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二二二章 登上海盗船的方法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6-01
    秦阳有气无力瞥了一眼模样大变的丑鸡,完全无力跟他打嘴仗了。

    浑身半点力气也没有,难以言喻的虚弱,席卷全身,脑袋里如同被人不停的用锤子敲打,头疼欲裂,意识昏沉。

    肉身枯瘦如柴,面貌犹如一个嗑药的中年人。

    秦阳想到以前见到江川的样子,就对自己现在的样子有了一个直观的了解。

    “行了,没工夫跟你斗嘴了,去把丑驴叫来,这货最是机灵,肯定被人余波弄死。”

    “秦有德,你行不行?”丑鸡上下打量着秦阳,一脸的不信任。

    “你给老子等着!”秦阳眼皮狂跳,恨不得跳起来掐死丑鸡这个看笑话的家伙。

    “行行行,你最丑你有理。”丑鸡怪笑着飞走。

    不一会,就坐在丑驴的脑袋上,一路狂奔了过来。

    停了一会,才见一道水光飞来,在秦阳面前落下,化作连煜的模样。

    “秦阳,你没事吧?”连煜见到秦阳的模样,吓了一跳,可是跟着面色就有些复杂,不用说,秦阳就知道,她肯定是看到自己的样子,想到了江川。

    “我没事。”

    “刚才我与林迟青正在交战,他却忽然消失不见了。”连煜说到一半,就忽然停下,她也看到了林迟青的尸体。

    “他死了,被灵台圣女当盾牌用,死的凄惨。”

    连煜沉默良久,望着出海口的方向。

    “灵台圣女与灵台圣子,一起死在这里,灵台圣宗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还是先搭乘最快的一艘船离开这里吧。”

    “说的也是……”秦阳轻叹一声,也想赶紧离开这里。

    就算是死海再危险,这些危险也比在壶梁好。

    灵台宗主估计已经快疯了,现在若是再得到消息,圣子圣女一起死在出海口的位置,肯定要发狂。

    再者,昊阳宝钟在自己手里,纵然这个锅甩给了灵台宗主。

    可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待在壶梁也极为不安全。

    骑着丑驴,找了一个离出海口不远的高地,将出海口收入眼帘,等待着出海的船只。

    休息了一会,秦阳便开始拿出各种丹药,疯狂的吞服,这会丹药是不是有丹毒,吃太多有副作用什么的,都抛之脑后了。

    失去了力量,那种不安全感,才是更加致命的。

    一连吞服了小半天的时间,秦阳的面色才稍稍恢复了一点,只是面色蜡黄,犹如得了大病一样,体型依然是枯瘦如柴。

    真元和气血恢复了大半,虚弱感却还没有消散。

    脑袋依然有些疼痛难耐。

    这种虚弱,就是寿元被斩的后遗症,会延续一段时间才会消散。

    临时搭建的一个小石屋里,丑鸡站在秦阳的肩膀上,臭美的整理自己的羽毛,望着秦阳的时候,眼中依然带着一丝不解。

    “秦有德,话说,你付出这么大代价,真值得么?我记得你不是最怕死么?”

    “放屁!谁说老子怕死!”秦阳怒喝一声,一巴掌将丑鸡拨到一旁。

    “秦有德!”丑鸡扑腾着翅膀,勃然大怒,鸟喙砰砰砰的啄秦阳的脑袋。

    “别闹了,老子没力气。”秦阳苦笑一声,一把捏住丑鸡,将其放到身前。

    丑鸡扑腾了一下翅膀,一脸悻悻的站在那。

    “秦有德,你看你现在的样子,道基受损了么?”

    “道基倒是没受损,我这道基出乎意料的强悍,稳的一匹,事实上,若非道基稳固的可怕,施展魔剑,强行提升修为,根本不止近百年寿元这么简单。”

    “你以前可没有这么正面跟人硬撼过,这次怎么疯了?”

    “疯了?我没疯,只是你不懂。”秦阳坐在那,神色带着一丝迷惘。

    “我不懂?”

    “你不懂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凡人,来到修士的世界里,为了活下去,会做出多大的牺牲,会做出多大的改变。”

    丑鸡一脸茫然,还是不懂。

    “呵,要不我说,你就是那种何不食肉糜的家伙,从出生就高高在上,自然不会懂。”秦阳嗤笑一声,然后压低了声音继续道。

    “我刚接触到修士的世界,就在一个发生瘟疫的小城里,当时城西被封锁,所有凡人都没法离开,唯有去冒险接触将那些感染瘟疫而死的尸体背出城,而且没有感染瘟疫的人,才能离开那等死的城西。”

    “一张燃火符篆,不就解决了么?”

    “呵呵……”秦阳冷笑一声,一脸鄙夷:“因为十个凡人的命,也不如一张最垃圾的燃火符值钱!这种肮脏又吃力的事情,怎么会有修士去管?”

    丑鸡张了张嘴,陷入了沉默……

    “当时我就是靠着背尸体,运气好没感染瘟疫,才活了下来,不然的话,我早已经死了,后来成了收尸人,才有了不被饿死,不用靠着凡人之躯,去野外冒险寻找一颗酸涩的果子,我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拼命了,也知道什么时候苟活下来。”

    “我是不懂。”

    “但是我懂!”秦阳轻吸一口气,缓缓道:“当年我还是一个凡人,我为了活下去,绝大多数时候,我都喜欢多了解些讯息,纵然当收尸人,被盘剥,实力不够,我也忍了。”

    “当时收钱的是一个养气三层的修士,我不过是一个凡人,无力抵抗,直到后来有一次,他想拿我当炮灰送死,我拼死咬碎了他的喉咙,代价就是在床上躺了一个月。”

    “丑鸡,你不会懂的,我是怕死,能不玩命解决最好,可是被逼到绝境,谁要我的命,那我豁出去一切,也要咬碎他的喉咙,这就是我能活到今天的依仗。”

    “百年寿元而已,我以三元之身,逆杀一个灵台大能,我活着,那就是我赚了,这波不亏。”

    丑鸡呆呆的看着秦阳,完全没料到,连衍生出的神通,都大多数保命之法,明显怕死的家伙,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秦阳,外海有船来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连煜的声音。

    丑鸡顺势钻进秦阳体内,回到昊阳宝钟里。

    秦阳走出石屋,向着海外一看,果真有三艘大船,缓缓驶来。

    船身足有三百丈长,数十丈高,桅杆上悬着一面黑底白画的旗帜。

    旗面上画着一只缠绕在一只大手上的毒蛇,露出獠牙,择人而噬。

    “死海幽灵盗。”连煜的脸色有些难看,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么五个字。

    秦阳心头一跳。

    “死海幽灵盗?海盗?”

    “我们必须离开这里了,暂时没法出海了,这些家伙臭名昭著,活跃在死海,有时候也会离开死海,他们一直游走在大荒的海岸线上,烧杀掳掠,无恶不作,知道死海的岛屿之中,壶梁最强,而其他岛屿却一直很弱么?”

    “因为幽灵盗?”秦阳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没错,他们就像是割韭菜一样,将那些小的岛屿,养个百年之后,就再次上去,掠夺一番,强大的修士,都被当成奴隶抓走,贩卖到大荒,要么是一些危险的地方采矿,要么是卖给一些邪道修士,亦或者是卖给一些强大的家族当炮灰,看来他们也知道壶梁内乱的消息,来趁火打劫了……”

    秦阳微微一怔,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个念头。

    暗地里搞风搞雨,搅乱局势的,就是幽灵盗。

    听连煜的意思,幽灵盗很强,而且卫老头也说了,让自己赶紧走,避开幽灵盗……

    “快走吧,这里已经非常不安全了,被抓了,不会有好结果的,我要去通知一下宗门。”连煜丢下这句话,便化作一道神光冲天而去。

    秦阳远远望着三条大船驶向内海,而大船之上,已经有道道灵光飞起,向着海岸线飞来。

    翻身骑到丑驴背上。

    “丑驴,快走。”秦阳催促了丑驴一句。

    丑鸡也钻出来,站在秦阳的肩膀上,一脸愕然的看着秦阳。

    “秦有德,你这是要跑?不硬杠一波,正好抢一条船么?”

    “打不过,先苟一下。”秦阳压低了身体,保住丑驴的脖子,一路向着内陆的方向狂奔。

    “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秦阳扭头一看,丑鸡一副风中凌乱的样子,顿时嗤笑一声。

    “你是不是傻了?这些人敢大张旗鼓的驶入内海,起码实力不会弱于三圣宗,人家以逸待劳,我一个三元小渣渣,硬杠什么?再说,一个人能开得了一艘船?你长出来毛了,却也傻了。”

    “秦有德,老祖跟你拼了!”丑鸡炸毛。

    然后被秦阳一把抓住塞到怀里。

    “快点变个样子,你这幅骚包的样子,金光灿灿的,能认出来你的人太多了,换个样子。”

    “不,老祖不屑与跟你一样伪装。”

    “那你就待在钟里别出来了。”

    说着,秦阳就要丑鸡塞回去。

    “别,我变还不行么。”

    丑鸡满脸不高兴,原本金黄灿灿,一看就甚为不凡的样子,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只通体乌黑的乌鸦,只是模样颇有些怪异。

    腿长了点,身体臃肿了点。

    依然丑的让人不忍直视。

    难怪丑鸡一直保持着骚包的样子,原来真的这么丑。

    秦阳张了张嘴,还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丑驴撒开丫子狂奔,速度比之飞遁也一点不慢,那些从海盗船上飞遁而来的神光,也没有四散飞的太远,全部落在了海岸线上。

    这让秦阳稍稍松了口气。

    只是远远的看那些神光飞渡的速度,闪烁的波动,就能看出来。

    四散开来上百道神光里,没有一个修士的实力是低于神海的。

    而且里面还有妖族的气息。

    逃遁之中,秦阳脑海里,却浮现出丑鸡之前说的话。

    抢一艘船。

    幽灵盗既然能活跃这么多年,依然没有被剿灭,也没有葬身海中,起码这船,绝对足够横渡死海了。

    只是抢一艘船,的确不太现实,一是实力不够,二是一艘船可不是一个人开着就能走的。

    而且万一在死海里遇到危险,怎么抵挡?

    那换个方式,混进海盗船。

    这些幽灵盗之后肯定会离开的,就算不直接前往大荒,之后肯定也要去。

    只要能想法设法的混上船,搭个便船,行驶在死海的时候,安全性肯定也更高,远远比那些冒险出海的船只安全的多。

    遇到强大的海兽,肯定也有人去抵挡。

    毕竟,幽灵盗敢来这里,船上必然有可以与三圣宗宗主之流匹敌的存在。

    有这么一个大保镖在,自然是安全的很。

    那摆在眼前的问题,就只有一个了。

    怎么安全的混上船,上船之后,怎么先保住自己的小命。

    毕竟隐藏是绝对不可能的,船只上这么小的地方,还有真正的高手在,想要隐藏几个月,不被发现……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且,幽灵盗既然来了,之后一段时间,肯定没有船只能出海了。

    若是不想等好几年的时间,海盗船算是唯一的选择

    秦阳陷入了沉思,怎么都想不到一个好办法。

    而丑驴,没人叫停,它就跟一头脱缰的野狗一样,疯狂的狂奔。

    “汪……”

    忽然,一声低沉的狗吠声传来,秦阳才猛的回过神。

    丑驴狂奔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秦阳抬头一看,群山绵绵,苍茫一片,只是这片地方,看起来颇为眼熟。

    稍稍一回想,秦阳顿时有些愕然。

    竟然都冲到了城海州和陈沧州交界的地方。

    当时发现丑驴的地方,距离这里也不是很远。

    举目四望,也没看到有别的东西。

    这时,一道绿光飞来,落在丑驴的脑袋上,化作一个穿着翠绿肚兜,巴掌大的小胖娃。

    小胖娃的脑袋上,长着两根头发,头发尖端,挂着两片叶子。

    小胖娃出现之后,咧着嘴对秦阳笑了笑,肉嘟嘟的小手挥舞着打招呼。

    “哈哈,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还认得我。”秦阳大笑一声,伸出一根手指,逗了逗木精灵。

    跟着,就见到密林里,一只通体漆黑的大黑狗,拉长着狗脸,从里面慢吞吞的走出来。

    见到秦阳之后,那张狗脸的表情,顿时变得更臭了。

    “我就说么,小胖娃在,影帝肯定也在。”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