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二六四章 美好的未来,随身老银币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6-25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黑影,出来接客!”

    闲得无聊,秦阳将意识再次沉入体内,去撩拨黑影,以求在言语之间互相怼的时候,得到一些新的情报。

    “轰!”

    魔手微微一震,又被昊阳宝钟震的逸散出一丝力量,然后被彻底放弃治疗的丑鸡吞噬掉。

    这段时间,丑鸡什么事都没干,跟魔手杠上了,机械的震动魔手,将逸散出的力量吞噬,恢复自身,以至于昊阳宝钟的样子大变不说,内部禁制都有了本质的变化。

    变化是好是坏,秦阳也不知道了,反正昊阳宝钟原本的烈阳煌煌,现在变得仿若一轮黑日,灼热又阴冷,极为怪异,怎么看都像是魔道的法宝了……

    “丑鸡,停一会,我跟黑影聊聊。”秦阳安抚住了放飞自我,变成了黑乌鸦的丑鸡……

    意识在魔手上方,幻化成型。

    “黑影,来出来聊聊,我们应该好好谈谈的,你这样一直当缩头乌龟,难道能等到我寿元耗尽的那天么?”

    黑影继续装死狗,半点反应也没有,事实上,黑影的确是打的这个主意,反正已经被封镇了不知道多少年,时光的力量,已经快将他的不灭意识,都磨灭的只剩下最纯粹的一点,再这么下去,早晚会彻底湮灭成虚无。

    而现在,他的本体依旧被死死的镇压着,力量也没有了,但好歹也算是逃了出来,没有力量,搞不死秦阳,也夺舍不成,就只能装死狗继续等着。

    等到秦阳死的那天,他就彻底自由了。

    虽然看情况,秦阳这个祸害,一时半刻死不了,但终归比继续待在封镇里有希望的多。

    “黑影,你看,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真正的身份和名字呢,黑影这名字多难听啊,昨天被黑皮吃掉的那条长的跟影帝挺像的黑狗,就叫黑影,快出来,我们随便聊聊,哪怕告诉我你的名字也好。”

    魔手毫无反应,如同真的死了一样。

    “我现在可是想要跟你好好谈一谈的,你可别给脸不要脸,实话告诉你,我损耗的寿元已经补回来了,肉身也变得更强,生机更浓烈,只要不中途夭折,活个万把年也是非常有可能的,这么长的时间,我有的是时间去寻找上古地府神官的力量,我总能找到一种可以将你彻底磨灭的。”

    “事实上,我现在就有,只是我还没完全掌握而已,你要不要看看?”

    秦阳念头一动,符文剑虚影悬浮在身前,奇异的力量波动逸散开。

    魔手表面,迅速的凝聚出一张阴沉的人面。

    “这只黑鸟说的没错,秦有德,你可真够缺德的,若是在上古地府的时代,你早就被抽魂炼魄,打入无间,永远沉沦了!”

    “放屁!别瞎说!老祖没有!”丑鸡气的炸毛,昊阳宝钟上一道道黑色的光晕浮动,眼看就要来一波大招,震死黑影。

    “丑鸡,闭嘴!”秦阳瞪了丑鸡一眼,心里百分百确定,这话绝逼是丑鸡说的,而且原话肯定比这难听的多。

    “秦有德,你要相信自己人,不能被外人挑拨离间,老祖我可是一心向着你的……”丑鸡一脸讪讪,底气不怎么足……

    “行了,黑影,我跟你好说歹说,你就是不露面,现在怎么跑出来了?这把剑影里的荡魂,你不会不认识吧?”秦阳面带冷笑,略带嘲讽:“若是荡魂对你无用,你恐怕也不会跑出来吧?”

    秦阳现在彻底确定了,黑影就是来自上古地府的时代,而那六枚上古符文,也的确是来自上古地府,这六枚上古符文的力量,不说能不能湮灭黑影,起码绝对是有作用的。

    尤其是之前在孤岛上,圆光套装确定了有用之后,更是让秦阳确定现在的判断。

    “这枚符文,你也认识吧?我之前催动的圆光还记得吧?”秦阳勾勒出一个圆光符文。

    “圆魂符文……”黑影的脸拉得老长,若不是有这个,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哟,你还真的认识啊,这种上古地府的符文传承,看来我没猜错。”秦阳念头一动,再次勾勒出一个新的上古符文:“来,想尝试哪个,自己选一个吧。”

    秦阳面上带着一丝嘲讽,可是心思却完全在黑影身上了……

    因为到目前为止,六枚上古符文,他只研究出来两个,一个是荡魂,一个是制造圆光套装的符文,秦阳甚至都不知道名字。

    也是到现在,才知道这个叫圆魂符文……

    秦阳依次将剩下四个上古符文展示出来,但是黑影却冷笑连连。

    “荡魂、圆魂、镇魂、散魂、燃魂、冻魂,你倒是运气好,竟然得到了六魂符文,可惜,仅仅只有六枚核心符文而已,你的手段太拙劣了,仅仅只是运用符文本身所蕴含的力量,你是走了狗屎运,意外见到了一块界墙碎片吧?”

    “咦,这你都知道?”秦阳也没隐瞒,脸上满是笑容,对于黑影的嘲讽也不以为意。

    到现在,总算是知道了六魂符的名字……

    而这种上古符文本身,就蕴含着力量,名字就是力量,只要知道了名字,也就知道了方向。

    念不出名字,就无法掌握这枚上古符文。

    黑影幻化出的脸,越来越长,眼里都在冒火,这下哪里还反应不过来。

    他以为秦阳能念出荡魂的名字,自然也知道其他符文的名字……

    他念出六魂符的名字,也只是打消秦阳在他身上去实验一遍的想法而已,证明这东西完全没太大用处。

    谁想到,又尼玛被套话了。

    黑影连拉的跟驴脸一样,慢慢的沉入魔手里,这是再也不打算跟秦阳说一句话了。

    “黑影,别急着走啊,我还没感谢你告诉我六魂符的名字呢。”秦阳急了,这还没说几句呢,怎么就又要装死狗:“玩笑到此为止,我是真的来跟你好好谈谈的。”

    “我跟你没话说,有本事你就一直镇压着我,我等着你死的那天,我等得起!”

    “你都被镇压这么多年了,怎么脾气还这么爆?”秦阳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道:“我的道基完美无缺,以一缕先天鸿蒙紫气铸就,肉身本源强横无比,而且,实话告诉你,我现在来到大荒南海,就是为了去大荒掀开一位封号道君的棺材板,拿到接下来修行的功法,可以继续保持完美无缺……”

    “你想谈什么……”黑影听到这话,停下了装死狗的脚步……

    “我是想告诉你,那位封号道君的陵寝,入口是什么样子,我是知道的,怎么打开陵寝入口,我也知道,他肯定已经凉透了,没什么危险,我拿到经典的可能非常大,你想要等到我寿元耗尽那天,怕是没希望了,因为在那天之前,我肯定已经拥有了可以捏死你的力量。”

    黑影一副阴着脸沉思的模样。

    事实上,之前秦阳瞬间将他力量凝结的魔手炼化,黑影就已经吓到了,完全不明白秦阳是怎么做到的,这种力量根本不应该出现在秦阳身上。

    拥有古怪而可怕的能力,再加上狡诈如狐,面厚心黑,黑影认真思忖了一下,觉得秦阳说的可能,的确可能有。

    再加上秦阳手里已经有六魂符,未来找到一种可以彻底将他捏死的力量,也不是不可能。

    这么一想,黑影顿时有点慌,秦阳说的没错,他的确可以活到秦阳死去的那天,可是秦阳却可能会先弄死他……

    “你想怎么样?”黑影果断认怂,被封镇了无数年,若是还跟个冲动易怒的小鬼一样,早就在漫长的岁月里自我了断了。

    “很简单!”秦阳咧嘴一笑,语气愈发的和善:“你想要逃离封镇,我现在带你逃离封镇了,这是事实,你不能否认吧?”

    “恩。”黑影点了点头,的确是事实,虽然换了一个地方被镇压……

    “你的确可以控制魔手,但是我才是排在第一的,你只排在第二,对于我来说,等于你已经没有了力量,也没错吧?”

    “恩……”

    “而我有很大机会彻底磨灭你的不灭意识,你为什么还要跟我死磕到底?为了拖后腿,加大我弄死你的决心么?你的理智呢?你是个只知道打打杀杀的没脑子凶兽么?”

    黑影默不作声,心里倒是认同了这个说法,怒火淹没了他的理智,到现在还跟秦阳死磕,的确有些不明智,应该想法设法的蛊惑,让事情变得对自己更有利才对……

    “所以啊,你想想,你老老实实的别拖后腿,能好好的帮助我,我成长的速度变快了,说不定再过个千八百年,我觉得你完全不是威胁了,我们也有很好的合作基础了,我把你放出去,让你自由,重新再来,这不是皆大欢喜么?”

    黑影哑然,不知道怎么说了……

    “相比你被封镇的无数年岁月,千八百年,甚至几千年,这叫事么?万一等到那天来临,我已经非常强了,你重新再来一世,初期你还是个弱鸡的时候,你觉得我们合作了千八百年,我会不照顾你一下,让你度过最初的艰难时期?”

    “你……说的倒是不错。”黑影语气涩然,脑海里浮现出美好未来的景象,着实心动了。

    千八百年,的确不是事,而且理智上说,这是他最好的脱困之法,比等着秦阳完蛋的概率大太多了。

    “想好了么?”

    “我可以辅佐你。”

    “不,是合作,懂么,双赢的合作!”秦阳一脸肃穆的纠正了黑影的说法。

    “对,合作,可是我怎么才能信你?”被美好的未来塞满了意识的黑影,倒是还没傻掉……

    “相信我,我这个人一向言而有信,大家都知道的。”秦阳有些不高兴了,尼玛,急公好义,诚信小郎君秦有德,谁不知道?

    “你要是不愿意,那我们就继续死磕到底,看谁吃亏!”

    “好吧,我信你了……”黑影心里有些复杂,可现在这种局面,已经是最好的情况了。

    “好了,既然我们开始合作了,你没有力量,有价值的就只有你的知识和见识了,先把六魂符的东西告诉我吧,这是我们合作的开始。”

    黑影犹豫了一下,想了想,反正秦阳已经知道了六魂符的名字,慢慢摸索,也能摸索出六魂符的力量,还不如先做个顺水人情,反正也没吃什么亏。

    下了决定,黑影也没什么藏私,老老实实的将六魂符的一切都告诉秦阳……

    秦阳虚心的听讲,贪婪的吸收这些知识。

    而旁边,丑鸡蹲在昊阳宝钟上,眼睛里带着看傻子一样的眼神,满眼同情的望着黑影,心里默默念叨。

    以后还是少欺负点黑影吧,他敢听信秦有德的话,他已经完了,白瞎我之前给他说了那么多……

    就是这个画面看起来好眼熟……

    在一片友好的气氛里,结束了授课,秦阳的意识心满意足的离开。

    睁开眼睛之后,秦阳伸了个懒腰,满脸的笑容。

    冷处理了这么多天,再次去谈,果然效果拔群,黑影算是冷静下来了。

    毕竟,体内镇压着一个阴险毒辣的老银币,而且还是该怂就怂,大部分时间都极为理智,指不定什么关键时刻,拖后腿搞事情,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人家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两败俱伤人家还有活路,自己可不一样。

    而能忽悠……哦不,能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好好的劝说住黑影,让他能安心合作,等待着美好未来来临的那一天。

    自己不但会多了一个大容量又安全,还能当法宝用的充电宝在身,黑影所积累的知识和见识,也是等着自己慢慢抽干,填补自己的宝藏,这种宝藏可是极为珍贵,甚至可以说是已经失传的。

    将一个危险的不定时炸弹,变成了一个学识渊博,又阴险狡诈,懂得取舍又理智,还会蛊惑人心,关键是站在自己这边的随身老银币。

    这毫无疑问,是最好的办法。

    至于黑影到底有几分的诚意,这无所谓了,反正先尽力榨干他再说,他真要翻脸也无所谓,大不了继续维持死磕的状态,怎么看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秦阳笑的正开心呢,丑鸡气冲冲的钻出来,站在秦阳的肩膀上。

    “秦有德,我想起来了,你之前也是这么忽悠我的,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