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被暗算了!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那个容初……刚刚说什么?!如果它鼠大爷的耳朵没坏掉的话,他好像是说……

    白耗子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容初,这怎么可能!那个容初怎么可能听得懂它的鼠语!?

    可是,若是他听不懂的话,又怎么可能知道它调戏了轻衣小美人!?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耗子困惑了!

    顶着一头的问号在风中凌乱!然后,它忘了它还身在半空中,忘了它正张牙舞爪的朝某人扑去!于是,它华丽丽的从半空中掉了下来,‘啪’的一声摔在了岸边的青草地上,差点摔成了一团白色的泥巴!

    白耗子:“……”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容初那个人类听得懂它的鼠语!?这不正常!

    “嗖”白耗子死不瞑目的从草地上抬起头,眼睛死死地盯着容初:“吱吱吱吱——”快从实招来你到底是何方妖孽?为何听得懂鼠大爷说话!?

    若若那个臭丫头听得懂它说话,是因为那个原因!

    但是,别人万万没有听得懂它说话的理由!就连博古通今有着经天纬地之才无所不知的言表哥都不能听懂它的语言!这个容初……

    肯定有什么不可不说的秘密!

    思及此,白耗子盯着他的眼神愈发明亮,灼灼逼人,仿佛是元神出窍蹦到他的心底看穿他的灵魂似的。

    然而,容初面容沉静的看着它,棱角分明的五官隐在寂寂的夜色之下仿佛远处隽永的青山,内敛中凝着岿然不动的淡然。

    “嗷呜——”没有看到鼠大爷锐利的眼神么?没有听到鼠大爷的问话么?你不是听得懂鼠语的么?装什么糊涂?

    然而,容初仿佛没有看到它凶狠的眼神,侧过身去,极为自然的抬手,理了理纳兰轻衣耳边被风吹乱的发丝,动作清浅而温柔。

    白耗子:“……”居然无视它鼠大爷!这个可恶的小人类!

    “嘎嘎嘎嘎——”

    喂!那个小子!你没有听到鼠大爷的仙音么?为什么能听得懂鼠大爷的话?到底是何方妖孽?还不速速现出原形来!

    “你再不走,我可不敢保证,你这身皮毛。”

    容初没有抬头,甚至,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给白耗子一抹,只是,夜风中响起他冷凝的嗓音,别有一番与生俱来的威慑力,一字不漏清晰的传入白耗子的耳中,顿时让它恨得咬牙切齿!差点没忍住直接扑上去!

    “……”握草!居然威胁它!?还是拿它引以为豪最宝贝的白毛来威胁它!这个容初!真的是太可恶了!

    “吱吱吱吱——”你知道鼠大爷是谁么?知道鼠大爷是谁罩着的么?居然敢如此威胁鼠大爷?就不怕鼠大爷告诉若若?哼哼!你小子可别忘了,要是没有若若帮忙,你能有机会抱得美人归?居然还敢威胁鼠大爷!

    从来没有哪一刻,白耗子如此骄傲与得意,它家主人是那个臭丫头!

    这有靠山的感觉还真是非常非常不错!

    思及此,白耗子扬了扬下巴,高昂起毛茸茸的脑袋,半眯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气势十足的睥睨着容初。

    哼哼1让鼠大爷用气场秒杀你!让你威胁鼠大爷!让你惦记着鼠大爷的白毛!

    然而,白耗子自以为凶狠的眼神以及那铿锵有力的威胁,却仿佛没有起到一丝半点的作用,根本就未曾威慑到容初!

    他淡淡的瞥了白耗子一眼,薄唇未动,却有声音淡淡传人它耳中,“以后不准打她的主意!否则,便是公主殿下也救不了你!”

    “噶?!”白耗子瞪大双眼,一副见鬼的神情瞪着容初,浑身的白毛都在一抽一抽的,怎么看都像是惊吓过度,被雷劈到的模样。

    事实上,它的确是感觉到向来聪明伶俐的大脑此刻有些浆糊。

    公主殿下!?那个容初说……他口中的公主殿下指的是谁!?会是它想的那样么?

    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白耗子已经瞪圆的眼睛又瞪大了一圈,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容初,一身上好的白毛在风中剧烈抽搐着。

    ……

    夜色寒凉,月冷风清,在水雾缭绕的天水河畔另一端,只闻夜色中响起一声巨大的闷响,恍似什么东西爆炸开了一般,有强劲的气流在空气中一圈圈荡开,如有实质般侵袭着四周原本寂静的空气,连岸边的花草树木都仿佛被那股气流波及到,一阵轻微的震颤。

    “砰砰砰砰——”

    一阵闷响不绝于耳,重物落地之声清晰异常,几十名黑衣人从半空中跌落,横七竖八的散落了一地,趴在草丛中挣扎闷哼,却是好半晌都爬不起来。

    那姿态,看起来狼狈至极!哪里还有先前的半点威风?

    “嗷……天!她居然真的破了断魂阵!这怎么可能!她不过就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而已!”

    “可是……她不仅破了阵还把我们打成重伤!嗷……浑身的骨头好像都散了架!那个臭丫头……真的是好生暴力!”

    “……”

    众人趴在地上,一边挣扎着爬起来,一边万千感慨,到此刻,依旧有些回不过神,怎么也无法相信,他们竟被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黄毛丫头打成重伤!而且,她还是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破了他们的阵法!

    要知道,即便是两位护法大人,没有一炷香的时辰也决计是闯不出这个断魂阵的!

    那个臭丫头居然只用了……这简直!不可思议!

    她的武功,竟在两位护法大人之上么?

    在众人内心惊疑不定的看着云千若时,残梦与离殁同样看着她,只是,他们的神情中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轻视与镇定。眉头紧皱,眼神微眯,神情尽是戒备,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残梦与离殁对视一眼,二人皆看出对方眼底闪过的讯息。

    先前,他们只道她是个毫无威胁的黄毛丫头,根本未曾放在心上,可此刻,事实证明,他们错的太离谱!

    太过轻敌了!

    下一瞬,残梦和离殁同时出手,身形奇快如闪电,一左一右朝云千若杀去!一人使刀,一人使剑,风声凛冽,寒光刺眼,刀剑配合的天衣无缝,竟仿佛在暗夜中织成了一张刀光剑影的死亡之网!紧紧地密不透风的罩向云千若!

    然而,那被困在刀光剑影之中的人,却没有丝毫身处险境的觉悟,反倒是神情悠然,从容至若,甚至,嘴角还凝着一抹懒洋洋的笑意,不忘点评两人的招式。

    “呀!这一招是刀剑合璧呀!威力不错!只是,还差了一点火候!你那出剑的速度有些慢了,而且,方位不准!”

    “臭丫头!看剑!”

    “哎呀!小美人这就生气了?我只不过实话实说而已!这年头,说实话都这么难了么?”

    “臭丫头!可恶!”

    “我不叫臭丫头!你这小美人长的倒是挺好看的!能不能不要随便给人家取外号呀!”

    “啊……我的面具!你这个臭丫头!看剑!”

    “哎呀!这不是看着呢嘛!只是,你的剑太慢了,根本刺不到本姑娘啊!”

    “你!你这个臭丫头给我闭嘴!”

    “小美人,你这么凶会吓到我的!而且,本姑娘受了惊吓之后,就会控制不住我自己!万一伤了小美人,那可就不太好了!”

    “你!你这个可恶的臭丫头!”

    残梦差点被云千若气得吐血!尤其是她这边已经拼尽全力,气息明显不稳,可是,那个臭丫头却一脸的悠哉惬意,嘴角一抹淡淡慵懒的笑,一副游刃有余根本未曾尽力的模样,看得她心中既怒且惊!

    她和师兄二人联手,竟都不是她的对手!这个臭丫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师承何处!?为何武功如此诡异!

    “残梦!不要自乱心神中了臭丫头的奸计!”

    在她心绪大乱之时,离殁的声音及时传入耳中,与此同时,他还飞身来到她身边,手一伸,沉稳悠长的内息顺着后心注入她体内,平复着她体内汹涌翻腾的真气。

    残梦飞快的收敛心神,压下那肆意乱窜的内息,“让师兄担心了!”

    “哎呀!原来还是师兄妹啊!自古师兄师妹一家亲!我看你俩,八成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嗯不错!难怪连武功都用的刀剑合璧呢!”

    听到云千若的声音,残梦刚刚平复的情绪又有再次沸腾的迹象1幸而,接收到离殁警告的眼神,她才及时收敛心神,只是,瞪着云千若的眼神依旧有些不稳,“你这个油嘴滑舌的臭丫头!看招!”

    话落,残梦的身影化作一道流光极速扑向云千若,冷夜中,仿佛一道黑色的魔影,带着万钧杀气直指云千若!

    云千若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小美人杀气这么重可不好哦!太过阴暗了!”

    说话间,她漫不经心的抬了抬袖子,一道淡蓝色的光晕如流水般散开,在月光下流淌,看似优雅缓慢,却有着风雷莫当之速,转瞬之间对上残梦飞扑而来的身影。

    “砰——”

    一声闷响,黑影与淡蓝色的流光相撞,激起阵阵波澜,一圈圈化开在风中。

    残梦低呼一声,身影极速后退,落地之时,胸口一阵气血上涌,不受控制的吐了一口鲜血。

    “残梦!”

    离殁目光一紧,有些担忧,但,他终是忍住走过去冲动,眼神一眯,落在云千若身上,下一瞬,身影如闪电般射出,手中长刀凌空砍向云千若,寒光刺目,杀气森然!

    残梦伸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双眼紧盯着云千若,眼神晦暗不明。

    这个臭丫头!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难缠多了!甚至,到目前为止,她还未使出全部的功力!

    眼下她所展露的武功,究竟是她真实实力的几层?一层?还是两层?

    她竟无法探明她的深浅!

    一直紧盯着两人的残梦,清晰的看到离殁的刀从正面砍向云千若,而她嘴角勾着一抹慵懒的笑,从容自若的站在那儿,不躲也不闪,刀光卷起的风吹起她额前的刘海,森然的寒光映着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如风雪般清凉,却又潋滟生辉。

    残梦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也许下一瞬,她便会看到血溅当场的画面。

    然而,就在刀锋即将落在她脸上的一刹那,那道如月下剪影般的娇小身影消失了!

    凭空消失在原地!

    残梦呼吸一窒,瞳孔微微睁大,离殁亦是一愣,眼神倏地眯起,然而,一道劲风自身后袭来,快若风雷,势不可挡!

    离殁察觉至极,目光骤然一凛,本能的想要躲开,然而,为时已晚!

    不是他动作太慢,而是对方动作实在太快!

    “砰——”

    一声闷响,后背重重的挨了一掌!离殁身形一震,低头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都被那股强劲的气流推动着朝前冲去,连着六七步才堪堪稳住身形。

    “师兄!”

    残梦霍然一惊,眼底划过深深的担忧,不管不顾的朝他飞掠而去,一把扶住他,“师兄!你怎么样?”

    离殁此刻只觉得浑身内息震荡,体内仿佛有无数道真气横冲直撞,相当紊!胸口更是有一股股腥甜之气直窜而上。

    深吸一口气,极力压下那股溢上咽喉的血气,看着身边满脸担忧的残梦,沉声道:“我没事!”

    “哎呀呀!果然是患难见真情啊!方才还不承认!你们俩果然是有奸情的!”

    恰此时,夜风中响起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声线宛转若山涧清泉,月色之下甚是动听。然,残梦却是脸色一沉,眼底迸射出一道浓烈的杀气!

    “臭丫头!”

    一道咬牙切齿的低吼,残梦迅速举起宝剑,身影化作一道流光朝云千若冲去,手中剑光凛冽,挽着炫目的剑花。

    然而,云千若脸上的笑容有增无减,看着她扑来的身影,优哉游哉的点评,“小美人,你出剑的速度还是慢了些!而且,你这一招该是梨花带雨,怎么着也应该是从左侧方斜刺而来的。”

    “臭丫头!”

    残梦此刻几乎控制不住体内横冲直撞的怒火!看着云千若懒洋洋的笑容,耳边听着她悠哉惬意的声音,很想直接丢了剑,然后扑上去,将扑倒在地上,双手并用直接掐死她!

    然而,这些都只能是想想!因为,两人之间实力的悬殊让她清楚,丢了剑之后她是绝对无法靠近她身侧的!

    即便是此刻宝剑在手,她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靠近她!

    这个臭丫头!不仅武功奇诡,而且轻功诡异!根本还未及近身,她的身影便会瞬间消失,然后在下一瞬间诡异的出现在身后,杀你一个措手不及!

    若是她想偷袭,真的……防不胜防!

    心思飞快的转动着,转眼间两人过了好几招,残梦心中了然,那个臭丫头是故意让着她!也不能说让着吧!她大概就是在故意陪她玩似的!

    不由自主的,她想到了猫戏老鼠的故事。

    于是,一瞬间内心被怒火填满,汹涌炽烈的燃烧着,几乎冲散她的理智!

    “可恶的臭丫头!”

    她一定要好好教训她!即便不能在武力上教训她,也要狠狠地教训她一顿!让她知道,断魂岛不是那么好惹的!她堂堂断魂岛四护法也不是可以随意戏耍的!

    心思落定,残梦眼底晃过一闪而过的幽光,带着丝丝阴暗诡秘的气息。

    蓦然扬手,将一把绿色的粉末洒向云千若。

    夜里风大,绿色粉末刚一出手便被风吹着,极速卷向云千若,铺天盖地的落下,瞬间包围着她整个人!

    这一招,来的有些突然,且诡异莫测!云千若是真的没想到,打的好好的,这小美人竟突然使阴招!

    不过,她还是在绿烟飘来的一瞬间,本能的屏住呼吸,而后身影一闪,宛若一朵纤云般飘开五丈远,瞬间避开那些烟雾。

    “小美人!居然还玩阴的!”难得她想正大光明的跟人打一架……难得,她都还没使阴招呢!居然,被人捷足先登了!真是……

    云千若随意的挥了挥袖子,一道无形的气流划过,那些随风飘散而来的绿烟以诡异的姿态逆风而去,朝着残梦劈头盖脸的刮去。

    残梦目光一闪,快速飞身躲开,与此同时,手一扬,一道掌风挥出,瞬间将那些烟雾震开!

    只是,她还未来得及收回手,迎面飞来一个红色的小丸子,速度飞快,宛若流星破空,转瞬之间便到了面前!

    残梦吓了一跳!本能的伸手去挡,然后……

    “砰——”

    一声闷响,红色的小丸子在她面前炸开,不知名的液体溅了她一脸,冰冰凉凉,滑滑腻腻,让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什么东西!”

    伸手一抹,然后看到满手的红!鲜艳如血!

    残梦心中一凉,连呼吸都凝滞了一下,她的脸!

    不对!没有丝毫的疼痛!而且……

    她再次把手心伸到鼻尖闻了闻,没有血腥味!

    这,不是血!

    “哈哈哈……小美人,我这颜料还不错吧?看看你此刻的脸色,很是红润哦!比之前的惨白看着顺眼多了呢!”

    风中飘来一道欢快的嗓音,宛若一缕魔音,深深的荼毒着残梦的每一根神经!

    “……”那个臭丫头!居然……又戏弄她!

    “臭丫头!你很得意?”

    眯眼,幽冷的眼神直射云千若,那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然而,云千若仿佛没有看到她喷火的眼神,阴沉的脸色,很是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本姑娘也没有很得意呀!只是,心情也还不错啦!呵呵呵……”

    可不!原本因为风美人无缘无故失踪了一天的事情很是心塞!就连吃了一大包的零食也没能缓解她抑郁的心情!可现在呢!打了一架之后,她居然觉得神清气爽!心情格外的美好!

    果然啊!她是很久没有与人打架了!所以,才会因为风美人那个白痴混蛋而心塞郁闷!

    嗯!看来以后还是要多找人打架才行!

    残梦可不知道云千若的想法,但是,她此刻变幻不定若有所思的神情,落在她眼中,让她很是不爽!

    这个臭丫头!明明在与敌人对战,竟然还如此肆无忌惮的走神!

    她有见过谁与别人对阵之时还神游太虚的!?

    这分明就是丝毫未将对手放在眼中!

    可恨!太可恨了!

    心中怒火骤起,几乎成燎原之势!然而,下一秒她想到了什么,心中窜起的怒火瞬间平息了不少。

    不动声色的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土地,眼底,有诡异莫测的幽光一闪而过,快的让人无法捕捉。

    “臭丫头!看招!”

    下一瞬,她手腕轻扬,又是一把烟雾朝云千若扔去,烟雾飘出的方向正是云千若的左后方!

    云千若懒洋洋的翻了个白眼,“居然又来这招!美人真是幼稚!”

    难不成还以为这招能对付的了她!?真是……异想天开!

    身影一闪,避开烟雾,云千若手一扬,三颗小丸子飞快的朝残梦飞去。

    一白,一黑,一绿!

    看到它们,残梦本能的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脸色微微一变。

    可恶的臭丫头!她脸上的东西还不知道能不能洗掉!而且,谁知道这一次她丢的是什么东西!

    本能的就想要躲开,可是,看到草丛中那一道不易察觉的小小绿光,以及,云千若快要偏离预定地点的身影,残梦目光一闪,直接拔出宝剑,不顾那些飞来的丸子,朝云千若冲去。

    “臭丫头!老娘今日和你同归于尽!”

    云千若:“……”

    好端端的,小美人怎么居然要拼命呢!?

    她好像也没怎么调戏她!?好像,也没干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吧!?怎么就……刺激到了这小美人?

    只不过,她心中虽有些许诧异,却并未将残梦放在心上,因为,她还没有冲杀到她面前,那三颗飞去的小丸子已经撞上了残梦!

    “砰——”

    只听一声闷响,原地忽然腾起浓郁的黑烟!不过一瞬间,便将残梦的身影淹没其中!

    “残梦!”

    “砰砰——”

    在离殁声音响起的同时,又是两声巨响传来,原本平坦的地面忽然炸开一个深坑,然后,有残梦的惊呼声自浓烟滚滚中传来,让人毫不怀疑,她是掉进了脚下忽然出现的大坑里!

    而坑面之上,依旧浓烟滚滚!在夜色里,那黑烟真的很难消散1

    “残梦!”

    离殁没有迟疑,只是目光晦暗不明的看了云千若一眼,便飞身跳下深坑。

    云千若站在不远处,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还真是情深义重呢!看在你们如此相爱的份上,左右,本姑娘也不是个大开杀戒嗜血凶残的人……好吧!你们从坑里爬出来之后就……嘶!”

    云千若话未说完,忽然一阵尖锐的疼痛自脚腕上传来,猝不及防之下,疼的她倒抽一口凉气。

    一低头,发现脚腕上趴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绿色不明物体,拇指般大小,通体碧绿,近乎于透明的眼色,一对小小的眼睛散发着金碧色的光芒!此刻,正趴在她的脚腕上咬得不亦乐乎!

    “!”云千若半眯起眼睛,阴凉的目光锁定那只拇指大小的小虫子,那阴森的杀气几乎要从她的眼睛里飘出来!

    居然被一只小虫子给偷袭了!

    这简直!

    “噗嗤——”

    说时迟那时快,一根金针扎进了小虫子的身上,正埋头苦咬的小虫子瞬间松了口,扭动着碧绿色的小身子,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

    而且,在它将嘴巴从云千若脚腕上松开之后,它原本碧绿一片的小身子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粉红一片!

    没错!就是粉红色!从头粉到了脚!那粉粉嫩嫩的颜色简直像朵盛开的桃花!那双金碧色的眼睛居然也变成了金粉色!看起来,竟有那么一些可爱!

    云千若:“……”她居然觉得这只死虫子可爱!?是不是脑残了!?它可才咬过她呢!而且咬的很疼!

    她应该直接用金针把它戳死才对!

    不!应该窜在针上,然后用火烤熟了!

    可是,她居然什么都没做!那只咬了她的小虫子还活着!

    看着那只被金针扎不断的扭着身体粉粉嫩嫩像朵桃花儿似的小虫子,云千若想,她大概真是是一个心地善良,关爱小动物小生灵的好姑娘!

    左右,在她把小虫子扎在金针上的时候已经检查过她的伤口,并没有毒!

    原来只是一只没有毒性的小虫子!虽然长的有些奇怪,有些可爱的,不过,既然没有毒性的话,她也不好与一只小虫子计较吧?

    它咬了她一口,她也扎了它一针,如此,也算扯平了!

    “好吧1谁让本姑娘这人善良来着,你走吧!”

    说着,云千若将金针举到眼前,指尖轻弹,一道流风飘过,被扎在金针上的小虫子瞬间被弹飞了出去。

    夜色寥寥,月满风华,片片红梅飘落,如蝶般流连在风中,那只只有拇指大小的粉嫩嫩的小虫子就仿佛一片桃花瓣,淹没在一片落梅之中,很快便淹没了痕迹。

    “好吧!本姑娘也该回去了!”

    看了一眼头顶明朗清丽的夜空,云千伸了个懒腰,也不去看那个大坑里可能还躺着的两人,也不管地上还没有爬远的黑衣人,迈着轻快的步子,哼着不知名的调调往回走去。

    当然,若是她此刻知道那只小虫子的威力!知道那只小虫子其实是残梦故意放出来对付她的,她绝对绝对会把那只小虫子揪出来,窜在金针上面,然后点燃一堆篝火,狠狠地烘烤它!直到把它烘烤成一片虫干!

    还有那坑里不知死活的两个人,她绝对会把他们挖出来,然后,准备一百零八种酷刑招待他们!

    最后,再以其人之道给他们下上一记重量版的春色无边药!

    还有那些个断魂岛的教众,她也一个不会放过!直接全部挖个坑活埋了!

    因为,那个阴险黑暗的小美人居然敢暗算她!

    然而可惜的是,在云千若离开湖边之际,她还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坑了!而且,她此刻的心情是格外的美好!

    然而……

    ……

    半个时辰之后,云千若走在一片人迹罕至的林荫小道上。

    倒也不是这里有多偏僻,而是,此刻天时已晚,外出游玩的人早就已经散了,此刻大多已沉入梦乡之中,谁还会在外面飘荡?

    大概,也就是她了吧?

    云千若百无聊赖的想着,手里拿着一株狗尾巴草,优哉游哉的走着。

    “也不知道风美人回来了没有啊?”

    “呼!怎么又想到他了?管他回来没回来呢!反正本姑娘回去之后要把房门从里面锁上!锁三道锁!绝对绝对不让他进门!”

    “呃……话说,本姑娘这是生气了么?”

    云千若伸手摸了摸鼻子,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她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

    “对!小心眼是那只风美人的专利!本姑娘可是大度的很!不与他一般见识!”

    这样想着。云千若伸手拿出荷包,戳了戳上面的企鹅,“你这只又呆又笨的企鹅,真该向本姑娘学习学习!不要总是那么小心眼!不要总是那么无赖!不要总是……”

    说着说着,云千若忽然皱起了眉头,低头看了自己一眼,眼底划过一丝困惑。

    为何,她感觉自己越来越热?

    明明,此刻冬夜寒凉,正值深夜,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刻!而且,此刻有风,而路上无人,明明该是感觉到冷在对,为何……

    她却感觉体内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着!将真气与血脉焚成了炽烈的烟雾,沿着她的奇经八脉一点点蔓延,扩散,将热流传遍她身体每一个角落。

    很热!很难受!这种感觉,很令人烦躁!莫名的感觉不舒服!

    云千若伸手扯了扯领口,一丝微凉的风吹入,拂过她颈间敏感的皮肤,带起一阵轻微的颤栗。

    然而,不够!这一丝凉爽远远不够缓解她身体的燥热!更无法舒缓她内心的烦躁!

    是的!她此刻感觉很烦躁!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把外衫解开,脱掉!那样应该就会舒服一些!

    看了一眼四周无人的夜色,云千若迟疑了一下,伸手摸上领口的云扣,指尖一动,解开了一颗。

    有一丝丝的清凉顺着那微微敞开一点缝隙的领口吹入衣衫之内,令燥热稍稍缓解一些,却也只是缓解了丁点儿。

    云千若直接又伸手挽起了衣袖,顿时,微凉的风拂过她裸露在外的手臂,带来一阵阵凉意,令她体内的燥热稍稍缓解。

    “呼!就这样吧!”

    虽然,她很想直接将外衣脱了,可终究是没有脱。

    只不过走了没几步,却发现身体越来越不对劲,那一点从领口以及袖口灌入的冷风非但没有缓解她身体的燥热,反而此刻感觉越来越热,越来越热!

    那种感觉竟让她产生一丝错觉:仿佛,她的身体里正有一只小火炉在疯狂的燃烧着,不断释放热量,那些热气凝聚在她的身体里,无处消散,便化作一股股热流,四处流窜,横冲直撞,让她整个人都像是被人架在火上烘烤一般。

    热!太热了!

    就连呼吸都有些凌乱,而双腿更是一阵阵的发软,仿佛连走路都显得有些费力。

    云千若眸光一凛,娥眉深深的蹙起,这不对劲!

    热的不正常!

    这样寒冷的天气,即便她今晚吃了不少东西,之前又与人痛快淋漓的打了一架,而且还走了很久的路,可是,也不至于热成这样!

    那……这是……

    云千若皱着眉头想了想,蓦然,脑中闪过一道白光,像是被一道闪电劈中,有那么一瞬间,她的大脑是完全空白的!然而,短暂的空白之后,却是山雨欲来,电闪雷鸣!

    整个人,都无法平静!整颗心,似乎都在剧烈跳动着!

    她这样的症状……分明像极了……像极了……

    不!不应该呀!她怎么会中……这种毒?

    云千若皱着眉头,伸手揉着隐隐发麻的太阳穴,百思不得其解!

    她不相信自己会中了媚、药,因为,她想不通是何时中的这种药!她吃的东西都没有问题,喝的水也没有问题,按说,绝不可能中这种药!

    可是,身体中的燥热,越来越烫的温度,那几乎快要将她逼疯的感觉,分明就在宣誓着一个事实!

    这分明就是身中媚药之人才会有的症状!

    而且,虽然她自己从未试过这种药,但是,多多少少她还是了解一些的。而且,上次在那个不知道是梦境还是幻境的鬼地方,风美人不就是身中媚药么?当时,他的体温……

    云千若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那种炽热的温度几乎烫了她的手心!虽然,她的手心也很烫!

    还有,她挽起的衣袖下,那露在外面的一截手臂,原本白皙莹润的皮肤此刻几乎变成了粉色!

    “该死的!”

    她是什么时候中的这种药?难道是误食了什么东西?

    越想。越想不通,越是想不通,身体中的燥热越是疯狂!几乎让她无法忍受!

    云千若反正的跺了跺脚,忽然一阵眩晕袭来,身体一晃朝前倒去。

    电光火石间,却有一双手臂及时扶住了她。

    云千若一愣,脑海中本能的闪过北冥风的身影。

    “若儿,怎么了?”

    可下一瞬,耳边响起一道低沉中带着无尽妖冶的嗓音,一瞬间,似暗夜花开,妖灵降世,整个天地间都弥漫着一股妖邪的气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