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八十二章 阴险狡诈老梆子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2-03
    辛金软弱,温润而清,乃是首饰之金,按照阴阳划分,庚金属阳金,辛金属阴金,一刚健,一温润,互补损益,若是能将其融为一体,自然是刚柔并济,跨越到新的境界。

    庚金纳西诀修皮膜筋骨,辛金纳西诀修血肉内腑,合二为一之后,化作五金纳西妙法,本质上就要比单独的两门法诀,强了不止一筹。

    只是两门法诀,虽说互补损益,却又是水火不相容,想要融为一炉,肉身根基,必然要强到足够承载二者融合之间的碰撞,不然的话,只有筋骨俱断,血肉消疏的下场。

    其中凶险甚多,那老梆子却一句不提,只留下法门就不管了。

    秦阳心中寒意阵阵,倒不是觉得老梆子暗中使坏,故意不告诉他,而是觉得江川这老梆子故意这么做,就是告诉他:我已经知道你肉身根基雄厚无比,其中凶险,对你来说是可以忽略不计,你老老实实修炼吧。

    老梆子阴险狡诈,明明看穿了,却不明说,反而又是暗中威胁,又是暗中挑明,逼的他投鼠忌器,明知道老梆子非要让他修炼,其中必然有阴谋,却也不得不跳坑。

    不修炼,就是直接翻脸。

    翻脸了,就再无虚与委蛇的机会,必然会被老梆子强行镇压,死的凄惨。

    秦阳慢慢研读辛金纳西诀,倒不是担心功法本身有问题,反而乐在其中,其中不少观点与修行之法,都让他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那就好好修炼吧,反正有人源源不断提供资源。”秦阳嘴角微微上翘,心情倒是没多坏。

    老梆子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他却不知道,自己的奠基法门乃是紫霄道经,又以先天鸿蒙紫气融入道基,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区区一门法诀,纵然被老梆子做了手脚也无所谓。

    反正自己修成之后,法诀自然会彻底融入紫霄道经,去芜存菁,只留下其中菁华,其他的缺陷,也会被强行剔除。

    一连七天,秦阳都在石屋之中修炼辛金纳西诀,有源源不断的资源,被翁仲甲士送来,进度一日千里,七天时间,不但轻松入门,更是赶上了庚金纳西诀的进度,然后两门功法,自然而然的融为一体,化作五金纳西妙法。

    相融之时,秦阳也未曾感觉到什么碰撞,其中凶险,也未曾感觉到。

    而且随着七日的修炼,肉身越来越强,紫霄道经融入了新的炼体内容,自身境界,也到了再也无法压制的地步,被迫提升到筑基后期。

    睁开眼睛,秦阳张口一吐,口中一道金气喷出,哗啦啦犹如洒雨,石屋大门,被金雨泼洒,却像似被万千钢针穿过,眨眼间就变得千疮百孔,轰的一声碎成了无数碎屑。

    “筑基期怕是很难找到与我一般强的修士了,只是可惜,纵然用紫霄道经内的妙法压制修为,不断夯实根基,也到了再也无法压制的地步……”秦阳摇头叹息,脸上带着一丝遗憾……

    根基越强,潜力越大,境界虽然不提升,可实力却是时时刻刻都在提升之中的。

    只是,筑基终归只是筑基,再强也比老梆子差了不知道多远……

    一连七天,老梆子都没再回来,弄的秦阳心里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正当秦阳出神的时候,翁仲甲士又扛着一块四丈多高的矿石走来,随手丢在一边之后,翁仲甲士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再次张口传出老梆子的口讯。

    “贾云吾徒,你进境一日千里,为师甚为欢喜,你无须担心,你之事为师已经为你周旋成功,那老匹夫不会明着来找你麻烦,现如今为师有要事在身,短则月余,长则年许,定然赶回,在此之前,你莫要离开锐金峰。”

    翁仲甲士播放完留言,竟然没走,就一直站在那里等着……

    秦阳一头雾水,老梆子这是什么意思?

    正当秦阳疑惑的时候,就见半空中一道血色灵光从远处飞来,浓郁的气血之力,直冲天际,相隔尚有数里,秦阳已经被引动的气血翻腾。

    几个呼吸之后,血光落地,华炼哈哈大笑着从中走出。

    “哈哈哈,贾师弟,当日实在是情非得已,为兄实在过意不去,今日得空,特来给你赔罪!”

    华炼迈步行来,龙行虎步,正当他走出一步之后……

    那待在原地半晌不动的翁仲甲士,竟然又开始播放留言……

    “为师见华炼师侄,与你相交不错,你需好生交好,华炼师侄天生血汗宝体,身负上古沥血莽象神力,在宗内地位颇高,加之华炼师侄为人忠厚,为师不在的时日,若是有何为难,寻华炼师侄即可,想来华炼师侄,看在为师的面子上,多少会护你一时……”

    说完这些,翁仲甲士立刻转身离开。

    华炼站在原地,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对着翁仲甲士微微欠身行礼。

    “哈哈,贾师弟,实在是对不住,我实在不知道你正在听江师叔留与你的讯息,不是有意偷听,平日里都说江师叔很少夸人的,这实在是谬赞,谬赞了……”

    秦阳嘴角抽抽,死死的盯着远去的翁仲甲士,心中暗暗思忖,这老梆子不知道留了什么手段,竟然可以遥遥监控这里,后面这些,绝对是说给华炼听的!

    “华师兄,不知你来此是为了?”秦阳神情恹恹,有些无精打采。

    “贾师弟,上次乃是情非得已,非我所愿,我这次前来,就是向你赔罪,我特意带了金银花酿制的好酒,此花生长在元磁金煞肆虐之处,金银花乃是那里唯一的花草,以此金花银叶酿酒,不但美味绝伦,饮之更能对师弟修行大有好处,可缓解金气过锐。”

    “外面到底什么情况,不是说要带我去问话么?”秦阳这会可没心情关心酒是金银花酿造,还是野菊花酿造……

    “外面啊……”华炼面带忧色,一声低叹:“贾师弟,你最近最好别离开锐金峰了……”

    “怎么了?”

    “天刑峰掌管刑罚,他们一向与锐金峰不对付,这次本来要带你去问话,趁机发难,被江师叔拦住了,只是不知为何,这两天我听到消息,天刑峰不少人,都暗中放出了话,只要你敢踏出锐金峰一步……”华炼欲言又止……

    “踏出了又如何?”秦阳隐隐生出一丝不好预感。

    “咳,说是只要你敢离开锐金峰,便要将你暗中抓到天刑峰火牢,将你折磨个十天十夜,再将你挫骨扬灰,贾师弟,你还是避避风头吧,天刑峰三大弟子放话,纵然是我,也不一定能敌得过。”

    “……”秦阳面色发绿,眼前发黑……

    这特么就是老梆子说的周旋成功,不会明着来找麻烦……

    原来,这就是不会明着来……

    尼玛,怪不得老梆子这么放心的出门办事,原来在这等着老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