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396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什么!?居然是城池金印!?这这这……太后她老人家送了本姑娘一座城池!?”

    当云千若看清楚锦盒里面装着的东西时,差点惊掉了眼珠子!

    她曾经造访过国库很多次,东陵皇室的奇珍异宝,尊贵之物,上到传国玉玺,下至州府衙门的官印,她几乎都见过,所以,这锦盒中物她自是认得。

    那是,一城之主的金印!

    只是,太后把城主的金印送给她……这、这也太夸张了点吧?!

    不止是云千若一脸蒙圈的看着那方金印,就连云天都有些惊愣,看着金印,半晌没有回过神。

    他知道,太后一直对若儿感情深厚,可是,这送了一座城池做贺礼……似乎有些不妥。

    三人中最淡定的莫过于北冥风,面具下,他俊脸之上一派冰冷从容,看一眼拧眉沉吟的云天,将目光落在云千若脸上,而她正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盯着金印,一副被雷劈到的模样。

    北冥风薄唇微抿,抬手拿起金印,在云千若眼前一晃。

    顿时,一道金光射出,差点闪瞎了云千若的眼睛!

    “喂!风美人你干嘛?想谋杀本姑娘的眼睛么?太阴险了!”

    云千若眼角一抽,一记杀气腾腾的眼神飘向北冥风,而他却是神色淡定,一派从容之姿,抬手,夹了一枚糯米丸子送进她嘴里,声音低沉如水,“饭凉了。”

    云千若:“……”

    猝不及防就被他喂了一枚小丸子进嘴里,外加一激动,直接给吞了下去,结果差点没把她噎死!

    北冥风抬手轻拍着她后背,眼底闪过一抹担心,“怎么样?”

    半晌,云千若才把丸子消化掉,抬头瞪他,眼神怨念的可以飘出冤魂来,“还,活,着!”

    北冥风微微抿唇,看她一眼,语气颇为认真,“别把牙齿咬碎了。”

    云千若:“……”

    你妹!还好意思说?也不想想她为什么会咬碎牙齿!?

    “咬碎了那也是本姑娘的牙!跟你有什么关系?真是淑女不急急死老光棍!”

    北冥风:“……”

    这个死丫头!难道不知道他们明天便要订婚了么?到时他也算是有了名分……

    “阿若,牙齿咬碎你就没牙了。”

    北冥风抬头看了云千若一眼,声音低沉而淡定的提醒,云千若却是眼角一抽,险些被口水呛到,“你敢拐着弯的骂本姑娘无耻!?”

    对上她杀气腾腾些许阴凉的小眼神,北冥风依旧是那副雷打不动的淡定从容,抬手,按下她头顶几根冲冠而起的怒发,“没有,我只是告诉你,牙没了啃不了鸡腿。”

    “噗——”

    惊闻此语,云千若两眼一翻,差点昏死过去。

    仿佛看到无数只鸡腿从头顶飞过……怎一个凌乱了得!

    正常人说别人没牙了不都是想说他无耻么!?

    怎么这个风美人……哦!她忘了!风美人一直都不是正常人来着……

    “谁说本姑娘喜欢啃鸡腿了!?明明是你自己喜欢吃!鄙视你!”

    北冥风低头看了一眼她的手,性感的薄唇缓缓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嗯。”

    “?!”云千若微微一愣,有些懵,“嗯什么!?”

    北冥风抬头看她,寒眉轻挑,“不是说我爱吃鸡腿么?”

    云千若:“……”

    你爱吃鸡腿干嘛要盯着她的手……等等!盯着她的爪子说鸡腿……

    “喂!你什么意思!?”

    差点没忍住直接一巴掌拍过去,云千若半眯着眼睛,目光凉飕飕的看着北冥风,他却抿了抿嘴角,将他碗中一块挑了刺的鱼肉夹起,送到她嘴边,“凉了就不好吃了。”

    云千若:“……”

    她可以说她现在很愤怒!还不想吃饭么?

    不过,她也深知一个道理,只要她一张嘴,他就会把鱼肉塞进她嘴里,说不定,她还会成为史上第一个被没有鱼刺的鱼肉卡死的人……

    算了!还是配合一点好咯!反正是她爱吃的!大不了,吃完了之后再跟他算账!

    对面,云天看着他们两个,眉眼中不自觉的便多了一层笑意,欣慰,慈爱,开心。

    雪衣,你在天之灵也可安心了,若儿终于遇到了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子。

    ……

    时间,其实过得很快,第二天不知不觉便到了。云千若早上醒来时还一丝迷惑,她今天就要订婚了么?总感觉有些不真实……

    当她起床推开门时,却发现门外一片雪白,银装素裹,雪飞漫天。

    忍不住伸手,接住一片飘落的飞雪,看着它在掌心里融化,晕开一抹淡淡的凉意,便消失无痕,仿佛从未存在过。

    翩若飞花轻似梦,散却人间了无痕。一时间,云千若看着自己摊开的手心,有些出神。

    下一瞬,她的手被人握住,一丝温暖透过手心传入她心底,唤回飘远的思绪。

    抬头,却见北冥风不知何时站在她面前,正微微低头看着她,浩如烟海的紫色深眸中,清晰地映着她身影,仿佛一瞬,已是地老天荒。

    云千若心神微动,扯出一抹浅浅的笑,“风美人,你怎么来了?不是应该在前面帮忙么?”

    “嗯。”

    北冥风看一眼她身上单薄的衣衫,握着她的手将她拉回了屋里,然后,从怀中取出一个油纸包递给她。

    “这是什么?”

    “吃的。”

    “……”她当然看出来那是吃的!明明是问他那是什么吃的……这个白痴的风美人!

    腹诽了几句,云千若将油纸包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装了好几种的点心,是她最爱吃的那家甜点铺子的美食。

    “风美人,这么早你都成街上回来了?”

    “嗯。”

    “你去干嘛了?”

    “……”当然是给她买吃的,她昨晚不是说想吃这个么?

    云千若看他一眼,也没指望他有问有答,顺手拿了一块桃花糕递给他,“请你吃。”

    北冥风凝眉看她,却没有伸手接,云千若直接将糕点送进他嘴里,外加丢给他一记鄙视的眼神,“切!这么大个人了还要让人家喂你才吃!”

    “……”

    北冥风面容微僵,看她一眼,伸手拿起一块杏仁酥送到她嘴边,弄得云千若微微一愣,“干嘛?你……唔!”

    话未说完,糕点进了嘴里,云千若:“……”

    这个一点也不温柔的家伙!没看到她嘴里原本的还没咽下去么?这是存心想噎死她啊!?

    心中默默地控诉着他,下一瞬,她手里捧着的油纸包飞了,再然后,又是一枚点心送到她唇边。

    云千若:“……”

    她好像没说要让他喂……不对!他这是故意的!就因为她刚刚鄙视了他?果然是个小心眼的男人!

    ……

    今日的永安侯府可谓是京城最热闹的地方了!虽然今日是除夕,百姓本该在家中团圆相聚,百官也不用上朝,皆可在家中欢度除夕,可,就连皇上和太后都亲自来了永安侯府庆贺,文武百官自是不敢落下。

    至于百姓们,纷纷围在侯府大门外,兴致盎然的朝里面张望着,今日,整个京城的官可都来了这里,还有很多人穷尽一生都无法见到的皇帝与太后,这回可算逮着了机会一睹天颜,又岂能错过?

    “不是说,只是订婚么?可这场面,怎么那么像大婚啊?”

    一人,看着那从侯府大门铺起,绵延向远方,几乎绕了整个京城的红毯,唏嘘不已。“今日这城中挂的红灯笼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这真的不是成亲么?”

    “当然不是!这么些天可都盯着呢!根本没有人来提亲……”

    “对哦!说到提亲,这云若小姐究竟是与那位王孙公子订婚的?好像,没看别的府里有动静啊!”

    “被你一说,我也忽然想起来,好像压根不知道这是哪家公子有幸结上了永安侯府专门这门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