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一零六章 难道我是绝世天才?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2-15
    ,!

    一路走下来,老者给秦阳一一介绍这些不祥亡魂,这些人生前无不是身份显赫,实力强横之辈,而秦阳,也知道了这老者的身份。

    目前还存在于这里的,都是死了数千年的魔石圣宗先辈,而老者,就是江川想要让自己找的那位耄老。

    这位实力不是最强的,可是存活于世的时间却最久,活了足足八千年的时间,据说是因为他体内有一种颇为长寿的异族血脉,这里还保留着意识的不祥亡魂,统统都是他的后辈。

    在这里,他也是最受尊重的存在,就算是有些看起来脾气不怎么好,杀气比较重的不祥亡魂,看在耄老的面子上,也能臭着脸对秦阳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这里的人,非是所有人都是寿终正寝,不少都是死于非命,生机断绝,主动步入祖墓的,他们心中有怨,你莫要在意。”一路走下来,耄老很是贴心的安抚了秦阳一句。

    “前辈说笑了……”秦阳一声干笑,他倒是敢在意,这里面好几个不祥亡魂,简直是怨气冲天,他们还能保持着理智,不找自己麻烦,就已经烧高香了,哪还敢在意什么态度问题。

    “这里死气颇重,可是外面却危险重重,只能委屈你在此待一日,明日通道洞开之后,你再离开。”老者点了点头,很是郑重的提醒。

    “多谢前辈,晚辈手里有些抵御之法,一日倒是无甚大碍。”说着话,秦阳就拿出一颗乙木精气结晶,含在舌下,缓缓吸纳其中生机,抵御外面浓郁死气。

    老者不多言,忽然抬头,望向棺材村落的外面。

    只见外面忽然一缕黑风乍现,转瞬之间,就化作狂风呼啸,漫天黑风,遮天蔽日,笼罩整个小空间,除了村落,其他地方,尽数被黑风笼罩。

    “呜呜……”

    似是群鬼呜咽,声音不大,却尖锐无比,顺着人的头皮往里钻,而且里面一阵诡异的气息弥漫,充满破灭之意,天地万物,落入其中,都会随之消弭毁灭,无论是生是死,无论草木山石,尽数归于虚无。

    “那些黑风,不知是何物,每日刮个不停,唯有每日正午,会停一炷香的时间,纵然是我等,落入其中,也会落得归于虚无的下场,所以我说,你运气不错,颇有缘法,以前不是没人来过,只是他们都落入黑风之中,身死道消,半点不存,唯有你,是第一个活着进入这里的人。”

    秦阳悚然一惊,心神颤抖,望向那黑风之时,不由的心生恐惧。

    “记录造册之物,明日走时,交予你,现在你跟老朽来吧,传你一门秘法,此法名曰破妄之瞳,乃是一门的看破虚妄之法,能从虚无之中,发现隐藏的真实,修至一定境界,可用来寻找秘境,老朽当年侥幸修成,寻到一座破败秘境,从中找到了一丝异族血脉,才苟活至今……

    你根基雄厚,双目炯炯有神,倒是应该可以入门,入门之后,能修到什么境界,就全看你自己了。”

    耄老带着秦阳,步入一座棺材房内,与秦阳相对而坐,口吐真言,化作一个个肉眼可见的字迹,灌入秦阳脑袋。

    声似洪钟大吕,在秦阳脑海之中回响,每一个字都蕴含庞大的讯息,蕴含诸多言语所不能表达清楚的感悟,不过转瞬,秦阳便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一晃神,再次苏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

    耄老端坐对面,面露遗憾。

    “本来还打算,让其他人多传你一些东西,纵然是囫囵吞枣也极好,只是没想到,你悟性颇高,竟然第一次参悟,就已经能沉浸其中,领悟其中一丝真意,可惜没时间让你再去学其他东西了……”

    “多谢前辈厚赐。”秦阳站起身,躬身一礼:“能学的一门精通,已经是受用无穷,不敢不知足。”

    这门破妄之瞳,入门难度颇高,而且入门之后,其实妙用很一般,只不过是能看穿迷雾遮掩而已。

    可是这门秘法,上限却非常高,究竟能达到什么地步,耄老自己也不知道,他修行数千年时间,已经将破妄之瞳,提升到一个非常恐怖的地步。

    能看穿虚空之中,隐藏的痕迹,寻找到从未被人发现的秘境所在,找到秘境的入口,能修炼到这种地步,已经是非常可怕。

    卫老头的凌虚踱步,行走于世界阴影,怕是一眼就会被这位耄老看穿。

    只是一夜修行,甚至没有用任何东西辅助,竟然就已经入门了,秦阳颇有些喜不自胜,暗暗纳闷。

    难道我是那种天赋根骨一般,可是悟性却逆天之极的天才?

    还是这门秘法,特别适合我?

    也是,卫老头的凌虚踱步,的确非常好用,可惜他传我的第一层,迟迟无法练成,卫老头说是境界太低,强行学会了反而有害,那我学这破妄之瞳,却如此迅速。

    难不成我反而适合学一些专门克制盗门的法门不成?

    一念至此,秦阳就有些哀叹,自己最适合去的,果然还是万永商号这种势力,不但财大气粗,又有诸多克制盗门的法门。

    “走吧,时间快到了,这里不祥,不能在这里多待,待我送你离去。”耄老站起身,拿出一块晶莹如玉的骨骼碎片,交予秦阳。

    “这是这些年记录在册的记录,零零散散,事无巨细,全部都有,你将此带回去,交予当代宗主,他看了之后自然会明白,其内蕴含不少强者的意念,他们无法掌控力道,留在其中的意念极为恐怖,你莫要自行查看。”

    耄老絮絮叨叨,就像是交代疼爱的后辈一般,事无巨细,一一交代清楚。

    甚至还交代了他的后人都是谁,有事情了可以找谁,曾经留下了什么东西在什么地方,有机会的话,就去拿了自用之类的……

    一路走到村口,外面遮天蔽日的黑风,在短短几个呼吸之间,随之消散的无影无踪,天空再次恢复了蔚蓝,晴空万里,半点破灭之意都没有残留。

    秦阳走出村落,再次路过那些坟茔,心里暗道可惜,这些坟茔里的,可不就是自己最想面见的那些好脾气前辈么,睡得香甜,不会忽然蹦起来掐死人。

    可惜是没机会与这些前辈友好握手了……

    原路返回,再次踏入巨兽头骨,又是一阵天旋地转,意识慢慢的陷入沉寂。

    不知过了多久,再次走出巨兽头骨,秦阳慢慢的恢复意识,呆呆的站在原地,揉了揉发昏的脑袋。

    “我是谁?我在哪?谁在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