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八十三章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2-03
    “贾师弟,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这件事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华炼眼睛一转,盯着秦阳呵呵直笑。

    “华师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秦阳猛然回过神,目光警惕,断然拒绝。

    “哎……”华炼一声轻叹,颇为惋惜:“我就知道,贾师弟为人忠义,想要让贾师弟入我血雾峰,以此来挽回危局,你定然是不会答应的……”

    “嗯?血雾峰?”秦阳一愣,心思急转,回忆过往一切,顿时有种云开见日月的恍然。

    原来这货这么热情,不是想要怼老子?而是要挖老梆子的墙角?

    一念至此,秦阳顿时放下了警惕,脸上慢慢的浮现出一丝灿烂的笑容,这家伙倒是目光如炬,眼力一等一的毒辣,见面就知道老子是人才。

    “原来是这样吧,那是我以前误会华师兄了……”秦阳恍然,此时化解了兔爷的误会,再看华炼的时候,顿时越看越顺眼,拳上能立人,臂上能跑马,肯拉下面子,结交青年才俊,以此来壮大血雾峰一脉,当真是大好男儿。

    “什么误会?”华炼有些不明所以……

    “这不重要。”秦阳面色一肃,一脸认真:“重要的是,我觉得,我加入血雾峰的事情,还是可以商量一下的。”

    “啊?”华炼一脸懵,完全跟不上秦阳的节奏……

    “华师兄,我仔细想了想,锐金峰也好,血雾峰也好,不都是我魔石圣宗,何必分个你我,大家都是为了宗门服务,为了建设宗门的四个现代化做出贡献,八荣八耻,二十四字真言,时时刻刻,铭刻于心,若是我还拒绝华师兄的拳拳盛意,岂不是有意划分你我,伤了华师兄的情谊,愧对宗门。”

    “啊?”华炼两眼迷茫,听的一头雾水……

    “华师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们什么时候去血雾峰?”

    秦阳一脸肃穆,脸面什么的,反正现在自己是贾云,要不要也无所谓了,离开锐金峰之后,找个由头,让华炼将自己安全带出宗门,不去见那些真正的高手,剩下的都好说。

    至于找什么由头,太容易了,大家成了一脉师兄弟,出去找个青楼庆祝一下,找俩小妞唱首薄罗衫儿掩酥胸,喝高兴了顺手做个大宝剑,难道不是惯例么?

    “贾师弟,你这是答应了?”华炼有些意外,跟着却有些犹豫了:“江师叔不在,这样不太好吧。”

    “华师兄,这就是你狭隘了,大家都是魔石圣宗弟子,有什么不太好的,师尊永远是师尊,就算是我到了血雾峰,又有什么区别?”

    “那……”

    “好吧,就这么说定了,为了庆祝一下,我们去外面喝酒,这里无花无草,半点气氛也没,再者有酒无菜,太过寒酸,走,到外面,我请华师兄喝酒,酒楼青楼随华师兄选。”

    华炼被侃的晕晕乎乎,莫名其妙的,就被秦阳拉着下了锐金峰,走到半途,才忽然有点感叹,贾师弟果真是性情中人……

    眼看就要离开锐金峰时,却见道旁一尊翁仲甲士立在那里。

    见到二人之后,翁仲甲士的双目徒然睁开,目中幽光湛湛,眼神平淡之中,带着一丝让人毛骨悚然的意味。

    “师尊,我与华师兄,外出喝酒,你,没意见吧?”秦阳眼神平静,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却半点笑意也没有。

    早就知道老梆子能遥遥监控这里,此刻再看到这一双印象深刻的双目,哪里不知道,这是老梆子意识驾临了。

    “见过江师叔。”华炼欠身行礼,似是有些尴尬:“我与贾师弟,外出喝酒,想来,天刑峰之人多少会给我一点面子,不至于真的喊打喊杀……”

    “有华炼师侄在,我自是放心的。”翁仲甲士口吐人言,然后转头盯着秦阳,目光深邃,意味深长:“贾云啊,修行之时,一张一弛,倒也合乎修行之道,不过,你可要小心点了,天刑峰的年轻人,做事容易冲动,他们不敢强攻锐金峰,可是出去,就不一定了,为师此行颇为顺利,不日即可返回,你可要小心点了。”

    “多谢师尊挂念,有华师兄在,想来不会出什么大事。”秦阳笑的回话,眼神却是波澜不惊,很是平静。

    这老梆子,果真是急了,连续威胁自己两次,让自己小心点,还不日返回,若是他能立刻回来,也不至于眼看自己要下山了,急着蹲在路边来放两句狠话。

    娘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真以为自己被吓破了胆,真的不敢下山拼死一搏不成?

    翁仲甲士不再言语,只是深深的看了秦阳一眼,闭上双目,转而转身向着矿洞走去。

    老梆子的意识离线,秦阳心中却忽然生出一丝警惕,老梆子这么容易就放弃了?

    不对劲,这事情很不对劲……

    可是这会却想不到到底是哪不对劲,老梆子可不是那种只会嘴炮威胁的人,他还有什么后手?

    老梆子阴险狡诈,在外面的名声倒是不错,华炼都会说老梆子好话,这么多年下来,从未有人怀疑过他表里不一,如此人物,岂会不防着自己拼死离开锐金峰?

    现在竟然如此轻易的放弃,不管不问了……

    秦阳顿时觉得,自己借华炼到来,离开锐金峰,不一定是一步好棋,说不定这都是老梆子预料到的。

    可这会,却又不能举足不前,让老梆子在心理上压过自己一头。

    一路下了锐金峰,秦阳都是满怀心事,也没多少逃离虎口的喜悦了。

    离开锐金峰之后,华炼带路,离开魔石圣宗的山门,也是异常顺利,没有任何阻碍。

    可是越顺利,秦阳就越是觉得不对劲。

    出了山门,天高地阔,本是应该生出一种天高任鸟飞的自由畅快,魔石圣宗周围城池无数,有几乎全是修士的城池,也有凡人为主的城池,在这等地方,以秦阳手段,融入其中,轻而易举。

    就似滴水入海,再无踪迹。

    可秦阳心头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华师兄,你可曾听说过有关锐金峰的传言么,为何锐金峰人丁凋零。”到了这会,秦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华炼会不会怀疑自己这个锐金峰弟子为何不知道,那也随他去……

    “咦,贾师弟,这些你不知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