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328 你是不是看上我家若儿了?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听到那声音,云千若眉心一跳,不由自主的滑落几滴冷汗。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运气要不要这么好!?这个时候回来都能遇到人?

    遇到别人也就算了,偏偏还是她家老爹!

    这是天要亡她么?

    北冥风的身体也微不可查的僵硬了下,素来冰冷沉寂的双眸中划过一抹明显波澜,似乎没有料到这个时候回来会遇见云天。

    以他的武功,此刻想要从云天眼前消失并非难事。况且,他们只是暴露了行踪,并未暴露身份,此刻消失,云天是不会知道什么的,最多也就是以为驿站进了刺客之类。

    然而,不知为何,他却没有闪躲隐藏,在一瞬间的怔然之后便淡定从容的站在了那里,任云天飞掠至他们身边,然后看清楚他们是谁。

    “风、风儿?!”

    云天原本是一脸肃杀之色而来,却在看到北冥风时两眼一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过很快,他的视线便落在了北冥风怀中抱着的人儿身上,虽然,那小人儿被一件宽大的黑衣包裹住,整个人如小鸟依人般缩在北冥风怀中,可是,却有一截裙摆露在了外面,隐约可见那小巧的绣鞋。

    这分明就是个女子!

    云天的目光沉了沉,就连脸上的慈爱都淡了几分,鹰眉轻蹙,“风儿,你这怀里抱的是谁?”

    此刻,如鸵鸟般缩在北冥风怀中的云千若,简直有种一头撞死自己的冲动……

    这个时候如果可以晕过去会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然而,老爹的性格她很了解,晕了也是白晕!因为,他肯定会弄清楚‘她’是谁!

    都怪那个可恶的风美人!他的武功不是很变态的么?完全可以在老爹出现的一瞬间瞬移消失!即便老爹会把他们当成小贼或者刺客来追,可是,以他那神鬼莫测的轻功还怕被人追到不成?

    可是,他刚刚为什么不躲?

    是因为被老爹镇住了?还是……根本就是故意的?

    想着想着,云千若忍不住张开嘴,趴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虽然没有一口见血,可,力道也不轻,加之太突然,北冥风的身体蓦然一僵,差点闷哼出声。

    低头看她,浩如烟海的紫眸划过一抹淡淡心虚。

    他也不知道为何,方才那一瞬间,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不要躲!让他知道!

    然后……他果然没有躲……

    可是……阿若似乎很愤怒……

    “风儿?你怀里抱着的姑娘是哪家千金?”

    云天再次开口,声音比之前还要大几分,那威严的脸上是一抹执着,仿佛,北冥风今日不回答他,他便不会罢休。

    北冥风薄唇轻抿了下,“伯父,她……”

    “老爹?我好像听到老爹的声音了?”

    然,他话未说完,云千若忽然从他怀中抬起头来,两只小爪子揉着眼睛,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似乎刚刚醒来,而且看那样子还有几分虚弱。

    北冥风:“……”

    云天神色一呆,那严肃与执着的表情都僵在了脸上,就这么瞪着一双写满震惊与呆滞的眼睛看着云千若,足足过了三秒钟,他才猛地回过神,却差点惊掉了眼珠子,“若、若儿?!你?你……”

    云千若揉揉眼睛,声音软软的唤了一声,“老爹……”

    云天似乎终于消化了这个震惊的事实,一步冲上来,“宝贝女儿?你、你怎么在……怎么是你?!”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家宝贝女儿会和那个臭小子在一起?

    下一瞬,云天眼睛一眯,狠狠地瞪了北冥风一眼,语气有些凶狠,“宝贝女儿,你说,是不是这个臭小子欺负你了?”

    那语气,那神情,仿佛只要云千若说一个是,他便会立刻灭了北冥风。

    云千若:“……”

    如果她跟老爹说了在温泉中发生的事情,老爹会不会一怒之下直接将风美人杀人灭口?

    呃……

    默默地抬手擦了擦眼角的冷汗,云千若赶忙否认,“没……他没有欺负我!”

    “真的吗?那他为何深更半夜的和你在一起?女儿,你可不要护着他!这个臭小子若是敢欺负你,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说着,云天还捏了捏拳头,扫一眼北冥风修长的双腿。

    北冥风:“……”

    云千若:“……”

    老爹是不是太凶残了些?她都有些担心风美人以后的悲惨生活了……

    满是同情的看了北冥风一眼,云千若眼珠微转,可怜兮兮的看着云天,“老爹……我被蛇咬了……好可怜……”

    “什么!?”云天一听这话,瞬间把教训北冥风的事情忘到了一边,满脸紧张与焦急的看着云千若,“被蛇咬了!?什么蛇?有毒没?咬哪儿了?严重吗?快让爹看看!”

    云千若伸手抓住云天的袖子,轻轻的晃了晃,“老爹,幸好有风……大侠及时赶到,救了我。不然,你都要见不到女儿了!”

    云天立刻看了北冥风一眼,“算你这臭小子走运!就不打断你的腿了!”

    “……谢伯父。”

    云天轻哼了一下,继续满脸心疼与紧张的看着云千若,“宝贝女儿,那伤口严不严重?你都说了差点见不到爹了,肯定是毒蛇?伤口清毒了吗?上药了没?”

    “老爹,风大侠都帮我包扎好了!毒素已经清除了!老爹不要担心啦!”

    然而,云天又怎么可能不担心?

    那可是毒蛇啊!这世上,每年都会有很多人被毒蛇咬伤,死于非命!他如何能够不紧张?

    云千若也深知,以自家老爹的脾气,不亲眼看一下伤口,确定毒素已清,断然是不会安心的。

    当云天看到她小腿上的伤口时,还是微微红了眼眶,虽然毒液清除了,可那伤口狰狞刺目,他家若儿从小就怕疼,如今被毒蛇咬,该有多疼?

    看着他的神情,云千若心中一暖,抓住他的衣袖摇了摇,“老爹,已经不疼了!上的药很管用,现在都感觉不到疼了!您就别担心啦!”

    “你这丫头,半夜不好好睡觉,做什么乱跑?被蛇咬了?”

    云千若眨眨眼,默默地看了北冥风一眼,难道要跟老爹说,她之所以乱跑是为了泡温泉?那岂不是要暴露风美人看着她泡温泉的事?然后,风美人岂不是要被打断腿?

    不,说不定是被戳瞎双眼呢!

    “老爹,我就是睡不着,出去走走,赏赏月来着……谁知道草丛中忽然冒出一条毒蛇……”

    “散步?你这丫头,跟你说了要早点睡。这么晚了你还出去散步?以后不准乱跑知道么?”

    云天又苦口婆心的教诲了好一番,云千若态度良好,积极配合,不管云天说什么,她都从善如流的点头应允,说了没一会,云天便让北冥风送她回房休息了。

    被蛇咬了,自然是要好好休息的!

    嘱咐了云千若几句,云天便将北冥风拽出了房间,理由自然是云千若需要休息。

    房间里,云千若看着被关上的房门,弯了弯嘴角,风美人,你自求多福!

    虽然她方才刻意隐藏了一些事实,又极力为他说了很多好话,可是,总感觉老爹看着风美人的眼神太奇怪!一时间也说不出来哪儿不对,就是6太诡异了!

    不过,折腾了半夜她也是真的困了,反正风美人武功那么高,也不拍被揍。所以,她还是安心睡觉!

    扯过被子,没一会儿云千若便睡着了,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云天把北冥风拽出了房间之后,直接拽着他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凉亭。

    冬夜里,寒风呼啸,月冷星幽,而云天半眯着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北冥风,那凌厉的眼神仿佛是想看穿他心底的想法一般。

    只不过,他看了半天,对面那人依旧坦然镇定,一身从容不迫的冰冷,任他盯着,却不露痕迹。

    好小子!被他这样专注而炽热的看着都还能如此镇定!真是了不起!

    心底笑了一声,云天板着一张威严的脸,突然开口,声如洪钟,“小子,你是不是看上我家若儿了?”

    开门见山,半点的拐弯抹角都没有。饶是北冥风,也不禁微微一怔,有片刻的失神。

    云天当然知道他问的太直接。可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瞧瞧,这小子满脸呆滞的模样,分明就是被人戳中了心事后的反应!

    果然……这一路上他猜的一点都不错!

    “小子啊,”云天伸手拍了拍北冥风的肩膀,微微一笑,可那笑容怎么看都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感觉,“快点如实招来,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打起我家若儿的主意的?”

    从他出现在边关时,他就隐隐有那种感觉,可是,他的宝贝女儿太会蒙混过关,愣是让他一次次的打消了自己的猜测。

    可是这一路上,他都仔细观察过了,虽然他们两个几乎没有说过几句话,然而,那小子的目光几乎就没有离开过他家女儿!

    虽然不是一直盯着,但,差别太过明显!那小子牙根就没有看过别人!如此明显他若是都看不出来的话,还当什么元帅嘛!

    还有那臭丫头!居然还想忽悠他?也不看看他是谁!他可是她老子!没听过姜都是老的辣嘛!哼哼!

    北冥风终于从呆愣中回过神,看着云天,一时间却不知道说什么。

    “伯父,我……”

    “嗯!听着呢!”云天笑眯眯的看着他,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却让北冥风莫名的紧张,更加不知该如何说。

    云天眉眼轻扫,将北冥风所有的局促与紧张尽收眼底,轻咳一声,颇为善解人意的开口,“是不是有千言万语,如鲠在喉,一时间不知该从何说起?”

    闻言,北冥风下意识的抬头看他,眼底划过一抹浅浅的光。

    云天微微一笑很和蔼,“是不是被我说中了?没关系!伯父给你提示!”

    北冥风:“?”

    “你是不是觉得我家若儿貌美如花,温柔似水,纯洁可爱,聪明伶俐……(此处省略好多优点)是你见过最好的姑娘?”

    北冥风怔了一瞬,却还是点头,“嗯!”

    虽然……阿若与温柔似水,柔弱淑女,没多大关系,可,她的确是这个世间最好的!纵然全天下的女子加起来也不如她一根头发。

    云天满意的点头,“那,你是不是每天都想看到我家若儿?若是她哪天不理你,你会感觉很忧伤?”

    “嗯!”

    看着那副既诚实又认真的模样,云天眸光微转,眼底划过几道精光,“那,如果我跟你说,我要她许配给别人……”

    “不行!”

    话未说完,北冥风霍然抬头,冷硬坚定的打断他,那一瞬间,从他身上散发的气势,宛若睥睨天下的王者,浑然天成而又令人生畏。

    就连云天都微微怔了一下,但很快,他便恢复如常,隐去眼底一闪而过的精光,脸一板,威严十足,“好小子!你果然是看上我家宝贝女儿了!居然还死不承认!”

    北冥风:“……”

    他没有不承认,他只是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开口……

    云天斜睨他一眼,得意的挑眉,“怎样?是不是很想把我家宝贝女儿娶回家?”

    许是,这句话的诱惑力太大,这一次,北冥风没有丝毫迟疑的点头,却又觉得还不够似的,重重的吐出一个字,“想!”

    斩钉截铁,十里之外都能听出他是真的很想!

    云天顿时笑得花枝招展,“哎!不错不错!这个想法好呀!小子有眼光!不过,哼哼!你想想得可真美!想娶我家宝贝女儿,那也得问问她老爹我答不答应!”

    画风突变,北冥风一时间有些懵,看着云天那一脸嘚瑟的笑,半晌无语。

    ……

    这一夜,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凉亭中吹了多久的冷风,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后来又说了些什么,那似乎成为了一个秘密,被夜色掩埋,在时光深处。

    第二天,考虑到云千若被毒蛇咬伤,需要多休息,云天决定大军原地驻扎,修整一日再赶路。

    不过,云千若坚持说自己没事,最后,云天拗不过她,只得下令启程。不过,却给她准备了一辆马车,足够宽敞,里面铺着厚厚的毛毯,还准备了上好的丝绸锦被,零食水果点心更是一样不缺,甚至还贴心的给她准备了几本书,打发时间。

    如此贴心的安排云千若自然是满心欢喜。

    不过,她前脚刚踏进马车,便有一没脸没皮的人想要跟着上去。

    “草儿,一个人坐马车肯定会很无聊?不如本公子来陪你说说话?”

    公子御站在马车前,笑得一脸春风明媚,手中折扇轻摇,端的是倜傥风流无双。

    云千若慢悠悠的坐在马车里,掀着帘子看他,“陪我说话?”

    “对呀!说话解闷!”

    那笑容……怎一个花枝招展!

    “好呀!”云千若眨了眨眼睛,微微一笑很友好,“只不过,本姑娘聪明伶俐,上知天文,下知兽语,自然是听得懂你说话,可是,你这只狐狸精除了到处鬼混之外,会说人话么?”

    “……”公子御原本已经要抬脚上车了,可是,听到她后面的话,愣是眼前一黑,差点一头扎进马车里。

    凌乱了三秒钟,才找回那花枝招展的笑容,“草儿呀,你看,你一棵小草都会说人话,说兽语,好歹本公子是个活的,那当然不能落于草后了!”

    云千若:“……”

    什么叫她一棵小草?而他好歹是活的?

    “难不成本姑娘还是死的?!”

    对上云千若阴凉的眼神,公子御缩了缩脖子,却不忘飞去一记电力十足的媚眼,“哪能呢!草儿你当然是活……”

    “金毛!咬他!”

    一声充满了杀气的磨牙声,打断公子御未说完的话,而风中,立刻传来一声气势惊人的狮吼。

    “吼——”

    一道金光如闪电般疾射而来,直指公子御!

    “……”公子御眼角一抽,那风情万种的笑容都有些僵硬,“草儿!你怎么一言不合就放狗咬人!?这样可是不对滴!”

    “吼——”

    一声怒吼,震彻天地。被人明目张胆的说成狗,金毛表示很愤怒!

    张开狮口,挥舞着利爪朝公子御扑去,宛若饿狼扑食。

    “握草!你这只金毛狗居然还想扑倒本公子!”

    公子御身影一闪,如一抹风骚的紫云般飘起,正准备在半空中来一个优雅的转身,然后稳稳落在金毛身上,反扑狮子,却不想,不知从哪里飘来一股冷风,吹得他身形一晃,完全不受控制的往下落,直接往道路旁边的水沟里砸去……

    公子御眼角一抽,本能的想要调整身形,怎么着他玉树临风的绝世美男也不能当众掉到水沟里不是?那未免太有损他的光辉形象!

    然而,让他郁闷的是,那股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飘来的冷风,却霸道诡异的不像话,强悍的拖着他的身子往地上砸去。

    居然如此变态!

    一翻挣扎斗法,当他终于消灭了那股诡异的阴风时,还没来得及得意一下,就听到‘扑通’一声巨响,人已经到了水沟里……

    公子御:“……!……!”

    这……是哪个混蛋在背后偷袭他?!

    不……除了那个阴险冰冷的北冥风之外,还会有谁偷袭他!?

    他的人品可是向来好的没话说!而且,那股阴风此刻想来,却是熟悉的很!

    只不过,他又得罪了那个阴险的男人了么?

    “哎呀!狐狸你好端端的怎么跳河里去了?这是遇到了什么伤心事如此想不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