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就是我 0010 擂台 小花招 还是一脚
作者:豆弗的小说      更新:2017-12-31
    “啪啪啪!不错,二鼎中级武士,一招就搞定。真是不错!”掌声自然是来自乌四娘,在场除了她以外,可能也就是赵子虎身后那个小胖子身边的护卫才能够看清楚他刚才的动作。

    赵子虎不知道乌四娘的话中,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已经晕过去那个无名小辈。他现在只是对对方有些不满,实力这么差,也敢先动手,一点也测试不出他这两个多月闭关的成果。

    “赵子鼠,你这是什么意思?”说这话,王猛这是想恶人先告状的节奏。

    没想到,却被小胖子搅了局,说道:“王猛,你给自己留点脸好不好?也幸亏赵子鼠如今还站在校门外,不然,就凭刚才那小子先动手。就不必在办理入学手续了。”

    这些人一个个都该死,赵子虎听着他们的对话,心中老大的不爽,怎么都在叫他这个侮辱性的名字啊?乌四娘,他看不出对方的身前,自然不敢贸然行动,这小胖子本人的实力还比他更加差劲,可他身边的那些侍卫一个个都不简单。

    特别是那个表面上看似无害的糟老头子,给人的印象总是一副随时就木的样子,可赵子虎却知道,真正面对这个老头子的时候,乌四娘和钱师傅都根本不够看。

    这就是赵子虎对于自己内视能力的一种妙用。

    他虽然还看不出对方的实力标准,却可以据此来判断出对方的真实实力。

    “不错,王猛,人家说得可没错,你这人也真是不讲究,既然看不住身边的狗,就事先拿绳子把它栓好喽。我可是记得非常清楚,校规里好像有这么一条规定,要是有人纵狗伤人的话,主人也会被赶出学校的。”王猛实力和势力并不强,在学校里和他不对付的大有人在。

    而此刻自然是找茬的好机会。

    “嘁……嘁……嘁,小王猛,你不是说好了要跟赵子鼠打擂台吗?怎么,你想反悔吗?”乌四娘又说话了,幸好,胆小的人早就离开了。

    一听这话,围观的人当中,便有一些人用不善的眼光看着王猛,这货又不用担心毕业的问题,为什么要抢他们盘中的菜呢?

    “我正有此打算,赵子鼠,我和你一起去找一位老师,谁要是输了的话,立刻滚出农中学,省得浪费我大汉的资源。”王猛被未被周围不善的目光吓到,他抬了抬下巴,冲着赵子虎嚣张地说道。

    “等等,我记得,农中学好像没有一条规定,同学之间,没有人可以强迫他人上擂台比武的。”又是刚才那位背校规的同学出来搅局。

    “没错啊!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了呢?”赵子虎赶忙回应道,他倒不是怕了王猛,只是怕麻烦而已。

    就像评书里那样,打了小的,大的就会出来,打了大的,老的就难保不会找自己的茬。如今,赵子虎的情况,还是顺顺利利地从农中学里毕业为上。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好就是无事。

    “你问她?”可是,很小然王猛并不担心这个问题,说完,他有些厌恶地指了指乌四娘。

    “嘁……嘁……嘁!”乌四娘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赵子鼠,上一次王猛向你发出挑战的时候,我的确是在场。”

    “那不就得了吗?我并没有答应啊!”赵子虎就更不明白了,问道。

    “你是没有答应我。可是,赵子鼠,你好好地想一想,在当时,你也并没有明确地说出正式拒绝我的挑战啊!乌四娘?”王猛回答道。

    这次那位校规控却不插言了,因为,他知道,其他事,王猛和乌四娘可以联手胡说一通,可是,上擂台比武一事,说也不敢在学校的范围内胡说。以前也曾经有人试图用过这种手段,想要整治一个和赵子虎情况相同的学生,可结果,学校却将那两个三鼎初级武士全部都开除了。

    而当时的那位学生最终也没有能够从农中学毕业。

    当时,学校虽然没有给出任何的解释,可那位学生比赵子虎的身份还低,只是个贫民子弟而已。所以,便有人猜测,那两个被开除的学生肯定是说了谎,而且倒霉的被学校里的巡查者刚好听到,因此,才有了那样的结果。

    “嘁……嘁……嘁,不错!”乌四娘点点头,回答道。

    “你……”赵子虎明白了,他这是被这二人联手给坑了,什么时候不说话就相当于默认了。

    可现实就是如此,赵子虎不情不愿地被众人簇拥到了教师公寓,找到专门当裁判的老师,王猛的小弟把情况一说。

    这位同样姓赵的老师只是扫了一眼乌四娘,便说道:“既然有证人,双方就必须应战,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啊?要是不敢应战的话,趁早就滚出去,省得给学校丢脸。”

    既然这位赵老师已经给了定论,其他人都看着赵子虎,这次他可无法在躲避下去了。

    在其他学生的认知当中,原本的赵子虎即便毕不了业,却也可以当一个农中学的肄业生。可如今,他却连这个身份都变成了奢望。

    仅仅就是因为一个女人,古人都说红颜祸水,可马小小根本就算不上红颜,居然也能祸水啊!只能怪王猛和赵子鼠的口味太重了。

    “那就现在开始吧!我还等着去还债呢!”想到债这个字,赵子虎不由得想起了他自己的都找不到踪迹的仓库。里面的灵稻种子究竟是个什么东东,还会不会有什么其他好东西。

    跟着那位赵老师,众人来到了农中学专门设立的擂台。

    嚯,赵子虎一看,这哪里是擂台啊!

    面前的这个地方明明就像是古罗马的斗兽场,只是规模不能与之颦美,可里面的设施却十分完备。

    远远就能望见,斗兽场的擂台周边,围着一圈武器架,架子上摆放着十八般兵器,件件都是锃明刷亮,锋刃在寒日的阳光下闪着寒光。

    其他想看热闹的学生一个个都坐在了斗兽场周围的座位上,而赵子虎却只能跟着赵老师和王猛一起来到了底部。

    四周围除了那些兵器架之外,还有四扇由大腿粗细的铁柱打制的铁栅栏,栅栏后黑洞洞的看不清楚里面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擂台还挺高,跟赵子虎练习捕雀功的那个小山洞洞顶一样高,大致比赵子虎高了将近一半,而王猛不负其名,比他高了将近两头还高。

    这厮为了逞能,居然学着赵老师的样子,想直接跳上擂台。

    别说,这一次,他还真就成功了,只不过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这个王猛即便跳上去,也极为勉强,而且,他落地的时候,脚跟虚浮,接连向前跨出了十步,这才稳住了心神。

    于是,那些自觉被王猛抢了生意的学生,更是不忿了。他们已经在心中纷纷将这厮当成了继赵子鼠之后,第二头肥羊。

    赵子虎倒是不紧不慢地从擂台旁边的垂直木梯爬了上去。

    “准备好了吗?”看到赵子虎终于爬上了擂台,站定之后,赵老师淡淡地问道。

    “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这次,赵子虎终于受到了教训,于是,用明确地语句做出了回答。

    “开始!”

    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率先进攻的人却是赵子虎,而主动挑战的王猛却摆开了防守的架势,小心戒备地看着自己的对手。

    其他观看的学生都是有些不明所以。

    这时,小胖子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实力相差了那么多,这个王猛人看着粗大,胆子却比针尖还小。真是没什么看头。”

    他附近听到的学生,都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显然很是认同这个小胖子的说法。

    “不然,公子,这个王猛虽然根基和资质都差到了极致,可他的师傅在教他的时候,显然还是用了心的。刚才,那个小子踢出的那一脚对于武士这个等级来说,并不简单。王猛如此小心戒备才是最正确的应对……”说话的人就是小胖子身边被赵子虎重点关注过的老者,他说话的声音嘶哑刺耳,也只比乌四娘的声音能让人忍受罢了。

    “哗……!”

    “什么?”

    “这不可能!”

    “……”

    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擂台之上却已然分出了胜负。

    台上的裁判,台下的观众们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一片喧腾之声。

    因为,他们实在是无法相信刚刚在自己的眼前发生的一切。就连那个明显是高手的老头子,也大呼三遍“不可思议!”

    原来,赵老师开始一说出口,赵子虎便如猛虎一般地扑上前去。

    不过,他耍了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小花招。

    “看招,撩阴腿!”大喝一声之后,赵子虎真得抬起了右腿,直踢向王猛的裆部。

    王猛显然是没有想到赵子虎居然这么不要脸,一上来就使用禁招,便下意识的用双手往下一压。

    这下子可就坏了,赵子虎喊出来的这一招,很明显就是虚招,王猛的双手一放下,就立刻空门大开。赵子虎右脚猛地往下一压,结结实实地踏在擂台上,接着腰部一用力,左脚绷直了脚背直踢向王猛的下颌。

    “咵嚓!”一声想起,与此同时,同样的角度,同样的位置,赵子虎只是换了另外一侧攻击部位而已,就是这样,王猛一招就被赵子虎踢落到了擂台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