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148章 夺音之刑(二更)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3-06
    秦阳心中恶寒,自然听的出来,百里七这女鲛人,这话是绝对的出自真心,半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这里本来就够诡异的了,这女鲛人看似天真烂漫,反而更加可怕,她绝对是那种想到什么,就绝对会去做的人。

    百里七的调笑,秦阳只当是没听到,眼观鼻鼻观心,闭口不言,待宴会上气氛正浓的时候,秦阳立刻给有些郁闷的陈友达使了个眼色。

    悄悄离开座位,顺着宴会的侧门,离开这里。

    这里进进出出的人不少,似乎也没人注意到他们,看到的也是懒得多看一眼,唯有百里七,坐的最近,而且注意力也一直都在他们身上。

    见到两人离开,眼睛一转,便欲尾随着离开。

    只是她刚起身,便见王姬举着酒杯,飘到她身旁:“七,你也来了啊。”

    “王姬姐姐,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别急着走啊,一些时日未见,你看起来清减了不少,不若就在姐姐的行宫之中,待些时日……”

    百里七抬头一看,秦阳和陈友达,早就没了踪影,顿时有些垂头丧气:“王姬姐姐,我刚才看到一个很香的人,还有一个不香的人,我吃了他们,你不会在意吧?”

    “什么胡话呢,你就老老实实的跟着我吧。”

    百里七一脸不甘,不情不愿的跟在王姬身后。

    ……

    秦阳与陈友达离开之后,顺着走廊一路疾行,不多时,便再也听不到宴会那边传来的声音了。

    “裘兄,为何那鲛人,对你另眼相看,却根本不理我……”陈友达一脸的郁闷。

    “呵,你要是体修,她也对你另眼相看。”秦阳没好气的叹了口气:“鲛人酷爱我这等龙精虎猛之人,而且你只是听了鲛人的美好传,可曾知道,一晌贪欢之后,必定被其弃如敝履,再也不会多看一眼……”

    “那也挺好的……”

    秦阳翻了个白眼,没看出来陈友达这货,竟然也有酷爱约约约的想法……

    “我劝你还是早点打消这个念头,一夜鱼龙舞,但余枕边香,这等美化的丑恶,害了不知道多少人,一夜过后,男人必定心志被夺,对女鲛人死心塌地,整个人就废了,比之被女鬼吸干阳气还要可怕的多,你若是想变成只会拜倒在其裙下,摇尾乞怜的废物,那你现在掉头回去,她想来不会介意陪你来一发……”

    “呃,还是算了吧,我就……”陈友达一脸尴尬,脑袋摇个不停,只是想想那个画面,就感觉浑身寒毛炸立。

    “快点走吧,这地方太古怪了……”秦阳眼神有些凝重,伸手抚摸着道旁的一尊螃蟹雕像,琢磨着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登徒子!快拿开你的手!”一声尖锐的叫声,忽然在其耳边炸响,那螃蟹雕像,忽然挥舞着钳子,敲在秦阳的手上。

    嘭的一声,秦阳手被敲开,抬头一看,这螃蟹雕像,用自己的几条腿,抱住身躯,尖叫个不停……

    “见谅,见谅……”秦阳尴尬欠身,赶忙离开这里。

    一路逃走,不知不觉,就步入一条偏道,这条走廊里,道旁没有雕像和壁画,空荡荡的,反而看起来有些怪异。

    “裘兄,我们想办法离开这里吧,这里太诡异了……”

    “你以为我不想么?我们来来回回,已经走过了二三十条走廊,全部都不见时光腐朽的痕迹,尽数闪亮如新,这里早不是我们进来时的宫殿了,我们被困在这里了。”

    “那怎么办?”

    “走吧,这条道充满着破败沉寂的气息,也没有那些壁画和雕像,不定会不一样。”秦阳摇了摇头,自己也没什么信心。

    太怪异了,一是因为这里的环境变了,二是因为出现了不少海族,三则是,从头到尾,再也没见过其他人。

    顺着这条与众不同的走廊一直前进,沉寂之中,慢慢就多了一丝死寂,就像是最初见到这片宫殿之时那样。

    疾步前进,走到走廊的劲头,这一次却不见岔路,唯有前方,一座满是死寂气息的庭院。

    庭院之中,一尊尊身穿黑袍的人影,伫立其间,还有一位身穿蓝色长裙,头戴水晶冠的女人背影。

    二人一惊,连忙藏匿在墙角窥视,里面的人,也似根本没察觉到他们。

    “王姬姐姐,你帮我求求王上,帮我求求王上啊……”

    “七,饶你一命,已经是我尽了最大努力了。”王姬一声轻叹,转身一挥大袖,身体便化作一片水泡,凭空消失。

    秦阳悄悄窥视,暗暗心惊,庭院中央,百里七被海藻束缚,绑在一座石台之上。

    什么情况?之前不是还在宴会的么?她怎么会被绑在这里?

    秦阳一头雾水,不等他细想,石台周围那一尊尊穿着黑袍的人影之中,一头头满口利齿,狰狞的海鳗飞出,环绕着百里七不断游动。

    “百里七,忤逆王上,判你夺音之刑,立即执行,不可异议。”众多乌黑海鳗,异口同声,齐声大喝。

    声落,便见一群乌黑海鳗,不断的飞到百里七面前,凭空撕咬。

    “啊……”百里七惨叫阵阵。

    她口中弥漫出阵阵七彩灵光,幻化成各式各样的幻影,而这些海鳗,撕咬七彩灵光,将其逐渐蚕食。

    慢慢的,百里七的惨叫声,慢慢的变了……

    原本娇柔悦耳的声音,变得嘶哑,变得干涩,变得像是生锈的铁器,摩擦着沙子时,发出的那种刺耳难听的声音。

    百里七口中溢出的七彩灵光,也化作了灰黑色,半点光彩都没有了。

    至此,那些乌黑鳗鱼,才重新钻回黑袍之中,化作一个个人影,后退一步,便彻底的消失不见。

    秦阳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传中的鲛人夺音之刑,没想到是真的……

    夺走一位鲛人美妙的声音,等同于废了鲛人的一切,简直是生不如死,百里七到底是犯了什么大罪,才会被施以极刑。

    之前还在宴会,那为什么忽然就会出现在这里了?

    这里到底是不是幻境?

    如果是幻境,那也太真实了点。

    “裘胜,是你么?我闻到你的香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