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320 撞破 了皇家禁忌(一更!)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午后的御花园,百花沐浴在阳光之下,明媚娇娆,空气中弥漫着阵阵幽香,令人心旷神怡。

    楚天曜一路走来,沿途并无多少宫人,只有他身后随行的十几名御前侍卫,一切都那样安静,安静的连清风吹拂落花的声音仿佛都可以听到。

    所以,那一阵随着清风飘来的细微声响,本该细不可闻,此刻却显得尤为清晰。

    楚天曜的脚步一顿,凌厉的双眸下意识的望向不远处的假山,眉头轻蹙,似有不悦。

    那声音,断断续续,低沉微弱,有男子粗重的喘息声,隐约之间夹杂着女子娇弱无助的哭泣声,痛苦而破碎,仿佛是被人捂住了嘴,只能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随着楚天曜停下脚下,他身后随行的众人同时驻足,目光纷纷望向假山,脸色微微变幻。

    这靡靡不堪之音,一听就是有人在假山后面偷晴!

    定然又是哪个不开眼的侍卫和宫女在此鬼混!这种事情,他们多多少少也都撞见过,早已司空见惯,然而此刻却不同!皇上还在呢!

    这种龌龊肮脏之事,怎可惊扰圣驾?圣上乃万金之躯,这一对不要命的狗男女也真是胆大妄为!竟敢光天化日之下在这御花园中明目张胆的偷晴!简直就是不知廉耻,不知死活!

    当下,也不等楚天曜发话,已有两名御前侍卫上前,手提金刀朝假山走去,一脸的肃杀之色。

    宫中早有律例,不管宫女,侍卫,太监,亦或是宫中当值的其他人,但凡在宫中私会者,一经发现皆以**宫闱之罪论处,当场杖毙!不得容情!

    所以,那两名御前侍卫走过去的时候,心中已然有了定论,要怪也怪那两人倒霉,偏偏让这种事情惊扰了圣驾,死不足惜!

    而楚天曜,一心来寻蓝贞儿,遇见这等丑事本就有些扫兴,当下,根本不想多做停留,长腿一迈就要离开。

    “救命——皇上救命——”

    恰此时,一道微弱的声音自假山后传来,充满了惊恐与无助,破碎在风中,细不可闻。

    然而,就是这微弱的声音,如同一记惊雷劈在了楚天曜身上,让他浑身一震,脚步猛地顿住,仿佛被人施了定身咒一般,定在原地,一动不动。

    而那两名已经快要冲到假山门口的御前侍卫,则是脚下一个踉跄,险些一头栽到在地。

    惊悚!震惊!骇然!

    蓦然瞪大的双眼中写满了骇然与不可置信,双脚如同灌了铅一般扎在地上,握着金刀的手竟不由自主的颤抖。

    那声音……如果他们没有听错的话,那是兰贵妃娘娘的声音!

    兰贵妃……里面的女人是兰贵妃……这……

    这一刻,他们已经无暇去思考那个男人是谁,因为他们的脑中已经一片空白,嗡嗡作响,皇上最宠爱的兰贵妃……竟与人……

    而他们,居然撞见了此事!

    他们撞见了绝对不容触碰的皇家禁忌!

    那么下场……

    一股阴风吹过,吹得两人一个哆嗦,身体不受控制的轻颤,而面色,已经死灰一片。

    一个声音叫嚣着:离开这里!离开假山!什么都别看!

    然而,他们的脚却似乎有千钧重,根本迈不开。就在此刻,一道人影跌跌撞撞的从假山后面冲了出来,破碎而惊恐的声音随即飘入耳中。

    “皇上——救救臣妾……”

    两名御前侍卫惊恐而呆滞的双眼中映出一个女子的身影:披头散发,衣衫破碎,赤着双脚……而她的脸上,映着鲜红的五指印,左边的脸高高肿起,嘴角还有一丝殷红的血迹……春光乍泄,裸露在外的手臂与香肩上,布满了青紫嫣红的痕迹……

    此番风情,既柔弱的让人心疼,又充满了靡丽的诱惑……

    一股清风吹来,假山后飘来浓郁的欢爱之后的气息,**而惑乱。

    两名侍卫如遭雷击,猛地低下头去,双眼紧盯着脚面,心跳如鼓,呼吸凌乱,一滴滴冷汗顺着额头滑落,很快便汗湿了后背的衣衫。

    天!他们居然看到了兰贵妃娘娘如此不堪的一面……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那些乍泄的春光……

    不远处,楚天曜缓缓的转过身,一点一点,如同陈旧的机械般,扭动着脖子看向假山……

    毫无疑问,他幽暗的双眼中映入女子狼狈不堪的身影,深色的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垂在身侧的双手也在一瞬间紧握成拳。

    只不过,他就那样沉默的站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假山外的女子,双脚似乎埋进了地下,无法移动半步。

    在他身后的那些御前侍卫,一个个僵立当场,面无人色,挣扎在绝望的边缘。

    “皇上——”

    见楚天曜看向自己,女子水雾弥漫的双眸中燃起一丝浅浅的亮光,“皇上……救我……”

    她一声低语落地,楚天曜站着未动,却有一人从假山后冲了出来,边跑边喊,声音中充满了急不可耐和欲求不满。

    “美人儿……你往哪儿跑……哥哥我还没爽完呢!”

    随着他出现,空气中隐约传来一阵抽气声,侍卫们惊恐的瞪大双眼,那个人……竟然是靖国公府的二少爷!

    而且……他此刻……

    从假山后面冲出来的男人,只能用八字形容:赤身**,不堪入目!

    纵观他全身上下,只有一双靴子,还有,那挂在脚腕处的裤子……除此之外,再无一物!

    此刻正值午后,烈日当空,而此人,就这样一幅伤风败俗的模样出现在众人之前,饶是他们都是男人,也不禁羞红了脸!

    一个男人,做成这样,当真是令祖上蒙羞!

    一瞬间,因为羞愤与鄙夷,他们竟没有那么害怕接下来等待他们的命运了。

    而玉无极,显然是没有注意到假山外的众人,此刻,他一门心思都在眼前的美人儿身上,那欲求不满的感觉如同千万只小虫子在心上挠,挠的他奇痒无比,连片刻都忍受不了!

    充满了欲孽和淫邪的双眼,直勾勾的落在蓝贞儿身上,手一伸就捉住了她的手,淫笑着开口,“小美人,事情还没有办完你怎么就急着走哇?难道是哥哥还没有让你欲死欲仙?没事!咱们再战三百回合,哥哥定让你快乐似神仙!”

    一边说着污秽不堪的话,一边抓着蓝贞儿的手就要将她往假山后面拖去,蓝贞儿却死死的挣扎,梨花带雨,无助而惊慌,“不……你不可以……皇上……皇上救我……”

    听到‘皇上’二字,玉无极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就连声音都阴森森的冒着寒气,“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跟哥哥快活的时候不要提楚天曜那个乌龟王八蛋!哼!皇上?不就是皇上么?皇上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得叫大爷我一声表哥!”

    “不……你不可以这样说皇上……你不可以骂他……”

    “骂他?我骂他怎么了?别以为大爷我什么都不知道!楚天曜那个王八蛋根本就不行!”

    一句猖狂无忌的话,听得假山外十几名御前侍卫浑身一颤,连心脏都跟着剧烈颤抖了几下,深深的垂下头,根本不敢去看楚天曜的脸色。

    可,纵然他们不看,也能够清晰感觉到那股幽冷骇人的杀气,从某个方向传来,弥漫在空气中,让人心惊胆战。

    偏偏,假山旁边的那个男人对此毫无所觉,一脸的嚣张跋扈,肆意张狂,“哼!明明是个不能人道的软柿子,还霸占着后宫三千美人!占着茅坑不……不,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白白了辜负了这么多如花似玉的美人儿!这种可恶的乌龟王八蛋,就该拉去浸猪笼!”

    蓝贞儿已经煞白了一张脸,一双水眸之中燃烧着几分怒火,用手狠狠地推着玉无极,“放开我!你混蛋!你在污蔑皇上!你怎么可以污蔑皇上?皇上天威浩荡,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行、”

    见她反抗,玉无极直接使出蛮力,将她蛮横的扯进怀里,口中却在冷笑,“我胡说?污蔑他?别以为所有人都是傻子!他早就不能人道了!这件事坊间早就流传开了,只不过,那些个贪生怕死的人畏惧着他的权势,不敢说出来而已!哼!本来就是个软柿子,还装什么装?”

    “我不准你这样说皇上!”

    蓝贞儿在他怀中用力挣扎,双手拍打着他的胸膛,似乎很愤怒,可是,她的那点力道又怎能抵得住一个精虫上脑的男人?

    “美人儿,我劝你就别反抗了!你看你刚才,被哥哥伺候的不是很爽么?怎么现在却抵死不从呢?这朵扫兴!”

    一边说着,他的一双魔爪已经在蓝贞儿身上占尽了便宜,极尽猥琐与淫邪。最新最快更新

    “不……皇上……皇上……”

    女子剧烈的挣扎,无助的哭泣,那支离破碎的声音令人心痛。

    玉无极似乎被她哭的不耐烦了,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怒吼,“哭什么哭?跟哥哥在一起还委屈了你不成?”

    女子白皙右脸上顿时浮现出几个手指印,有一抹殷红的鲜血缓缓溢出嘴角,令那本就狼狈不堪的女子看起来愈发凄惨,楚楚可怜。

    “不……皇上……不要……”

    “皇上皇上!你就知道皇上?!楚天曜那个王八蛋有什么好?连伺候女人都不能你要他干什么?还是说,你就是喜欢他皇上的身份?”

    此刻的玉无极,也不知道是因为欲求不满还是头脑发热,又或者,是平日里就欺男霸女,嚣张惯了,此刻说起话来全无顾忌,脸上更是一副:唯我独尊,舍我其谁的模样。

    “哼!你是想做皇后?这又有何难?只要你跟了我,把哥哥伺候的爽了,我就封你为皇后!”

    蓝贞儿似乎被他的话惊到,一时间竟忘了挣扎,神色惊愣的看着他,“你……你说什么……你……”

    玉无极得意一笑,目空一切,“不就是区区皇上么?我若是想当皇上那是轻而易举的事!你应该也知道我们玉家的势力?我爷爷是谁?那是统帅朝廷半数兵权的人!只要他跺一跺脚,整个东陵王朝都要抖三抖!放眼这朝堂之上,有哪个大臣不是仰望着我爷爷的鼻息度日?只要我爷爷登高一呼,有的是成千上万的拥戴者!”

    空气中,死寂一片,像是午夜时分的乱葬岗,只有幽幽的阴风吹过,几乎感觉不到半分人气。

    那些侍卫们,早已是面色惊变,双眼圆睁,看着玉无极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疯子,一个,即将被凌迟处死的疯子!

    他居然……说出了这样大逆不道的话!

    而偏偏,他说的又是事实!

    若他只是一介江湖莽夫,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只会让人嗤之以鼻,觉得他狂妄自大,不切实际,根本就是个痴人说梦的疯子!

    可偏偏……他是靖国公府嫡出的二少爷!而靖国公府,权势滔天!朝堂上,除却几位元老之外,半数以上的朝臣皆是靖国公一党!且,靖国公手握东陵三分之一的兵权,更掌控着京城内的护城军!

    除此之外,靖国公的封地皆是富庶之地,每年上缴的赋税有三分之一都是进了他自己的金库!除此外,靖国公旗下的产业遍布东陵大江南北,涉猎之广,包括官盐,米行,商会,瓷器,钱庄,绣坊……各种财富无需细说,可见一斑!虽不能与国库抗衡,却,绝不容小觑!

    试问这样的一个人,若是他一旦有了反叛的心思,那是随时的事情。

    而玉无极……他就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众人的心中,如有惊雷过境,激起千尺巨浪。此刻,几遍他们不去看楚天曜的脸色,也可以想象出,那是怎样的阴森骇人!

    偏偏,玉无极还在大放厥词,一脸的嚣张无忌,仿佛把自己当成了高高在上的天神!

    他的那些话,几乎把靖国公府抬上了天际,说的神乎其神,听那字里行间的意思,早已将之凌驾于皇室之上!

    蓝贞儿怒不可遏的看着眼前嚣张猖狂的男人,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冷,她柔弱的娇躯微微轻颤着,手指指着玉无极的脸,“你!你!你居然还想谋反?弑君?取而代之?你……你竟敢……”

    玉无极一把抓住她的手,那柔软的触感令他心神一荡,魂儿都差点被勾了去,满脸淫邪之色的低头,在那纤细白皙的手指上重重的亲了两口,“不敢?我有什么不敢的?我可是玉家正经的少爷!只要爷爷一声令下,就能把那个不能人道的乌龟王八蛋从皇位上拖下来!而你,小美人,你就乖乖儿的从了我!等少爷我当上了皇上,就封你为皇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人敢说一个不字,你说好不好?”

    女子却没有被他的话诱惑到,而是满脸愤怒与惊恐的看着他,“你当皇上?你要当皇上?那你准备把皇上怎么办?你要对皇上做什么?”

    “哼!那个不能人道的废物?”玉无极嗤之以鼻,满脸的不屑,“反正他都不能人道了,和太监也差不多!怎么说他也是我的表弟,怎么忍心取他狗命呢?那就做个名副其实的太监!”

    做太监……做个丧心病狂的玉无极居然还想让皇上做太监!

    一时间,那些御前侍卫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

    这一天,他们所经历的事情实在太波澜壮阔了!

    不仅撞破了皇帝的宠妃与他娘家表哥的丑事,还听到了这样一番惊世骇俗的大逆之言!

    玉家,不仅想要谋反作乱,竟然还想让皇上做……太监!

    这是玉无极的想法?还是,玉家的想法?

    楚天曜的一张脸,已经由红转黑,再由黑变紫,最后变成了青绿一片。而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假山旁的男女,像是一口枯井,幽暗,阴冷,深不见底,没有人可以看到那双眼底的情绪,却只觉得,头皮发麻,遍体生寒!

    “你居然还想杀了皇上?我……我要杀了你……”

    恰此时,死寂一片的空气中忽然响起女子愤怒而歇斯底里的尖叫声,蓝贞儿的手中不知从何处多了一只发簪,此刻,她正握着发簪朝玉无极的胸口刺去,素日温柔的水眸中,此刻闪烁着决绝的冷光,那是愤怒到极致时,为了保护自己在意之人而被激发的杀气!

    侍卫们往往一愣,玉无极更是大惊失色,看着那神色决绝而疯狂的女子,看着她手中寒光闪闪的金簪刺向自己,几乎是本能的,他抬起脚,对着女子狠狠地踹了过去。

    “贱人!你竟敢谋害朕!朕可以未来天子!”

    玉无极那一脚狠狠地踹在了女子微微隆起的小腹,而女子娇弱的身姿宛若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朝后飞去,狠狠地撞在了假山外的一棵大树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而后滑落在地。

    女子蜷缩着身体,痛苦的扭动着,而她苍白的双手正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小腹,声音凄迷而破碎,“啊——好痛——不……救我……”

    有殷红的鲜血顺着女子残破的宫装缓缓流出,越来越多,染红了一片青草地……

    “啊——不好!贵妃娘娘她……小皇子……”

    终于,有人自惊悚中回过神,蓦然高呼了一声,一直站着没有动的楚天曜,浑身狠狠一颤,像是灵魂入体般猛地朝蓝贞儿冲去。

    “贞儿——御医——快传御医——”

    嘶吼,仿佛困惑的咆哮,惊的众人心底一颤,身体不由自主的绷紧。

    有人飞奔而去,直奔太医院。

    有人快速上前,将赤身**的玉无极控制住。

    楚天曜蹲在蓝贞儿身边,看着那些源源不断从她身下流出的殷红鲜血,一双漆黑幽暗的眼,缓缓染上了赤红之色。

    “皇上……我好痛……”

    蓝贞儿面色惨白,就连素日嫣然的红唇此刻都不见半分血色,她的神情是那样痛楚,无助,惊慌,恐惧……目光满是依恋的看着楚天曜,却让他心头剧震,宛若刀绞般痛苦。

    他最爱的女子,如此不堪的躺在他面前,就在刚才,她才与另一个男人发生了那样龌龊不堪的事情,且不论,她是否自愿,还是被迫……

    而此刻,他的皇儿,他此生第一个皇儿,期待了那么久的皇儿,还没有出生,就这样……没了……

    蓦然,他身体一颤,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吐出,惊了身后一种侍卫。

    “皇上——”

    蓝贞儿同时是面色骤变,颤巍巍的朝他伸出手,“皇上……你……你怎么样……”

    楚天曜却冷冷的挥开她的手,缓缓站起来,转身,看向玉无极。

    彼时,他依旧赤身**,画面淫秽不堪,被两名御前侍卫钳制着,他却不甘的挣扎着,口中大放厥词,“你们这些乱臣贼子!还不快点放开朕!朕可是未来皇帝!当心朕诛灭你们九族!”

    楚天曜幽冷阴暗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视线在他身下某处停留了一瞬,恰此时,一股冷风吹过,送来阵阵**的气息,熟知男女之事的他自然清楚,那意味着什么。

    假山之后,到处都是那样的气息,让他想要忽略都不能!

    “玉、无、极!”

    冰冷入骨的三个字,像是从喉咙深处发出,落下一地森然的寒气,以及毁天灭地的杀意!

    玉无极似乎也感应到了那股强烈而可怕的气息,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下,那目空一切的神情僵在脸上,而他眼中,出现了一丝茫然,缓缓看向四周,似乎此刻才看到面前的楚天曜,顿时神色惊变,“表、表弟?你怎么……不,皇上……你怎么在这里?”

    “皇上?呵……”楚天曜冷冷的勾唇,可是,那弧度却冰冷的让人窒息,而他的眼神,宛如冰刃一般落在玉无极身上,让他猛地低头看向自己,“啊——我怎么——怎么会——这——”

    那一刻,他的神情的确是惊慌失措的,甚至,在刚看清自己模样时,眼中有一瞬间的呆滞与茫然,可是下一瞬,他惊慌的双眼中闪过一道幽绿的光,宛若暗夜中凶残的恶狼。

    “楚天曜!你这个不能人道的死太监神气什么?”

    玉无极再抬头时已是满脸的猖狂之色,眼角上挑,高昂着下巴,目光不屑的斜视着楚天曜,“既然是个没用的废物,就该主动让贤,把这后宫三千小美人交给朕!然后去安心的做你的太监!”

    “放肆!竟敢这样跟皇上说话!”

    一名侍卫大喝,猛地抽出金刀架在玉无极的脖子上。

    可能,正是这个动作将玉无极激怒,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快的身手,竟一脚踹飞了那名侍卫,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夺下了他手中的金刀!

    惊愣!众侍卫皆有些懵,这个玉无极就是个典型的纨绔!成日游手好闲,出没于花街柳巷,根本不学无术!他的那点三脚猫功夫,是断然不可能从一名御前侍卫手中夺得兵刃并将人踹飞的!

    这……

    然,未等他们想明白这其中诡异之处,玉无极已经大喝一声,举起手中金刀朝楚天曜砍去,口中大喝,“楚天曜!你这个不能人道的死太监!今天朕就送你去做真正的太监!”

    “不——”

    “皇上——”

    蓝贞儿与侍卫同时惊呼出声,侍卫们反应很快,迅速抽出金刀飞身上前,欲将疯狂的玉无极拿下,然而,他们只觉得眼前一道光影闪过,然后,一名侍卫手中的金刀被人夺去,再下一瞬,他们听到了刀剑入体的声音,伴随着一阵歇斯底里的惨叫……

    “啊啊啊——”

    惨叫声中,玉无极手中举着的金刀‘咣当’一声落地,而他的肚子上正插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金刀!鲜血,顺着冷冽的刀锋一路流下,滴落在青草地上,晕开一抹耀眼的红。

    楚天曜,手执金刀,站在他面前,面色黑沉而肃杀,一双眼睛,更是闪烁着死神般幽冷嗜血的光芒。

    玉无极似乎被那一刀刺的清醒过来,满脸惊恐的看着眼前可怕的男人,“表、表弟,你、你这……啊啊啊——”

    然,未等他说完,楚天曜骤然用力将刀拔出,一道血光冲天而起,玉无极的身体踉跄着朝后退去。

    而此刻,楚天曜却再次举起了刀,一道横劈而下,劲风逼人,杀气凛冽,竟是将人直接腰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