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如此甚好!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云千若默默地抬手擦冷汗,只觉得一颗心都在微微抽搐着。

    除了聘礼,这家伙就不能说点别的?!

    感情……他满脑子装的都是聘礼!?

    有些无语的抽了抽嘴角,云千若非常坚定的把那个不知道用来做什么的东西递到他面前,“又不能吃,本姑娘不要!”

    那语气,满满的都是嫌弃!

    北冥风:“……”

    面具之下,那惊艳众生的俊脸隐约划过几道黑线,薄唇微抿,低头看着眼前下巴轻扬的小女子,“吃?你就知道吃!”

    “切!”云千若丝毫没有被打击到,反而扬了扬眉,神采飞扬的看着他,“你都说了本姑娘是饭桶了!那我能不知道吃么?不吃那还是饭桶么?”

    “……我何时说过?”

    “切!”云千若轻飘飘的扫了一眼他微微僵硬的嘴角,语气阴凉,“你之前还说本姑娘最擅长的就是吃!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你别想狡辩!”

    北冥风:“……”

    爱吃和饭桶……明明就是两个意思好么?

    这个……胡搅蛮缠的小人!

    “作为一枚饭桶,本姑娘要有饭桶的觉悟,拒绝非食物以为的任何东西!”

    云千若煞有介事的开口,顺便牵起他的手,直接将东西塞进他手心里。

    一瞬间的怔愣之后,北冥风立刻回神,看着眼前神色一本正经的某人,嘴角止不住的抽搐,只要吃的……只要……吃!

    “你连银子都不要了么?”

    “不要了!”云千若摆了摆手,豪气万千,“本姑娘是饭桶!又不是储蓄罐要银子做什么?”

    北冥风:“……”

    这死丫头一口一个饭桶……倒是乐在其中!

    “所以,这位大爷,你还是把这个东西收回去!”

    “……银子可以买饭。”

    “关键它又不是银子!”

    “……”

    “就算它是银子本姑娘……阿不,是本饭桶,也不会要的!”

    “……”

    “还有,不仅银子本饭桶不要,就连你,本饭桶也不要了!”

    闻言,北冥风倏地拧眉,目光幽幽的看向她,“你说什么?”

    那声音,低沉如幽魅之风,凉夜中落下几分危险的气息。

    面具之下,那倾世无双的俊脸早已黑沉一片。

    可惜,云千若没看到,或许感觉到他目光中的幽凉,却没当回事,耸了耸肩,神情懒洋洋的,“除了美食之外,本饭桶不接受任何东西,包括,风大爷你!”

    北冥风:“……”

    几道黑线滑落眼角,北冥风眼神微眯看着她,语气幽幽凉凉,“我是东西?”

    云千若清晰地听出几分咬牙切齿的韵味,却忍不住轻笑一声,神情满是无辜的看着他,“风大爷是想说,你不是东西?”

    北冥风:“……”

    云千若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语重心长的口吻道:“哎……风大爷,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呢?虽然你人笨了些,情商低了些,武功变态了些,可也不能妄自菲薄说自己不是东西啊!”

    北冥风:“……”

    从始至终,他有那样说过自己?

    这个颠倒黑白的小人!

    某个颠倒黑白的小人正拼命忍着笑,一本正经的看着他,苦口婆心,“风大爷啊,以后可千万不能这么说自己了!会被人嘲笑的知道么?”

    北冥风:“……”

    他就只看到她在笑!

    “还有,不管你是不是东西呢,本饭桶都拒收!嗯!只接受美食!”

    “……”

    “然后,本饭桶说完了,风大爷你都明白了么?如果明白的话那就把它收回去!”

    说着,云千若将那金库的钥匙举到他面前。

    北冥风微微眯了眯眼睛,幽凉的目光扫过她手心里的物事,缓缓落在她明显在强忍着笑意的小脸上,薄唇微抿,低魅的嗓音落下了几分危险的气息,“你不要我了?”

    “不要!”

    云千若果断摇头,没有一丝迟疑。

    北冥风微眯的双眸,神色又深了几许,幽幽凉凉的看着云千若,“你想始乱终弃?”

    “没错!不对!本姑娘什么时候始乱终弃了!?”

    云千若有些无语的瞪了他一眼,内心微微抽搐着,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始乱终弃的意思?她可没把他怎么样!呃……好!虽然有那么一次……可是,他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么?

    在她心中腹诽不已时,忽觉腰间一紧,尚且来不及反应,身体便被拥入一个泛着风雪清凉的怀抱中。

    云千若游离在外的三魂七魄瞬间归位,满头黑线的看向眼前过于俊美的男子,“风大爷,你这是非礼良家少女!”

    “不准始乱终弃!”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北冥风眼眸微眯,目光幽幽的凝视着她,那浩如烟海的眸子里映着她小小的身影……

    云千若恍了一下神,然后翻白眼,“不准你大爷!本饭桶只爱美食!”

    面具之下,北冥风俊脸僵硬,黑如锅底,他有些担心,他会控制不住掐死她……

    “如果你敢始乱终弃……”

    低低沉沉的嗓音在夜色中响起,明明好听的惑乱人心,云千若却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只觉得一股阴森森的凉气将自己包围,让她忍不住缩了缩脑袋,当对上男子深邃的目光时,又有些不服输的抬了抬下巴,“怎样?你敢小瞧本姑娘的胆色?我为什么不敢?”

    北冥风低头看了她一会,那幽幽的目光看得云千若头皮发麻,然后就听他问,“当真敢?”

    “……”爷爷的!这分明就是藐视的语气!竟敢如此小看她的胆色?!

    云千若表示自己很愤怒!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豪情万丈,“不是真的难不成还是假的?本姑娘可从不打诳语!”

    “如此甚好。”

    “?!”耳边飘来几个字,听得云千若微微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什么意……啊!”

    话未说完,双脚忽然悬空,一阵天旋地转中,人已经被他拦腰抱起。

    云千若吓了一跳,双手却本能的抱住他脖颈,有些懵,有些无语,忍不住瞪他,“喂!你干嘛!?”

    这又是抽的哪门子的风啊?!

    北冥风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薄唇微动,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洞房!”

    “什么!?”云千若神情一呆,觉得自己肯定是听错了,“风大爷你刚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