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一七八章 咫尺天涯,魂灯命烛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4-04
    第一天来就搞出来不幺蛾子的三掌柜,之后就忽然哑火了,再也没有半点别的动作,就窝在宅子里,跟个大家闺秀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随}{梦} {suing][la}

    这让大掌柜李新和二掌柜杨国昌一头雾水,摸不清楚秦阳到底想要干什么,一时之间,就只能试探着处理,该给的东西必须给,秦阳不来插手经营,他们也乐得不去招惹。

    几天下来,大掌柜李新暗暗庆幸,幸好那天没有去直接招惹,而二掌柜却纠结的很,早知道新来的三掌柜是个狗脾气,而且懒得管事,他何必去招惹呢,好吃好喝的管着,需要什么东西给够,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多好……

    “爹,你再不管我,我的血都快流干了……”杨荣包的跟个粽子一样,苦着脸从外面进来,就算是用了特殊的包扎之法,用的也是稀有的冰丝布,也仅仅只是减缓流血速度,要不了一个时辰,被鲜血渗透的白布上,就会继续开始滴血……

    “滚!”杨国昌看到杨荣就气不打一处来,一脚将其踹出去,然后念头一动,又补了一句:“不要去招惹新来的三掌柜,记住了!”

    杨荣又被踢飞,抬头一看,自家老子沉着脸,满眼阴冷,顿时一个哆嗦,心里一点想法,也只能按捺下去了……

    而秦阳,每天在这好吃好喝的待着,也不出门,需要什么东西,吩咐一声,下面立刻就有人给准备好。

    想找些书籍打发时间,大掌柜立刻送来了一车,还专门亲自跑来一趟,是不够了话,除了那些特别珍贵的典籍,不太好拿之外,剩下的,想看的话,随便看。

    隔了没一会,二掌柜又送来两车,里面功法秘术都有一堆,虽然都是低级货色。

    秦阳乐呵呵的当了宅男,从中找到几门化虹之法,尝试着修炼。

    至于万永商号的事?

    他可从来没有真把自己当成陈沧州三掌柜,经营、护卫、交涉什么的,谁爱去管谁去。

    第一天来,立个威,让这些人知道,自己不是好欺负的就行了,真把自己当成三掌柜,拼命跟其他两位掌柜的争,最后的结果,还不是替万永商号打工?

    有病啊……

    这俩掌柜斗的不可开交,秦阳没心情帮人打工,自然摆出一副姿态,老子就是来镀金的,你们干什么关我屁事,别招惹我就好,你们打出狗脑那是你们的事。

    这一下,吃了哑巴亏的二掌柜,都得捏着鼻子忍了,反过来对秦阳示好,生怕秦阳屁股一歪,坐到了大掌柜那边。

    “吧唧……”丑驴学着橘猫,趴在地上,眯着眼睛,嘴巴里吊着一颗起码值上万灵石的灵果,吃的满脸汁水。

    橘猫挺着肚子,坐在那抱着一只一人高的烤鸟吃的开心。

    秦阳也跟一个老太爷一样,躺在摇椅上,抱着一本有些破旧的古籍,看的入神。

    “唔,化虹术,竟然也有这么多种,仅仅最常见的五行之属的化虹术,竟然都有好几十种……”

    秦阳一时有些头大,原本以为会很简单,没想到化虹术之间的差距,会非常大,高级点的化虹术,根本不是三元修士能修炼的,就算修成了,也无法用……

    因为真元消耗会非常庞大……

    无奈只能随便选了三门化虹术,先修炼着,入门了之后,就没心情继续修炼了,这种入门级别的化虹术,顶多就是短途赶路用一下,真要算起来,其实还不如骑着丑驴……

    秦阳当了宅男,窝在这看书,荤素不忌,无论是低级功法,还是杂闻四艺,都看的津津有味。

    有特权不用,等着作废啊。

    这世界,对于门派来,传承最重要,最珍贵的,永远不是资源,而是知识。

    这一点秦阳很清楚,若是没有足够的知识积累,见到宝物了可能都不认识,遇到危险了,也找不到合适的解决办法。

    窝在这里看书,如饥似渴的积累知识,只是偶尔出去转一圈,有人来拜访了,也从来不见。

    这种怪异的作风,虽然让人诧异,却最是让两位掌柜欢喜。

    一晃十来天的时间过去,还没收到盗门的回讯,秦阳也不急,这么点时间,胖子也死不了。

    这一日,秦阳还在吃着灵果,晒着太阳看书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阵寒意在背后浮现,想了不想便一个翻身,将大佬顶在头顶……

    大佬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脸不爽地的对着秦阳脑门,来了个三连击,砰砰砰三声闷响,如同敲击在金属上……

    然后这才斜眼看向身后。

    秦阳顾不得挨了大佬三巴掌,抬头一看,眼皮就猛的一跳。

    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老者一身灰袍,双目如同被烈火毁掉了一般,只留下两个恐怖狰狞的伤疤。

    老者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周身一点气息都没有外泄,若非肉眼所见,闭上眼睛,根本察觉不到那里有人。

    “不错,看来你炼体之法倒是没有白修炼,本能感知的确很强,老夫不过刚出现在你身后,你就率先察觉到了。”

    老者语气平静,略带一丝赞叹。

    而这时,肥橘猫这才一呲牙,瞬间消失不见。

    “大佬,别……”秦阳惊呼一声。

    却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老者伸出一只手,随意挥舞了一下,身前便有无穷道纹交织,化作层层叠叠的禁制,浮现在身前……

    一瞬间,就像是这一步之遥,被强行拉扯到极为遥远的距离,一只肥橘猫,挥舞着爪子,以一种看似极为缓慢的速度,缓缓的飘向老者。

    老者神情微微一愣:“你从哪拐来一头大妖?好快的速度……”

    而肥橘猫,这时候也察觉到,这一步之遥,便是咫尺天涯,身形一晃,身体便开始膨胀,缩成一条缝的瞳孔,也开始缓缓的扩散开……

    “大佬,别动手,自己人。”秦阳苦笑一声,出言阻止。

    这个时候,才对橘猫的速度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这挥手之间,禁制无数,层层叠叠,至少叠加了上百层,一步之遥,没有上百里远,也有七八十里了,就这,竟然还能用肉眼清晰的看到,橘猫在缓缓的飘过去。

    以橘猫的速度,一息之间,起码能冲出去数里的距离了。

    可惜,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盗门守陵人蒙毅。

    整个盗门,阵法禁制一道,无人能出其右,只是这一手咫尺天涯的禁制,到了他手里,发挥出的威能,丝毫不弱于神通宝术。

    曾经听卫老头吹嘘过,蒙师叔施展咫尺天涯禁制,最高纪录,能在一息之间叠加八百层,而号称盗门全才,在此一道仅次于蒙师叔的卫老头,仅仅只能叠加到三百层而已。

    此刻,不过随意出手,叠加百层禁制,就将一步之距,化作七八十里之遥。

    要知道,这禁制叠加,可不是单纯的加法,而是每多一层,难度都会递增,效果也会递增,一百层和八百层之间,仅仅只算距离,相差了起码上万倍。

    也就是,蒙师叔全力出手的时候,若是对手无法先破掉禁制,想要直接横跨中间的距离,都要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勉强可以算是绕着整个壶梁沿海跑几圈吧……

    秦阳看着肥橘猫的样子,还以为终于有人能治治它了,谁想到,肥橘猫身形膨胀开,一圈神光浮荡开来,蒙师叔布下的咫尺天涯禁制,便开始飞速瓦解。

    “蒙师叔,自己人,别动手。”秦阳眼皮一跳,赶紧冲上去。

    “大佬,五只烤鸟!现在就有!”

    大佬眼神闪烁了一下,膨胀了一圈的身体,慢慢恢复了原来大,绽放的神光,也缩回了体内。

    而蒙毅一挥手,所有的禁制,尽数消失的干干净净。

    橘猫回到秦阳肩膀上,伸出爪子舔了舔,歪着头盯着秦阳。

    秦阳苦笑一声,立刻开始拿出准备好的鸟,架在院子中央的火塘上烤着,肥橘猫扭着屁股,蹲在火塘边,守着自己的烤鸟……

    “这是?”蒙毅面对着肥橘猫,颇有些好奇。

    “一言难尽,反正是赖上我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我没什么恶意,也会护着我,除了有点神经病之外,还是挺靠谱的……”

    秦阳暗叹一声,这一时半会没法解释清楚,只是现在更好奇另外一件事:“蒙师叔,你怎么找到我的?”

    “陈沧州的万永商号新来了一个我行我素,脾气怪异的三掌柜,而最初的消息也是从这里传出去的,很难猜么?”蒙毅呵呵一笑。

    “蒙师叔,就凭这个可不够。”秦阳摇了摇头,压根就不信。

    按理,这一路伪装,没人看穿的情况下,不可能仅凭信息就能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

    “真正的裘胜,早被你子干掉了,那新来的裘掌柜除了你,还有谁?”蒙毅嗤笑。

    “卫老头?”秦阳脑海中闪过一丝灵光,瞬间就想到了,肯定是卫老头。

    “没错,是你师尊告诉我这个消息的,不过,你这种把戏,以后最好谨慎一点玩,那裘胜最初不过是通衢州城池的一个管事而已,根本没资格留下魂灯命烛,大势力之中,但凡身份不低的人,都会在驻地之中,留下魂灯命烛,而人死如灯灭,只要陨落,无论魂灯还是命烛,立时都会熄灭。”

    蒙毅出言提醒,秦阳连忙点头,也就是这换马甲的方法,以后可得悠着点玩,万一玩不好,就有穿帮的危险。

    心里一想,秦阳也觉得这才正常,要是这么容易就伪装身份,易形术这种秘术,就不可能只是秘术了……

    “我会心的。”

    “行了,闲话少,你紧急留下讯息,的乱七八糟,张正义被抓了?到底怎么回事?”蒙毅直入正题。

    秦阳看了看周围,还未话,蒙毅便继续道:“你尽管吧,这里禁制,都被我修改了,没人会知道我来过这里。”

    秦阳嘴角抽抽了一下,这差距可真够大的,蒙师叔不是布下禁制,而是将这里的禁制修改了一遍,这难度差距可不是一个层次的,而这里竟然都没人察觉到,他也完全没有察觉到一点异样……

    他在阵法禁制一道的造诣,着实高到无法理解的地步……

    “我也是接到了胖的传讯,才知道这件事的。”秦阳将胖的金纸拿出来,又将翻译的那张白纸拿出来,让蒙毅过目。

    “抓走胖的,应该是杨帆,也就是葬海道君之子,胖冒充我的身份,被误抓了,现在关在无量道院,无量道院的老祖,应当是当年葬海道君埋在这里的钉子……”秦阳将自己知道的讯息,一一道来。

    “葬海道君?”蒙毅眉头一皱,神色有些不太好看。

    “葬海道君已经死了,杨帆还有葬海道君当年的一些手下,都被封禁了五千年,近几年才复苏,来到这里,只不过那些手下,来到这里的只剩三个,最强的俩,被我坑死了,只剩下一个阵道造诣极高,快入土的老头,他们被封禁五千年,实力暴跌……”

    “哼,怎么?觉得老夫不行么?”蒙毅眉头一挑,嘴角带着一丝冷笑:“若是葬海道君在此,老夫转身就走,回去给胖立个衣冠冢,但是他的儿子,算什么东西,不把他的屎花子打出来,都算他肚子里干净!”

    “还有无量道远的老祖呢……”秦阳提醒了一句……

    “他?田烬枫?一个寿元耗尽,全靠外物延续的胆鼠辈,老夫敢拼?他敢么?浮屠魔教的蠢货,手都伸到壶梁了,真把这里当成他们的地盘了,你在此等候,老夫去去就来。”蒙毅冷笑一声,身形一晃,就消失不见……

    “蒙师叔,你……”秦阳张了张嘴,扶着额头,苦笑不已。

    就怕蒙师叔宝贝他的弟子,亲自来这里,一言不合就自己上了……

    没想到听是外来户搞幺蛾子,这位更是无法无天,直接就要去强抢了。

    但是等人把话完啊,你要去打死杨帆,我巴不得省点力气呢,可是你等我把话完,你把尸体带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