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486 拯救风美人的情商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他曾知道,只有当一个女子深爱一个男子时,才会愿意为他孕育子女……

    阿若不愿意怀有他的孩子,她不喜欢他们的孩子……所以,她其实是不太喜欢他的……可是,他却已经对她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她心中一定是后悔的……一定是怨他的……

    心底的落寞化作深深的哀伤弥漫在空气之中,萦绕在那一袭黑衣之侧,就连满目滟烈的阳光都无法将之消散。

    一时间,相顾无言。

    许久之后,云千若才从呆滞中回神,看着眼前落寞神伤黯然销魂的男子,嘴角微抽,满头黑线,一颗心都在风中凌乱着。

    他这究竟是什么逻辑?!怎么就会想到她不喜欢他,不想和他生宝宝呢?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嘛!

    “哎……”云千若以手扶额,在心中默默哀悼着某人低出银河系的情商。

    北冥风听到她的叹息却忍不住抬眸看了她一眼,声音低低的,“阿若……”

    那落寞无边仿佛被人抛弃了的小媳妇一样的声音,听得云千若眉心微跳,伸手擦了擦眼角的冷汗,仰起小脸直视着他的眼睛,“你说的没错!本姑娘就是不喜欢你!”

    闻言,北冥风呼吸一窒,长长的睫毛轻颤了下,缓缓垂下,遮住了那双倾世潋滟的眼眸,遮住了眼底深的化不开的黯然与落寞。

    纵然心中那样想,可,亲耳听到,却又是另一种感受,一种完全不同的感受……

    云千若一直盯着他看,自然没有错过那一瞬间他眼底弥漫的黯然与绝望,仿佛一瞬间沉入万丈冰渊般,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还有一丝淡淡的心疼。

    心一横,云千若翻了个白眼,声音铿锵有力,“你刚才没有听错,本姑娘就是不喜欢你!而且,也不愿意给你生娃娃!”

    隐约之间,云千若仿佛看到他的身体轻晃了一下,悬在身侧的手微微轻颤,仿佛正经历着某种难以承受的痛苦。

    她有些心软。可,想到他方才那白痴的想法,又狠了狠心,愣是将那份不忍压了回去。

    “喂!你就没什么话可说的?”

    北冥风纤长的眼睫颤了颤,似乎想要抬眸看她,可,终究是没有看她。

    他微微低着头,长长的睫毛在那绝世无双的容颜上落下了一层淡淡的阴影,迎着阳光,却更显落寞与孤寂。周身弥漫着一种悠远而苍凉的气息,宛若一尊穿越时光尘封经年的冰雕,早已被世人遗忘,那般落寞。

    “喂!说话!”

    不能心软!不能心软!他如此白痴!自然是要好好调教!

    “阿若……”仿佛鼓起莫大的勇气般,北冥风缓缓抬眸看向她,神秘幽魅的双眸像是敛尽繁星的夜空,没有半点光亮,却深深的凝视着她。

    云千若心中一颤,微微别开眼,“干嘛?有话就说!”

    “我以为……你喜欢我的……”

    那声音,格外低沉,仿佛风一吹,便散了。

    云千若听得出他话语中深藏的千言万语,百般情绪,心底涟漪缱绻,面上却不动声色,半点不客气,“谁喜欢你了?你少自作多情了!本姑娘喜欢的另有其人!”

    毫无意外,她又看到他的身体轻晃了下,纵隐在一袭迷雾寒烟般的黑衣之下,却依旧可以感觉到他身体的轻颤。

    云千若:漫天神佛!月老在上!请原谅她如此不懂怜香惜玉!她这是也是为了让风美人提升一下情商!以后别再有那么白痴又无厘头的想法!让她哭笑不得倒是没什么关系,可是,你看他把自己给折磨的!

    方才,她还以为他怎么了呢!可是好一阵担心的!

    过了许久,北冥风悬在身侧的手指才动了一下,他仿佛在风中石化了很久,游离在外的魂魄一点点归位,一点点抬头看向云千若,“你……你……喜欢的人……他是谁……”

    云千若在他抬头看向自己的一瞬间飞快的别开了眼。

    因为,她可不想看到他那悲伤逆流成河的忧郁眼神,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前功尽弃!

    手里绕着一颗狗尾巴草玩着,云千若看着远处的山峦白云,语气幽幽,“他啊!你不认识的!不过,他长的可好看了!尤其是笑着的时候,简直倾倒众生!而且,他性格也好,虽然偶尔闹点小情绪,可大多时候都很可爱!除此外,他武功也很好,保护本姑娘绝对没问题!然后他……”

    云千若一口气说了很多话,简直把那传说中的美男子夸的只应天上有,而且,从她神采飞扬的模样里便可看出,她是真的心悦那不知名的美男子。

    北冥风静静地听着,看着,挺拔如玉山的身姿却不可抑止的轻颤,让人很担心,他会不会忽然倒下去?

    云千若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看了他一眼,却见他长睫低垂,遮住了眼底的情绪。可她根本不需要看他的眼睛,便可知道他此刻的情绪。

    “那个……”

    云千若正欲开口,北冥风的声音却低低的响起,无尽落寞,黯然神伤。

    “阿若……我也可以保护你的……我也……长的不差的……”

    云千若转了转眼珠,拼命忍住笑,“噢……是么?”

    “嗯。”

    “可是,那又怎样啊!本姑娘喜欢他一个就可以啦!”

    北冥风长长的睫毛颤了颤,缓缓抬眸看了她一眼,“那个人……叫什么……”

    “干嘛!?你想去杀人灭口啊?本姑娘才不会告诉你!”

    “我……”

    “别你你我我了,既然你现在都知道本姑娘不喜欢你,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看着他颓废落寞的样子,云千若忍不住直接打断,“你看咱们找个时间把婚给退了吧!”

    “什么!?”

    闻言,北冥风猛地抬头看向她,那一瞬间,他沉寂幽暗无波的眼眸中掀起惊风骇浪,几乎将人卷入其中。

    云千若摇了摇头,心神稍定,“干嘛如此大惊小怪!?不是都跟你说过本姑娘喜欢的另有其人么?而且你也知道本姑娘不喜欢你的,那还退婚啊?”

    “不……”他本能的拒绝,那样激动,可是,仅仅说出一个字却又卡主,如鲠在喉,不知他要以何种理由拒绝。

    云千若撇了撇嘴,“你凭什么说不呀!本姑娘又不喜欢你!”

    “可是……可是你之前答应的!”

    “答应?噢……本姑娘现在又不答应了!”

    云千若说的轻松随意,眼角眉梢都是近乎无赖的神色,北冥风怔怔的看了她许久,“你、你怎么可以……”

    云千若立刻白了他一眼,“为什么不可以?本姑娘反悔了不行么!?”

    北冥风看着她,嘴角动了动,却终是无言以对。

    云千若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伸手一指他的手,“喂!把那个定情信物还给本姑娘吧!”

    北冥风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入目是那枚精致古朴的戒指,他神色一动,下意识的把手背到身后。

    云千若看的一阵好笑,表情却是严肃的,“喂!那是本姑娘的!你不会是想私吞吧?”

    “可……你已经把它送给我了……”

    “本姑娘现在要收回!”

    “……”

    “喂!别以为不说话就不用还了!快给我!”

    说着,云千若已经把手伸到他面前,北冥风却看着她的手,抿唇不语,更没有要将戒指归还的意思。

    “我说风大爷,你有那么穷么?还想霸占着本姑娘的戒指去换银子不成?”

    “不是的!”北冥风下意识的否认,他怎么可能拿着她送给他的定情信物去换银子?纵有一日他落魄街头,食不果腹,也绝不会这么做!

    看着那只一直背在身后的手,云千若不禁有些想笑,眨了眨眼睛,“喂!这定情信物可是一对呢!你不把它还给我,我怎么去送给喜欢的那个人呢!”

    北冥风身体一颤,猛地抬头看向她,那双幽若深潭的眼眸中似乎卷起暗涌的波澜,“你……你要把它送给别人?”

    云千若眨了眨眼睛,神情有那么些无辜,“怎么能是别人呢!首先,本姑娘喜欢他!然后,本姑娘将来还要嫁给他!”

    “你……”纵然已经饱受了万千摧残与荼毒,可是,听到云千若说要嫁给别人,北冥风还是身体一颤,连呼吸都微微凝滞了,只神色凄然的看着她,“你……要嫁给他……”

    “嗯!当然要嫁给他!”

    “可……”缓了好一会儿,他似乎才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纤长的睫毛遮住眼底的情绪,“可是我们已经……已经……”

    “噢……没事儿!本姑娘就当是走路摔了一跤好了!”

    “……”

    云千若那轻描淡写的语气,简直就像一柄绝世神兵,在某男子本就千疮百孔支离破碎的心脏上又狠狠地补了一刀,差点让他魂归幽冥。

    许久之后,他才勉强开口,声音沙哑而低沉,“你不介意……可是……他呢?”

    “噢!他肯定不会介意啊!”

    “……”

    他……还能再说什么……

    心很痛……好像什么都说不了……

    北冥风有些颓然的坐在草地上,缓缓抬起左手,游弋飘忽的目光定定的落在那枚古朴悠然的戒指上,定格许久。

    最终,他抬起有些颤抖的右手,缓缓伸向那枚戒指。

    毫无疑问,他这动作是要取下那枚戒指。

    云千若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神情间有一瞬间的呆滞,反应过来之后却忍不住暗暗磨牙。

    他居然真的准备摘下这枚戒指!?!

    她摧残了他这么半天,虽然有点丧心病狂没人性,可是,那也是为了提高他的情商啊!而且,依着风美人那无赖的本性,他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放弃!?

    除非是他不够爱她,对她的感情不够坚定!

    嗯!如果是风美人的情商,肯定会这么以为!

    但,她不会!

    虽然他此举有些出乎她意料,而且也的确有上述嫌疑,可是,她相信风美人!也相信他们之间的感情!所以,她绝对不会怀疑,这是风美人对她的感情不够坚定,才会如此轻易便放弃。

    恰恰,是风美人的感情太纯粹,所以才会牺牲自己成全她和某人!

    心思起伏不过是瞬间的事儿,在北冥风的手指摸到戒指的那一瞬,云千若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他扑倒在身下。

    “阿若?”北冥风一怔,看着压到在身上的小女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云千若磨了磨牙,一巴掌拍过去,毫不怜香惜玉,“你这个阴险无耻的老流氓!居然还想对本姑娘始乱终弃!”

    说着,又是一巴掌拍了过去,北冥风有些懵,风华绝代的俊脸上一片呆滞,看着她,怔怔的回不过神,“阿若,你、你……”

    “你什么你!?你妹呀!你睡了本姑娘却不想负责!还想着和本姑娘退婚!你简直就是个丧心病狂的魂淡小人!”

    劈头盖脸的一番控诉,云千若直接伸手对着他俊美却呆滞的脸一通蹂躏。

    “让你丧心病狂!让你不想负责!让你始乱终弃!看我不捏死你!”

    “……”

    北冥风全程呆滞,一脸蒙圈的躺在那里,任云千若蹂躏他的脸,蹂躏他的身,蹂躏他的头发……

    等到他已经被云千若蹂躏的俊脸绯红,发丝凌乱,衣衫不整时,那游离到白云青天之外的灵魂才终于归位。回魂的瞬间他一把抱住压在身上胡作非为的小女子,神情中是无法抑制的激动,“阿若!你、你方才说的那些话,意思是不是要让我负责?!”

    云千若看着他白痴的神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喂!你这么激动干嘛?是不是不想负责!?不想娶本姑娘啊!?”

    “不!不是的!”北冥风急声开口表明心迹,“我当然愿意负责!当然想娶阿若!我怎么可能不想!我做梦都想要娶阿若过门!”

    云千若:“……”风美人都语无伦次了……这幅焦急不淡定的模样还真是很少见!

    一边欣赏着北冥风的‘失态’一边慢悠悠的挑眉,“哦?你说你愿意娶我?”

    “嗯!愿意!”几乎是迫不及待的点头……

    云千若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可是,你方才还想和本姑娘退婚来着……”

    “那是阿若要……”

    “嗯!?”云千若美眸轻眯,一记阴测测的眼神飘过去,北冥风神情一顿,立刻将脱口而出的话咽了回去,“是我不好!是我混蛋!阿若,嫁给我!可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