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139章 素质三连击(二更)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3-03
    玉辇拖着长长的白光尾巴,如同一颗流星,划过内海的上空。

    “裘兄,快看,崇明岛到了!”陈友达脑袋探出玉辇,也不怕再来一支惊神箭将他爆头了……

    忽然,陈友达惊喜的叫出声:“看,想容仙子的座驾,我就知道,她肯定是来这里了,这里距离酿酒鱼洄游的终点最近!”

    秦阳扶着额头,满脸无奈,一路七拐八拐,调转方向数次,“路过”了十三座岛屿,才终于到了可以落下的地方……

    这货怎么就被花想容迷住了?

    偏偏他也就是私下里兴奋一下,真到了真人当面的时候,就怂的一匹……

    就算平日里有些智商,这种时候,也会归于负数了。

    那么接下来,如论花想容到底想要干什么,只要用得着陈友达,他肯定是一百个乐意。

    “裘兄,你怎么了?”陈友达缩回了脑袋,见秦阳这颇为头疼的样子,顿时面露疑惑。

    秦阳拍了拍陈友达的肩膀,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不知道是这家伙天生如此,还是被宠成这个样子了,没什么心机也算是好事,可若是无人护持,他绝对会死的很难看。

    “裘兄,你见多识广,我问你点事。”陈友达把脑袋凑过来,贼兮兮的压低了声音。

    “你。”

    “那个……这个……”陈友达犹犹豫豫,扭扭捏捏半晌,这才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细如蚊呐的话:“你,想容仙子,到底会喜欢什么样的人?”

    “嗯?”秦阳眼皮一抬,忽然灵机一动,上下打量着陈友达,嘴角慢慢浮起一丝笑意。

    “裘兄?你这般看我干什么?”陈友达有些局促。

    “啧啧……”秦阳口中啧啧有声,越看眼睛越亮,然后猛的一拍大腿。

    直接怂恿陈友达对花想容展开疯狂的追求,这不就得了。

    简直一举数得!

    锻炼锻炼陈友达的胆量,让他收到一次好人卡,或者被狠狠伤害一次,他起码也会成熟一些,省的这么大的人了,却是这幅德行,等到陈洁南那老家伙一死,他的好日子恐怕就彻底到头了,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还是尽早锻炼锻炼的好,要让他见识一下人心险恶,世道唯艰,不是长得好看的,就一定是好人,不定还是毒妇,不是人人都如自己这般,急公好义,心善无比。

    然后呢,只要陈友达对花想容死缠烂打,那这就是最直接的试探。

    无论花想容做出如何反应,都能让他看出来不少东西,而另外,与其等着花想容玩阴招,算计陈友达,不若让陈友达主动杀上门,成为一根搅屎棍,让花想容束手束脚。

    完美无缺!

    简直是完美无缺!

    秦阳暗暗长叹一声,自己最近养伤,果然是养的人都变善良了,这么损……不对,是这么高明的招数,竟然现在才想到。

    “裘兄,你怎么了?”

    “陈兄啊,我才反应过来,你竟然看上了花想容?”秦阳面带微笑,拍了拍陈友达的肩膀,笑的意味深长。

    “裘兄,我……我……”陈友达闹了个大红脸。

    “不用解释,我懂,我都懂!”秦阳一伸手,阻拦陈友达话,而后一拍手:“行,既然你看上了花想容,那就去追求吧,有道是好女怕缠郎,你就死缠烂打,咬死了不撒嘴,好脸臭脸,统统不要在意,谨记追求女人的三条真理,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那你就离成功不远了!”

    “裘兄,这……似乎是一条吧?”陈友达还有些局促,可是眼里却已经开始冒出兴奋的光芒。

    “素质三连击你懂不懂?”

    “不懂……”

    “不懂就听我!”

    “噢……”陈友达老老实实坐在一旁。

    “简单呢,见面就送花,然后死缠烂打,算了,估计你也不太懂,你就一直缠在她身边,献殷勤懂么?送花吃饭,看电影钻酒店,一条龙下来,她就被你征服了。”

    “什么电影?什么酒店?”陈友达一脸懵……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就记住,为什么要不要脸才是真谛,你死缠烂打,就缠着她,她天天见你,要是没有明确表示拒绝,那就是不讨厌你,既然不讨厌,你缠她个昏天黑地,日月无光,无论她什么委婉拒绝的话,你都当没听见,一直缠着,等她心里的防线稍稍一松懈,你不就成功了?”

    “噢,死缠烂打,不要脸……”陈友达还是听的懵懵懂懂,不过看着样子,倒是领悟到精髓了。

    秦阳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的一脸真诚:“去吧,我看好你。”

    “好!”陈友达紧握拳头,一副打了鸡血的模样,只是不到两息,便又愁眉苦脸:“可是,裘兄,我没有花怎么办?”

    “笨!手里的灵花总有吧?找几株看起来好看的,凑到一起,算了,把你收藏的灵花之类的材料,还有什么之前的符纸之类的,除了金属,都拿出来我看看。”秦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陈友达手忙脚乱的拿出来一大堆的东西,秦阳手脚麻利,凑了七株大差不多的灵花,再用素白的基础符纸,裁剪之后,刻画了符文符胆,将其包装成一束花。

    顿时,灵光阵阵,点点晶莹,自灵花之上坠落,包装纸也绽放出丝丝凉意,蒸腾起一片氤氲,笼罩花束。

    “给,拿去吧。”

    待玉辇落地,陈友达捧着花束,颇有些激动的下了玉辇,如同出征的战士一般,迈着坚定的步伐,向着花想容的车辇走去。

    秦阳眯着眼睛,乐呵呵直笑。

    忽然,感觉到身旁多了一个人,扭头一看,福伯同样是带着淡笑,看着陈友达迈步而去。

    “见过福伯,玩笑,还望不要介意。”秦阳微微欠身行礼。

    “无妨,挺好的,友达太被宠溺,心智太单纯,让他多经历经历,终归是好的。”福伯面上带着笑容,似乎也是乐见其成。

    “福伯的是,陈兄为人赤诚,是好事,只是过犹不及,让他早点死心了也好。”

    “依你之见,花想容身为灵台圣宗下一代圣女候选人,却非良配么?”福伯似是随口问了一句。

    “只是非陈兄良配而已。”

    福伯微微一怔,而后缓缓地点了点头:“的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