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九十六章 死海来客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2-10
    秦阳拜了拜,见那波澜起伏,似是浪潮翻滚的死气,慢慢的恢复了平静,一颗心才算是放下,心里多少有些感慨……

    这些化作不祥亡魂的死鬼里,多少还有一些好说话的,看看眼前这位,实力强横不说,脾气还挺好……

    转身离开,绕过这里绵延的陵寝,秦阳却有些犹豫了,到底要不要继续前进?

    至少目前为止,技能是绝对不会出错的,不能拾取的东西,自然不是完全属于自己的。

    这些东西,统统都丢入这片恐怖陵寝,按理说,狗男女二人组,现在应该已经心生感应,知道自己动了手脚的东西,统统都被毁掉。

    他们必然会猜测自己已经陨落在某个陵寝之中。

    金蝉脱壳之计已经完成,继续前进,危险倍增,稍稍遇到什么大危险,必然都是不可力敌,必死无疑。

    可若是不前进,好不容易有这么一次机会奉旨挖坟,不去面见一下狗男女二人组的祖宗十八代,在他们的先辈面前,控诉他们的暴行,声泪俱下的阐述狗男女二人组对魔石圣宗的巨大危害。

    实在是对不起自己冒险来一次……

    一时之间,秦阳还真有些犹豫了……

    毕竟狗男女二人组的先辈,不一定都是脾气好,有些可能是睡得香甜,有些可能是得了失眠症,脾气比更年期的丈母娘还要恐怖几分……

    秦阳站在岔道口,一时之间,就像是站在人生的岔路口,唏嘘感叹。

    “果然还是年轻,竟然有些迷茫了……”

    ……

    同一时间,那片陵寝之内,死气恍若浪潮,波澜起伏,壮阔如海,裹挟着一柄断柄大锤,在其中沉沉浮浮。

    浓密如黑墨一般的死气,竟然也无法侵蚀这断柄大锤,断柄大锤似是孤舟一般,随波逐流,不多时,大锤便被冲刷到了中央孤峰之上。

    沉寂许久之后,断柄大锤内,一个奇丑无比的光秃鸡头,从锤内钻出来,小眼睛望着不远处浩浩荡荡,气象万千,甚至可以催生出异象的无穷死气,眼中满是绝望。

    “秦有德,你回来啊,老祖我错了,老祖不该黑你的灵石,不该跟你装死……”

    “你他妈还是人么,顶尖宝器啊,还有老祖我这个顶尖元灵在,你怎么就舍得直接把老祖扔在这死亡绝地啊,你还是人么,你回来啊,老祖发誓,以后绝对好好跟着你,不跟你装死了……”

    “秦阳,我错了,我不该去撞你,谁让当时那里就你一个弱鸡……”

    “呸,不对,秦阳,我错了,你最是高大神武,英明睿智,你特么快来救我啊……”

    凄厉难听的长鸣,响彻孤峰,可是周围,却依然如故,半点反应都没有……

    干嚎了好一会,丑鸡的小眼睛里,顿时被绝望强行侵占的完完全全,半点都不剩。

    落入这等死亡绝地,可能再过去一万年,都不可能有人能带他出去,哪怕身为元灵,几乎是不死不灭的存在。

    可在这等毫无灵气,只有无穷死气笼罩的地方,他就是在等死,等着所有力量一点一点的,被名为时光的大手,按在地上,疯狂摩擦万年之后,活活摩擦到元灵溃散,意识泯灭……

    何等的恐怖,何等的绝望……

    然而……

    秦阳压根就不知道丑鸡的存在……

    ……

    魔石圣宗,天刑峰的火牢洞窟里。

    江川面色阴沉,眼里带着难以掩饰的失望。

    “师妹,说不得是那奸诈小贼,发现了我等做的手脚,这才将其丢入某个恐怖陵寝,将那些东西统统销毁的……”江川低声安抚,只是说着说着,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师兄,你莫要安慰我了,我等做的所有手脚,几乎与同一时间,尽数被强行崩灭,其中不少都是从内部腐朽,只有那种死气极其恐怖的地方,才能做到这一点,那奸诈小贼,已经死了。”连煜声音听不出喜怒,只是眼神化作一滩死水,再也难以掀起波澜。

    希望最大的一次,坚持了足足一月,没想到,却依然死在祖墓之中,原本的计划,怕是再也没有成功的可能了。

    “师妹……”江川张了张嘴,讷讷无言,实在不知如何安抚。

    所谓的说辞,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那些手脚之中,有强有弱,其中有三样,都是以一种秘法,强行分裂出一丝神魂力量,与依附之物,融为一体,这等手段,纵然是三元修士,也绝无发现的可能。

    可是现在却全部于同一时间,崩碎了……

    最让他确定的证据,便是那一丝神魂力量崩碎的瞬间,将那最后惊鸿一瞥的画面传来过来。

    那里死气如墨,充斥天地,纵然是他们落入其中,也是必死无疑的下场,那小贼纵然奸诈,也必然于第一时间,化为齑粉……

    江川心底暗叹,倒不是没想过,小贼警惕无比,将所有随身物品,全部丢入那里。

    可是这想法只是一闪,立刻被江川否决……

    最后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那位好徒儿,历时一月有余,终于再也坚持不住,陨落在祖墓之中。

    “师兄,我要离开宗门,冒险前往大荒,我要去寻那亚洲所在,寻那四大邪术,只期望那里的邪术,能助我恢复,我生机损耗巨大,若是无法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再过一二百年,必会化作枯骨。”连煜站起身,迈步向外走去,走了几步,忽然停下脚步,背对着江川,丢下这么一句话就头也不回的离开。

    “师妹,你……”江川伸出手,想要阻拦,眼里尽是痛惜,想说那小贼说的话,十有八九是胡扯,可是却不知为何,无法说出口,无法扼杀这最后的希望。

    良久之后,江川站起身,来到魔石祖墓外围,拿出香烛点燃,插在地上,拿出一坛酒摆在那里,双目无神的望着祖墓。

    “无论你叫什么,姑且叫你贾云吧,你既然已死,只希望你此前说的话是真的,我今日便去追我师妹,若他日有功成之日,我便为你立下衣冠冢,年年今日,亲自为你跪地祭奠。”

    ……

    另一边,连煜无声无息离开魔石圣宗,乘坐一艘白玉孤舟,来到海边,向着无垠大海驶去。

    飞了不过三个时辰,便见下方海洋,已经化作漆黑一片,海浪翻涌,似是永无宁静之日。

    再行三个时辰,这里的灵气都变得狂暴无比,只是呼吸,都会有一种爆辣灼热的感觉。

    “轰隆隆……”

    前方黑海之中,浪潮万丈,绵延数千里,从天边横扫而来,浪潮前方,一艘百丈高,破破烂烂的五层楼船,摇曳着翅桨,闪耀着无穷灵光,飞在浪潮前方。

    楼船之上,一杆百丈大旗,迎风招展,上书“浮屠”二字,不断绽放灵光,逼退后方紧追不舍的浪潮。

    “轰!”

    灵光破碎,浪潮崩散,只见浪潮之中,一张层层利齿交错,足有数百丈大的巨吻探出,一口就咬碎了半个楼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