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就是我 0015 一脚不行的话,就来第二脚
作者:豆弗的小说      更新:2018-01-02
    可乌四娘却暗自嘟囔了一句:“聪明!”

    在场的人,也就是她身边的校规兄,以及老丁听见了。

    “哈哈哈!老丁,这回赵子鼠总该输定了吧!”小胖子刚才被老丁质疑,心中自然是不爽的,看到这个情况,他已经稳赚不配了,因为,赵子虎已经躲过了一招,凭借他出众的速度,想要躲过接下里的两招,可能性也非常大。

    老丁先是看了一眼乌四娘,这才摇了摇头,回答道:“这可不一定!公子,你可知道赵子鼠身上暗藏的石头是做什么用的吗?”

    “鬼知道那是干什么用的,兴许这家伙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小胖子不在意地回答道。

    老丁面色郑重地说道:“据老夫猜想,那些石头是用来增加负重的。这是那些身体达到极限的武士惯常用的方法。而且,据老夫刚才观察,这小子身上塞了不下百余块石头。”

    “啊!赵子鼠刚才的速度已经够变态的了,那岂不是说……”

    “不错,看来这个小子也知道自己的极限,开始向迅捷武士转变。如果,对方是三鼎巅峰武士的话,无论他如何快,也伤不了对手分毫。可是,以王刚现在的情况看,他也是刚刚才突破道三鼎初级武士的,连境界都没有稳固,想要防住对方的速度会很困难。现在就要看,王刚的棍法究竟如何?”

    擂台上,王刚将手中的呃齐眉镔铁大棍舞得是呼呼挂风,风雨不透,看样子是向将赵子虎挡在大棍的范围之外。

    而赵子虎也并没有轻举妄动,左手拿着小圆盾迈着悠闲的步子围着对方绕圈子。

    一看到王刚武器占优,级别占优,却一上来就采取防守的姿态,看台上的学生们倒是不敢出言辱骂擂台上的对手,可是,发出点嘘声,赵老师就管不了了。

    王刚一直表现地都很沉稳,可他毕竟还是中一少年,自然受不得别人的轻视,何况,对面的赵子虎表现地太轻松,自己舞了半天,连对方的衣角都没有扫到。这么打下去的话,赵子虎还没输,他自己倒是先累趴下了。

    于是,趁着对面赵子虎的眼睛里似乎近了什么东西,眨了眨眼的功夫,王刚抢先进攻了。一个横扫千军直扫对方的腰腹部。

    他却不知道,这又是赵子虎故意设下的一个陷阱。

    就在对方的大棍将要近身的一瞬间,赵子虎猛然腰腹一用力,一个铁板桥躺在地上,躲开了王刚的这一击。随即就见他单手一用力,居然从原地猛地向前窜了出去。

    王刚还没有反映过来,赵子虎就从他的裆下穿了过去。他将大棍收回来挡到胸前,猛地一回头,赫然发现赵子虎居然消失了。他知道不好,立即将大棍往后一甩。

    可就在王刚一愣神的功夫,他终究还是慢了,就听的“嘭”得一声巨响,不知何时,赵子虎已经出现在了他的侧后方,双手之地,小圆盾绑在了右脚上,右脚带着铁盾踢向了他的腿弯处。

    这就是丁老爷子刚才不看好王刚的原因,武士身上有很多弱点,在擂台战中,是不允许对手击打这些部位的。比如一些致命的罩门,比如裆部、太阳穴、后脑,等等要害地方。还有有些地方,武士也照顾不到,极易被对方针对,比如腿弯和腋下。相对于腋下,腿弯无疑是最容易被攻击首选弱点。

    而四品以上的武师,或者有些三鼎巅峰武士却能够做到内气外放,一旦遭遇对方的弱点攻击,便可以用内气来抵御弱点攻击。当然,如果对阵的双方级别相差实在是太悬殊的话,防御内气比纸糊也强不了多少。

    赵子虎虽然在防御和力气上都比不上对上,可是,带着刚盾的右脚一攻击对方的腿弯,巨大的力量好悬没有把王刚的右腿踢断。

    忍着腿上的剧痛,王刚想要稳住身体的平衡,可赵子虎这么可能给他机会,迅速一甩将右脚上的圆盾甩到了半空中。他顺势用右手接住之后,砸向了王刚的太阳穴。

    就在王刚感到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赵子虎手中的圆盾猛地停顿在了他的太阳穴前。

    “赵子虎胜!”赵老师见势立即终止了比赛。

    太阳穴的确是禁穴,可王刚这么毫无招架让人用兵器抵在了太阳穴上,即便是个小圆盾,打在上面也是极为致命的。

    输了!

    赢了!

    只不过,结局跟大家料想的完全不同。

    一年级王刚只用了一个学期便充沛了二鼎武士这个关口,在农中学里已经算是个小高手了。可是,却在擂台战中输给了一生都是一鼎巅峰武士的赵子鼠,如果不是他们亲眼见证的话,根本就无法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当然,看台上的学生一点都不羡慕赵子虎,迅捷武士,那只是一个十分偏门的分支罢了。即便是对于人族来说,也做不到武士之内无敌,那么,对于大汉朝的那些敌人来说,赵子虎顶多也就能对付几个矮族的低阶忍者罢了。

    王刚现在如丧考妣,那支活灵兔丢了也就丢了,虽然是师傅赐予他的,可是,相对于他的天赋而言,这根本就不算事。可问题是,他输给了农中学里全校出了名的垫底废柴。不但让他在学校里威信大失,要是师傅知道的话,又会怎么想呢?

    赵老师发现王刚还在那里发愣,便没有理会他,而是把手中的灵兔交给了赵子虎。刚才为了公平起见,王刚已经把灵兔先寄放在赵老师那里。

    “哎呀!王刚你这个弱鸡,赔我的钱啊!”

    “……”

    无数咒骂声、懊恼声,从看台上传来,不单是来自那些下了赌注的学生,其间还参杂着小胖子的哀号。

    老丁头说得并没有错,小胖子忙碌了一整,不单为乌四娘三人做了嫁衣,而且,他收上来的那些赌注,根本就不够三百贯。

    这笔买卖赔大了。

    不过,小胖子也在心中暗自庆幸,幸好老丁头刚才拦下了乌四娘,限定了定额,不然,他这次一定能够会赔的倾家荡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