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316 你温柔点会死么?(一更!)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看着再次晕过去的林无双,云千若有些无语的抽了抽嘴角,转头看向那一身冷意,寒气逼人的男子,“风美人!你太暴力了!”

    怎么可以如此对待一个纯洁善良的良家少女?!

    对上她控诉的眼神,北冥风没有说话,甚至,面无表情,可是,云千若还是从他美绝人寰的俊脸上读出了一抹:好事被扰之后的欲求不满的怨念……

    “咳——”

    云千若小心脏一抽,‘刷’的一下别开眼,走过去将林无双从地上抱了起来,容颜清丽,英姿飒爽,然,额头上却有一块鸡蛋般大小的红印,烛火之下闪烁着红艳艳的光,差点闪瞎了云千若的眼睛!

    怎么办……

    顶着这么大一个红鸡蛋,无双醒来之后会不会和她拼命啊?

    可是,她也好无辜啊!

    都是那个阴险又无耻的风美人!

    转头,怨念而阴凉的眼神直射北冥风,磨牙,“本姑娘现在心情不好!你可以出去了!”

    北冥风目光轻闪了下,却没有看一眼凄惨无比的林无双,“对不起……不是故意……”

    闻言,云千若忍不住翻白眼,“人都晕了,对不起有什么用?我把你打晕了再跟你说对不起,你愿意啊?”

    说着,她将林无双架起来朝床走去,昏迷的人,比平时更沉,所幸,她也不是什么柔弱女子,面前拖得动。

    “愿意。”

    冷不丁的,风中飘来两个字,低沉而认真,却让云千若脚下一个踉跄,直接朝前栽去。

    电光火石间,一道冷风拂面而过,一双有力的手臂扶住了她的双肩,才让她幸免于难。

    可是,云千若一点也不感激他,若不是他忽然冒出那句话,她也不会摔倒!

    “喂!把无双扶到床上去。”

    闻言,北冥风寒眉轻蹙,很是嫌弃的看了林无双一眼,没有动。

    云千若有些汗颜,她应该没有看错,风美人那的确是嫌弃的眼神!

    可是……无双好像也没得罪他?反倒是他,一声不响的把人家弄晕了两次,还害得她头顶红鸡蛋……

    真没人性!

    “喂!你……”

    可惜,话未说完,一股冷冽而霸道的风卷来,云千若只觉得身体一轻,被她拖着的林无双飞了……一路朝着床的方向飞去……速度飞快……

    “呃……”云千若瞬间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脑袋里有些懵,一种被雷劈到的感觉……

    “砰——”

    一声闷响,林无双落在了床上,身体微微颤了颤,便没有了动静。

    云千若被那一声闷响惊回了离家出走的三魂七魄,却忍不住抖了抖,天啊!好疼!仿佛被摔的那个人是她一样!

    一滴冷汗滑落眼角,紧接着是两滴,三滴,无数滴……

    无双……太可怜了!

    风美人……怎么可以如此暴力!?

    天啊!她对不起无双……

    心脏抽搐的厉害,云千若转头,狠狠地瞪了某个罪魁祸首一眼,“喂!你温柔点会死吗?!这样对一个女孩子真的好么?”

    然而,北冥风却是面无表情,一派淡定的冰冷。

    “又不是你。”

    隐约之间,云千若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几分嫌弃的味道,仿佛,他可以纡尊降贵把她丢到床上已经是仁至义尽,格外破例了!

    呃……

    云千若微微抽了抽嘴角,脑门上有几滴冷汗滑落,好!她忘了,风美人似乎有厌女情结,不喜欢女子靠近他,否则,便会自动释放寒气将人冻死!偶尔遇到几个皮厚道行高不易冻死的,便会直接用内力震飞她……

    可是,有着如此变态又严重的怪癖的人,偏偏对她……屡次耍流氓……莫非她,不像个女孩子?

    “咳咳——”

    请原谅她又在胡思乱想了!她这么温柔似水一淑女怎么可能不是女孩子!?

    “那个,我和无双要休息了,风美人你可以走了!”

    然而,北冥风却眸色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一起走。”

    云千若差点跳脚!

    “走你妹!本姑娘今晚在这儿睡!”

    “那我也不走。”

    说完,他果然走到桌子边坐下,一身冷冽,不动如山。

    云千若:“……”

    这什么情况?!这只风美人不会是想赖在无双的房间里?

    “喂!你觉得这像话么?赶紧走!这可是无双的房间!”

    男子冷冽的深眸淡淡的扫了一眼昏迷的林无双,“她不会醒。”

    云千若眼前一黑,差点一头扎地上去。

    这人也太无耻了?此番行径,与那入室草菅人命的恶霸土匪有何异?

    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云千若直接走过去,准备把人轰出去。然而,那人淡定的坐着,宛若一尊挺拔的玉山,任她怎么推都不动如风。

    云千若很无语,“你到底走不走?”

    “不。”

    “你……本姑娘还在生气!不想看到你!快走!”

    闻言,北冥风眸光轻闪了下,一抹暗色划过眼底,转瞬却又清明坚定。

    “喜欢,不放。”

    他抬眸,凝视着她气呼呼的小脸,声音很低沉,似塞外清风,拂过人间,落在她心底,溅起淡淡涟漪。

    云千若瞪了他一眼,有些怀疑,她之前是不是不该跟他说那些话?

    若真心喜欢一个人,不管任何时候,任何原因,都不可以放手,除非,不爱。

    所以,即便她生气,他也会赖着不走?

    怎么感觉,她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思及此,云千若眉心一阵轻跳,尤其,看到某个淡定从容耍无赖的男子,她的心脏便抽搐的愈发厉害。

    “给我起来!”下一瞬,她直接伸手,抓住他的胳膊使劲的拽,想要将他拽起来,拖出去。

    他没有反抗,安静的坐在那里,任由她拉扯,可是,他的身体却像是一座山,稳稳的坐在那里,根本就拖不动!

    反而,他看着她有些气急败坏的小模样,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扬,弯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似乎,还颇为享受。

    云千若看在眼中,差点把牙齿都咬碎了!

    这个无耻的男人!仗着男女有别,体力悬殊,就可以如此有恃无恐?难道忘了她还可以使用武力么?

    “既然你如此不配合,那就怪本姑娘下手无情了!”

    云千若掌心一动,一簇红色的火焰出现在她手心,然后,她阴森一笑,直接伸手拍向他的胳膊。

    “妹妹,若儿,你们睡了么?”

    恰此时,一道清亮的嗓音自夜色中传来,听声辩位,来人应该正跨入院门。

    “林君澈!”云千若动作一滞,直接收回了火焰,转头看向门口,眉心一阵轻跳。

    林君澈这个时候怎么来了?若是让他看到风美人,再看到昏迷不醒的无双……

    天!她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眼珠一转,正准备吹灭了烛火假装已就寝,然,眼前光影一闪,下一瞬她看到,风美人不见了!

    “呃——”

    一滴冷汗滑落眼角,云千若下意识的伸手擦了擦,这速度也太快了!?风美人果然很变态!

    之前一直赶不走,现在却……

    不过这样也好。他不在即便林君澈进来也没什么,大不了就说无双是……

    “砰——”

    夜色中忽然传来一声闷响,分外清晰,瞬间打断云千若的思绪。

    “呃……”这……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倒地的样子……而且她刚刚,好像听到一声闷哼……虽然不明显,可她现在的听力是极好的……

    这……该不会是……

    心中有一个念头呼之欲出,云千若却有些不愿意相信,可是,下一瞬门被人推开,她看到那个一身黑衣,寒气逼人的男子站在门口,而在院子里的大树下,一个人正躺在那里……

    看那身形,看那衣着……其实什么都不用看也可以确定,那就是林君澈!

    林君澈……居然……也被风美人弄晕了!

    晕了……

    一时间,云千若只觉得头脑眩晕,满脑子都是一句话在飘荡:风美人打晕了林君澈……

    这……是不是太凶残!太暴力!太没人性了点!?这可是人家的地盘!

    而且,怎么可以动不动就把人弄晕!?

    无双醒来她还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她脑袋上的红鸡蛋,现在,又来一个林君澈!难道明天要告诉他,他是撞到鬼了,所以把自己撞晕了!?又或者是,天上忽然掉下来一块馅饼,把他给砸晕了!?

    连她自己都不忍直视的理由,怎么好意思拿出去坑骗人家?

    伸手,用力的捏了捏僵硬到抽筋的小脸,万分无语的看着某个始作俑者的男人,“风、美、人!你、够、了!”

    虽说,简单粗暴才是王道。可是,那也得分场合,看情形好咩?

    然而,对上她杀气腾腾的眼神,北冥风只是抿了抿嘴角,一贯淡定从容的冰冷,“他太弱。”

    隐约之间,云千若似乎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嫌弃的味道,差点两眼一黑,直接晕过去!

    “!……!”

    太弱……你把人家打晕了,还好意思说人家太弱!?人性呢!?

    也不想想,你的武功有多变态!是个正常人都无法和你比?

    云千若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风中凌乱了许久,她伸手一指院子里昏迷不醒的林君澈,“你,去把他送回房!”

    “不。”北冥风想都没想的拒绝,冰冷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嫌弃。

    云千若:“……”

    她知道他有厌女情结,难不成他还有厌男情结!?

    “是你把人打晕的!你不送谁送?”

    “躺着。”

    云千若:“……”

    无数滴冷汗滚落眼角,云千若差点没忍住冲上去踹他几脚。

    人性呢?这家伙也太无情了!

    这天寒地冻的,让一个人躺在外面吹冷风,一夜过去,再强壮的人也得感冒?这是人会干的事么?

    噗……

    风美人好像真的不是人……

    而且,她都差点忘记了!在她当日初见风美人时便一眼看出,他就是个心性薄凉,冷酷无情的男人!一念之间定人生死。

    只不过,后来的他对她太好了,像是一块被融化的寒冰,极尽温柔与温暖(虽然是冰冷的温柔)以至于,她都快要忘记他的本性了!

    默默地感慨了一会,云千若一跺脚,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好!你不去,我去!”

    说着,她直接朝院中的林君澈走去,经过他身边时,重重的哼了一声,以此表达自己的不满。

    擦肩而过的瞬间,一股冷风吹过,她看见一道黑影如极光般划过,转瞬落在树下,将地上的林君澈扛了起来。

    再下一瞬,那道身影一闪,与林君澈一起消失不见。

    望着他离去的方向,云千若一点一点的弯起嘴角,明烨无双的笑容,带着几分意料之中的奸诈,阴谋得逞的嘚瑟。

    她就知道,以那个万年冰冻老陈醋的酸性,肯定不会让她去碰林君澈,果然……

    扬了扬眉,云千若慢悠悠的转回了屋里,关门,上锁,然后,直奔窗前,落窗,上锁。

    “风美人啊,可不要怪本姑娘太狠心哦!我这也是为了你的名节和清白着想呢!嘿嘿……”

    于是,送了林君澈回房之后火速返回的北冥风,看着那些紧闭的门窗,瞬间化身为雕塑。

    他后悔了!

    应该把重华带来!

    如此,便不用亲自送你个林君澈回房,也就不会被关在门外了……

    站在门口,面朝紧闭的大门,北冥风深深的蹙眉,素来面无表情的俊颜,也出现了几分黑沉抑郁之色。

    “你可不要撞门哦!门坏了有风进来,我怕冷。”

    轻飘飘的一句话,瞬间打断了北冥风心底刚刚升起来的想法……

    “还有哦,不要再像上次那样赖在门外吹冷风,如若再犯,我就三个月不理你,说到做到!”

    北冥风:“……”

    ……

    天地悠悠,山河浩渺,与这万里苍穹相论,人世间的爱恨情仇都不过是飞花绕眼,刹那风华。

    帝都,皇宫。

    人世间繁华之最,琼楼玉宇,玉树高阁,引万千生灵向往,只见其风光万丈,却不知其险恶阴暗。

    此刻,兰心宫地下宫殿。

    昏暗的光线,空寂的大殿,无尽的幽冷与阴暗。有淡淡的血腥味充斥在密闭的空间里,刺激着人类的感官,愈发浓烈。

    玄机半跪在地上,胸前的黑衣早被鲜血浸染,而他,幽暗如枯井般的双眼,黑暗中折射着幽冷的光。

    “老夫办事不利,无颜面见圣女,请圣女降罚。”

    蓝贞儿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娇若拂柳的身姿有一丝轻颤,像极了风雨飘摇中的江南烟柳。

    她紧抿的双唇轻轻颤抖着,娇弱唯美的容颜是从未有过的苍白,佳人楚楚,我见犹怜,无需多说一语,便已撩动人心,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她拥入怀中,好好保护。

    然,不同于她气质音容中流露的娇弱,那双如水烟华般的眼眸中,是一抹比刀锋还冷的寒光,是一抹烙印在灵魂深处的嗜血与阴狠。

    “全都死了?”

    很久很久之后,风中才响起蓝贞儿的声音,一字一顿,仿佛是用尽了力气,从心底咆哮而出,纵然声音很低,也让人感觉到那刻骨的冷意与嗜血。

    玄机长老垂在地上的手紧握成了拳,苍老而消瘦的手上,沟壑纵横,宛若森然的鬼爪。

    “是。”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字,可,玄机长老却似乎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来。

    前往边关的雨族子民,留在那里经营多年的雨族臣民,竟全军覆没,除他之外,无一人生还!

    这样的结果,作为雨族长老,他愧对先祖,愧对圣女!

    然,他之所以孤身苟活,不过是想留着这条老命做最后一搏。圣女还在,他如何能死?

    “你起来!”

    良久,蓝贞儿挥手,所有激烈的情绪,此刻只剩下冰冷与决绝。

    “谢圣女!”

    玄机起身,却因伤势过重而再次摔倒在地,蓝贞儿目光一闪,转身走到他身后,掌心一动,素白的手贴上了他头顶,有水色流光蔓延,从她掌心流出,源源不断的注入他身体。

    玄机惨白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些,蓝贞儿收手,水漾的娥眉却紧紧蹙起,“何人?竟能将你重伤至此?”

    玄机的功法有多深,她自是清楚,纵然云天都没有那个本事将他重创至此!

    难道,是云若?应该不可能!那个女子虽然极不简单,却不该有如此深不可测的武功,能重伤玄机者,这世间不过寥寥几人尔。

    “老夫并不知那人是谁。”

    然,玄机敛眉沉吟了许久,却还是摇头。

    他之前便没有猜出那个男子的身份,后来想了很久也还是没有想到。

    蓝贞儿闻言,却是微微诧异,“居然连你也不知道?”

    “不错!此人,老夫从未见过,且看他年纪,绝不是天音谷高手榜上之人。可他的武功偏偏高深离奇,所使的招数也是见所未见……”

    听完玄机的描述,蓝贞儿目光幽冷,“云若何德何能,竟有如此高手相助。果然是上天偏袒!”

    何其不公!

    “老夫逃离时,边关已成定局,凤孤城根本指望不了,怕是,云天不日就将回京……”

    这也是眼前最为棘手的问题,本以为,精心布置之下,云天此番必然在劫难逃,战死沙场,却万万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形势瞬息万变。

    蓝贞儿的脸色也瞬间暗沉下去,个中利害,她自是心知肚明。

    “都是老夫无用,才会令计划功败垂成……”

    “长老莫要自责。事已至此,再说这些已无用。”

    玄机缓缓抬起那双如同死水般幽暗的眸子,看向站在殿中的女子,眼底有一抹炽烈的光划过,“圣女所言极是!眼下,还未到最后一刻,仍可,孤注一掷!”

    “不错。”蓝贞儿缓缓捏紧了手,如水轻柔的眼眸中绽放出嗜血决绝的光,“眼下,唯有孤注一掷!”

    她活着的意义,便是复仇,这么多年来,那已是她的生命。

    此生若无法复仇,她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曾经,那些丧生在烈火与血海之中的先人,他们的亡魂编织成一道鲜血淋漓的网,死死地网住了她的灵魂,提醒着她,永远不要忘记这一场血、海、深、仇!

    许久,蓝贞儿才缓缓自仇恨中回过神,将所有的怨与恨深埋眼底,面无波澜的看向玄机,“你伤势很重,若要慢慢恢复,至少半年,然,我们眼下没有这么多时间。”

    闻言,玄机死水般的眸子微微一闪,“纵然是有违天道,可此刻,已管不了那么多。”

    “呵……天道!”蓝贞儿忍不住轻笑,眼底的光芒却冷冽如雪,若真有天道,他们雨族又岂会落得这样下场?

    究竟是天道不仁,还是人心太险暗?

    不管是天道,还是人心,都已无所谓,此时此刻,她只想用尽最后一分力气,孤注一掷,报血海深仇!

    恰此时,大殿一侧的偏门被人推开,一名身着宫女服饰的女子出现,快步走来,小声道:“圣女,皇上醒了,在找您。”

    ------题外话------

    昨天的二更,订阅过的菇凉如发现有问题,可以重新看一下,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