常短。

    当晚,赵子虎先跑到自己仓库附近的农田里进行试验。

    学校在给他普通的田地时,给予他极大的优待,别人都是三分地,唯有他是三分九的土地。这虽然打得是擦边球,但谁也找不到错处去。

    属于赵子虎的这三分九普通耕地中,种植的是冬小麦。因为,暑假的两个月,农中学还是会照常封闭,因此这里种植的就是他在两个月之内的口粮,除了自己的吃以外,还可以换一些盐之类的调味品。

    农中学在仓库和灵田附近都安排了不少守卫者看护这两处重要的地点。

    这也就是赵子虎那些死敌在他搬家之后,一直不敢来找茬的原因。

    看到赵子虎在自己的田里瞎折腾,守卫者便没有露头惊扰他。

    由于,周围属于其他同学的普通耕地都没有种植粮食,所以,试验的结果,还看不出对于其他地块的影响,不过,小麦的幼苗的确是看着比昨天的长势要好很多。

    由于,之前耕种灵田的时候,赵子虎一直都是依照着那本记录在照本宣科,所以,他暂时还不想改变白天用灵水灌溉的次数,一是不知道降低浇水量会不会对灵稻生长产生影响,二是,容易引起那些一直在旁边偷看他种地学生的怀疑。

    因此,赵子虎还是等到了第二天晚上,现在仓库的农田里呆了一个时辰,之后,他便在自己的灵田里呆了整整一夜。

    这让那位负责这片区域内灵田的守卫者大感头疼。

    结果,守卫者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现象发生,可赵子虎通过内视却真真切切地‘看’出了,这种方法对于自己的灵田以及对其他灵田内灵稻的影响。

    赵子虎灵田里的灵稻,幼苗在一夜之间就长高了不少,而周围的灵田,特别是那些紧挨着他的灵田,灵稻的幼苗很明显受到了干扰,其长势不但比不上赵子虎的,也比不上离的较远的。

    于是,赵子虎明白,这件事能做却不能多做,如果夜夜来这么一下,他附近的灵田都有可能会就此而绝收。因此,他就决定,夜里这种吸引绿色光点的方法只能隔两天来一次,而两外两个晚上可以全部用在普通耕地那里。

    之后,赵子虎有计划的每周减少一桶浇灌的量,白天锄完草之后,他也会呆在田地里发呆。这是其他学生的认知。其实,他实在努力吸收灵水当中的白色光点,将它们引倒向灵稻。

    开始效果并不明显,白色光点散逸地非常快,不过,随着他使用的次数逐渐增多,效率也是越来越高,即便他后来浇灌的灵水已经大幅度减少了,可仍然还是让自己灵田里的灵稻比其他学生种植的都要水灵很多。

    赵子虎灵田周围窥探的学生慢慢变得减少了许多,可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人向他请教相关的问题。这让他感到奇怪,难道,在这个时空,这些学生把自己的面子看得比其他任何东西都要重要许多吗?

    其实,赵子虎倒是错怪了其他人。因为原主人一直谨守着自己种田的秘密,其他学生在向他求教的时候,他一直都没有把真正的秘法告诉任何人。不过,这也很好理解,那可是原主人能够换取固本丹唯一的依仗,如果,其他学生都跟他获得了同样的收获,学校就不可能在给出那么搞得学分了。

    不过,春耕结束后的第十天,第一个向他求教的人出现了。他就是那次在擂台战中,帮着赵子虎讲解校规的校规兄。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

    “赵子鼠,不,赵弟,我……我是来向你请教的。”校规兄再次见到赵子虎的时候,神情有些尴尬,说话也有些磕巴,这和他当天意气风发讲解校规的表现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