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就是我 0001 被臭醒的穿越者
作者:豆弗的小说      更新:2017-12-29
    怎么偏偏就是我呢?

    家徒四壁,

    墙壁是砖石结构,不过,内墙上的白灰大部分已经彻底脱落。

    放眼望去,除了不知道身子底下的破破烂烂的床板底下是个什么情况以外,房子里其他地方都是触目可及的。

    空空如野,

    屋子里倒是挺宽敞,单间,可就这也有约三四十个平方的面积。

    可在整个房间里,茶几、书桌、板凳、衣柜等等这些家常必备的家具,这些东东连毛都看不到,哪怕是破的。

    浑身疼的要命,随着身体重心的偏移,身下的床板也开始不停地嘎吱嘎吱地作响,吵得人更加心浮气躁了。

    赵虎就想不明白了。

    屋子里为什么这么臭呢?

    没错,赵虎是被臭醒的。

    此刻,赵虎真得想向吴孟达大大学一学,起身闻一闻自己的脚丫子,确定一下那里是不是臭气的源头。

    可赵虎此刻浑身疼痛同难耐,却根本里连一个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不过,赵虎明白自己此时此刻的处境,

    他已经穿越了。

    这是因为,赵虎十分确定,以及肯定,在被臭醒之前,他,已经死了!

    而且,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在前世,他自己就可以用八个字来完整地概括他的一生,

    生得平凡,死得……

    窝囊!

    极度窝囊!

    具体是怎么牺牲的,赵虎如今连想都不愿意去想,实在是太窝囊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刚刚三十出头的怪蜀黍带着处男的身子离开了地球。

    怎么偏偏就是我呢?醒来之后,赵虎便一遍又一遍地扪心自问。

    此刻,赵虎身上的痛楚超乎了想象,这可比当年割那个什么皮,麻药过劲的时候,可要疼一万倍。

    那次小手术,跟前居然还有个女的,长得也不错,这可让18岁的赵虎痛彻心扉了。

    具体是什么手术,就不具体描述了,凡是做过的男人都懂得。

    可这一次,赵虎心中却真心地万分希望,最好身边还是能够来一个女人,这样就可以让自己分一分心神,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吱呀呀……”

    就在这时,破烂漏风的柴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赵虎心中就是一喜,想什么来什么,看来是老天爷听见了自己的祈求。

    系统……啊,不,应该说是主角光环自带风华绝伦、情根深种的软妹子一枚,或者是死心塌地、会按摩、会做饭的温柔女仆一只,再不济,忠心耿耿的老官家一头,或者亲如兄弟的忠仆若干。

    瞪大了全身唯一还能动的零件——一双眼睛,赵虎心中充满了希冀。

    希望是美好的,现实是骨干的。

    从来就没有什么女人缘的赵虎深刻的领会了这句话的含义。

    “嘁……嘁……嘁”,推开们的人还没有进来,阴森森的笑声便传入了赵虎的耳中:“赵学长,学妹给你的药,药效还不错吧!”

    什么药,

    鬼才知道是什么药呢?

    这一刻,赵虎就是绞尽了脑汁,却还是回忆不起来,脑子里关于来人和什么‘药’的一丁点印象都没有,除了自己的记忆之外,根本找不到一点这副身体原主人的记忆。

    赵虎醒来以后已经确认了,这一次肯定不是身穿,因为,他0.3的视力突然变成3.0了。就是做了激光矫正视力的手术,也不可能这么牛掰啊!

    况且,地球上的那些‘禁’药,听说吃了以后不是应该欲死欲仙吗?

    可对方给自己的药,吃了以后,身体怎么会这么疼呢?

    来人这鬼声音,一听就不是好路数,而且还是个贩药的……

    赵虎被对方说话的声音吓得浑身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幸好现在是大白天,不然一向自认为胆大的他肯定会被吓得尿了裤子。

    一种不详的预感笼罩着刚刚才醒过来的赵虎。

    果然,说话之人一露面,门外的阳光将赵虎的眼睛耀的有些模糊,等适应了阳光的强度之后,赵虎只扫了一眼来人,就立刻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辣!

    辣眼!

    真辣眼啊!

    赵虎脑子里不由得跳出来那句话,‘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可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来人个头挺高,一身黑袍罩住了全身身,可偏偏她把那张最吓人的脸没有遮掩起来。

    即便是离得比较远,赵虎还是能够清清楚楚地看见对方的整张脸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麻子,鼻头上还有一颗硕大无比、上面长了毛的痦子,那几根毛还在迎风摇动着。

    嘴唇上血淋淋,也不知道是抹得胭脂太浓,还是刚刚升吃过什么带血的生肉。

    这一刻,赵虎不由得深恨自己的这副身体,视力那么好干什么。普普通通2.0就行了。

    对了,她不是说了吗?我是她的什么学长,而这个女性生物居然还是自己的学妹。

    这里是什么鬼学校,居然敢招收这么丑的,招生办的老师难道都是瞎子吗?

    以为闭上眼睛,就可以躲过去了,赵虎还是太天真。

    “学长,奴家最喜欢的,就是学长身上在这身肉了。嘁嘁嘁……!”

    赵虎刚闭上眼睛,身上就突然感到一根比冰棍还冷的东西触摸在自己胸脯的肌肉上,肉贴着肉,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都背着渗人的温度冻得停顿了那么两三秒钟,阴森恐怖的声音再一次随着笑声钻入了他的耳中。

    “啊……!”一声惨烈的尖叫声猛然从这个破烂的小屋中传出很远。

    于是,赵虎就这么华丽丽地、幸福地晕了过去。

    “切,真是不经逗!”那个满脸麻子的鬼女子嘴里嘟囔着,将手伸到赵虎的鼻子底下,试探了一下,还有气:“奇怪了。赵子鼠人猥琐了点,废柴了一点,没想到他居然能够熬过这副药的药效。不过,他的胆量不是一直都很大吗?怎么醒来之后,居然能被自己吓晕过去了呢?实在是太奇怪了。”

    这个女性生物前半句话依然那么恐怖阴森,可就在试探完赵虎的鼻息之后,却突兀地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

    如果,不看其长相的话,一定会让人以为这是个古灵精怪的妙龄少女,只听声音的话,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得。

    接下来,这个女子又用双手在赵虎的全身上下,仔仔细细、来来回回摸了两遍,这才带着一脸的疑问,转身离开了。

    还算是她有心,临走之前顺手将床里面那床破烂不堪的被子轻轻地盖在了赵虎的身上。

    “真是奇怪!他怎么会没有死呢?姑姑不是告诉我了吗?这种药根本就不是一鼎武士能够撑过去的啊!不突破,就是死。可他服过药之后,身体依然还是那副鬼样子。太奇怪!算了,还是不想了,对于这赵子鼠,再怎么奇怪的事情,搁在他的身上,也就不值得奇怪了……”

    ……

    深夜,漫天的星斗和月亮在天空中交相辉映。

    “吁……”

    赵虎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终于又一次醒了过来。虽然还是动弹不得,可他还是能够感觉得到,身上并没有少什么零件,正相反,他似乎还有一种错觉,全身的疼痛感似乎减少了那么一丢丢。

    可紧接着,赵虎又被那股臭味呛得好悬没有岔过气去。

    赵虎连忙努力回想前世的记忆,试图来减缓身上的痛楚和臭味的侵袭。

    是了,他分明还记得,在穿越前,华夏正值冬至,家家户户一家人都应该聚集在一起吃饺子。可是,他却倒霉的、窝囊的穿越了。

    怪蜀黍心里苦啊!

    此时,赵虎稍稍能够掌控住自己的身体了,可是,那个‘沁人心脾’的臭气,始终还是挥之不去。

    难道,刚才那个鬼女子给自己吃得药,是那种传说中能够让人激发潜能的药剂,而这臭味就是从自己身体里逼出来的杂质?

    赵虎如是想到。

    赵虎的精神不断地在懊悔和痛楚中来回切换。

    终于,赵虎的大脑也许是出于保护的目的,主动让自己晕了过去

    ……

    再次醒来的时候,赵虎自己也不清楚,他这一觉究竟睡了多长的时间,唯二确定的有两件事。

    第一、此刻依然是个白天。

    第二、赵虎终于可以掌控住自己的身体了。

    他就像一个大病初愈的病人一样,光是起个床,就足足花了大约一刻钟。

    好不容易一撩腿下了床,用手支着床沿想要站起来。却不想,一用力,赵虎硬是把床板的边沿掰下来了两大块,就这样,他一屁股蹲摔在了地上,头又和床板上其中半个窟窿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这倒霉劲就甭提了。

    赵虎也不知道是自己的力气大的缘故,还是床板过旧,已经开始腐朽的缘故。

    不过,他此刻也顾不得追本溯源了,本来身上就有伤,在突然来这么一下,正常人根本就受不了。

    好半天,赵虎才爬了起来,在床上的时候,他已经确认过,臭味的来源并不是自己的双脚和身上,而就在刚才,床底下也是空的。

    跨步来到了门口,推开了柴门走出去一看,原来,臭味的来源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