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418这就是你为我束的发?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北冥风:“……”

    他能告诉她,他之所以被揍的如此惨,是因为他大义凛然的拒绝了岳父大人的阴谋奸计么?

    若是真说了,这死丫头知道岳父大人如此坑她,定然要伤心许久?

    说不定一怒之下离家出走不愿嫁人……这可就不好了!

    于是,北冥风选择了闭口不言!

    云千若原本倒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打算三天三夜不理他,可此刻见着他如此凄惨的模样,所有的怨气都烟消云散,伸手抓起他的手,将他拖走。

    “来来来!本姑娘给你梳梳头发去!看都乱成什么样子了!”

    北冥风默默地看她一眼,没有反抗,乖乖被拖走。

    ……

    半个时辰之后,云千若的闺房。

    梳妆镜前,北冥风看着自己头顶那一堆,一张美绝人寰的脸由青变红,再由白变黑,如此往复,变幻不定!

    “半个时辰了……你就弄出这么一堆么?”

    那声音,虽然极力隐忍着平静,可云千若还是听出了那么些咬牙切齿的韵味,小心脏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下,“呃……风美人,你怎么能说这是一堆呢?这明明是个发髻!”

    她这是被风美人嫌弃了么?

    怪不得她啊!她这也是第一次给男子束发!哪有经验?总不能给他梳个女子的发髻!?

    “发髻?”北冥风透过镜子,目光幽幽的看着她,声音凉凉的,“明明是一堆野草!”

    云千若:“……”

    这就尴尬了!好不容易梳的发怎么就变成一堆野草了……风美人说话还真是打击人!

    “那个……风美人,这好歹也是你的头发不是?你怎么可以如此嫌弃自己的头发?”

    北冥风:“……”

    这个死丫头是从哪里听出来他在嫌弃自己的头发的?!难道他对她的嫌弃表现的还不够明显么?

    “那个,你要是实在不喜欢这个发髻,我再给你换一个!我还会很多种发髻呢!”

    闻言,北冥风眯眼看她,声音有那么些幽怨,“换成鸟窝么?

    云千若:“……”

    一滴冷汗滑落眼角,云千若默默地抬手擦掉,“风美人……说啥呢?怎么会换成鸟窝?你要相信我的技术!”

    “对于半个时辰只梳出了一堆野草的你来说,我该相信你么?”

    “……”

    那幽幽凉凉的嗓音似一缕阴风般飘入云千若耳中,深深的荼毒着她的小心脏,云千若默默地想着,幸好她心脏足够强大!也被风美人打击成了习惯,若不然,肯定要难过的去挠墙了!

    最后,云千若找来一条丝巾,直接蒙住了北冥风的眼睛。

    北冥风嘴角一抽,抬手欲摘下,却被云千若一把按住手,“不能摘!摘了我就没办法束发了!”

    北冥风:“……”

    隐约之间,他眉心微微抽搐了下,抬手握住云千若的手,想将她拿开,“束发需要蒙住眼睛么?”

    哪来的歪理!?

    “那是当然了!你这么睁着一双阴测测的眼睛看着我,吓得本姑娘手指都在颤抖着,还哪里束的了发?”

    如此的理直气壮!北冥风发现,他竟无话反驳!

    于是,他收回手,任云千若蒙住他的眼睛,抓着他的头发,不知疲倦的折腾着。

    北冥风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感觉自己的头发已经不再像自己的,终于,云千若满是兴奋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风风,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不知为何,北冥风听到那句‘温柔似水的风风’莫名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只觉得有阵阵阴风窜上了脚底心……

    抬手,摘下丝巾,看到镜中的自己时,北冥风先是一怔,而后如遭雷劈,一张俊脸在一瞬间黑如锅底,沉的几乎可以拧出墨汁来!

    “这就是你为我束的发?”

    一字一顿,仿佛从牙缝中挤出,落下一地阴森危险的气息。云千若飞快的弹开一米,缩了缩脖子,一脸无辜的看着他,“风美人,你这幅表情是不满意这个发型么……”

    北冥风:“……”

    看着他头顶上那被世间女子所钟爱的飞云髻,北冥风几乎控制不住想要掐死某人的冲动!

    眼眸微眯看着她,咬牙切齿,“我该满意这个发型么?”

    “呃……”云千若被冻得一哆嗦,忍不住又往门口移了几步,“你不觉得这个发型挺好的么?与风美人你倾世无双惊为天人的美貌实在相得益彰!这发型配上这美貌简直就是美绝人寰美的天理不、不、不……”

    没说完的话愣是在北冥风幽凉的眼神中冻结,云千若伸手搓了搓胳膊上的寒渣子,双脚已经快要退到门口了,只要情况不妙她便可立刻逃之夭夭!北冥风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中,凉凉的开口,“若为我好好束一束发便既往不咎,否则……”

    “否则怎样?”

    “你觉得你跑的了么?”

    云千若:“……”

    跑……那是肯定跑得了的!只不过,这位记仇的风大爷若是想追的话,那肯定被捉回来……如此,干嘛还要浪费时间和精力的跑!?

    左右一权衡,云千若立刻笑得一脸灿烂的往回走,“跑什么呀?呵呵呵……谁要跑呀?我刚刚就是去门口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来来来!我重新给你束一个!我最喜欢给风美人束发了!”

    北冥风:“……”

    这死丫头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又进步了不少!还学会了阿谀奉承了!

    云千若整整梳了两个时辰,梳的十根手指都快要抽筋了,才终于梳出了一个北冥风颇为满意的发型!

    为此,云千若默默地发誓,她以后再也不要为他束发了!简直就是和自己的爪子过不去!

    ……

    这日午后,吃完饭之后云千若坐在院子里晒太阳,脸上盖着一本书。

    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书飞了!

    云千若小脸一黑睁开眼,一记幽幽的眼神飘过去,“采书贼!”

    北冥风翻着书页的手指微微一顿,嘴角微不可查的抽搐了下,丢给她一句‘小人’便不再理她,坐在她不远处的软椅上,安静看书。

    云千若表示很愤怒,顺手抓起旁边石桌上一只苹果砸了过去,“抢本姑娘的书居然还说本姑娘是小人!?风美人你就是欠揍!”

    北冥风头也未抬,信手接过苹果,看了看,“阿若真是体贴,可我现在不饿。”

    云千若:“……”握草!这人也太他爷爷的无耻了!

    心中抑郁,云千若顺手又抓起一个苹果,用力的砸了过去,“我体贴你妹!吃去!撑死你!”

    “……”北冥风再次接住苹果,凝眉看她,“阿若,你这么粗鲁,大概也只能嫁给我了!”

    “……!……”

    云千若差点一口鲜血咳死自己!感情,听他这话的意思,他娶了还很委屈?牺牲自我为全人类做贡献!?尤其要感激涕零的应该是她,终于嫁出去了!

    越想,云千若小脸越黑,最后,实在没忍住直接扑了过去,“你这个阴险无耻的风变态!信不信我一口咬死你!”

    北冥风:“……”

    完全没有料到她会说扑就扑,一怔之后北冥风迅速抬手接住她,于是,云千若稳稳地落在了他怀中,却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直接拽过他的手臂,一口咬了下去!

    北冥风:“……”

    这死丫头绝对是属狗的!

    咬了一口之后,云千若显然还未解气,而且觉得隔着衣服咬人很没杀伤力,于是,手起手落之间飞快的挽起北冥风的衣袖,然后对准那肌肉结实的手臂一口咬下去。

    北冥风看着她,嘴角微扬一抹莫测高深的弧度,“阿若,你确定要咬么?”

    “哼!”云千若简直懒得回答他如此幼稚的问题!直接用行动证明她的决心!

    张嘴,磨牙,一口咬下去……

    下一瞬,云千若却猛地弹了起来,“啊!我的牙!”

    一声低笑,低沉而幽魅,北冥风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安慰,“你的牙还在,莫慌。”

    云千若:“……”

    怎么好意思安慰她?!难道方才不是他故意发力,把肌肉绷成了石头?差点蹦飞了她的牙!?此刻居然还幸灾乐祸的安慰她!?

    云千若很愤怒,一巴掌拍开他的手,“本姑娘不认识你!”

    看着她气急败坏的小模样,北冥风不由嘴角上扬,重新将手臂递了过去,“咬!”

    云千若一记白眼瞪过去,外加一巴掌,“你以为本姑娘和你一样笨!?上过一次当还会上第二次!?”

    “这次是真的,不逗你。”

    “谁信你!?万一本姑娘的牙没了你赔得起么?”

    “……”

    北冥风转过头,默默地削苹果,再将苹果切成块,然后,伸手摸了摸云千若的脑袋,“乖!吃苹果!”

    云千若:“……”

    这是在用美食讨好她?!哼!气节她还是有的!

    将脸转到一边,不吃!

    “阿若,不是说要去天音谷么?”

    北冥风忽然开口,云千若微微一愣,“天音……”

    话未说完,一块苹果直接喂进了她嘴里,云千若:“……”

    这个阴险的风美人!

    虽然北冥风又坑了她,可天音谷之事到底是云千若比较关心的事情。

    原本,那不知道几年才有一次的风云大会是在本月十五,但不知何故被推迟到二月初二!也就是下个月!

    云千若原本还在惋惜,正月十五根本来不及去参加,又生生错过了一次大热闹!没想到,时间居然改了!这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算算时间,他们过几日出发的话,完全可以一路游山玩水赶到天音谷,既可以参加那个什么风云大会,还可以四处游玩,最主要的是,此去天音谷刚好要经过江陵城,算算,她都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轻衣美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