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二五二章 就你会吵吵啊,两难的离开之法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6-18
    ,精彩小说免费!

    接下来的路程,波澜不惊,除了一些通道的两旁,有一尊尊像是从石壁里延伸出来的石雕之外,再也没有见到任何别的东西。

    秦阳知道,这十有八九是因为活着的人,都分撒开了,方便邪魔干活,而邪魔不来,纯粹是因为他和幽灵船长,一人扛着一座黑石雕所化的永眠天灯。

    幽灵船长的状态,看起来依然非常差,凄惨无比,章鱼脸的触手全部消失,只剩下一个硕大的章鱼脑袋,光秃秃的脑袋,漆黑的眼睛,看起来很是滑稽。

    再加上他身上缺失了不少血肉,体内脏腑都受损不轻,还能活着走动,秦阳已经感觉很意外了……

    但他不但可以活动,实力似乎还保持着不少,秦阳靠近他的时候,身体本能的会感觉到危险,也就是说,纵然这货凄惨成这幅鬼样子,自己可能也不是他的对手。

    保持点距离,自然是最安全的。

    幽灵船长扛着人形雕像,走到一个岔路口,这里又是一座大厅,里面连通着八个方向的通道。

    也不知道幽灵船长是怎么确定方向的,进入这里之后,他只是随意的看了几眼,就立刻选择了其中一条。

    秦阳左看右看,也没发现规律,甚至按照盗门学的堪舆之法,选择的道路,也跟幽灵船长选择的南辕北辙。

    而且跟在后面,看的清清楚楚,幽灵船长本身,似乎也是第一次进入这里,他选择道路的时候,总要先确认才能走,每一条通道都是如此。

    看着幽灵船长章鱼脑袋下面的触手断茬,秦阳暗忖,可能是种族天赋吧……

    毕竟这货看起来怎么看都不像是人族,一些种族,都有一些种族天赋,倒是也不难理解,就像是独眼一族,整体族人都是无性,只有极少数可以蜕变成男人或者女人。

    只有最强者,才有资格繁衍后代,这也算是能保持种族强盛的天赋。

    再比如黑叔叔自带黑夜潜行的天赋,还有前世的毒抗天赋……

    想到这,秦阳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中浮现出一朵小白花,秦阳不由的琢磨,自己果然不是因为怕死,才衍生出移花接木这门神通的。

    这是天赋,真正的天赋,传承自灵魂的毒抗天赋。

    再想想第一个衍生出的体质,是木灵之体,毒抗继续加强,这也不是因为潜意识选择的锅。

    绝对是天赋问题。

    没错,就是这样。

    确认了这点,秦阳感觉自己的精神都为之一振。

    走在前面的幽灵船长,一脸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秦阳,不知为何,总觉得秦阳变了点,细看的话,却又感觉不到了……

    “到了么?”

    “没……”

    “哦,那继续吧。”秦阳随口回了一句,飘飞到天际的思绪,慢慢的收了回来。

    三天之后,漆黑的通道里,忽然多了一缕幽光,幽灵船长的脚步加快了一些,秦阳也跟着加快了脚步。

    走到通道的尽头,前方通道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方巨大的空洞,绵延十数里,下方黑暗一片,如同无底的深渊,看不到到底有多深。

    阴冷深沉,还有一种来自恒古的苍茫气息,在深渊之中沉眠,走到边缘,感受着这里的气息,秦阳浑身的寒毛根根炸立,似是小动物遇到了最恐怖的天敌,心中不由自主的滋生出难以抑制的恐惧。

    “就是这里么?”秦阳涩声发问。

    “就是这里了,这里就是封镇的核心地带,邪魔就被镇压在这片深渊的下方,下面到底有什么,谁也不知道……”幽灵船长的语气也带着一丝惊悚,显然也是怕了……

    “怎么逃出这里?”

    “上面。”幽灵船长指了指上方。

    秦阳抬头望去,圆筒一样的深渊石壁上,有一个个通道化作的出口,盘旋而上,在最上方,汇聚到一起。

    那里有一块悬浮的巨石,飘在深渊的正上方,这里阴冷深沉的气息,像是在水中晕开的黑墨,盘旋着不断没入到那块巨石之中。

    “就是那块巨石上,那里是加固镇压力量的关键,也是我们可以离开的地方,加固封镇与逃离,其实就是一件事。”

    秦阳点了点头,心中了然,难怪这货非要来到这里,还扯什么必须加固了封镇,才能再离开。

    说的比唱的好听,原来是因为这俩就是一件事。

    “怎么上去?”

    “绕上去。”

    俩人正准备返回,找到向上的通道时,就见不远处的一个通道口,段天穹出现在了那里。

    段天穹扫了一眼,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而另一边,浮屠魔教的长老也随之出现,这货看起来比之前见到的样子,又年轻了一些……

    身上的暮气彻底消失不见,年纪看起来也顶多是到了知天命之年。

    他的身后,不知何时,又汇聚了几个浮屠魔教的弟子。

    长老远远的看了一眼幽灵船长和秦阳,翘起嘴角笑了笑。

    “邪魔的力量已经开始复苏,谁都无法阻拦。”

    “哼!”幽灵船长冷笑一声。

    而秦阳面带好奇,指了指长老:“你们浮屠魔教的炮灰,还没死完么?我还以为你全部都用来培养奇异果了,你年轻了这么多,想来是吃了不少奇异果延寿吧?这几个留着,准备带回去,好忽悠下一批人来送死么?”

    此话一出,果然有几个浮屠魔教的弟子,面色微变,身体本能的后退了一些,显然他们再抱着不切实际的期望,能活到现在,起码也不是白痴……

    长老变年轻了这么多,那颗不是延寿一二百年能做到的,以长老的实力,应该延续了近千年的寿元,才能在面容上年轻这么多。

    而这需要的奇异果,可不是一两颗。

    “年轻人,你会死的很惨。”长老一脸阴郁的威胁了一句,手掌张开,伸手虚抓,气势一放极收。

    他身后的几个弟子,全部如遭重击,昏死了过去。

    长老手掌虚握,他身后几个昏迷的弟子,飘到他身旁,被他随手丢进了深渊里。

    秦阳一脸愕然,我就是随口挑拨一句,这货立刻将所有人全部扔进深渊……

    丧心病狂……

    几个浮屠魔教的炮灰,坠入黑暗的深渊,消失不见,只不过几个呼吸,就见深渊里的气息浮动,那深沉阴冷,满是苍茫的气息,如同从沉眠中苏醒。

    黑烟翻滚,汇聚成油渍一样的东西,从深渊里翻腾着冲上来……

    秦阳面色大变,来不及逃跑,便被掀起的劲气,冲击的倒飞了出去。

    黑烟滚滚,冲入通道里,哪怕有永眠天灯护持,秦阳依然如同海中小舟,被卷动着,在通道里随波逐流。

    好半晌之后,劲气消散,秦阳灰头土脸的站起身。

    “尼玛,疯子……”

    这货竟然用活人血祭,来引动邪魔的力量,用的还是同门的弟子。

    浮屠魔教要是都是这种货色,怎么还没死绝?

    揉了揉发昏的脑袋,秦阳扛着雕像站起身,通道里再次恢复了平静,不远处,幽灵船长扶着石壁,轻咳一声,吐出一块内脏的碎片,他身旁,人形雕像已经碎裂成一堆碎片……

    “你咳出来这么多内脏碎片,怎么还没死?”

    “别废话了,赶紧走,必须加快速度了。”幽灵船长站起身,转身就走。

    “我好不容易才挖出来的永眠天灯,就这么碎了……”秦阳追在后面感叹了一句。

    而幽灵船长已经迈步狂奔,转眼就狂奔出百余丈。

    秦阳嘀咕了一声,扛着雕像就追。

    顺着深渊周围的通道,一路狂奔到顶端,走出通道入口的时候,就见一条条锁链,从通道出口延伸到那块悬浮在半空的巨石上。

    另一边,段天穹、浮屠魔教长老,也已经抵达这里。

    浮屠魔教的长老,狂笑一声,冲向巨石平台的中心。

    那里有一根半人高的黝黑石柱雕塑,似是扭曲的水浪,凝固而成,石柱顶端,黑石化作一只手指细长的大手,握着一颗不规则形状的黑石,黑石看起来半点光泽也没有,就像是一块刚挖出来的原煤。

    浮屠魔教长老,还未抵达,就已经伸出手抓向这块黑石。

    “别让他拿到手!”幽灵船长一声惊呼,率先冲了过去……

    只是他冲到一半的时候,就被段天穹拦住,这家伙见到幽灵船长,就像是化作了疯狗,满面狰狞,周身剑丝狂舞,直接跟幽灵船长战做一团。

    秦阳一咬牙,迈步狂奔,身体化作一道残影,直奔巨石的中心。

    可惜他的速度却远没有浮屠魔教长老的速度快,这货背着一尊人烛,脚下一道黑光延伸开,一步便是百丈,几步之下,就已经冲到了巨石中心。

    然而,就在这时,深渊之下翻滚的黑烟,再次冲起,冲击到巨石之上,将巨石冲击的一跃而起,巨石周围一根根锁链,瞬间被绷的笔直。

    狂风的劲力,盘旋着横扫开来。

    浮屠魔教长老被卷动着倒飞了出去,而秦阳也被卷着飞起,劲力冲击到他的身上,纵然有龟甲防护,眼前也猛的一黑,像是谁给了他一击黑拳,心脏的跳动都微微一顿。

    眼前一黑一亮,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人已经在半空,而且下方就是巨石中心的那根石柱。

    那块黑石,触手可及。

    可是此刻,秦阳心头却没由来的生出一丝别扭,还有一丝熟悉的感觉。

    偏偏还想不出来为什么。

    手距离那块黑石越来越近,那种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原本平平无奇的黑煤,表面浮现出一层黝黑的光晕,光晕不断的坍缩入内,表面的光晕却依然是不增不减。

    余光瞥向周围,幽灵船长与段天穹,依然在打消耗战,段天穹操控剑丝,而幽灵船长操控着舵盘,一直在防守,谁也奈何不了谁。

    而浮屠魔教的长老,翻滚着落地之后,满面狰狞的嘶吼着什么,继续冲来……

    “不对……”秦阳的手慢慢的缩了回来,扛着石雕落在了石柱的旁边。

    长老伸出他的手掌,根本不管秦阳,直奔黑石而来。

    秦阳心头不断的有一个声音,尖叫着嘶吼:“拦住他,拦住他,拿起黑石!”

    秦阳的眼睛发红,只感觉那声音就像是真理,是不可违背的一切。

    忽然,他感觉肝部传来一阵剧痛,意识骤然一清。

    回过神,却发现长老竟然还在狂奔之中,他的手,距离黑煤,依然只有一步之遥。

    秦阳一个激灵,愈发清醒了。

    这时,体内一点神光飞出,化作一口赤红色的铜钟,悬浮在他的头顶。

    丑鸡睡眼惺忪的从里面探出脑袋,扯着嗓子大吼。

    “秦有德,让不让人睡觉了!老祖休息不好,想要恢复等到什么时候了?”

    丑鸡喊了一声之后,看到周围的景象,这才猛的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再看秦阳的样子,连忙一声怒吼。

    “哪个瓜皮吵个不停,吵尼玛呢,让不让老祖睡觉了!”

    丑鸡怒喝一声,昊阳宝钟顿时绽放出刺目神光,如同一轮烈日骤然出现。

    “咚!”

    一声低沉的钟鸣响起,声浪如同惊雷在人耳边炸响,声浪扩散开,在石壁之上来回反弹,钟声响起之后,非但没有消散,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霎时之间,秦阳一个激灵,意识、身体,同时感觉到一阵重压消失不见,整个人彻底清醒了过来,眼中的黑红色光芒,也随之消失不见……

    而周围,浮屠魔教长老,激战的幽灵船长和段天穹,全部化作一缕黑烟,消失不见。

    秦阳环顾四周,揉了揉发疼的脑袋,缓缓的后退了几步,远离石柱。

    “尼玛,千算万算,依然着了道,你可比老子还阴啊。”秦阳环顾四周,咬牙切齿的骂出声。

    一直以为,在外面的时候,幻觉只是幻觉,而在这里,幻觉就有了真实的一部分。

    可是却依然想错了,黑影和幻觉,压根就是两回事。

    幻觉只是自己的幻觉而已,而黑影,却是客观存在的。

    之前一直以为在外是幻觉,再内就是黑影,只是力量提升了而已,本质上其实都是一回事。

    一直防着黑影,却忽略了幻觉只是自己的幻觉,本质上只是自己看到的、感觉到的虚幻影像而已,自然不会被永眠天灯防护。

    想到之前见到幽灵船长手中的雕像碎了,他急着冲上来,一副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

    绝对是从这里开始,自己就被阴了。

    这里就是封镇的关键,邪魔想要让自己拿走黑煤。

    眼看自己察觉到不对劲了,他急了,就像强行控制,强行蛊惑,却惊醒了木精灵和丑鸡。

    “秦有德,你怎么又搞事,还来这种危险的地方,老祖的力量可没多少,消耗完了就没法继续恢复了,以你的力量,可没法催动老祖的本体。”丑鸡悬在秦阳头顶,一双鸟目,警惕的看着周围飘散的黑烟。

    “快闭嘴,老子把你带出来,不是让你整天睡大觉的,平时就算了,老子也舍不得消耗你的力量,关键时刻还不出力,想什么好事呢?”秦阳怼了丑鸡一句,目光却盯着眼前的黑石。

    “秦有德,快跑吧,这里的气息太可怕了,老祖觉得你说的对,该苟的时候还是苟一下比较好。”丑鸡将身子缩回钟身里,眼中带着惊悚:“能被这么大阵仗镇压封印,老祖全盛时期也不是这个古老怪物的对手。”

    秦阳没理会丑鸡叨叨。

    昊阳宝钟内吞噬了不少灵物,全部都用来让丑鸡恢复,让昊阳宝钟恢复,秦阳手头紧,拿不出这么庞大的资源。

    而昊阳宝钟乃是法宝,又不是秘宝,催动的时候是有下限的,消耗非常大,以秦阳现在的实力,根本催动不了。

    想要用,就只有消耗里面尚未被丑鸡消化掉的灵液,不到关键时刻,秦阳可舍不得。

    再说,叫醒丑鸡,也会让它的恢复变慢,每一次都会消耗不少灵液。

    前面就算了,现在这情况,已经不是他的力量能搞定了,秦阳自然没有什么舍不得了。

    “丑鸡,我觉得宝钟内的灵液,这次应该保不住了,该你出力的时候,别掉链子,不然咱们俩可要交代在这里了。”

    “秦有德,我就知道跟着你肯定没好事。”

    “被废话,有好处我也忘不了你。”

    说着话,秦阳忽然转头,向着侧面而去。

    就见带着淡笑的黑影,脚踩着黑烟,飘了过来。

    “秦阳,我说了,你逃不了的。”

    “幽灵船长他们呢?”

    “他们啊?还没到呢,没我的帮助,想要这么快来到这里,不是那么容易的。”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秦阳沉着脸,愈发觉得这货是个比自己还阴的家伙。

    明明还有别的手段,偏偏在自己拿到了永眠天灯之后,再也不出现了,示敌以弱,再到关键时刻,见缝插针,差点阴了自己。

    “我要你的肉身,你的道基,以先天之物铸造,绝对可以承载我的力量,而且你修习了我的法门,实在是跟我再契合不过了,简直完美。”

    秦阳面色一沉,冷笑一声。

    “秦阳,我说了你逃不掉,你就真的逃不掉,不是我自信,那个来过好几次的老头,他会拿走黑石,破开最关键的镇压,我的这部分力量,就能离开这里。”

    “你想多了。”

    “你别太自信,听我说完。”黑影笑了笑,表情有些诡异:“而那个化身,他不足为虑,我想让他死,他随时会死,至于那位船长,呵呵,你知道怎么离开这里么?我可以告诉你。”

    秦阳心头生出一丝不好的感觉……

    “加固封镇,只需要将自己的一切燃烧,血祭黑石,同样,站在这里的人,也会被送出这里,这是唯一离开这里的方法,那么问题来了,你觉得船长会牺牲自己救你呢?还是牺牲了你,让他逃走?”

    “现在,秦阳,你还有自信么?”

    “把你的肉身献给我,我会留下你的神魂,给你一丝生机,等到离开这里之后,我会帮你重塑一具身体,再帮你解决你所有的敌人,让你的名字,响彻整个世界,让所有的人,都跪伏在你的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