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二三四章 素手翩跹,连歌长欢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6-01
    <content>

    秦阳当然不能让柴火妞得逞!

    柴火妞修习的功法需要斩赤龙,所简单点,就是断了经血,让肉身炉鼎假作无漏之身,血气精气,混元如一,尽数化作晋升的力量。

    除非境界到极高的境界,从身到心,由内二外,练假成真,真正的化作无漏之身,这时候才能恢复赤龙,转而能繁育后代。

    而与之双修,所需要修成的男修法门,便是要断白虎,从此精气不溢,反而会愈发的龙精虎猛,双耳生风,但同样的,在境界修到极致之前,也算是正式步入不孕不育行列……

    当然,不能生孩子了,这个暂且还是次要的……

    只是秦阳率先想到的坏处就是这个……

    最贴近现在的坏处,反而影响更大。

    柴火妞三元巅峰,他也是三元巅峰,第一次双修,他的境界必然会被强行推到神海境界。

    哪怕他没有神海境界的修行法门,可双修之法,本身就算是一种修行法门。

    现在肉身本源尚未恢复,底蕴也不够深厚,又没有合适的主修法门,强行突破到神海,实力必然算是神海之中偏弱的那种修士。

    到了那个时候,可不像现在,起码肉身本源受损,还有补回来的可能。

    届时整体潜力暴跌,想要弥补回来,那可是难如登天了。

    自毁长城的做法,秦阳自然不会去做。

    不管柴火妞,到底怎么想的,因为什么,是恶意还是善意,都无所谓了。

    她现在的做法,就是在毁自己的潜力,断自己的前途。

    于是……

    秦阳低声一喝,双目怒睁,双肩一抖,挣脱柴火妞,然后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出,将柴火妞踹的倒飞出去。

    “不要对我有非分之想。”

    秦阳一脸郑重的警告柴火妞。

    而柴火妞倒在地上,口中溢血,脸上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望着秦阳,面色既是震惊,又是疑惑,更多的却是绝望。

    良久之后,柴火妞抬起头,眼神略有些空洞的望着秦阳,喃喃自语。

    “你杀了我吧。”

    “嗯?”秦阳一怔,一时没反应过来……

    杀是肯定不能杀的,放走也是不能放走的,毕竟,在所有人看来,自己不知何时与汝阳侯做了一笔交易,费尽心机得到这个合欢门妖女。

    费了这么大代价,怎么可能轻易杀掉或者放掉?

    收了那更是不可能的,相比这个搓衣板身材的柴火妞,自然是那还有些渺茫,但目前来说,却还算不错的潜力和前途,更加重要。

    “杀了我吧,让我死的痛快点。”柴火妞双目含着泪光,满脸的绝望。

    “我杀你干什么?”秦阳暗叹一声,是不是踹了她一脚,这个决绝让她受打击了?

    “你不要了我,我就还是合欢门的妖女,受人窥觑,时时担忧,不知何时,又会变成他人的玩物,如同草芥,如同牲畜,被豢养下去,直到收割的那天,担惊受怕,满心绝望,等着时间一点点过去,等着最后生不如死的下场……”

    秦阳默然,她不知道怎么出现在幽灵盗的拍卖会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幽灵盗抓来的,不过既然她会出现,这中间就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苦难。

    才会到现在,半点希望也没有了,只求一死。

    可能也是自己不愿意接受,不愿意要她最引人窥觑的一点,才会让她觉得还要继续那种日子。

    “你就在这里修养吧,我对你没什么兴趣,既然有缘见到了,就这么着吧,好死不如赖活。”

    “那你为何不要我,我不想要那些价值,我不想要,你虽然丑了点,老了点,起码比以前遇到的那些人要好很多,我宁愿把你们男人看重的价值,送给你,从此再无所谓的身价。”

    柴火妞挣扎着站起来,捏着拳头,带着一丝决绝的疯狂,一步一步的走向秦阳。

    合欢门妖女,只是一个称号,能被称之为妖女的,只有这种保持最大价值的弟子。

    失去了元阴之后,合欢门的妖女,就再也不能承载这个称号,他们会被赐予一个名字,或者是重拾自己的名字,再也不是合欢门的弟子。

    而所有的合欢门妖女,都被很好的保护着,他们不是合欢门用来买卖的,而是用来联姻,笼络其他势力的。

    虽然本质上还是被利用的棋子,但表面却起码保持着最基本的脸面。

    合欢门的实力并不是太强,却依然能顽强的存在下去,靠的就是联姻,还有那些想要联姻的势力。

    一个机缘巧合,落单在外,被人俘虏的合欢门妖女,自然会变成拍卖会上的天价。

    每一位妖女,都代表着一次可以毫无副作用突破瓶颈,堪比最顶级的灵丹妙药,某些方面,甚至犹有过之。

    柴火妞知道自己的处境,也想要好死不如赖活,人活着就有机会,所以才要丢弃自己的身价,丢弃这个合欢门妖女的身份。

    她不想再被人送来送去,当货物拍卖了……

    然而,万万没想到,秦阳竟然拒绝的如此坚决,眼中更是半点欲望都没有。

    这种绝望,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她的意志。

    死一般的沉默里,秦阳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略带一丝忧郁。

    真想打死柴火妞算了,自己丑?自己老?

    瞥了眼远处蹲在那看热闹的影帝和丑驴,看着这俩枯瘦如柴的傻货,秦阳不禁有些恍然……

    果然,上次最大的后遗症,就是自己变丑了变老了一点点……

    眼看柴火妞还在倔强的走来,投怀送抱,一副你不打死我,就要要了我的架势……

    秦阳伸出一只手,按在柴火妞的脑袋上,将她抵在一步之外。

    “行了,别寻死觅活了,老子修行,全靠自身,只有自己修炼得来的,才是最强的,不需要来祸祸一个干巴巴的柴火妞,让你在这里休息,你就在这里休息,别瞎想八想的。”

    “呃……”柴火妞一脸愕然,稍稍琢磨了一下,似乎的确是有一些修士,对合欢门的妖女极为不屑……

    难道眼前这个也是?

    “我也不问你经历了什么,说实话,杀了你这个跟我无仇无怨的小姑娘,我下不去手,放你走,也是绝对不可能的,暂时你就只能在这座木屋附近活动,没问题吧?”

    秦阳拿出一件自己的衣服,一边说,一边将柴火妞包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都会些什么?我可没兴趣养娇气的金丝雀。”

    柴火妞仰着头,呆呆的看着秦阳,任由秦阳施为,看着秦阳如同包粽子一样,拿着宽大的衣服,拧着眉毛,胡乱将她包了两圈,心里莫名的生出一点怪怪的感觉。

    心里也忽然莫名的踏实了不少。

    柴火妞脑袋里空荡荡一片,思索着为什么,思来想去,只能猜测,可能秦阳是他第一个这么近距离接触,却对她合欢门妖女的身份不屑一顾的人。

    “喂,我问你的名字呢?”秦阳微微蹙眉,心里暗忖,这柴火妞不会是傻了吧?还是合欢门只专精培育炉鼎,其他方面全部是一塌糊涂?

    不应该吧,随便哪个青楼,培育个头牌,都要琴棋画,样样精通的,若是只是活好,跟小窑子有什么区别?

    “我……我……我叫素长欢。”柴火妞有些结巴,说出自己的名字,似乎都费劲了全身的力气。

    而且,说出自己的名字,她的脸上就多了一丝红润,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秦阳颇有些奇怪,这傻了吧唧的柴火妞,一会寻死觅活,一会有忽然气色大好,果真不是正常人。

    “素长欢……”秦阳低声念了一句,微微蹙眉:“握手一长欢,泪别为此生,不对不对,应该是素手翩跹,连歌长欢……”

    素长欢被包成粽子,用这种略带一丝奇异的眼神看着秦阳,整个人的精气神似乎越来越好。

    “素长欢,还没柴火妞顺口,算了,素长欢,你会什么?双修除外。”

    “我……”素长欢想了半晌,似乎也没明白秦阳什么意思。

    “你不会什么都不会吧?我养的丑驴,都要当坐骑,影帝也要当保姆当保镖,你什么都不会?想白吃白喝么?”秦阳颇有些不满。

    “我会跳舞。”素长欢面上带着一丝难以压实的雀跃。

    “跳舞什么的也不算,修士四大艺,丹器阵符所属,你会什么?”

    素长欢脸上欢喜之色愈发浓厚,然后……

    毫不犹豫的摇头。

    “那你会什么?”秦阳面色一垮,目光颇为不善。

    就算是木精灵,都没能白吃白喝,还要帮老子调理体内五行,培育出了木灵之体,你一个干巴巴的柴火妞,竟然什么都不会,还要白吃白喝么?

    什么都不会,竟然还有脸高兴?

    “我会打理花草,还能帮人疗伤,照顾人也会。”素长欢语气中都开始透着欢快,声音也变得脆生生,似是鸟鸣。

    “算了算了,你帮着照顾好影帝和丑驴吧……”秦阳彻底失望了,摇了摇头,眼看这傻了吧唧,颇有些不正常的柴火妞似乎不寻死觅活了,便丢下她,转身离开。

    而素长欢,被宽大的衣服包裹着,双臂都不能动弹,走路也只能用蹦的,她就这么望着不怎么高兴的秦阳离开,嘴角慢慢翘起一丝弧度。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她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从那个怯生生、脏兮兮的柴火妞,变成了一个依然脏兮兮,眉眼中却多了一丝神采的素长欢。

    等到秦阳离开,素长欢才挣扎着从粽子里挣脱出来,穿上秦阳宽大的衣服,笑的很开心,连带着看旁边呆呆傻傻的丑驴和愁眉苦脸的影帝,都变得亲切了不少。

    秦阳自然不知道,素长欢为什么会有这种转变。

    他不知道,仅仅只是一个名字,承认了名字,对于合欢门妖女,意味着什么。

    只要拥有她的人,赐予她一个名字,或者让她重拾本来的名字,承认了这个名字,那么她就再也不是合欢门的妖女,而是素长欢。

    虽然秦阳不想双修,但这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秦阳也没把她送人的打算,而是给她找了个工作。

    拥有了自己的价值,而且是合欢门妖女这个称号之外的价值,又重拾了自己的名字。

    这就是新生。

    素长欢虽然感觉到秦阳不太待见她,却依然满心欢喜,在不远处的小溪里,清洗自己的身体,完了之后,穿上宽大的衣服,将丑驴拖进去,一丝不苟的给丑驴洗澡。

    影帝本来满脸不屑,根本不去,可是看着丑驴这傻货,被搓的瘫在溪流里,舌头都伸到了外面,满脸销魂之后……

    素长欢再来拖它的时候,就半推半就的瘫倒在溪流里,任由素长欢的小手,在他身上搓搓洗洗。

    秦阳让她照顾丑驴和影帝,她就做的一丝不苟,当做一份伟大的事业来做。

    而另一边……

    秦阳离开了独眼领地,出了船舱,酒鬼贼眉鼠眼的凑到他面前,鼻子嗅了嗅,满意的拍了拍秦阳肩膀。

    “秦兄弟,我果然没看错你,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能克制得住。”

    “呵呵……”秦阳皮笑肉不笑的干笑一声。

    “拍卖已经结束,船马上就要驶入死海了,你这个首席阵师,接下来一段时间,可是有的忙了,随时可能会出现情况,战斗的事情,不需要你管,但林风号若是受损,就必须要你第一时间出手了。”酒鬼说的很郑重。

    秦阳点了点头,自然清楚的很,酒鬼身上的酒味,今天都变淡了不少,证明他今天连酒都没有喝。

    拍卖会结束,幽灵盗立刻就要离开。

    “接下来要去哪?”

    “一路向着西北方向,死海每十年,会有一段时间,变得稍稍平缓一点,每隔一甲子,会有一次,最平静的时期,是横跨死海最好的机会,也是进入死海深处,唯一的时机,我们要先去死海深处的一座幽灵岛,每隔一甲子,才会浮出水面一次,等到那里的事情结束了,再继续一路向北,抵达南境沿岸。”

    秦阳点了点头,没有问幽灵岛的事情,酒鬼若是想说,自然会说,不说的,就证明是不该问的东西。

    “放心吧,进入死海之后,你的口粮会非常多了,足够你吃个够,若是运气好的话,可能抵达大荒之前,你应该就会恢复的差不多了,到时候,你就能享用你的小美人了,哈哈哈……”

    “呵呵……”秦阳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礼貌而不失卧槽的笑容。

    这口黑锅,怕是真的甩不掉了……

    </content>,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