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167章 十二魔剑,海妖露底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3-19
    “这是我最后留给师妹的话,希望你代为转交。”江川的神色很平静,就像是别人的事情一般:“纵然不会被困死在这里,我也活不过半个时辰了,我的气血枯竭,修成的两种相克法门,失去了气血之力居中调和,大势已去,我的肺已经坏了,肝也坏了,五脏六腑都开始了大崩坏,我要死了。”

    “老梆子,你……”秦阳一惊……

    江川伸手拦住了秦阳,继续道:“你我本是无冤无仇,可是我却曾逼迫你涉险,结下仇怨,此次无论你答不答应,我却必须要救你出去,我不是救你,而是不希望轻灵之水毁在这里,哪怕你出去之后,不将我的遗言,交给连师妹,轻灵之水也不会分她一丝,我也不能奈你何,我只是给她一点希望而已,但我不想仅此而已,我要为她铺平道路,所以,我们做个交易吧。”

    秦阳默然,老梆子看的很透彻……

    秦阳自己也知道,纵然现在什么都不做,江川也必然会拼尽全力,帮自己逃出去,轻灵之水在自己身上,连煜终归还有一线希望,若是轻灵之水毁在这里,江川也死了,再也无人帮连煜调理身体,连煜的生命也就快到头了。

    江川抬起左手,左手腕上一圈乌色刺青,缓缓亮起微光,化作一个乌黑手环。

    而后江川伸手在其上一抹,手环之中,一滴鲜血溢出消散,其上几枚符文浮现之后,也跟着消散。

    不由分,便将手环塞到秦阳手中。

    “这些你拿着,我毕生收藏,皆在此,收藏虽多,却也没有花出去的机会,这是报酬的一部分。”

    秦阳想要什么,江川却先开口,自顾自的道:“我们的交易,便是你出去之后,将我的遗言,交给连师妹,轻灵之水,只需要稍稍分她一些,能作为引子,调理好她的身体即可。”

    “我知道轻灵之水珍贵无比,而且我们更为需要,只要有人有,开出任何条件,我们都会拼尽全力做到,我的全部收藏,想要让你送给连师妹些许轻灵之水,价值远远不够,所以,我这里还有一门剑诀,乃是我最珍贵之物,现在也一并传你,你能学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

    “剑诀名曰十二剑,乃是我早年,意外在死海之中救了一位重伤濒死的强者,他传我的,我无密卷典籍,只能口传你要诀,再施展一遍,你看仔细了。”

    “老梆子……”秦阳不知要些什么了……

    心里颇为复杂,江川把该的话,统统都完了,而且站在他的角度上,用交易来决定这件事。

    “我没时间了……”江川满脸哀求,眼中水光闪动,身形一晃,双腿一弯,就要跪下了……

    “你起来!”秦阳大惊,连忙伸手拦住他。

    可是江川何等力量,纵然气血枯竭,也不是他能拦得住了,扑通一声,江川的双膝便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你要恨,就恨我吧,待我死后,纵然你将我扒皮抽筋,挫骨扬灰,我也无怨无悔,我之一生,亏欠旁人良多,是恶贯满盈,毫无怜悯,也不为过,连师妹为我付出良多,我亏欠所有人,也不愿她有丝毫损伤,我日日夜夜,心痛难安,此生心愿唯独她安好。”

    “我已经别无他物,这已经是我所有,我只求我一死,拼尽最后一滴血,救你出去之后,你能答应我的交易,也别恨连师妹了,贾云,我求求你了……”

    江川满面泪流,满眼绝望,周身气息浮乱,金绿的光芒交相呼应,闪烁的更加频繁。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

    “值得么……”秦阳心神触动,面上满满的,难以掩饰的震惊。

    江川啊,那个阴险狡诈,面皮奇厚的老梆子,他怎么能连最后一点尊严都愿意放在地上,任人踩踏……

    真值么……

    “你的交易我答应了。”秦阳微微闭着眼睛,声音也有些颤抖。

    “值!我觉得值!”江川目中神光绽放,整个人就像是在瞬间恢复了巅峰状态,气息骤然之间暴涨十倍以上。

    “这是其中要诀!”江川一根手指点在秦阳眉心,传来一篇法门要诀,然后哈哈狂笑着凌空飞起。

    一时之间,他那形如干尸一般的干瘪肉身,一半金光灿灿,化作金人,一半绿芒耀眼,化作木人。

    不过一瞬,那浓郁的光辉之中,便有一点黑光浮动,丝丝黑气,从他的体内浮现,暴烈、狂躁、凶悍的气息,瞬间横扫开来。

    这黑气弥散开来之后,顿时压下了金光绿芒,势如破竹,将金光绿芒尽数吞噬,江川体表,浮现出一片片黑色的鳞片,面色化作灰黑,面容变得扭曲,双目被血光侵染。

    更有一团黑火,从他的心口燃烧,弥漫全身,将他完全包裹在其内,一时之间,暴躁的气势,瞬间便再次攀升一层楼。

    秦阳眼中带着震惊,呆呆的看着半空中的江川。

    难怪他,一定可以逃出去……

    他竟然燃烧了寿数,主动入魔,靠入魔带来的强大战斗力,如同回光返照,强行压下一切损伤,恢复巅峰状态不,战力更是靠着燃烧寿数与入魔,强行拔高十倍以上……

    更别提,他还有十二剑……

    “十二剑邪门诡异,魔性太重,若非生死危局,你务必记得,切勿施展,现在你看好了!”江川一声大吼。

    右手插入左臂,强行将自己的左臂骨扯出。

    臂骨金光灿灿,符文道纹,烙印其上,繁复无比,臂骨被江川握在右手,如同利剑,一剑挥出。

    “一恨才人无行!”

    江川一声暴喝,魔气森森,覆盖臂骨,乌黑剑气,喷涌而出,斩入肉壁。

    “二恨红颜薄命!”

    乌黑剑气,骤然变大,江川眼中恨意与悲愤,呼之欲出。

    “三恨江浪不息!”

    三剑斩出,魔气凝聚,化作黑剑,斩入肉壁,可是却似泥牛入海,只是斩开了酸液,肉壁却丝毫无损。

    “四恨世态炎凉!”

    再一剑斩出,江川的气息,骤然暴涨,周身魔气,化作一个巨魔头颅,冲入江川体内,瞬间,江川气势骤然拔高到灵台境界!

    “五恨月台易漏!”

    “六恨兰叶多焦!”

    又是连续两剑斩出,江川头发飞速褪去了乌黑,变得花白,肉身枯槁,生机飞速流逝,眼看这就要暴毙而亡,只是他的气势,却再次攀升一个大境界。

    恐怖的气息,镇压这里的空气,便是肉壁上远远不断留下的酸液,都被迫停止了流动,肉壁的颤抖也更加剧烈。

    “我恨,恨我力弱,无法保她安虞,恨我财弱,无力采买,恨我太过疏忽,让那狼子接近。”

    江川嘶吼阵阵,目中恨意滔天,骤然之间,契合剑诀真意,气势再次暴涨!

    所有魔气,尽数归于他手中骨剑,一剑斩出,一道漆黑裂缝浮现,此方空间,都被其一剑斩断!

    不过三丈长的乌黑剑气,所有威能内敛,斩入肉壁之时,如同利刃斩豆腐一般,一剑将肉壁斩出一道绵延里许的裂口。

    森然魔气,附着在肉壁之上,浓重的恨意,透骨而出。

    霎时之间,肉壁微微一颤,慢慢的变得虚幻透明,慢慢的消失在空气中,不过短短几个呼吸,便彻底消失不见……

    而江川,怒睁着眼睛,手握骨剑,一头从半空中栽下。

    秦阳招出紫鹤,坐在紫鹤背上,接住江川的身体。

    接触到他身体的一瞬间,秦阳就知道,他已经死了……

    浑身血肉干枯,气血枯竭,面容乌黑苍老,头发花白,失去了光泽,原本入魔带来的特征,也消失不见,便是他原本坚若法宝的肉身,都变得脆弱无比。

    唯独那一双眼睛,依然怒瞪着,满是恨意。

    “安息吧。”秦阳一声长叹,施展摸尸技能,超度江川。

    摸出来两个光球,随手拍进脑袋里,没有再看一眼。

    摸尸之后,江川的眼睛缓缓闭合,眼中的恨意消散,面上的狰狞也消散,变得平静无比,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看着江川的尸体,秦阳想要寻一口棺材,都找不到,也没合适的材料,打开江川给的储物手镯,率先看到的,就是一具玄铁打造的金属棺材,棺头还刻着“江川”二字。

    “你这老梆子,连自己的棺材都准备好了,想的倒是周全,怕我这专业收尸人,会吝啬一口薄棺么?”秦阳喃喃自语,将江川尸身,收殓到玄铁棺材里。

    坐在紫鹤背上,秦阳轻叹一声,举目望去,看着周围大片的建筑残骸,不远处,便是被无形力量,阻隔在外的海水,洞府真的被强行破开了一块。

    甚至可以看到,有两个修士,正顺着破洞的边缘,逃向海底。

    也就是,在那异兽的胃未消失之间,裂缝就已经有了,想必那时候,就已经有人逃出去了……

    最先逃走的,绝对就是杨帆。

    只是他恐怕做梦也没想到,知道他狠辣算计的人,竟然有一个从异兽的胃中活着逃出来了。

    他也不会想到,江川阴沉,可是却不是那种纯粹的自私自利之人,也不会想到,江川还会十二剑这种魔性十足的诡异剑诀。

    感受了一下新摸到的两本技能书,其中一本,果然是十二剑,技能书里的要诀,与江川传给自己的,一字不差。

    多出来的内容,也只是部分江川自己的感悟而已。

    这十二剑诡异魔性,斩出一剑,实力便会拔高一个层次,三剑便是一个大境界。

    前三剑,真元气血消耗倍增,之后三剑,会连同自己的寿数一起斩了,再之后三剑,神魂便会不断缺失,不断损耗神魂本源,最后三剑需要的代价是什么,江川自己也不知道。

    只是斩出九剑,便已经可以暴涨三个大境界的实力。

    但是江川燃烧寿数,堕入魔道,又契合剑诀真意,仅仅只斩出六剑,便已经无以为继,连自己的本源都耗费的干干净净,死后肉身还不如一个普通凡人……

    寻常修士,纵然抱着必死的决心,斩出四剑,应该就已经将自己给斩了……

    也不知创出此魔性剑诀的人,自己能不能斩出十二剑。

    “哎……”

    摇了摇头,秦阳将这些暂且放下,心头暗暗一叹,古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也非没有道理的,至少十二剑这件事上,江川是完全没有骗自己。

    甚至储物手镯,都可以直接技能“拾取”,瞬间完成炼化,证明他的确将储物手镯完全送给自己。

    以人之心去揣测,也证明了江川这次真的是不玩什么花样了,是真的死了,是真的的都是真的。

    骤然之间,秦阳眉头一蹙,举目望去,就见这像是被人咬掉一口的建筑之中,海妖一袭湛蓝长裙,长发飘动,赤足行来,走到尚且完好的建筑边缘,定定的望着他,轻轻一嗅鼻子。

    “果然是你,那个身上很香的人。”

    海妖神情迷惘,带着一点醉酒一般的迷离,喃喃自语,走到边缘完好建筑边缘的时候,停下脚步,瞳孔失去焦距,就这么看着秦阳。

    “好想喝干你的鲜血,你的鲜血定然是无比的香醇。”

    秦阳收起江川的棺材,坐在紫鹤的背上,静静的盯着海妖看了许久,才忽然放声大笑:“海妖,你出自七,却跟七是截然不同的人,从这句话里,就能看出来了,实话,你真可怜,你从未活出过自我,而无论是七还是第三身,都活出了自我,唯有你最可怜,名气最大,但最可怜的就是你。”

    “纵然我忘了你是谁,可是我还记得你身上的香味。”海妖展颜一笑,笑容妩媚之中带着让这片天地都亮起的美艳。

    “有本事你出来啊?别虚张声势了,你若是能杀了我,你若是有力量吸干我全身的鲜血,你不会跟我废话这么多的。”秦阳摇了摇头。

    “在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想起来不少事情,我会吸干你全身的鲜血,庆祝我的新生。”海妖的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微笑,眼睛一眨。

    便见一道涟漪扩散开。

    破洞的位置,无数废墟之中,光影交错,建筑的残骸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光鲜亮丽,金碧辉煌。

    所有的建筑犹如恢复如初。

    秦阳站在地板上,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有一声没一声的笑了起来。

    “倒是聪明了,你没办法离开行宫的范围,没想到,却能操控记忆里的场景,强行在破洞的位置,构建起记忆里的画面,填充这里的破洞,从而将我重新困在这里,而你也能来到破洞的位置。

    只是……

    海妖,你太自信了,你真以为这样就能直面我……

    这样就能将我干掉了么?

    海妖,低头看看吧,你的底裤露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