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65章 道不可妄泄,法不可轻传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8-01-25
    秦阳盘膝而坐,面色肃穆,意识沉入心田,默默诵读烙印在神魂之上的紫霄道经。

    书写紫霄道经的文字颇为神异,单独摘出来,秦阳一个字也不认识,可是放到一起,默默诵读之下,其义自见,其中蕴含的玄妙,自然而然的就能读懂。

    此前尚未筑基之时,后面的部分是恍若天书,一个字也不明白,自从筑基成功,关于筑基部分的修行法门,诸多玄奥,就自然而然的浮现在心田。

    秦阳知道,这是紫霄道经太过深奥的原因,纵然以摸尸技能将其汇聚成技能书,也无法瞬间明了,只有到了一定的境界,才能明白后续的。

    也正因为此前摸到的几本技能书,才让秦阳明白了摸尸技能也有局限性,学习技能书,只是让他瞬间学会,瞬间领悟其中的知识,等同于学会了课本之上的一切,却不等于可以举一反三,灵活运用这些知识。

    观看了藏经阁内的书籍之后,就更加确认了这一点。

    秦阳隐有所悟,技能书最大的好处,不是让自己直接学会技能,而是技能书之中所蕴含的知识,才是重点。

    若是每一本技能书之中,所蕴含的知识,都让自己从头学起,所耗时间,难以计数,而且不一定能学会。

    学会了这些知识,沉淀下来,将其融会贯通,真正化作自己的知识底蕴,这才是煌煌正道。

    真到这种地步,可以瞬间学会运用,也只是旁枝末节了。

    想通这一茬之后,再默默诵读紫霄道经之时,就觉得感悟良多,多了一些此前没有的东西。

    默默诵读了一遍之后,秦阳才睁开眼睛,直视张伟双目:“你听好了。”

    张口诵读紫霄道经的内容,可是刚张开嘴巴,秦阳就觉一阵别扭,似乎喉咙里卡了什么东西,难以发声。

    强行发声,念出的东西,却不成体统,似是乌鸦怪啼,夜枭惊叫,怪异无比。

    秦阳面色微微一变,自己心中所想,竟然跟念出来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真正的紫霄道经,只是默默诵读,就觉心神气爽,神魂似是被大道洪钟震荡,心中诸多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感悟不断滋生,在这种状态之下,感悟倍增,悟性似乎都有所增强。

    可是念出来的东西,却让人心烦气躁,有一股邪火在内心滋生,负面情绪暴涨。

    念了几句,秦阳就连忙住口,沉着脸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师兄,别念了……”张伟面色涨红,双目布满血丝,一脸痛苦扭曲,伸着手拦住秦阳。

    片刻之后,张伟恢复了正常,秦阳也默默诵读紫霄道经,压下心中躁动。

    “我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心中所想不是这样,可是口中却不由自主,难以自控,吟出这种东西。”秦阳微微摇着头,满眼的疑惑。

    “要不,秦师兄,我先将我的秘术传于你试试……”张伟沉吟片刻,忽然开口,他倒是相信秦阳,不管别的事情怎么,这种答应的事情,断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做手脚,而且那吟唱出的东西,似是直入人心,贯穿神魂,让人直欲疯癫,只是古怪的声调,若无玄奥,不可能达到这种效果。

    张伟沉吟了一下,张口吟诵,开口之后,声音却似濒死猛兽的哀鸣,断翅飞鸟的尖锐长啸。

    只是开口几个字,张伟立时惨叫一声,七窍流血,仰面而倒,身子仿若触电一般,倒在地上抖个不停。

    而秦阳正凝神倾听,听到这些古怪声音,也似双耳被人用锥子猛戳,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双耳之中污血汩汩,周遭其他声音尽数听不到了,脑海之中,却还有那尖锐嘶鸣长啸在回响……

    两人一个倒在地上抽搐,一个变成了聋子痛苦哀嚎。

    正在这时,却见两人身旁,蒙毅和卫风骤然出现,俩老头面色肃穆,各自拿出一颗丹药,塞进二人口中,又拿出一块乙木精气结晶,塞在二人舌下,各自伸出一手,按在二人头顶,帮助二人疗伤。

    片刻之后,张伟恢复了神智,眼神颤动,身体哆嗦,一副心有余悸的姿态,而秦阳脑中尖啸长鸣也消失不见,双耳也开始能听到一些微弱声音……

    见到二人恢复了大半,蒙毅与卫风拉长了脸坐在一旁。

    “自行打坐恢复。”

    足足三个时辰,二人才基本恢复了正常,只是明显伤了元气,一时半刻难以彻底恢复巅峰状态了。

    “你们俩的胆子可真够大的,不想活了,去外面跳阴河,一头撞死在陵寝里也行!”卫风沉着脸,眼里怒火升腾,大有一巴掌抽死两人的架势……

    “师尊……”秦阳没了底气,颇有一种犯错被家长抓了正着的错觉……

    “你们俩蠢货,没听过,道不可妄泄,法不可轻传!”卫风气急败坏,抬了几次脚想要踹两人,最后终归没舍得下脚……

    “若是如此简单,为何我等从来不问你们,无论是顶尖的神通,亦或者是古经秘典,都是功参造化,蕴含天地至理,除非是将其完全参悟,身具大神通大境界于一身,否则连传授出去的资格都没有,若是想将其篆刻于书,具象于器,唯有封号道君那等强者才有一丝希望而已!”蒙毅拉长着脸,沉声解释。

    张伟和秦阳拉耸着脑袋,有气无力,任由责骂,若非俩老头反应快,他们俩怕是真要完犊子了……

    “哎,罢了罢了,也是我等疏忽,没料到你们二人,竟然如此大方,以后记住了,切记不可随意外泄,不然只是反噬,就能让你等吃大亏,你们也不想想,若是这些古经秘典,神通大法,如此简单就能外泄,为何传世的经典,却从来没听过被弟子外泄出去?你们以为那些有经典的宗门,没人去打他们修成经典的弟子的主意?非是不愿,而是纵使搜魂寻魄,酷刑折磨,也不可能得到,因为这些弟子压根没能力外泄出去!”卫老头一声长叹,似是欣慰,也似是无奈。

    旁边的蒙毅,脸上带着微笑,似乎对俩后辈很是满意。

    有没有能力无所谓,起码对自己人,有这份心,终归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