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一七七章 吃到嘴里的好处,有可能吐出去?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3-28
    一道橘色残影一闪,来者便痛呼一声,捂着脸飞速后退,双臂之上,道道能见得血肉的伤口浮现,脸颊上也有几道剖开血肉的伤口,鲜血顺着伤口不断滴落……

    不等局面更差,大掌柜李新一步跨出,拦在二者之间,拱手示意,当和事佬。

    “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秦阳乐呵呵的笑的开心,满脸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管他娘的这人是谁,刚见面就先给下马威不说,还想玩阴的,这鳖孙怕是失了智,这种小手段,也想阴自己?

    肥橘猫一个闪身,回到秦阳的肩膀上,跟一坨肥肉瘫在那一样,揣着爪子,低着脑袋,冷眼盯着。

    丑驴顶着粗大的牛角,眯着眼睛,咧着嘴嘲笑个不停,嘴里不断的冒出一个个气泡,笑出驴叫声,这人傻的冒泡,肩膀是随便拍的么?

    对面那看起来挺英俊的家伙,此刻满脸阴沉,眼中杀机浮动,秦阳也只当没看见,乐呵呵的对着大掌柜一拱手:“大掌柜,这位脾气挺大的家伙是?”

    “这位是二掌柜杨国昌独子杨荣,一场误会,裘掌柜莫要介意。”大掌柜盯着秦阳肩膀上的肥橘猫,目中带着一丝奇异之色,刚才可根本没见到那里有一只肥橘猫……

    再想到肥橘猫一瞬间展现出的可怕速度,大掌柜顿时有些忌讳莫深,这位可跟传闻之中的不太一样,绝对不是什么走了狗屎运的野路子……

    “噢,我还以为是二掌柜呢……”秦阳面露一丝恍然,然后转头露出一丝微笑,身形一晃,周身神光大盛,瞬间便出现在杨荣面前,一拳轰响杨荣面门。

    杨荣一脸惊愕,完全没想到,这位野路子三掌柜,连神海都不到的家伙,竟然敢直接动手。

    仓促之间,身上的法衣浮动,符文道纹亮起,构织出一片光芒大网,拦在身前。

    秦阳沉着脸,脚步不停,拳头上骤然有一道雷光闪过,雷光笼罩,恐怖而纯粹的毁灭气息弥散开来,瞬间轰在杨荣的防护上。

    接触的瞬间,毁灭的雷光爆发,强行撕开防护,一拳轰在杨荣面门,将其打的倒飞出去,落入商号的禁制群之中,一时之间,雷火交击,冰霜阴风骤起。

    杨荣落入禁制群,被灵光笼罩,无穷杀招不断落下,看起来狼狈不已,而秦阳却得势不饶人,杀入禁制群里,一双铁拳,照着杨荣的面门,不断轰击。

    凄惨的惨叫声,响彻总店,外面的大掌柜都惊住了,眼皮狂跳,这新来的三掌柜,简直是狗脾气,说翻脸就翻脸……

    不等他有所动作,就见一道剑光一闪,没入禁制群之中,冲向秦阳的后背。

    秦阳冷笑一声,身形微微一偏,左肩化做水身,在那道剑光斩过水流的瞬间,骤然散去水身,伸手一抓,手中便徒然握住一把长剑的剑柄。

    长剑浑然一体,通体一起铸就,青白一色,上有一丝清风缭绕,秦阳抓住剑柄,肌肉卡住剑身,掌中浮动出元磁神光,笼罩剧烈颤抖的剑身,慢慢的从禁制群走了出来。

    这时,才见后面出来一个看起来五六十岁,面色阴沉,眉宇之间跟杨荣有三分像似的老者,想来应该就是二掌柜杨国昌。

    “大掌柜,若是陈沧州不需要我这个新来的三掌柜,直说好了,我又不是非要来这里当这个三掌柜,只不过是总部之命,难以推辞而已,既然这里不欢迎,我即刻去总部请辞便是。”秦阳握着剑柄,也不拔出长剑,就这么转身就走。

    秦阳骑上丑驴就要走,杨国昌和李新的面色顿时大变,李新连忙拦在秦阳面前,苦笑着说好话:“裘掌柜,有话好好说,这都是误会,误会而已……”

    李新见秦阳没什么反应,急的上火,一瞪杨国昌,语气加重:“杨掌柜,一场误会而已!”

    “原来是新来的裘掌柜,杨某不识裘掌柜,行事鲁莽了,还望裘掌柜见谅。”杨国昌艰难的挤出一丝笑意,拱手致歉。

    “是啊,只是误会而已,误会……”大掌柜继续帮腔解释。

    不帮不行啊,新来的三掌柜,刚来报道,就在自家大门口,被二掌柜在肩膀上插了一把剑,真要是让人家这样去总部,他们俩掌柜都吃不了兜着走。

    什么意思?总部大少爷亲自任命,壶梁大掌柜亲笔书写任命书,刚来到这,就成这样了?是打大少爷的脸呢?还是打壶梁大掌柜的脸?

    陈沧州要翻了天不成?

    “哦,原来是误会啊……”秦阳脚步一顿,停下来,看着从禁止群里跑出来,狼狈不堪,满身伤痕的杨荣,上去就是一个耳光,将其重新抽的倒飞进禁制群里。

    杨国昌额角狂跳,刚准备有所动作,却硬是忍住了,只听秦阳道。

    “原来这位不是二掌柜,那哪来的底气,见面就把我这个三掌柜当年轻人教训?还是真准备将我当橱杀在商号的大门前?”

    “犬子顽劣,还请裘掌柜莫要跟一个晚辈计较。”杨国昌看着儿子的惨状,一口钢牙都快咬碎了,此刻却只能忍着。

    原本以为不过是一个走运的野路子,实力也低,没想到竟然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抓住把柄不松手,得势不饶人。

    今天这情况,无论怎么说,起码总部绝对会认为陈沧州这边是要造反了。

    “行吧,既然杨掌柜这么说了,我这个当叔的,总得给个面子,不跟小屁孩计较。”秦阳点了点头,眼睛一转,看着杨荣又从禁制群里冲出来了……

    这一次,杨国昌却先一步出手,看到杨荣出来之后,不等他说话,上去就是一个耳光,硬生生的将杨荣抽晕了过去,拎着满身伤痕的杨荣,微微颔首:“改日再给裘掌柜摆酒赔罪。”

    杨国昌化为神光离开,秦阳暗暗叹息,这老家伙,到底是比年轻人沉得住气,下手可真狠啊,生怕自己的儿子多说一个字,再被抓住什么把柄,竟然一巴掌给抽晕了。

    而且这剑可是灵器,他竟然也不要了……

    “看这事儿闹的,裘掌柜刚到,就闹出来这么大误会,裘掌柜里面请,先行歇息修养几日,再提其他吧。”大掌柜叹了口气,引着秦阳,到后方的一座宅院里。

    “这座宅院空着,裘掌柜就暂且在此休息吧。”

    大掌柜离去,不一会,又差人送来不少疗伤的丹药。

    等到只有秦阳一个人的时候,秦阳才将肩膀化作水身,将这柄灵器长剑抽出来。

    抽出来的瞬间,就见长剑之上青光大盛,直欲冲天而起,秦阳握着剑柄,都被带动着飞起。

    秦阳冷笑一声,掌中毁灭雷霆涌动,连续几掌下去,硬是拍碎了剑身上的灵光,这时,才见长剑彻底安静了下来。

    到自己嘴里的东西,还想拿回去?

    想什么好事呢。

    来之前就知道,陈沧州三掌柜这个位置,要是这么好当,就不会落到自己头上。

    谁想到刚来,就发现事情比想象的还要激烈的多,在大门口就敢耍手段,这俩掌柜没一个是好鸟。

    他们俩暗地里,不知道斗成什么样呢。

    杨荣就是个出头鸟,纯粹用来试探的,自己要是软一点,这地方就彻底待不下去了,说不定还会死无葬身之地,前面的三掌柜怎么死的?到现在都打听不到消息。

    杨荣不行了,杨国昌再跟着出现,那一剑若是一般的三元修士,十有八九已经死了。

    到时候他说不知道是新来的掌柜,只当是闹事的匪徒击毙了,人都死了,什么话还不都是他说了算?

    万永商号还真会为了一个已经死了的三元小修士,弄死一个神海大修士?

    而那个看似和事佬的大掌柜,才是最心机深沉,看似和事佬,可关键时刻,一直冷眼旁观,事情稳定下来了,才跳出来说两句好话当和事佬,

    他怕是也不希望新来一个三掌柜。

    这要是来个真正万永商号的人,今天可能真让他们联手收拾了,以后也翻不起什么大浪。

    可惜,自己压根就不在乎什么三掌柜的身份,就连裘胜这个马甲,真到了需要的时候,丢掉就丢掉了。

    闹的天翻地覆,也无所谓,自己脱了马甲就脱身了,管他后面是不是洪水滔天。

    真元一转,伤口就恢复了,握着青白长剑,秦阳咧着嘴直笑。

    刚到这,就先给送了一件灵器,而且还是上品灵器,可太客气了。

    正好手里没好剑了,留着备用吧。

    施展拾取技能,抓不到,秦阳也不意外。

    催动神通,掌中毁灭雷霆浮动,不断的渗透到长剑之内,靠着蕴含毁灭的雷光,暴力洗刷里面的印记,至于会不会伤到剑身,无所谓了,反正是白得来的,损失一点威能也无所谓。

    再说,自己又不是剑修,没这么爱惜剑。

    雷光渗透到剑身之内,剑身又开始微微颤抖,想要挣脱出去。

    秦阳挥手洒出元磁神光,笼罩剑身,又用双手握住剑身,将其死死的控制住。

    雷光渗透了一会,秦阳不由的面露惊喜。

    “哎哟,这还是老混蛋的完全炼化的法宝,看来这老混蛋是真想当场干掉老子。”

    法宝完全炼化,便是炼化了十成十,这个时候,法宝已经犹如修士身体的一部分,使用起来如臂使指,能发挥出法宝十成的威能。

    更高的,则只有修士的本命法宝,可以随着修士一同成长,可以发挥出法宝十二成威能,可本命法宝,一般就只有一件而已。

    炼化到十成十的法宝,都会非常少,顶多只有三四件而已。

    可是真到了这个地步,法宝损毁也好,被夺也好,只要里面的印记崩灭,尽数会让修士遭到反噬,如同身体的一部分被强行斩断。

    确认了这一点,秦阳下手就更狠了,根本不管是不是会毁掉法宝,雷光强行灌入剑身之内,蛮不讲理的一通横扫,里面的印记统统被强行毁灭,就连里面的禁制,都有不少被损毁。

    半个时辰之后,青白长剑轻轻一颤,发出一声悲鸣,彻底不动了,里面的印记,被彻底的崩灭,禁制也崩灭了不少。

    法宝品阶,都掉到了中品灵器……

    而同一时间,杨国昌的宅院里,杨国昌面色一变,瞬间变得苍白无比,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气息都随之衰弱了不少。

    “不过半个时辰,他竟然就能洗掉我的印记,不惜冒着摧毁灵器的危险,好狠的心啊……”

    杨国昌即使震惊又是意外,擦了擦嘴角鲜血,心里将之前的打算彻底推翻。

    这裘掌柜敢这么做,就是要彻底翻脸了,看来之前的推算错了,他根本不是好运的野路子,他就是大少爷埋进这里的钉子,有恃无恐。

    不过,无妨,来日方长……

    “爹……”杨荣从外面走进来,身上的伤势恢复了大半,可是唯有橘猫抓出来的伤势,却依然是血肉剖开,鲜血不断往外渗,半点愈合的趋势都没有。

    “爹,丹药无用,被那死猫抓的伤口,根本无法愈合。”杨荣面带一丝惊慌。

    他身上的伤口可都不小,伤口不断的淌血,无法止住,只是这一会时间,流出的鲜血就已经染红了衣衫。

    杨国昌看了半晌,也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可是这普通的皮外伤就是无法愈合,想到之前新的猜测,再想到那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肥橘猫,面色更加阴沉。

    “你先下去吧,吃点补血的药,伤口包起来,这伤势死不了人。”杨国昌挥了挥手,打发杨荣。

    “爹,难道就这么放过这个野路子乡巴佬?”杨荣满脸震惊。

    “滚!”杨国昌气的一脚将其踢出去。

    ……

    而另一边,秦阳施展拾取技能,这次倒是成功拾取了,秦阳立刻就有了一个新想法……

    美滋滋的收起青白长剑,在院子里点燃篝火,一口气烤了三只大鸟,犒劳肥橘猫。

    “大佬,干得不错,这三只不算在十只鸟里,算我白送的,下次那白痴父子俩再搞幺蛾子,就割断他们的脖子,一个人五只鸟。”

    肥橘猫一脸不屑……

    然后,直起身子,摆出投降的姿势。

    “十只?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