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441 不正经!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拂月阁。

    “若儿,你说的都是真的?爷爷真的答应了?那我岂不是……很快就可以见到他……”“那当然啦!”

    看着纳兰轻衣欣喜中又带着一丝紧张的情绪,云千若不由得挑了挑眉,那神采飞扬的笑怎么看都有几分嘚瑟,“轻衣美人,是不是觉得我很厉害?然后,非常非常的感动呢?”

    说着,她的一双魔爪已经伸向了纳兰轻衣,在她清滟雅致的脸上划过,然后一把搂住了她,怎么看都是一副勾肩搭背咱哥俩好的姿势!

    “嗯!”纳兰轻衣轻轻点头,并没有推开她的魔爪,清水般的眸子里晕开浅浅的笑意,很认真的看着她,“若儿很厉害!我很感动!”

    闻言,云千若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宛若桃花初绽,明媚娇娆,“果然还是轻衣美人最可爱!”比那个什么风美人可爱太多点了!

    纳兰轻衣静静地看着她,眸子里是无声的笑意,只要一想到,可以再次见到他,心中便有一丝无法言喻的情绪萦绕,似乎欣喜,却又有些不近真切的感觉。

    她从未想过自己可以离开曼陀山庄。

    而此去天音谷,一来一回最快也要两个月,她能有这么多的时间与他朝夕相处,是从未曾奢望过的幸福,如今,却如此真实的降临,甚至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而这一切,都是若儿为她争取到的。

    目光愈发柔和了几分,仿佛秋天的池水,虽然带着与生俱来的清冷,却是烙印在灵魂里的温柔。她轻轻的伸出手,抱住她,声音轻轻地,似水轻柔,“若儿,谢谢你!”

    不管她与子期最后的结局会怎样,她都由衷感激若儿,这一生,得遇子期,得遇若儿,她想,即便不久便死去,她也是没什么遗憾了。

    云千若一只魔爪捏向她的脸,很不客气的蹂躏了几下,那神情更有几分欠扁,“小美人生的闭月羞花,这小脸蛋水灵灵的让人爱不释手,既然是要感谢本姑娘,那不如以身相许,今晚就去给本姑娘暖暖床如何?”

    “砰……”

    采薇正端着一壶茶走来,突然听到云千若这句话,吓得手一抖,茶壶直接摔在了地上,噼里啪啦碎了一地的瓷器残片,洒落了一地的茶水,其中有几滴热水溅到了采薇脚面上,烫的她一个激灵,立刻从呆愣中回神,瞪大双眼,一副如遭雷劈的神情瞪着云千若,“云、云、云小姐!?你、你……你……”

    她刚刚都听到了什么!?那个素来没什么正经的云小姐,居然要她家小姐以身相许!?还、还让小姐去给她……

    采薇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晕,像是被砖块狠狠砸过一般,一阵嗡嗡作响。

    相较于采薇的大惊失色,纳兰轻衣则是淡定了多了!虽然,她雅致初尘的容颜也有一丝僵硬,眼角处隐约还可窥见几道黑线,可是,眼中却是无奈的轻笑。

    “若儿,你又不正经了!”

    “哪有!”云千若扁了扁嘴,表示抗议,“人家明明很正经来着!”

    “就你还正经?!别吓人了!正经的是像我这样的!”纳兰轻衣尚未开口,采薇已经看不下去了,“我看那街上的花花公子都没你流氓!”

    云千若眼角微抽,她哪里流氓了?!

    无辜的眼神飘向纳兰轻衣,“轻衣美人,我很流氓么?”

    纳兰轻衣抿唇轻笑,却笑而不答,采薇在一旁拍手,“你看你看!小姐都说你流氓!你就别不承认了!”

    “……”难道她真的流氓了么!?那肯定是被风美人传染的!

    心中默默地将北冥风问候了好多遍,云千若身影一闪,飘到采薇面前,在她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搂住她的肩膀,另一只魔爪直接摸上她的下巴,“来,采薇小美人,给本大爷笑一个撒!”

    采薇:“……”

    一脸呆滞,如被雷劈!

    愣了好半晌,采薇才猛地反应过来,一张小脸瞬间涨红如晚霞,瞪着云千若,半晌没憋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云千若挑眉轻笑,笑得风流不假,明烨无双,“来!小美人,快给大爷笑一个嘛!”

    那只捏着她下巴的手,直接转了个圈,在采薇清秀可人的小脸上使劲的捏了捏,“话说,你家小姐今都要以身相许了,作为她的小丫鬟,你肯定也要陪嫁的!”

    “?!……!”采薇瞪大一双眼睛,小脸僵硬的看着云千若,却不知道自己改说些什么好。

    云千若笑容更灿烂,一副煞有介事的表情道:“这样吧!今晚轻衣美人就不用侍寝了!就由你这个小丫头来给本姑娘暖床好了!薇薇小美人,你觉得怎么样撒?”

    采薇:“……”

    她觉得怎么样!?她能说,她觉得若儿小姐简直就是投错了胎么?!她怎么投成了个姑娘家!?就这本性,就这流氓的性格,她应该投胎成一个花花公子才对!

    愣了半晌,心脏抽搐了半晌,采薇终于反应过来要挣脱魔爪!于是,她双手并用解救自己的脸,解救自己可怜的下巴,奈何,云千若虽然看着比她还要纤瘦,可是,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却仿佛有着撼动天地的力量,任采薇怎么掰就是掰不开……

    “……”若儿小姐简直不是个女孩子……

    采薇的内心是崩溃的!自救不了,她将求救的视线看向纳兰轻衣,哭着一张脸,可怜兮兮,“小姐……救命……”

    “诶!?怎么能说救命呢!?哪里有这么严重!本姑娘只是让你给暖个床而已!可舍不得弄死你!”

    云千若笑容明媚如三月朝阳,那语气更是温柔友好如清风拂面,然而,采薇却狠狠地打了个寒颤,牙齿都有些哆嗦,“若、若、若儿小姐……您别闹了……您您……您还是去找小姐吧……”

    采薇已经快哭了!这若儿小姐就是个不正常的!平时就喜欢调戏她家小姐!她有时候忍不住就插几句话,结果……根本就是引火烧身!啊啊啊!她今儿没有她们家小姐的淡然!实在受不了这位不正经的若儿小姐如此调戏!

    “小姐……救命啊……再不救命活不了了啊……”

    “喂喂喂!采薇小美人,你这样说本姑娘很伤心耶!只不过是让你暖暖床而已,哪里就寻死觅活了!”

    采薇惨兮兮的看了她一眼,牙一咬,心一横,如壮士断腕般英勇悲壮,“吾宁死,不暖床!”

    “呦!小丫头不得了!这么有气节啊!”云千若一脸惊叹的表情看着她,眉眼轻挑,似笑非笑,那笑容落在采薇眼中,却有几分阴凉的感觉。

    “看看看……看什么……反正,不、不暖床!我是有气节有风骨的好丫鬟!”

    云千若挑了挑眉,看着采薇明明一副很紧张的模样,却又偏偏故作镇定,但是,那眼底的紧张与担心却又那样明显,便忍不住有些想笑,感情,这小丫头是真的以为她……咳咳!她可是个很正常的姑娘来着!风美人可以为她作证的!

    “算啦!看你这小丫头一副斗鸡似的表情,一点都不温柔似水,本姑娘还是去找轻衣美人暖床好了!”

    说完,云千若非常好心的放过采薇,一转身就绕到纳兰轻衣面前,采薇顿时有些紧张,“小姐……”

    云千若一记阴凉凉的眼神杀过去,“干嘛?是不是想代替轻衣美人给本姑娘暖床啊!?”

    采薇一个激灵,缩了缩脖子,视线扫过云千若笑容明媚却阴凉的小脸,落在那两排白森森的牙齿上,浑身顿时一个寒颤,赶紧伸手搓了搓胳膊,“小、小姐……茶刚刚洒了,我去重新沏一壶茶来……”

    说完,一阵风似的飘向门口,明明不会轻功,却跑出了会轻功的水平!

    云千若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没忍住笑出了声,“轻衣美人,你家这小丫鬟真搞笑!”

    纳兰轻衣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眼中是柔柔浅浅的笑意,“还不都是被若儿你吓的。”

    她嗓音温柔如水,带着几分笑意,几分淡淡的宠溺,很是好听。

    云千若看着她,笑意便不由自主的加深,“哪有!我可是很温柔似水,纯洁善良,善解人意……(此处省略好多字)的淑女!怎么会吓到别人呢!?”

    待云千若一席话说话,饶是淡然如纳兰轻衣,也不禁嘴角轻抽,眉心滑落一道道黑线。

    “若儿……你这样昧着良心夸自己……真的好么?”

    “咳!”云千若险些被口水呛到,小脸僵了僵,默默地对着天翻了个白眼,“轻衣美人,你好像变坏了!”

    闻言,纳兰轻衣轻轻眨了眨眼睛,淡雅如兰花的容颜上是一抹无辜,“有么?若儿不是说,我一直都很好的么?”

    云千若:“……”好什么好!方才那样说,若是再说下去,那下一句是不是就要说:你如此昧着良心夸自己,小心遭雷劈哦!

    天哪!这不是很久以前风美人的台词么?话说,她都已经被风美人诅咒过无数次了呢!至今也没有被雷劈,这说明,她说的都是事实!

    两人又打闹玩笑了一会,云千若终于说了一句很正经的话,“轻衣美人,咱们快点收拾行李吧!下午就要启程了!”

    纳兰轻衣心中一动,脑海中又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道青衫猎猎的身影,眸中划过浅浅的涟漪,点了点头,唤来采薇一起收拾。

    ……

    时间飞快,转眼便到了午膳时间,因为纳兰轻衣今日便要远行,而且,纳兰奕也是今日才知道这个消息的,有些突然,故而才坚持让她们吃过午饭才出发。为的就是好好准备一餐,给纳兰轻衣践行。

    饭桌上,少不了曼陀山庄那一家人的关切与交代。

    纳兰赫,纳兰信,安以柔,众人轮番上阵,一一嘱咐纳兰轻衣,所说之话,无非也就是几点。

    第一,因为去到天音谷,极有可能见到鬼医,请他医治,这是一大契机,于他们而言更是一大喜事!于是,他们纷纷表达自己的激动与欣慰,并且真诚的祝愿纳兰轻衣可以早已把病治好,恢复健康。

    第二,便是诉说自己的不舍以及担忧。毕竟是个没出过门的大家小姐,第一次出远门,家人又都不在身边,自然是让人担忧。

    不过,纳兰轻衣及时表示,有云千若等天音谷的高手随保护,定然不会有事,所以,让他们都且放心。

    最后,又好一番交代嘱咐,让她路上小心啊!好好照顾自己啊!若是做马车不舒服要及时说出来,千万不要忍着不说……等等等等!事无巨细,忧虑的非常周到!

    唯有纳兰晴,显得很安静,坐在那里吃她的饭,全程下来也就与纳兰轻衣说了一句话。相较于众人的热情,实在是太冷漠了!

    不过,纳兰轻衣对此丝毫不在意。对于庄中所有人,她其实都是淡淡的,大概也只有纳兰睿与纳兰奕,会让她忍不住的想要多亲近一些。

    这一次离家,虽然对爷爷有些不舍,可是,只要一想到,她可以再见到子期,心中的那一丝惆怅便荡然无存了。

    纳兰奕虽然没有派护卫沿途保护,不过,却让纳兰睿和纳兰轻衣一起出发了!

    想到纳兰睿也是反对她与子期之事,纳兰轻衣下意识的开口拒绝,可是,纳兰奕却很坚持,说她一个小姑娘家孤身在外,虽然有云千若等人的陪伴,可是,他作为爷爷的还是有些不放心,坚持要纳兰睿跟去照顾她。

    还说,这是几年难得一遇的风云大会,纳兰睿整天闷在家里人都快傻了1出去走走,见识见识也是好的!

    最后,纳兰轻衣拗不过他们两人,便点头答应了。

    心中莫名的相信,即便大哥跟着去了,可是,只要有若儿在,她一定会有办法让她见到子期的!

    说不出缘由,就是莫名的相信,莫名的笃定云千若可以!

    ……

    午膳时辰一过,云千若的马车便准时出现在了曼陀山庄大门口。

    守门的侍卫见了她都很客气,还没等云千若开口,就已经热情的打着招呼,“云小姐,您是来接孙小姐的吗?庄主有吩咐,若是您来了不用通报,直接进去就可以了!”

    面对侍卫如此热情,云千若也是微微一笑,坐在马车上并未下去,“不了,我就在这里等着就可以了!还要麻烦这位兄台去催一下!”

    一声兄台叫的护卫受宠若惊,抱拳连声道:“云小姐说的哪里话!这是我等的职责,一点都不麻烦!您在这里稍等!”

    说完,那护卫便飞奔而去,仿佛生怕云千若久等似的。

    果然,那护卫很快就回来了,跑的有些气喘吁吁,“云小姐,您稍等片刻,孙小姐马上就到了!”

    “嗯!辛苦你了!”

    “没有!没有!一点都不辛苦!”

    护卫笑着,一脸的憨厚,云千若等了片刻,便见一群人远远走来,正是纳兰奕与纳兰轻衣等人。

    几名侍卫抬着她的行礼,纳兰赫与安以柔也跟着一副送别的情形。

    云千若眸光微闪,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安以柔一眼,这个女人,身上有一股莫名的诡异的气息,隐约之间,似乎在哪里见过。

    许是察觉到她的视线,安以柔抬头看了过来,对上她目光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云千若挑了挑眉,礼貌性的笑了笑,这个安以柔和纳兰晴的身上都有一种莫名的气息……似曾相识……

    云千若努力的想了想,眸光倏地一凝,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她想起来,那种似曾相识的幽暗神秘,是雨族的气息!她曾经在蓝贞儿的身上闻到过。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她们和雨族,和蓝贞儿能有什么联系?

    也许,只是她想多了吧!蓝贞儿都已经消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