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149章 奇丑无比的两脚猢狲(三更)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3-06
    秦阳迈步走出,看着石台上的百里七,心有戚戚。

    纵然曾经是海族王族的成员,她现在也已经废了,所有的天赋神通,所有的特质,统统都被抹去,从此之后,空有一身修为,却再也无法利用,唯有废去一身修为,从头再来,修习别的功法,摒弃海族特质的功法。

    只有这一条路可走,这比直接废掉修为还要可怕的多。

    海族毕竟不是人族,绝大部分人族,是根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而这也是一个特质,那便是人族的适应能力非常强,无论是什么情况,总会有人能适应。

    可这种天赋异禀的异族,先天条件更好,限制却也多了。

    比如鲛人,夺去他们的声音,便相当于夺走了他们的一切。

    “让我吃你一口好不好,我就吃一口。”百里七抬头望着秦阳,眼中带着一丝期待。

    “没用的。”秦阳摇了摇头,轻声一叹:“马上你就会消失了,下次见面,你还认不认得我,还是一个未知数,比如,这次你还记得他么?”

    秦阳指了指陈友达,百里七顿时一脸迷茫,摇了摇头:“不认识。”

    秦阳静静的看着百里七,一言不发,过了没一会,石台之上的百里七,慢慢的化为幻影,消失不见。

    “裘兄?这是?”陈友达一脸迷茫。

    “陈兄,我想,我们有大麻烦了。”秦阳面带苦笑。

    “这幻境很难破解么?还是裘兄你想到什么办法了?”

    “没,一点办法都没有,这里并不是幻境,至少以我们的实力,这里就是真实的,我们没办法破开这里的。”

    “急死我了,你快啊,你到底想到什么了?”

    “若是我没猜错,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曾经真正出现过的事情,这里,是他娘的海妖仙子不知为何斩出的记忆!她曾经还是海族王族之时,一些印象最深刻的记忆!”

    “裘兄,你……你别吓我……”陈友达吓的脸都绿了。

    “只是她的记忆而已,不一定有危险的。”秦阳安抚陈友达。

    “裘兄,你不知道,你不知道……”陈友达都快吓哭了。

    “什么?”

    “我曾经听我高祖给我讲过一些故事,其中就有海妖仙子的,他……他曾经过,海妖仙子征战海族,曾经杀入海族王族的一座行宫,当场诛杀当时的海族王者,后来又奏响过一首海妖葬魂曲,一曲葬送了三千里海域所有生灵……”

    “你别吓我!”秦阳的脸也绿了……

    按照之前的推断,从这里骤然之间异变之后,抛去那些雕像、壁画之外,唯一跟他有过交流的活人,只有百里七。

    而这里的变化太过诡异,就像是从岁月之中,割裂出来的一段又一段,这次见到的百里七,与之前宴会上见过的百里七,最大的差异,便是百里七的修为至少强了十几倍。

    而这次的百里七,根本不记得陈友达,只记得自己,或者,只记得香气。

    她嗅到的香气,应该就是自己收藏的那一捧轻灵之水,对于海族来,这一团轻灵之水,尤为珍贵,因为海中,是绝对不会孕育轻灵之水的,越是深海,越不可能。

    只是,纵然有轻灵之水,生机孕育,也无法救的了百里七。

    百里七就是海妖仙子,这里就是海妖仙子斩出的记忆所化……

    那若是这个推论,正确的话,百里七被冠以忤逆王上这种模糊的罪名,受到了夺音之刑,必然是心中怨气冲天,不定就是黑化的开始……

    而若是后面还有被斩出的记忆,杀入行宫这一段记忆,绝对是印象深刻,出现的概率会大的可怕……

    “裘兄,你我们能在那之前逃出这里么?”陈友达都快吓尿了。

    之前听这一段故事的时候,可是纯粹当故事听的,毕竟海妖仙子早已经是传中的人物,而且还属于那种真真假假,各种传极多。

    就当听故事了,谁会当真啊,可是现在竟然真的有……

    “你别问我,我也没想到怎么办,这里太过真实,当时海妖仙子斩出这一段记忆的时候,一身修为,绝对是高的可怕,远超我等,我们没法靠实力,强行破开这里的,你让我想想……”秦阳皱眉苦思,如何都想不到破解之法。

    无解,除了纯粹的实力之外,完全无解的情况。

    “走,我们快走,留心不一样的地方,我们一定要先找到缘由,明白后面的情况,不能在这里继续等了。”思来想去,秦阳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先跟着记忆走,寻找更多的线索。

    出了庭院,顺着原路返回,果然,沿途如同以前一般,除了雕像和壁画之外,一个活人都见不到。

    又是一则验证猜想的证据……

    秦阳心里隐隐发寒,心里明白,若是等到海妖仙子那一段最可怕的记忆出现,他们绝对死定了。

    最讨厌这些大范围无差别攻击的招数了……

    他娘的完全不讲道理啊。

    多一个秦阳,多一个陈友达,完全不会影响到最终结果一丝一毫。

    穿过了十几道走廊,却还是没见到百里七在哪里。

    秦阳站在原地,闭目沉思,若猜测不错,也就是这些斩出的记忆,会一个接一个出现,那么宴会之后,到庭院行刑中间,肯定还有,肯定有关于百里七为何会被行刑的这一段。

    自己却没见到,也就是,已经错过去了。

    走了这么久,不定又错过一段……

    而错过的这一段,不定就会错过很重要的线索,前面那一段已经错过了,后面的不能再错过了。

    可是这里的走廊,如同迷宫,如何选择正确的?

    睁开双目,看到立在道旁的壁画和雕像,秦阳脑海中闪过一丝灵光。

    大步上前,拍了拍一尊带着帽子的乌贼雕像。

    “打扰了,我想向你打听点事……”

    “奇丑无比的两脚猢狲!滚开!”乌贼雕像,抬了抬眼皮,沉声怒喝。

    “哟呵?”秦阳气极反笑,抬手一把捏着乌贼雕像,将其拎起来,指了指陈友达:“看到他了没?他最喜欢吃乌贼眼和触手,吃过的乌贼连起来,都能横跨死海了,我现在问一句,你答一句,错一句,老子就把你活切了摆拼盘!”

    “我不是活乌贼,你吓不到我!”

    “那正好了,我这兄弟还没吃过你这种石头乌贼呢,估计会很有嚼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