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一章 解忧杂货铺
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      更新:2017-12-28
    “好一个繁衍到昌盛的仙道世界啊……”

    秦阳蹲在店铺门口,一脸忧郁的看着半空中一道修士的遁光划过天空,喃喃自语,满眼的艳羡……

    少顷之后,拍拍屁股转身回房里,到自己专门的工作间。

    说是工作间,其实里面就是有一张红木桌,专门腾出来制作基础符篆的……

    取出一道空白符纸,秦阳拿着三尾狼的尾毛制作的符笔,真元运转开,待笔尖冒出的一丝白色灵光稳定之后,手腕一抖,在符纸上缓缓的勾勒。

    少顷之后,秦阳额头见汗,抬笔之后,符纸上大部分地方都已经有了完整的符路,只有最中心的地方是空白的。

    从裁剪符纸,勾勒基础纹路,浸泡灵液,稳固符路,到此刻,就算是完成了一张火行的基础符篆……

    可惜这也算不得符篆,只有等着真正的符师来完成最关键的核心部分,画龙点睛,这样才是一道真正的符篆。

    当然真正的符师,肯定不会在前期这种事情上浪费真元浪费时间,所以卖基础符篆,就是秦阳杂货铺里的一件比较赚钱的商品了,一张五块一品灵石,秦阳压缩了成本,有两块的赚头,勉强摆脱了血汗工人的称号……

    花费了三个时辰的时间,制作了十张火行的基础符篆,秦阳这才放下笔,一脸唏嘘……

    想当初,刚穿越的时候,确认了穿越这件铁一般的事实,再发现腰间的乾坤袋时,就先大笑三声,因为这是前世在玩最火的虚拟游戏《一品修仙》时,直接用游戏角色穿越过来的……

    那时虽说不是那无垠虚拟游戏世界里最强的仙尊之流,却也是堪称里面四大富豪的人物,想要什么稀有材料,想要什么珍奇法宝,想要什么珍奇功法,全部来找他就没错了。

    再加上当时收集来的大量珍惜秘术神通,道经秘藏,还不无敌了……

    法象天地、真龙般若功、问天剑典、三宝琉璃灯、阴阳法瓶……

    恩,这些全都没有了……

    出了点小偏差……

    虽说的确是用虚拟游戏的角色穿越来的,但是这角色是那个刚建立的一级小号,乾坤袋也变成了最低级的储物袋,里面除了一身换洗的旧衣服之外,毛都没有多一根……

    就连衣服都特么只是一身浆洗的快要糟掉的道袍……

    这大喜大悲的,当时差点没哭出来……

    也就是运气好,赶上无量道院向着青林城这边大开发,跟上了大流,再耍点小聪明,不怕脏不怕累,一年半载下来,才有了一个安身窝,一家小门面,前面开店,后面住人……

    店名就叫解忧杂货铺……

    卖的也就是一些不入流的东西,半成品的基础符篆都算是店里的好东西了……

    这一年时间下来,也算是彻底融入这里了……

    正当秦阳坐在那出神的时候,后门传来一阵蹦蹦蹦的低沉敲门声,声音很有节奏,长长短短的,连续好几秒,秦阳一个激灵,顿时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

    “嘿,客户上门了。”

    这个暗号是秦阳按照摩斯码编的,只有合作愉快的老客户知道,当然,这些老客户可不知道这摩斯码翻译过来就是悍匪的意思……

    关了前面的店铺,这才到后面打开后门。

    眨眼间,就先嗅到一阵浓烈的血腥味,然后就见一个两米高的壮汉,两手拎着俩硕大的黑皮布袋走了进来……

    “秦老板,这次的货加急处理。”壮汉浓眉大眼,眼中带煞,呼吸之间,鼻前都有一丝白气喷涌,浑身都透着凶悍的气息。

    “加急价格翻倍。”

    “我知道规矩,这是四百一品灵石。”壮汉面色不变,当着面打开一个小袋子,里面一堆指甲盖大小的白色晶石。

    秦阳没急着收,俯下身子蹲在那俩黑皮布袋前面,将其打开之后,就见里面两具尸体,一个看起来是五六十岁的老者,另外一个看起来四十来岁,面白无须……

    “风险高,难度大,再加三倍。”秦阳稍稍一看,就随口加了一句。

    “秦老板,三倍过分了!”壮汉面色一冷,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皮肤更像是着了火一样变得通红,身形都随之拔高三寸……

    “呵呵……”秦阳不为所动,只是冷笑一声:“过分?我给人解忧,从来都是明码标价,这俩可是正儿八经铸就道基的修士,可不是刚入门的养气期,再说,你们自以为扒干净了,等到人气机消散了才送来以为我都看不出来了?还有这俩人身上穿的衣服,可不是普通丝绸,是天蚕丝以十八勾的方法织成的,再加上这个家伙都特么多大年纪了,还没有续须,这俩人来自哪里还用我说么?”

    “哈……”瞬间,壮汉就像是被戳破的气球一样,飞速恢复了原样,脸上带着憨憨的笑容竖起大拇指:“秦老板目光如炬,再加三倍,不过必须今天处理掉。”

    说着话,壮汉就老老实实的再多给了六百一品灵石……

    壮汉离开之后,秦阳就先拿出一个小布包,取出里面的黄色粉尘洒在后院里,尤其照顾了俩尸体,顿时那刺鼻的血腥味就随之消散,然后再拿出一个瓷瓶,扒开瓶塞之后,淡淡的白烟浮动,所有的气味都随之消散……

    做完这些,秦阳才将黑布袋彻底打开,看着地上两具尸体,幽幽一叹。

    这解忧杂货铺,前面就是杂货铺,跟青林城众多小店没多大区别,也就混个温饱而已,叫解忧杂货铺,这个解忧,就是帮人处理尸体……

    去年刚来的时候,饿的前胸贴后背,第一笔赚到的饭钱,就是靠着处理尸体……

    当时城西这边闹瘟疫,死了不少人,这些人的尸体,肯定不能留在城里,但是这种活,真正的修士谁管啊,城卫队也怕感染瘟疫,就出了钱,找人来将这些尸体弄到城外烧了埋了……

    这找的人,就是城西这边的人,被封锁在这里不能出去,但是肯接这个活的,有钱拿,事后若是没感染瘟疫,就不用被封锁在城西了。

    秦阳当时就接了这个活,赖好有个储物袋,再加上医学常识,全副武装之下,就幸运的没感染。

    后来这些尸体处理完,城西封锁解除了,秦阳就拿着钱,在城西弄到一栋房子,开了间解忧杂货铺。

    解忧嘛,还是处理尸体……

    就是这业务变得越来越诡异了,到了现在,基本上都是帮人解决首尾了,送来要处理的,基本上没有一个是正常死亡的,不用猜就知道,这些都是争斗之中落败身亡,有些更直接的就是被黑吃黑了……

    毕竟,这可是一个仙道昌盛的世界,想要追查到到底是跟谁争斗而死,这方法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被不同的法器、不同的术法、不同的方法弄死,都是有迹可循的,就眼前这俩尸体,哪怕是在野外发现的,秦阳也能通过蛛丝马迹,用种种手段追查到他们落败在谁的手里,就算具体不到哪个人,也能有缩小到极小的范围。

    眼前这俩,秦阳打眼扫了几眼,就看得出来,这俩倒霉蛋是在争斗到最后两败俱伤,被人捡了漏补了刀,俩一起玩完……

    不然的话,俩铸就道基的筑基修士,怎么可能会死在青林城最破落的城西……

    要知道,城西这边,之前修士就不多,再加上去年闹瘟疫,现在留在这里的,最强的能有个养气期六七层就了不得了……

    不过来的是谁都无所谓,专业给人解忧,秦阳这出手,最起码的就是让人追查不到自己这里,追查不到自己这里,自然客户就不用担心了……

    摆了桌子,放上香炉,秦阳点燃三根香插在香炉里,对着两人躬身一拜。

    “两位前辈,你们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别找到我头上,我这起码能让你们入土为安,不让你暴尸荒野,喂了城外的野兽,你们既然去了,就安心去吧,我这次要是能摸到什么好东西,回头再给你们搓点灵香,最少三把,够你们闻一年……”

    嘀咕了两句,秦阳才缓缓的将一只手靠近那位老者的尸体。

    当手接触到尸体的瞬间,就见秦阳受伤浮起一丝白雾,白雾就像是从秦阳手中伸出来的一只手,对着尸体一抓……

    顿时,白雾化作的手缩回来,手中就多了一团柔和的白色光球。

    当那虚幻的手融入到秦阳手中之后,光球消散,里面一本蒙着一层微光的蓝皮书浮现。

    “呵,摸出来技能书了。”

    秦阳也没在意,随手丢尽储物袋里,然后再次抓向那中年人的尸体,同样的虚幻手影浮现,再次抓出来之后,也多了一个光球。

    光球消散,秦阳手中就多了一个两指宽的血玉,色泽温润,通体光滑,就是那血色简直就像是沁了真血一样往外溢,让人有种汗毛乍起的感觉……

    秦阳眉头一挑,细细搓了搓这血玉,神情里颇有一些意外的感觉……

    没想到还真摸出好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