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一九三章 咱们明儿见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4-14
    秦阳的手指,犹如一只大笔,勾勒蜿蜒,转瞬之间,便在长剑之上,印出其中一枚符文。

    霎时之间,一丝淡淡的波动浮现,没有任何特别的气息,就像是一丝最普通的波动而已。

    然而,秦阳却飞速的后退数十丈,那柄长剑,自主的飘在半空中。

    灵光缓缓亮起,劲风环绕着长剑飞卷,凌厉之中,带着狂风撕裂之感,一时之间,长剑周围,飞沙走石,如同无数利刃,撕裂长空,呼啸不止。

    跟着,才见一枚枚符文,自长剑之中飞出,如同一个个气泡,随着一丝肉眼不可见的波动,轻轻一荡,这一枚枚符文,便随之崩碎消散。

    而后又见光晕化作的道纹,从长剑之中飞出,枚枚符文交错,与这些道纹,交缠在一起,化作一条条璀璨的锁链。

    只是这些内里复杂无比的锁链,环绕着长剑飞出之后,便丝丝崩碎,化为星光点点。

    秦阳站在远处,眼睛微微一眯,目中神光闪耀,心中却生出一丝惊骇。

    只是篆刻了一枚上古的符文而已,要不要这么霸道,竟然直接强行驱逐出长剑之内的禁制,将其崩碎湮灭。

    这就等同于,直接毁了这柄灵器长剑。

    若是一般人,炼化了十成十的法宝被摧毁之后,必然会遭受反噬,也幸好这长剑是用技能拾取的,虽然炼化程度也算是十成十,却没反噬到秦阳身上。

    就因为炼化反噬这件事,秦阳之前专门拿着一些垃圾法器实验过。

    虽然用技能拾取之后,会自动拾取绑定,完成十成十的炼化,可是法宝被毁了之后,却不会反噬自身。

    推演半晌之后,秦阳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能确定,技能拾取之后的炼化之法,跟现在流传的炼化之法是截然不同的。

    虽说技能拾取,瞬间完成炼化,节省了大把大把的时间,可是坏处也不是没有。

    拾取炼化的法宝,已经炼化了十成十,想要再进一步炼化,将法宝的威能发挥出超越十成的威能,难上加难,起码这么久了,手中拾取的东西不少,从来没有一件是炼化超过十成一丝一毫的。

    秦阳心里早就有了准备,以后真要是给自己炼制一件准备长期培养的法宝,绝对不能用技能拾取,必须一点一点的炼化。

    毕竟,一件精心炼化,性命交修的法宝,最高能发挥到法宝十二成的威能。

    别看只是多了两成,这两成就能让法宝的威能,提高一个层次。

    势均力敌的两个修士,谁性命交修的法宝,发挥出的威能,能多一分,那可能就是生死之差,更别说在极限状态,再多出来两成!

    回归正题,秦阳此刻震惊的,便是这枚符文所蕴含力量的霸道。

    刻画符文的时候,谨慎起见,可是只用了一点点真元力量,也就是说,此刻展现出来的威能,完全就是这枚符文本身所蕴含的力量。

    鸠占鹊巢不说,还赶尽杀绝,鹊才刚刚离开巢穴,就被活活打死在自己的家门口,太尼玛不讲道理了。

    等到长剑内的禁制,被完全驱逐崩碎之后,狂风骤停,灵光湮灭。

    只有那柄长剑还飘在半空中,其内蕴含的波动,也终于开始缓缓的逸散开。

    阴冷孤绝,却偏偏给人一种不动如山的感觉

    就像是明明是一个阴险狠辣的魔头,浑身杀气涌动,满脸暴虐,气质却给人一种,这是个正派人物的错觉。

    秦阳揉了揉眼睛,心里恶寒,怎么看,也依然都是这样

    长剑之上,灵光慢慢消散,最后,长剑哐啷一声坠落到地面。

    秦阳小心翼翼的走过来,盯着地上半点灵光都没有的长剑看了半晌,原本发青的长剑,变成乌色,整体模样没什么变化,只有剑身上,多了一枚古怪的符文。

    这枚符文,跟刻画的却有不小的区别,秦阳将长剑翻过来,再看剑身另一侧,也有一枚符文,将两枚符文对照着看了看之后。

    这才恍然,这是刻画的那枚符文,已经渗入到剑身之中,如同一个立体,前后看到的仅仅只是一部分而已。

    施展拾取技能,将长剑拾取。

    秦阳的手微微一僵,脸上带着一丝愕然。

    揣着崭新的长剑左看右看,好一会之后,才长长吐出一口气。

    “秘宝!”

    秘宝,是对于所有自上古流传下来的法宝的统称,这种法宝,多有神妙,而且妙用几乎都不相同,统一特点是无法炼化,谁拿着都可以直接使用,只是威能不同而已。

    而现在的法宝,非但要炼化不说,而且都是有使用下限的,就比如宝器,最次的宝器,神海修士催动起来,都极为勉强,就算有些强大点的修士能催动,也只能发挥出极少一部分威能。

    秦阳握着剑,感受的极为明显。

    感觉中,这柄剑已经被炼化,可是具体却根本察觉不到一丝一毫,不像一般的法宝,炼化之后,也能感觉到其内禁制被完全炼化。

    而这种感觉,只有在遇到秘宝的时候有。

    “我这是炼制出一件秘宝?”

    秦阳神色变幻,自己都有些不太相信。

    可是此刻却能感觉的清楚,长剑有什么神妙,冥冥之中,自然而然的就了解了。

    输入一丝真元到长剑内,随手一斩,不见剑气,不见剑光,只有一丝潺潺似流水,绵绵荡荡的波动,扩散开来。

    一种渗入神魂的阴冷气息,混杂其中。

    这是专门针对神魂的力量。

    秦阳握着剑,眉开眼笑,稍稍感应一下,就推测出这把剑的威能,只需随意一剑,一般筑基修士,神魂不够强大,立刻就会震碎神魂。

    对付同阶强者,阴人的话,绝对一次一个准。

    终于有剑称心的法宝,虽然是秘宝,神妙单一,可架不住好用。

    而且,既然一枚不知名的上古符文,竟然就创造出一件秘宝,以后也能批量制造一些。

    干什么用?

    用处大了,卖钱是最低级的手段。

    想想之前卫老头一股脑给灌输的那些东西,秦阳脑袋里瞬间就多了不少利用的办法。

    就是不知道这柄剑,能不能弄死之前那个,被封印在指印里的诡异家伙。

    一想到这,秦阳就转身往回走。

    差点被那家伙阴死,自然是要报仇的,成不成都要先实验一下。

    秦阳再次来到大坑边,却不见那少年的踪影。

    顿时,秦阳恍然,之前第一次看的时候,果然没看错。

    继续盯着大坑中心,不一会,就见那少年的身影缓缓浮现。

    少年抬起头,看到秦阳之后,那纯真的笑脸,却气质大变,同样一个笑容,却瞬间变得阴森深沉。

    “你想好了?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先传你一种法门,以示诚意。”

    “不是,我只是想回来再试试,能不能弄死你。”秦阳咧嘴一笑,直言不讳。

    话音未落,真元就似开闸之水,灌入到长剑之中。

    只是一击普普通通的斩击,就像是普通人挥剑斩出一剑。

    瞬间,一丝微弱的波动,似是扩散的涟漪,向着大坑中心的少年扩散过去。

    “我说了,你的力量,对我是无用的。”少年面色平静。

    只是话还没说完,少年面色,却微微一变,双目犹如化作漆黑的深渊,一丝古怪的波动,自少年身上浮荡开来。

    阴森邪异的气息,化作一层薄雾,将其笼罩。

    那些针对神魂的力量波动,扩散到少年身前的时候,与少年身上弥漫出的薄雾,碰撞到一起。

    无声无息,涟漪没入迷雾,牵动迷雾舒卷,然而涟漪也消失不见。

    一击之后,少年完好无损,只是他的面色却变得阴沉无比,望向秦阳的时候,犹如看着一个死人。

    而秦阳却咧着嘴大笑,笑的畅快无比。

    “既然对你无用,你为何抵抗?”

    是啊,之前施展引雷秘法,聚集这里的阴气,化作一道粗大的阴雷落下,他不闪不避,甚至主动抗下阴雷,却丝毫无损。

    当时给秦阳带来很大的震撼,心里不由自主的觉得,这家伙本身实力应该非常强。

    也正因为如此,也不做无谓的试探,转身就走。

    而现在,只是用符文长剑,斩出一剑,他竟然主动抵抗。

    这就更加确定了心中一丝猜测。

    不是他太强,而是他真的可以免疫阴雷的伤害。

    可是这不代表,他能免疫其他的伤害,这一剑斩出,专门针对神魂的波动扩散,他抵挡,就证明这个东西能伤到他。

    甚至杀了他。

    他甚至根本不敢任由这种针对神魂的力量加身。

    因为若是付出的代价不大的话,他必然会硬抗下来这一击,让秦阳继续觉得他是无法被伤害到的。

    秦阳站在大坑边缘,一剑一剑的挥出,扩散出的波动,由弱变强,慢慢的化作肉眼可见的涟漪,如同波浪涛涛,一浪接一浪的向着那少年涌去。

    震慑神魂的力量,在空气之中流淌,任何修士的,或者说,任何拥有神魂的东西,落入这波浪之中,都会被震碎神魂。

    少年身上浮出的薄雾,越来越浓,如同屹立在大地之上,恒古不变的雕塑,任由风吹雨打。

    而秦阳斩出一剑又一剑,掀起的波浪,便是永恒不变的狂风,不断吹拂。

    慢慢的,慢慢的将这尊屹立不倒的雕塑,一丝一丝的风化,一寸一寸的摧毁。

    大半天的时间过去。

    秦阳忽然收剑,喘着粗气,转身就走。

    “咱们明儿见。”

    走出七八里之后,秦阳服下一颗恢复真元的丹药,跌迦而坐,运转功法,恢复真元。

    这消耗虽然不大,后面更是只需维持住那荡人神魂的波浪,消耗更小,可这么挥动了大半天的剑,也是累的不轻。

    大半天的时间,效果不大,却也将那少年身上笼罩的薄雾,刮掉了一层。

    秦阳心中大为振奋,这中间看出来的东西太多了。

    这少年的力量,不管是有多强,可是能延伸出大坑之外的,只有那种惑人心神的力量,只要防备着这个就足够了。..

    而且,更加可以确定的一点,他被封印在大坑之中,这封印只针对他个人,对外界没有任何影响,谁都可以进去。

    而且他在里面,任何一丝一毫的消耗,都是无法恢复的。

    跟这个家伙耗下去,绝对可以活活耗死他!

    恢复了真元之后,秦阳拿出符文长剑,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再铭刻上去一枚上古符文。

    思来想去之后,还是重新拿一样东西实验一下,毕竟,谁知道,两枚符文是不是有冲突,长剑是不是能承载两枚符文。

    拿出一件长刀灵器,这是在秘库之中搜刮来的,秦阳不会刀法,也没法发挥出其中威能。

    以指代笔,刻画出第二枚上古符文,在长刀的刀身之上。

    如同之前一般,长刀悬浮于半空,狂猛的肃杀之气,从长刀之中喷薄而出,然后便是长刀之中的禁制,被强行驱逐崩碎。

    只是这次,等到长刀的禁制彻底崩碎之后,灵光消散,长刀微微一个颤抖,忽然之间化为齑粉,随风飘散

    秦阳一怔,有些愕然。

    这柄长刀的材质,可比长剑还要略好一分,竟然无法承载?

    走上前一看,看着地上洒落的一把齑粉,秦阳肝都是疼的。

    “一件灵器,就这么没了”

    手里的灵器,总共也没几件,这就毁了一件

    确认了之后,秦阳也不敢随便乱实验了,只能确定符文长剑没被毁掉,十有**正好是第一枚上古符文比较契合长剑材质。

    还是先研究一下这几枚上古符文再说吧。

    实验一下就报废一件灵器,现在还没财大气粗到可以随便实验的地步。

    这边等到真元恢复,秦阳也不休息了,继续冲到大坑边,也不管看不到那诡异邪门的少年,随手一剑斩出。

    “天亮了,起床了!”

    浩浩荡荡的波纹扩散过去,大坑中心,少年拉长着脸,忽然出现。

    “你何必如此,与我缔结最古老的血契,乃是对你极为有利的事情,纵然你这么做,也杀不掉我。”

    秦阳不言不语,只是呲牙一笑,挥剑的频率骤然提高,掀起那震碎神魂的波浪,一浪接一浪的涌向少年。

    又是一天的时间过去。

    秦阳累的大喘气,拍了拍手,转身就走。

    “咱们明儿见。”

    一两个呼吸,少年就再也看不到秦阳的踪影,气的面色变幻,时而狰狞,时而狠辣,最后变成那阴沉的模样。

    似乎比昨天更加阴沉了三分

    一晃不知道多少天过去。

    秦阳第十七次喊出“天亮了”的时候,少年身上笼罩的薄雾,已经彻底消散。

    他被困在大坑中央,无法闪避,无法反击,只能被动抵抗,他的身体在肉眼可见的涟漪之中,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就似水中倒影,在泛起涟漪的时候,不断变幻。

    秦阳站在大坑边,喘着粗气,真元消耗大半,眼看这少年,竟然还没死,也不急于一时,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咱们明儿继续,慢慢耗,我有的是时间。”

    秦阳离开大坑边,走出数里之后,继续钻进提前布置好的阵法里,恢复真元,这是准备打持久战了。

    他对于这少年忌惮的很,也早看出来少年是个什么货色,他若是有脱困的一天,自己就永无宁日。

    无法妥协,又结了死仇,那就只能先下手为强,能弄死就先弄死,相信那少年也是一样。

    他肯定知道自己不会妥协,他若有任何机会,绝对会先弄死自己。

    秦阳服下丹药,闭目恢复,等到休息好了,在继续。

    过去一个时辰之后,大坑另一侧,一个头戴帷帽,遮住面容,一身黑衣,却还能看到曼妙身材的女子,自远处走来。

    这女子身上的气息,沉寂之中,暗含着一丝死气,犹如步入暮年的老妪一般。

    若是秦阳在此,定然能一眼认出,这是连煜。

    她身上已经浮现死气,说明她离死已经不远了。

    而连煜出现在这里,必然是跟着杨帆一起来的,只是此刻却不见杨帆踪影。

    踽踽前行,形单影只,连煜脚步不紧不慢,走着走着,脚步微微一顿,耳边似是响起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

    那声音似有似无,浮现出来的瞬间,便渐行渐远,消失不见,犹如幻觉。

    连煜的身体一僵,转身向着远处望去,不由自主的向前走去。

    不多时,就看到了大坑,直奔大坑而来。

    站在大坑边缘,连煜的身子忽然一震,全身都在不断的颤抖,气息都变得紊乱。

    大坑中央,一个枯瘦如柴的人影,站在那里,嘴角噙着一丝微笑,一开口,便是一种中气十足的沉稳之声。

    “师妹,好久不见。”

    “师兄,你你还活着”连煜声音颤抖,身体不由自主的向着大坑走去,只是走了两步之后,却低着头站在那不动了,她将头上的帷帽揭掉,露出恐怖的毁容面容,双目之中,泪如雨下。

    “我师兄已经死了,已经死了”

    “师妹,我还活着,只是一言难尽,你还记得这个么?”大坑中心站着的江川,伸出手掌,掌中放着一枚普普通通,甚至有些斑驳,带着一丝铁锈的珠花。

    连煜呆呆的看着江川手中的珠花,眼神颤抖着,眼泪似是决堤,双脚贴着地面,如同本能一般,一步一步的向着大坑走去。

    “师妹,别进来,这里不安全!”

    眼看连煜就要步入大坑的时候,大坑中心的江川却眉头微蹙,沉声阻止了连煜步入大坑。

    在连煜的视角之外,再看去的时候,看到的,却依然是那个诡异的少年,手中托着的,也不是什么珠花,而是一条头青身黑的怪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