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451 你先睡!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感情,这位看不清楚脸的大侠是被人逼婚啊!

    只不过,那红衣小姐生的也是貌美如花没话说的,怎么这位大侠就不同意呢?

    思来想去,众人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那位红衣小娘子太泼辣野蛮了!看看这一手鞭子使的,简直就是出神入化!把个七尺男儿都给捆成了粽子!

    这还当着众目睽睽之下呢!就把人给捆了,摔了!那若是回到家里关上了门,这还能有好果子吃么!?

    于是,众人纷纷摇头感叹,也不怪那位大侠会拼死逃婚了!如此凶残的姑娘,不是每个人都有艳福消受的!

    众人的窃窃私语声,其实是刻意压低了的,只不过,在场的几位都是武艺高深者,对于他们的议论声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趴在地上的燕歌行,虽然很不服自己被说成了一个‘打不过女人被女人随意捏扁搓圆了的无能大侠’可是,只要一想到,殷红药被人说成了凶狠残暴没有半点女子温柔的母夜叉恶婆娘,他就觉得心情甚好!整个人都舒坦了!就连被人说成受女人欺负的无能大侠,都觉得没什么了!

    可不!之前只是他一个人觉得那个殷红药是恶婆娘,现在,可是一大片的人觉得她是母夜叉呢!

    这样一想,能不舒坦么?

    “你好像很得意?”

    不其然的,一道浅笑的嗓音飘入耳中,漫漫阳光下,那声音却透着一股阴凉的味道,听得燕歌行浑身一震,脸上舒坦的笑容都僵住了!

    “呃……呵呵……哪能!你看本大侠此刻这般像是得意的样子么?我都这样了我……呵呵呵……”

    殷红药挑眉看他,脚步轻易,朝他走去,“我倒是觉得你很得意!”

    燕歌行:“……”

    不好!要逃!这恶婆娘每次露出如此慎人的笑都没好事!

    下一瞬,云千若就看到那已经被捆成了粽子的人突然就飞了起来!

    仿佛一只跳蚤,毫无预兆,猛然间就弹了起来!

    殷红药亦是始料未及,被他这忽然一跳,手指没攥紧,长鞭脱手而出……

    “哈哈哈!本大爷就先走一步了!”

    燕歌行连人带鞭子一起窜上了对街的屋顶,徒留一阵狂笑声随风飘荡。

    云千若:“……”

    殷红药:“……”

    众人:“……”、

    所有人都在抬头看着天,看着对面屋顶上那几乎被捆成了粽子的人飞檐走壁,踏雪无痕的一路狂奔,那身影,竟透着几分诡异的潇洒。

    许久,众人才从呆滞中回神,望着那一道早已远去的身影,惊叹连连。

    “原来,这位大侠也并非被人压制毫无反抗之力的!你看,捆着绳子都能飞那么快!这要是腿脚自由的,那轻功还了得?!”

    “是啊!也有可能是那野蛮的姑娘用了什么阴谋的手段,比如迷药什么的……”

    殷红药:“……”

    虽然她不觉得自己野蛮,可是……她好像真的给他下了家传秘制的软筋散……

    可,纵然如此,他竟还逃得如此快!

    “若儿姑娘,我先去追他了!等我稍后再登门拜访!”

    云千若赶紧摆了摆手,“快去快去!那位大侠可能跑了!你可一定要把他抓住!”

    殷红药郑重的点了点头,与云千若道了别之后便施展轻功朝燕歌行消失的方向追去,红衣在风中扬起滟烈的弧,引得周围百姓一阵唏嘘。

    “那野蛮的姑娘追去了!不知道那位大侠能不能逃得掉啊!毕竟身上还绑着绳子呢!”

    “哎!摊上这么野蛮要逼婚的姑娘也不怪那位大侠要拼命的逃了!”

    “真是可怜呢!”

    “那是谁家小姐如此野蛮!”

    众人议论纷纷,竟都是对燕歌行的同情与关心,云千若在一旁听着,没忍住,“也不能怪那位姑娘野蛮啊!她原本也是个温柔似水的好姑娘,谁曾想那燕大侠虽然是个大侠,却喜欢拈花惹草,对人家姑娘始乱终弃!这不,愣是把那么温柔似水一姑娘逼成了这样!人家姑娘也是不容易啊!”

    北冥风:“……”

    燕歌行,嗜酒如命是真的,可若说他拈花惹草……

    隐约之间,眼角似有一滴冷汗滑落,北冥风默默地看了云千若一眼,什么话也没说,扛着糖葫芦站好。

    周围议论纷纷的百姓却因为她这句话纷纷被吸引了过来。

    “小姑娘,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位大侠真的对那位小姐始乱终弃?”

    “小姑娘,你是怎么知道这事的?莫非你认识他们其中一人?”

    众人围着云千若,满脸的好奇与求知欲,云千若也不负众望,笑嘻嘻的看着他们,一脸的友好与耐心,“你们有所不知,那位燕大侠他其实……”

    众人正集中了精神洗耳恭听,却蓦然惊觉眼前刮过一阵寒风,风声凛冽吹得他们发丝凌乱,几度迷了眼,等再睁开眼的时候,眼前已经不见了那位小姑娘的踪影!

    “咦?这这这……那位小姑娘哪去了?这话都还没说完呢!人怎么就没影了?”

    “那位和她在一起的公子也不见了!”

    “公子?什么公子?”

    “就是那个扛着糖葫芦山的公子啊!穿黑衣服戴面具的那个!一身寒气可冻人了!”

    “呀!那位公子可是不好惹呀!不知道那阳光灿烂的小姑娘跟他什么关系……”

    ……

    此刻,正被众人惦记着的云千若,站在一处僻静的小巷子里,眼角抽搐,满头黑线的瞪着眼前扛着很多冰糖葫芦的男子,“喂!风大爷你又抽的什么风!?”

    她都还没说完呢!就这么给他‘打劫’到了这儿来!

    无视她杀气腾腾的眼神,北冥风伸手摸了摸她的发,“乖!背后诋毁别人是不对的!”

    “……”云千若差点被他的话呛到!伸手抹了抹眼角的冷汗,“风美人,光天化日就撒谎是会遭雷劈的哦!”

    风美人有那么纯洁善良?!居然会维护燕歌行的名声!?

    鬼才相信呢!

    北冥风默默地看了她一眼,他当然不会说,她方才笑得太灿烂了!而且,那里围观的人,有那么多臭男人!

    然而,面对云千若阴凉的小眼神,北冥风抿了抿嘴角,从背后拔出一窜糖葫芦递给她,“乖,吃!”

    云千若眼角一抽,一脚踩过去,“你当本姑娘是猪啊!岂是一窜糖葫芦就能打发的!?”

    “不行么?”北冥风看了她一眼,又伸手拔下一窜递到她面前,“那……两窜可以了么?”

    云千若:“……”

    三秒钟后,一声怒吼响彻天地,满满的都是愤怒!

    ……

    在之前那家面馆斜对面的一座酒楼。

    二楼雅间,一对年轻男女正站在窗边,他们均是一身干练的黑衣劲装,看着底下熙熙攘攘的大街,神色晦暗难明。

    “确定就是之前那位穿紫衣的女子?”

    男子开口,嗓音低沉而沙哑,凝着一股冷肃幽寒,一如他周身萦绕的气息,仿佛常年生活于幽暗中的人。

    “没错!就是她!”

    女子的声音倒是宛转悦耳,她容貌娇美,唇边还勾着一抹意味难明的笑意,“就是不知道,她将血玉麒麟藏在何处了!”

    “只要抓住她,自然就知道了!”

    “呵呵!”闻言,女子却轻笑出声,“虽然那个姑娘看起来无害,可若想抓她也并非那么容易!况且……”

    说到此处,她微微顿住,男子侧目看了她一眼,“你是在顾忌她身边的那个高手?”

    轻轻挑眉,不置可否,“连你我都看不透武功深浅的人,自然是不容小觑之人!想要从那丫头手中取回血玉麒麟,只怕还要费些周章!”

    “不管怎样,这一次,一定要将真正的血玉麒麟带回!”

    闻言,女子挑眉看了他一眼,旋即轻笑,“这是自然!上次,好不容易潜入东陵皇宫,盗得血玉麒麟,却没想到,是块假的!”

    想起上次的事,至今还有些郁闷!

    大护法命他们潜入东陵寻找丢失的血玉麒麟。一切都很顺利。

    经过查探,他们轻而易举的便知道,永安侯府千金云若曾将血玉麒麟交给皇室,那件事,实在是太大,几乎京城之中人尽皆知,故而,他们查探起来很是容易!

    万分确定,潜入断魂岛抢走了血玉麒麟的人,必定与云若有关!

    本想找她算账的,可大护法说了,一切以血玉麒麟为重,尽量避免节外生枝。于是,他们便悄然潜入东陵皇宫,将血玉麒麟盗走。

    本以为,此事已算了结,却万万没想到,那血玉麒麟居然是假的!

    若非大护法亲口所说,他们也是无法相信的!

    那个云若居然拿着一块假的血玉麒麟去唬弄皇帝!?

    倒真是好大的胆子!

    不过想想,她既然拿了块假的血玉麒麟交给皇帝,而真正的血玉麒麟又从断魂岛丢失,那么,真的肯定是在她手里!

    既然真正的血玉麒麟在她手里,他们自然是要不惜一切的夺回来!

    只不过,眼下看来,这血玉麒麟似乎没那么容易到手!毕竟,那位姑娘身边跟着不少高手!尤其是那个戴着面具的……

    ……

    时间转瞬即逝,总是过得飞快。

    这天晚上,云千若依旧在一家客栈定了房间,至于分配,与之前都是差不多的。

    纳兰睿还在昏睡,不过,云千若还是比较有人性的,为了怕他饿肚子,特意让人给他喂了两粒药丸。

    那些药,自然是极珍贵的,不仅可以快速补充身体所需的能量,让人纵使不进食也会体力充沛,而且,还有延年益寿,增强功力的效果。

    也算是把他敲晕的补偿吧!

    至于十二护卫,依旧是挤在一间特大的房间里,为了争床,又上演了一场混战!

    晚饭之后,云千若闲来无事坐在桌边画画,画得正尽兴时,面前的烛火被风吹得摇曳了几下,随之而来的是弥散在空气里的一缕冷香,若风雪清凉,寒潭幽魅。

    云千若都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谁又来了!眼角不由自主的滑落几道黑线。

    “我说风大爷,这房间里好歹还有另一个姑娘住着,你就这么不敲门的飘进来合适么?”

    一边说着,云千若继续画画,模样很是认真。北冥风见状,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她面前的话,微抿的嘴角不可抑止的抽搐了下。

    那个死丫头……画了一群……鸡蛋!?

    可是,鸡蛋为什么还长着脚?

    云千若没有听到回答,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就见他低头看着她的画,一张风华绝代的俊脸都在微微抽搐,云千若顿时觉得她的画被人嫌弃了!

    “喂!看什么看!眼睛看哪儿呢!本姑娘问你话呢听到了没?”

    真是的!她画的很差么!他那是什么眼神嘛!真的是没有一点审美细胞!

    也许是云千若的眼神太过怨念,北冥风看了她一眼,性感的薄唇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画的很可爱。”

    云千若:“……”

    他这是在夸她么!?可是,表情能不能自然点?真诚一点?这一脸的:本大爷在昧着良心说话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心中腹诽不已,云千若一记白眼瞪过去,“喂!这里是我和轻衣美人两个人的房间,你这么飘进来合适么!?不适合吧?既然不适合那还不快点出去!?”

    北冥风像是没听到她的逐客令一般,去倒了一杯茶,递到她面前,云千若眼角一抽,“别想用茶贿赂本姑娘!没门!”

    “合适的。”

    “?!”云千若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什么合……”

    问到一半,顿时明白过来,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合适你妹!哪儿合适了?明明就……”

    “她不在。”

    “……”这个理由好强大……只是,这样也可以么!?

    “她只是暂时还没有回来而已!说不定下一刻她就回来了!总之,你赶快飘出去!”

    “不要。”

    拒绝的非常干脆!没有一丝犹豫!而且,那语气也很坚定,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

    云千若感觉自己又有些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

    可是……她是淑女来着!不能随便揍人的!

    云千若默默地松开捏紧的小拳头,绽放一抹温柔友好的笑,“风美人,你是美男子哦!要早睡早起的!所以,赶紧回去睡觉!”

    看一眼她灿若桃花的笑,北冥风不着痕迹的抽了抽嘴角,神色认真,“你先睡!”

    云千若:“……”

    明明是她让他去睡觉的好么?

    仿佛看穿了她心中想法似的,北冥风微微扬了扬眉,“你是女孩子,不可以熬夜!”

    “?”云千若先是一愣,眼角狠狠地抽搐了下,她就说,这话怎么听着如此熟悉!这不是她家老爹平日经常说的一句话么!?

    老爹不在,风美人倒是学会了!

    抬手抹了抹眼角的冷汗,“风美人,你没有看到本姑娘在画画么?而且,本姑娘还要等轻衣美人回来,怎么能去睡觉?”

    “……”

    “但是你就不同了!你又没什么事!赶紧的回去睡觉!”

    “你先睡!”

    “……”云千若简直想一巴掌拍过去,可她还是忍住了!

    淑女!淑女!她是淑女!不可以随便打人!尤其是风美人!他都已经够笨的了!万一再被她打傻了可就不好了!

    “都说了本姑娘在画画!你……”

    “你先睡!”

    “……”忍!她一定要忍!虽然……有点辛苦!

    “风美人,不是说了我还要等……”

    “你先睡!”

    “……”这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做个淑女了!?分明就是要逼着她使用暴力啊!

    深吸一口气,云千若在心中默念了无数遍清心咒,然后,努力绽放一抹纯良无害的笑容,“风美人……”

    “你先睡!”

    又是那雷打不动的三个字飘来,嗓音低沉悦耳,好听至极,可是,却仿佛一道雷劈在云千若的头顶,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题外话------

    《引妻入帐:魅王枭宠小狂妃》作者:洪瑞

    她是现代跆拳道女教练,一朝穿越,成了齐国公主韩非烟。

    和亲路上惨遭毒手,坠崖失忆,再睁眼竟然昏睡在楚国奴隶市场,变成了细皮嫩肉的待宰羔羊。

    阴差阳错,她成了楚国霆王府的一名带刀护卫。

    为了生存,她步步为营,扎紧胸口过日子。

    他乃圣上骄子,手握重权,跺跺脚风云将变,却清冷寡言,视女人如蛇蝎毒物,唯独对身边那个面若桃瓣的护卫照顾有加。

    狠毒庶妹冒名顶替而来,那一夜她清白莫名被夺。

    “霆王爷,想知道那晚的女人是谁吗?哈哈哈,就是你最心爱的小护卫!”

    真相来临,为时已晚,滔滔江水,玉殒香消。

    从此再无韩护卫的大名,再归来,她身骑猛虎,手持折扇,一身白衣,惹的乱世风云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