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二六五章 殃及池鱼,这次是真的自己人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6-27
    “丑鸡,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之间怎么能用忽悠呢,那叫真诚,都这么久了,你竟然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秦阳一脸震惊,语气颇有些意外……

    “啊,不……不一样么……”丑鸡讷讷无言,也不知道是觉得自己想错了,还是被秦阳的无耻镇住了。

    “当然不一样,你以为黑影这么轻易就被说服了?想什么好事呢?”秦阳叹了口气,摸了摸丑鸡的脑袋,以一种关爱智障的目光看着他:“因为我们都知道,一直这么僵持着,对谁都没好处,我无法一劳永逸的弄死他,但是他也没法一次坑死我,最主要的,我已经有六魂符,已经有了一丝上古地府的力量,时间越久,对我越有利……”

    “老祖就知道,这货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认怂了……”

    “认怂?对于黑影来说,认怂有什么可耻的?能活下去才最重要,他想要降低我的防备,指不定以后有什么机会可以让他翻身,而目前,没人托我后腿,我也能慢慢的榨干他的知识,大家都觉得挺好的,最后的结果如何,谁知道呢……”

    “老祖果然没看错你,你果然还是个哈怂。”丑鸡一脸欣慰,挥舞着翅膀拍了拍秦阳的肩膀。

    “赶紧滚回去继续收拾黑影去。”秦阳让丑鸡回去,合作归合作,但丑鸡和魔手之间的争斗,自己总不好插手吧,反正影响又不大……

    继续躺在甲板上晒太阳挺尸没多久,一道遁光从远处飞来,落在甲板上。

    “船长,能做的交易都已经完成,不少人给我们加了新的委托,基本都是死海之中的东西,还有一部分悬赏和抓捕……”

    刀疤一脸沉稳,不急不缓的将该汇报的东西全部汇报完。

    登天潮的消息,差不多也已经确认了,这些天,已经有不少确认消息,或者说抱着试一试心态的人,等着登天潮出现。

    南海南部,灯宗、断空岛都已经开始做准备,基本没法隐瞒,还有一些南海的海盗势力,也在向着七十二天柱这里靠近,据说南海以北的岸上,也有人在向这边赶来。

    无头灯笼这些天也出现了很多次,那些无头灯笼,徘徊在南海南部,来无影去无踪,若是出现,很突兀的从海面之下浮现,消失的时候,也是落入海面,转眼就消失无踪。

    “召集船员,让大家发表一下意见。”刚说完这句,秦阳稍稍一沉思,召集个屁啊……

    小黑皮除了吃就只会埋头干活,冉小染见识不够,素长欢现在已经彻底代入侍女的角色,自觉的当个花瓶,自从知道秦阳不想进阶之后,现在也只是偶尔勾引一下秦阳……

    至于其他船员,不是没什么文化,只有一把子力气,擅长打架杀人的水手,要么不是狗就是驴,唯一能商量事情的,就只有刀疤了……

    丑鸡勉强能算半个,黑影倒是可以,可惜黑影跟现在的时代严重脱节。

    “算了,你说说你的看法吧。”

    “船长,我觉得,我们不插手比较好,我们现在的实力不够,无论灯宗,还是断空岛,都比我们强一些,那些海盗更是欺软怕硬的货色,而且仇家不少,若他们弄清楚我们的底细,他们绝对不会介意骑在死海的传奇海盗头上拉屎,还有……”刀疤不看好去插手登天潮的事情。

    “还有什么?”

    “还有,我这次花了大价钱买了很多消息,情报贩子主动卖给我两个情报,浮屠魔教来人了,目的并不确定,但不是来找我们麻烦,就是要在登天潮插一手,还有一个传闻,据说是定天司的一个外侯,死在了幽灵盗手中,这人身份有点麻烦,已经确定,有人来找我们麻烦了。”

    刀疤说到这,就差明说,咱们得罪的人有点多,实力不够还是苟一下吧。

    秦阳干笑一声,拍了拍刀疤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刀疤,你想不想当船长?”

    “呃……”刀疤一惊,连忙摇头:“船长,你别开玩笑了,我对现在的情况挺满意的。”

    “真是可惜了,我这边就只有你勉强适合接任船长。”秦阳叹息一声,颇有些头大。

    “船长,我还有事,去忙了。”刀疤急匆匆的离开,表示这口锅我可不接。

    “行了,人回来了没?回来了就出海,别靠近岛屿,游走在海上安全点。”秦阳随口吩咐了一句,继续躺在躺椅上,望着天空。

    幽灵船长得罪人,关自己什么事啊,可惜这些混蛋只认幽灵盗的招牌,不认人……

    浮屠魔教去孤岛的人,全军覆没,关老子什么事,被噬魂兽弄死一半,被他们自己弄死了剩下大半,我就是轰死了他们的带头大哥而已。

    南海的海盗,自己一个都不认识,一颗灵石也没抢过他们,顶多就是手下跟他们有摩擦的时候,站在后面喊句打得不错而已。

    还有定天司的外侯,那也不是自己干掉的,顶多就是给幽灵船长下了个套,是幽灵船长主动要去干掉那位外侯,自己纯粹是个给人收尸的热心群众啊。

    断空岛什么的,更是从来没见过他们的人,一句话都没说过,他们不至于也瞪着眼吧?

    秦阳摇头叹气,这边的人,戾气怎么都这么重,老老实实的吃吃喝喝,修修仙多好,非要来找自己这个背黑锅的无辜群众的麻烦。

    不知道老实人被逼急了有多可怕么。

    一晃半天的时间过去,幽灵号飘在平静的海面上,船上灯火通明,手下的一群混蛋,趁着能登岛的时间,可是大肆花了一笔,酒香飘荡,到处都是吆喝声,怒骂声。

    秦阳坐在上层甲板上,端着个酒杯抿着酒,素长欢跪坐在一旁,不言不语的给秦阳空了的酒杯斟酒。

    “长欢,你说本船长是不是个老实的好人?”

    “是啊,秦大人的人品的确是我见过最好的。”素长欢理所当然的点头,这么久了,秦阳的确是唯一一个不想要她的人……

    “你很有眼光。”秦阳哈哈一笑,伸手在素长欢的小脸上捏了一把。

    忽然,天边出现了一片阴影,接天连地,秦阳一惊,仔细一看,这才勉强看出来,那似乎是一根天柱。

    “刀疤,我们怎么又跑到南海边缘了?”

    “这边基本没人,比较安全,有人都是走的镇海牌坊。”正跟人喝酒吹牛的刀疤,扯着嗓子吼了一声。

    “放屁,你当我瞎么,天柱那边都有灯火了,看起来好几艘船!”

    随着船只前进,已经能模模糊糊看到点点微弱的萤火光辉,在天边若隐若现,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那微弱模糊的萤火,已经逐渐清晰,甚至可以看到船只的阴影,在向着这边急速靠近。

    大船破开海浪的哗哗声,也已经若隐若现。

    刀疤走到船边,目中神光闪烁,看了几眼之后,连忙将手中的酒杯摔在地上,一脚踹翻了酒桌。

    “都喝个屁,有人靠近了!”刀疤满面怒火,向着桅杆上望去,脸上怒色更浓:“警戒呢?瞭望台上的人呢?”

    一群人闹的鸡飞狗跳,做好了可能会迎战的准备。

    这时候,所有人也已经看到,对面来了,三艘大船。

    一艘带着撞角,表面包裹着一层钢皮的战船,速度最快,船上挂着一面迎风招展的绿底旗,上书断空两个大字。

    这是断空岛的人,而且必须是核心嫡系成员的船只,才会挂绿底黑字旗。

    第二艘看起来就是一艘正常的海船,干舷比较高,甲板上也见不到太高的东西,桅杆上只是挂着一面通体黑色的气质。

    这是海盗船,挂黑旗,表示不愿意战斗,没有恶意的意思。

    最后一艘是三帆楼船,只是水面之上的部分,就有八层,楼船表面雕龙刻凤,表面一层光晕挥洒,看起来极为华丽,可惜这种船,别看可能装备了大日烘炉之类的东西,但也只能在南海这片平静的海域航行,到死海里,十有八九要翻船。

    三艘船,三波人,竟然全部都在急速航行,谁也不碍着谁,只是看了两眼,秦阳心头就生出一丝不好的感觉,他们在逃?

    “右满舵,避开他们之后,全速前进!”

    船身倾斜,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转向,这个时候,秦阳也看到了那三艘船后面到底有什么……

    铺满了海面的无头灯笼,犹如洪流,追逐在三艘船后面,海面之下,还不断的冒出来一个个新来的无头灯笼。

    “这么多无头灯笼?”秦阳面色一变,这才看清楚,之前朦朦胧胧见到的模糊灯火,竟然是无头灯笼。

    只是,他们跑什么?亵裤套头,就能糊弄住这些无头灯笼了,等着它们消失就不就得了。

    就在这时,只见那楼船之上,一道剑光飞出,幻化万千,化作一道道尺长的剑气,汇聚成一片剑气风暴,每一道剑气,都完美无缺的将一盏无头灯笼斩成两半,一道剑气都没有浪费……

    眨眼间,数千无头灯笼,停止了脚步,变成两半的灯笼,慢慢的汇聚到一起,重新合拢起来,只是光晕看起来稍稍暗淡了一些而已。

    看到这一幕,幽灵号上的所有人,就似被定格在了原地,面色僵硬,眼神惊恐,豆大的冷汗,一滴一滴的摔碎在甲板上。

    “加速!加速!你们这些蠢货,还愣着等死吗!”秦阳一声惊恐的暴喝,亲自控制着幽灵号,让大日烘炉爆发出最大功率,催动着幽灵号离开。

    随着一声暴喝,所有人都惊醒了过来,然后动作整齐无比,一起抽出自己的亵裤套在了头上,然后才开始忙正事。

    “刀疤,传说,一部分是真,一部分是假,对吧?”秦阳的声音有些干涩,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断空岛和海盗这种南海老油条,会这么惊慌失措的逃,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亵裤套头的事……

    “船长,我觉得这次可能是真的,无头死侍要出现了……”刀疤的脸色发白,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了。

    海面上的无头灯笼,汇聚到一起,微弱的灯火光芒,似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汇聚到了一起,在海面上铺开,如同一片橘色的流焰,铺在海面上。

    平静的海面,开始掀起波浪,浪潮涌动之下,化作一个巨大的漩涡,所有的无头灯笼,都被卷入漩涡之中,不少无头灯笼已经消失不见,还剩下一些,随着漩涡不断的旋转。

    而漩涡的中心,一丝充满了不祥的气息慢慢浮现,越来越强……

    而这时,三艘船也已经跟幽灵号遇到了一起。

    海盗船最鸡贼,挑选了幽灵号侧后方加速离开,慢慢的转向逃离,而那艘楼船,却一直横冲直撞,不断的加速前行。

    等到幽灵号完成了转向,跟断空岛的船只并排航行。

    断空岛的船只甲板上,也是一水的头套亵裤的好汉,秦阳转头望去,咬着牙高声大喝:“那艘暴发户楼船上的瓜皮是什么来头?”

    “大荒来的。”一个头上套着精致的刺绣亵裤,一身华服的年轻人,对着幽灵号上,唯一没有头套亵裤的秦阳拱了拱手:“兄台你果真是艺高人胆大,若是你能活下来,我断长空,交你这个朋友!”

    话音落下,断空岛的钢皮船,也开始加速,选了一个方向逃窜。

    这时,海中漩涡越来越大,旋转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漩涡的中心,已经化作一条空洞的通道。

    一位周身燃烧着橘红色火焰,赤裸着上身,头顶一盏无头灯笼的丈高人影,从里面钻了出来。

    随着这个人影出现,海水如同被侵染了浓墨,化作漆黑一片,海中鱼类,大片大片的翻着白肚皮飘到了海面上。

    狂风呼啸,海浪滔天,天空中的群星明月,也被黑云遮掩,不祥而凶猛的气息,如同暴风一般呼啸开来。

    “无头死侍啊……”

    秦阳的脸都绿了,要不要这么倒霉,专门选了个据说人少的海域航行,都能遇到傻逼放肆的毁掉无头灯笼,召出了无头死侍。

    仅仅只是感应气息,秦阳就百分之百确定,这个无头死侍,实力起码是神门起步。

    脖颈上盯着灯笼的无头死侍飞出海面之后,一步踏出,瞬间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幽灵号上,站在了秦阳对面。

    秦阳催动的两层圆光,都没有什么作用。

    危急时刻,秦阳的目光扫过无头死侍的胸口,那里一左一右,刻着两轮血色的弯月,右下腹的部位,还有一道三寸长的疤痕。

    秦阳神色一震,下一刻,无头死侍的一只手,如同瞬移一般,出现在他的脖颈前。

    龟甲浮现,秦阳脑袋一缩,缩回到龟甲里,口中连忙一声大喝。

    “大哥,血月大哥!自己人,这次真的是自己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