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一零五章 这毛病得改改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2-15
    一路向着那片建筑群迈进,没多久,一片古里古怪,死气缭绕,形似一口口棺椁一般的建筑群,出现在秦阳面前。

    一大片大棺材房子,错落有序,如同一片普通村落,房子前方有小院,门庭都是石门,形似墓碑。

    整片村落,死气沉沉,浓郁的死气,全部被压制在村落之中,没有半点外泄,村落周围,也见不到任何活物存在,村口的位置,还有一座座坟茔,林立在两侧,每一座坟茔之前,都竖着一块无字碑。

    诡异无比。

    秦阳左看右看,细细感应,却也没有感应到半点异常,这些坟茔,就似普通凡人的坟茔一般,一座土包,普普通通,除了有丝丝微弱死气逸散出来之外,再无别的异常。

    走上前一看,秦阳立刻发现一点不一样的地方,这无字碑正面光秃秃一片,可是背面边角却有雕琢的痕迹。

    绕到墓碑后面一看,才见墓碑上刻着两列字迹。

    “血雾峰一百七十八代峰主蓝海。”

    “卒于壶梁九万年,眠于壶梁九万三千年。”

    再看旁边的一块墓碑,依然是背面刻着字。

    “八十一代宗主观澜,卒于壶梁七万六千年,眠于壶梁八万一千年。”

    依次顺着看下去,这些坟茔,竟然全部都是魔石圣宗的先辈,最次的也是峰主之流,长老、太上长老更是不少,只是宗主,就有足足八位。

    “难道这些人,全部在死后意识不灭,化作不祥亡魂么?”秦阳喃喃自语,颇有些吃惊。

    魔石祖墓着实是有些诡异的过分了。

    修士死后,大部分都是尘归尘,土归土,神魂崩碎,意识消散,肉身纵然不会立时化为齑粉,也会随着时光腐朽,慢慢的归于天地。

    有些修士死后怨气冲天,一口怨气,憋在胸口,凝而不散,若是埋的地方不对,倒是有可能化为僵尸,只是那时候,意识乃是自肉身内重新孕育而出,与前身早已经无甚瓜葛,纵然有些强大的僵尸,天赋异禀,生成异种,可以觉醒前身一些记忆,可意识本身,却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了。

    再要么,有些修士,神魂强大,死后肉身腐朽,倒是有可能化作鬼物,以鬼修之道,重头再来过。

    可是,死后能化作这等以残缺意识,拖着已死之躯,苟存于世的不祥亡魂,着实少的可怜,紫霄道君那等存在,生前实在是太强,才能如此。

    而这里埋葬的,每一个,在死后至少都苟存于世上千年时间,有些强大的,数千年之后,才陷入真正的长眠。

    秦阳暗暗一叹,转身再看向那片村落时,顿时瞳孔一缩,寒毛炸立。

    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浑身死气浓郁,肉身干瘪灰暗的老者。

    老者站在那里,浑浊的双目,盯着秦阳,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莫怕,我等与外面那些不祥亡魂不同。”

    老者也不管秦阳如何反应,自顾自的走上前,抚摸着一块墓碑,自言自语:“这位师兄,生前与老朽关系最好,可是在千年前,意识也消散,进入永无休止的长眠,老朽也无多少时日,再过个百十年,也会彻底与世长辞。”

    秦阳后退一步,手中已经祭出了笔筒和血喇嘛,时刻防备,这老者周身死气浓郁之极,比之进入魔石祖墓之初,遇到的那位还要更强三分。

    差别却也极为明显,虽说这老者身上死气浓郁,可是意识却很清楚,没有半点癫狂,言语之间,对老朋友的怀念,也能让人感觉的清清楚楚。

    “不要紧张,你既然能进入这里,也是造化,我等死后,化作不祥,意志逐渐泯灭,人性逐步丧失,而若是离开祖墓,反而会丧失的更快,稍弱者,立时便会飞灰烟灭,后来意外发现了这里,只有在这里,我们才不会疯狂,能保留意识,直到陷入长眠。”

    “那为何前赴后继的进入祖墓,找到祖墓诡异的真相了么?你们只是为了不疯狂,躲入这里么?”秦阳有些默然,心里的紧张,不知为何,消散了许多。

    “所谓真相,便是这片祖墓本身就是诡异,至于具体,我们已经将寻到的讯息,记录在册,待明日出口重叠之时,送你离开,你可以将其带走,带回圣宗,交予当代宗主,至于我们,为何躲在这里……”老者一声长叹。

    “你知道生灵众多,可人与那些懵懂野兽,有何区别么?”

    老者不等秦阳回答,自问自答。

    “兽存于世,是为了活,而人活一世,乃是为了经历,为了记忆,待身死道消之后,空空而来,空空儿去,存留于己,只有记忆,这一生的经历、感悟,统统化作记忆,这些就是载着我们前行的江河,待行至劲头,所有的记忆,统统化作虚无,我们才算是真正死去,我们都不想丢掉这些,宁死也不想,你还活着,你不懂的。”

    “走吧,带你进去见见其他人,趁着大家都还未忘记的时候,可以将一些东西传授给你,由你带出去,也算是我们存于世间的证明,此地不祥,明日,你便离去吧。”

    老者前面带路,秦阳犹豫了一下,跟上了老者的脚步。

    这老者若是想要杀自己,应当不难,此刻说这么多,应当是无甚恶意,他的确与外面见到的那些不想亡魂,截然不同。

    进入村落,就见到不少院落大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个个不祥亡魂,有的点头示意,有的面带笑容,有的面目威严,目光中带着审视,可是却没一个有什么恶意。

    行至泰半,秦阳忽然看到其中一个院落里,放着一柄落满灰尘的断柄大锤,不知为何,心中忽然生出一丝熟悉的感觉。

    “前辈,那个是什么?”秦阳伸手指了指断柄大锤,眼中带着一丝疑惑。

    “哦,那个啊,乃是一位前辈的随身法宝,只不过损毁了,死后带进来,当做留念。”老者随口回了一句:“你若是喜欢,就拿去吧,这里倒是有不少人都留下的法宝,只不过大多都已经威能丧尽了。”

    “不了,晚辈只是随口一问。”秦阳摇了摇头,已经损毁的,要它何用。

    刚才那一丝熟悉的感觉,转瞬就消失不见,秦阳不由暗暗自嘲,果真是看到什么宝物,都会觉得有些眼熟……

    这毛病得改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