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八十九章 拾取为什么叫拾取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2-07
    心态爆炸!

    绝对的心态爆炸!

    差点被干死,胆颤心惊,脑子都快转的拧到一起了这么久,他们竟然就是为了让自己去魔石祖墓奉旨挖坟?

    秦阳心酸的差点哭出来,恨不得现在直接翻脸,一拳锤的这俩鳖孙满脸桃花开。

    第一次路过魔石祖墓的时候,就仿佛看到无数的技能书在半空中飘荡,这些妖艳贱货,欲遮还羞的扭动着身子,搔首弄姿的等着去临幸。

    可惜当时实在是没机会,后面到了盗门,又被三令五申的叮嘱,兔子不吃窝边草,千万别去魔石祖墓,当然,里面的确是危险,也是一方面。

    秦阳的计划之中,压根就没有去魔石祖墓这个日程,当然,盗门陵寝,短时间也不会去的……

    挖坟掘墓这门伟大事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与自己是无缘的。

    万万没想到,现在差点被人干掉,就是为了逼自己去挖他们先辈的陵寝?

    这俩鳖孙,当真是大逆不道,丧心病狂。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跟你们合作到底了!

    “说吧,具体是什么?越具体越好。”秦阳面色一肃,腰板挺直,就似一位为了伟大事业而献身的无畏战士。

    “呃……”江川一愣,有些愕然,心里惊愕为何秦阳的精气神在瞬间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不过却没多想,反而面带欣慰:“你果真是一个聪明人,放心吧,只要你取回宝物,我等定然会放你离开。”

    “别废话,说正事!”秦阳懒得跟他废话,至于说什么事成之后如何如何,呵呵,你可去尼玛吧。

    江川也不恼怒,反而愈发满意,愿意好好做事,总是好的,被逼迫着去,那是送死,他可不希望好不容易出现的一个天赐人选,真死在里面了。

    起码也要等到完成任务之后再死。

    “五百年前,宗内一位活了八千年的耄老,寿元耗尽,孤身前往祖墓,他在那里发现了重要讯息,可惜不知为何,只传出了口信,具体消息,仅仅只有寥寥几语,宗门为了在其墓中拿到这些讯息,曾经冒险派了两位长老前去,却再无音讯,他们的命灯熄灭,显然已经陨落在祖墓。

    三百多年前,我师妹遭奸人所害,走火入魔,她乃炼气修士,修的三灵癸水正法,走火入魔之后,差点将自身溺亡,唯有靠我以庚金刚猛,走金生水之道,阴阳调和,将其伤势压制,可惜却落得容颜尽毁的下场。

    而当年传闻那位耄老之所以长寿,手中存有轻灵之水,后来陆续前去冒险的人,也曾断断续续传出消息,那位耄老墓穴之中,元磁金煞肆虐,那里必然有一块元磁铁母,只是这么久了,元磁金煞却又没有失控,里面必然有轻灵之水调和。

    你的任务,就是去拿到元磁铁母和轻灵之水,若是犹有余力,再找到那位耄老尸身,找到宗门要的讯息。”

    “还真是一心为公。”秦阳听的认真,只是嘴角略带一丝嘲弄,果真是假公济私,难怪这俩狗男女沆瀣一气,为非作歹这么多年,魔石圣宗高层却假装被看见。

    原来真的是有重要的宗门任务在身,就是不知道那讯息到底是何等重要,竟然能如此容忍。

    再说那轻灵之水,乃是癸水之属之中,最负盛名的存在,天地清气升腾,与飘渺云雾融合,化作诸水之中重量最轻,生机最浓的神水,若是当做灵药,炼化于身,效果比之乙木精气结晶强了不知多少倍。

    连煜若是炼化轻灵之水,洗涤肉身,自然伤势尽愈,而且她修的三灵癸水正法,最是契合轻灵之水,十有八九还能炼化轻灵之水为己用,苦尽甘来不说,更是得到大机缘。

    还有那元磁铁母,号称后天五金之母,炼制成法宝之后,自带元磁神光,克尽天下五金所造的法宝,这东西自然是老梆子自己想要的。

    有宗门大事摆在前面,别人知道老梆子假公济私,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连煜似是看不惯秦阳这肆无忌惮的态度,刚抬起手,准备教训秦阳的时候,江川伸手拦住她,笑呵呵的看着秦阳:“贾云啊,我的乖徒儿,你只要能拿回这些东西,莫说是嘲弄,便是吐我一脸口水,我也能唾面自干,笑脸相迎,反而会给你摆酒道谢,你若是失败了,自然会死在里面,永世不得超生,为师当然也无法与你计较。”

    “你这不要脸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敬佩不已。”秦阳轻轻一叹,拱手表示佩服。

    这老梆子阴损狡诈,又能舍得面皮,绝对是个人才,若非被连煜拖累,成就定然不会止步于此。

    ……

    接下来足足三个月的时间,江川和连煜一起指导秦阳,算得上是尽心尽力,力图将一切需要的东西,统统让秦阳掌握。

    需要破解的阵法、禁制,全部教给秦阳破解之法,到时候按图索骥,按部就班,破解这无人掌控的阵法禁制,倒不是很难。

    还有路线地图,更是准备妥当,沿途可能会遇到的危险,统统交代,遇到什么危险,应该怎么做,如何逃生脱身,教的是一点私藏都没有。

    甚至秦阳需要什么东西,只要是能满足的,统统都满足。

    这么多年谋划,前面次次惨败,秦阳是最有可能成功的一个,狗男女二人组,当真是下了血本,江川也的确是唾面自干,秦阳冷不丁的嘲讽,他也不当回事,整天笑眯眯的,反而给秦阳准备法宝等一应之物。

    只要秦阳肯老老实实合作,老老实实去魔石祖墓,其他都不是问题。

    三个月后的一天,江川和连煜一起,亲自将秦阳送到魔石祖墓的外围。

    “贾云吾徒,此去艰险,你定要小心谨慎,稳扎稳打,莫要贪功冒进,一切以保住自己性命为先,任务的事,可以徐徐图之,不要着急,若是完不成,为师也定然每年忌日给你烧纸祭奠。”江川说的情深意切……

    若是不带最后一句,任谁看了都会以为,这是哪个不舍得后辈出门,满心担忧恋恋不舍的长辈……

    秦阳点了点头,头也不回的迈步踏入魔石祖墓。

    进入不远,江川身影消失不见,秦阳这才拿出一个储物袋,将其中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倒在地上。

    “来来来,让你们知道知道,为什么拾取技能叫拾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