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294 诅咒你不能人道!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那颤巍巍伸出的手指,指着的正是流觞。最新最快更新

    北冥风抿了抿唇,“不用换。直接给你。”

    言外之意,云千若看中他的属下,可以直接领走,无需交换。

    流觞一听,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可是,云千若却不淡定了。

    不换?那怎么行?流觞和迦叶如何杀到敌人内部去?杀不到内部,如何吃了他们的节操?

    “不,还是换!这样比较公平!”

    微微浅笑,童叟无欺,满满的都是为你着想,绝不占便宜!

    北冥风看了她一眼,薄唇轻抿。“不用。”

    “为什么不用?这样的话你很吃亏的!别说你很喜欢吃亏!”

    “这样很好。”

    只要她开心,就好。她想要的,他都会送到她面前,没有的,他会努力去找来。

    云千若却不知道他的心思,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你是不是嫌弃我家跟班啊?”

    总不可能是风美人看穿了她的想法?所以,要将流觞这只祸患扼杀在摇篮里?

    流觞闻言,屁颠屁颠的跑到北冥风面前,一鞠躬,“美男主子好!小的什么都会!劈柴砍树端茶倒水杀人放火坑蒙拐骗样样精通!换我,您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只会买到一个贴心温暖多才多艺的小跟班!保证物有所值物美价廉,您用过了还想再用!”

    惊闻这一番话,云千若险些两眼一黑,昏死过去。

    仿佛看到千万只鸟人在头顶飞啊飞,飘落了漫天五颜六色的小羽毛……

    这个死孩纸!居然如此聪明好学!把她很久以前不小心说过的话记到现在!

    可是,这话哪能用在这种场合?而且,还被改的面目全非!

    尤其那最后一句话……能听么?像话么?求风美人心理阴影面积……

    云千若默默地看向北冥风,却见他性感的薄唇紧抿,几乎抿成了一条直线,这,分明就是压抑着某种情绪……

    云千若咽了咽口水,把眼珠子转回来。如果流觞不是她家跟班,说不定,已经被风美人一掌拍飞了?

    正准备开口流觞叫回来,却见夜修一个箭步冲上来,直接一脚踹开了流觞,飞扑至北冥风脚边,想抱大腿却又没胆,只的眼巴巴的看着他,“主人……您真的要把属下送人吗?怎么可以……嘤嘤嘤……属下不要离开主人……属下不要跟……王妃走……属下会活不下去的……”

    看着那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云千若很想上去踹他两脚。

    居然又叫她王妃!见鬼的王妃!她都还没嫁给风美人呢!

    北冥风低头看了夜修一眼,面无表情,声音低冷如冰,“要听话。”

    夜修当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是要他以后听那个臭丫头的话!可是,他一点也不想去啊!

    那个臭丫头如此阴险!他又得罪过她很多次这要真是去了,那他还有命在么?

    思及此,夜修心底咯噔了一下,不顾一切的抱住北冥风的腿,“主人……”

    手指刚碰上衣角,下一瞬,他人就飞了!

    “嗖——”

    “砰——”

    一声闷响,飞出去的夜修直接撞到了流觞,两人一起朝地上砸去……

    “嗷——我的老腰……你这个禽兽二愣子……”

    “哎呦……爷的大腿……你这个天杀的破酒杯压到爷的大腿了……”

    云千若:“……”

    小脸僵硬了三秒钟,云千若伸手一指夜修,“大黑,把他给我拎过来!”

    黑影一闪,夜修被扔到了云千若脚边,看到云千若的笑容时,大惊,“主人……救我……”

    云千若阴森一笑,“大黑,把他套了,回城里找棵大树吊起来!”

    “什么?”闻言,夜修瞬间瞪大双眼,“你居然……不……主人救……”

    鬼嚎声中,一麻袋当头罩下,长空动作麻利,三下五除二便将夜修装进麻袋,封好口,面向云千若待命。

    云千若隔着麻袋拍了拍夜修的脑袋,“你以前不是最喜欢麻袋么?嗯@好好待着!”

    夜修大惊,难道这黑心的臭丫头还想让他一直待在麻袋里?

    “主人……嘤嘤嘤……快救救你可怜的属下……”

    没有回音。

    夜修一颗心扑棱扑棱的跳,随时都有碎掉的可能。

    “主人……那个酒杯说王妃的追求者可以绕十万大山跑一圈了……嘤嘤嘤……以后没有属下在身边你可一定要保重……千万不能被……王妃始乱终弃了……嘤嘤嘤……主人……人家不放心你……”

    云千若实在听不下去了,嘴角一抽,“大黑,带走!”

    “是!小姐!”

    但见黑影一闪,麻袋被人拎起,转瞬便在十几米开外。

    云千若满意的点了点头,她家业是有高大上的跟班的嘛!

    正笑着,忽然惊觉一道存在感十足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云千若心脏一抽,脑中响起夜修那阵鬼嚎……那所谓的追求者饶十万大山跑一圈……

    云千若瞬间一个激灵,身影一闪,脚底抹油。

    “风美人,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北冥风看着她的背影,微不可查的眯了眯眼睛。

    这个小人落荒而逃说明很心虚。

    难道,真的有很多不开眼的家伙觑视他的王妃?

    ……

    此刻,风都城主府。

    几乎军中所有重要将领都在,而气氛,微微有些喧哗。因为,有人识破了刘副将的伪装,并且揭下了他脸上的人皮面具!

    “这个凤孤城居然是假的!”

    “我认识他,他是凤孤城的亲信,叫刘青山!”

    面对众人惊诧不定的神色,刘青山冷冷一笑,“云天,你永远也别想抓到王爷!”

    立刻有将士怒喝,“凤孤城在哪里?”

    “哼!”刘青山冷笑一声,不无得意,“我家王爷此刻已经出了风都,你们是追不到的!”

    “他娘的!凤孤城根本就是个缩头乌龟!居然跑的比兔子还快!”

    刘青山面色一冷,奈何已沦为阶下囚,根本做不了什么。便将目光看向云天,笑容阴冷,“云天,你做梦都想抓住我主前去邀功?可惜,你也只能做做白日梦了!啊哈哈哈哈……”

    “是吗?不如你看看这是谁呀!”

    恰此时,一道滟韵风流的声音传来,打断刘青山的笑声,紧接着,一物横空而来,带起一片风声。

    众人纷纷惊愣,抬头看去,就见一麻袋极速飞来,‘砰’的一声落在刘青山脚边。

    麻袋没有封口,清晰露出里面的人,郝然正是凤孤城!

    刘青山见状瞬间大孩,得意的笑容都僵在了脸上,猛地飞扑过去,“王爷——您怎么会在这里……”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王爷不是已经顺利逃走了么?这个时候应该已经顺利到达烈焰沙漠了才对!为什么会……

    刘青山的心中惊风骇浪,起伏不定,下意识的看向门口,便见一人羽扇轻摇,悠哉而来。

    所有人都望着门外,目光中带着丝丝探究。

    正是斜阳晚照,门外长天如洗,红霞漫漫,那人沐浴着霞光而来,一袭月白色的长衫在风中摇曳,化开万千风流雅韵,他的容貌,钟灵俊秀,眉眼间飞扬着一抹自在不羁的笑意,手中一把羽扇,摇过了世间百年繁华,浅步踱来,道不尽的飘逸风流。

    众人看清他模样时,皆是微微一怔。

    此人器宇不凡,看似风流不羁,眼中却自有乾坤,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一股自信与从容。

    只不过,这个人他们并不认识。

    立刻有人上前,仔细检查了一下麻袋里爬出来的凤孤城,对着云天微微颔首,“元帅,是真的。”

    云天闻言,目光微敛。他们正在寻找凤孤城,而这个年轻人却将他送来,是有意相助?还是另有目的?

    且看他气质不凡,定非普通人,而在东陵,他从未见过他,莫非……

    心中思索间,云天微微上前一步,抱拳,“不知是何方朋友驾临,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元帅真是折煞我也!”重华目光微动,紧走一步站到云天身前,双手交叠,对着他恭恭敬敬,规规矩矩的施了一礼,“在下重华,见过云元帅!久仰元帅威名,今日一见实乃三生有幸。”

    这个见面礼,实在是很正式,诚意满满,敬重非假。云天不禁多看了他两眼,心中飞快的转动,中记忆中关于重华的讯息,可是却发现他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其余人也都是面面相觑了一眼,他们也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难道,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寻常人?

    可是,看他那通身的气质实在不像!而且,他一出现,就把凤孤城给送来了!这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到的!

    重华目光流转,将众人的神情尽收眼底,眸中掠过一丝笑意,“在下只是一无名小卒,之所以出现在此地,皆因奉了我家主上之命,将这漏网之鱼给元帅送来。”

    重华虽是他的本名,可,他行走江湖却从未用过这个名字。也只有与他最熟识亲近的那些人知道罢了。

    在北燕军中,人人皆知狼骑军师慕容烨,却嫌少有人知道重华便是慕容烨。

    众人听了重华的一番话,心中更是诧异。

    眼前这男子器宇不凡,谈吐不俗,俨然是个不可小觑的人物!居然还有主上?那他家主上,又会是何等不凡之人呢?

    一时间,他们对重华的身份更加好奇,有人没忍住,直接问了出来,“重华公子,不知你家主上是何人?他认识我们元帅吗?”

    特意来给他家元帅送漏网之鱼,这份心意可不轻!难道,是元帅的某位朋友?

    众人正自好奇猜测时,却听一阵脚步声传来,不多时,便见一队身着黑衣劲装,气质冷冽的男子压着几十名垂头丧气的卫兵快步而来。

    有人认出那些犯人,神色有一丝激动,“他们都是凤孤城的亲卫!”

    刘青山闻言猛地抬头朝门口看去,这一看更是面色难看至极。护送王爷进入密道的共有百名亲卫,皆是一等一的高手,居然,如此轻易便被人活捉!

    这边有七十三人,那还剩下二十几人呢?是死了?还是逃了出去?

    若是逃了出去,还可以赶回西越通风报信,可……

    看了一眼那些面容冷肃,煞气凛然的男人,刘青山的一颗心不住的往下沉。

    逃出去的可能性实在太过渺茫,可,他依旧祈祷着,哪怕能有一个人逃了出去,将王爷的处境告知陛下,以便相救!

    被刘青山悲愤沉痛的眼神扫视着,众俘虏有些羞愧的低下头。

    他们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当时,他们经过密道顺利抵达烈焰沙漠,本以为一切顺利,已经安全了,却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刚走了不到百米,便有一群黑衣人冲了出来,那些人如狼似虎,凶悍异常,他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想他们也是王爷身边的一流高手,可是,在那些煞星面前……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便死的死伤的伤,落得现在这样的境地。

    他们无颜面见王爷啊!

    完全不同于众人或悲愤,或沉痛的心情,林振南等人心情极好,满脸堆笑的看着重华,伸手一指七十三俘虏,“重华公子,这些也是你家主上送给咱们元帅的?”

    重华微微一笑,风采卓卓,“虽然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小罗罗,可若任由他们流窜在外,想必会威胁到城中无辜百姓。而元帅高风亮节,爱民如子,故而,便将他们一并送来了。”

    闻言,云天等人皆是哈哈一笑,“重华公子真是思虑周全。云某代城中百姓谢过。”

    “岂敢岂敢!”

    重华赶紧弯腰回了一礼,一双丹凤眼微微抽搐着,对面这位可是他家主上未来的岳父大人啊!他有十个胆子也受不了他这一拜!

    云天却没想那么多,虽然贵为三军统帅,可他素来豪爽不拘小节,更加不会自恃身份慢待于人,看向重华,脸上浮起一抹笑意,“但不知,你家主上是否认识云某?”

    闻言,重华顿时来了精神,丹凤眼波光潋滟,“认识!必须认识!”

    您可是他未来的岳父大人!他就算谁也不认识那也得认识您呀!

    看着重华晶亮的眼神,过于灿烂的笑容,云天微微一愣,随即也笑开了,“哦?你家主上果真认识我?但不知他……”姓甚名谁?

    “当然是真的!我家主上他可是您的未来……”

    可惜,云天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重华充满了兴奋的声音打断。

    只不过,还没等他把‘女婿’两个字说出来,便惊觉一道足以冻煞天地万物的冰寒目光落在了他身上,冻得他一个激灵,小心肝都颤了颤!

    这个危险的讯号实在是太熟悉了!分明就是警告他不要乱说话!

    难道,他家主上还没有对云大元帅坦白身份?!不会?他不是都见过云大元帅了么?怎么就没说呢?难不成是害羞?

    不会?看他整天追着人家姑娘跑的样子,实在不像是害羞呀1

    重华心中虽然惊疑不定,可他还是瞬间闭了嘴,把后面两个字给咽了回去。

    不过,这话说到一半,云天等人可就困惑了。

    林振南看了看云天,又看了看重华,满脸好奇,“你家主上是我家元帅的未来什么?”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重华身上,满满的都是求知欲。

    重华手摇羽扇,仪态风流,端的是潇洒从容,大家风范。然,他的内心却在剧烈抽搐着。

    未来什么?那当然是未来女婿了!

    可他不敢说呀!

    心中泪流满面,重华笑得一脸春风拂面,“元帅叱咤风云,名震天下,实乃万民敬仰!我家主上亦是元帅的仰慕者!”

    那笑容风姿滟韵,堪称无懈可击,本不该质疑他的话,奈何,众人心中实在不解,只得发问,“这仰慕者便是仰慕者,为何还要加个未来?这是何意?”

    重华:“……”

    还能是何意?他瞎说的呗!谁让将军大人不准他实话实说来着……

    心中抽搐不已,重华脸上的笑容却没有一丝变幻,依旧春风满面,“是这样的!未来就是没来的意思。我家主上早就敬仰元帅威名,一直想来拜会,却苦于没有机会,一直未能来成!所以……”

    所以,才被称为了未来仰慕者!一直想来,一直未能来成,故称未来!

    众人缓缓点头,一脸的恍然大悟。

    这位‘未来仰慕者’还真是有心啊!一直没找到机会拜会元帅,却还是一直关注着元帅!不然,这一次也不会及时把凤孤城给抓了回来!

    “真是可惜啊!”

    如此情真意切的仰慕者,他们还真是想亲眼见一见,一睹斯人风采!

    云天亦是点头,感慨万千,“若是有机会,云某自当亲自前往拜访。但不知你家主上姓甚名谁,所在何方?”

    什么?亲自去拜访!?

    重华一听,小心肝顿时抽搐了下,这还了得?您老亲自一去,那不就是岳父临门?哪里使得!将军会灭了他的!

    一股寒气从脚底冒起,冻得重华一哆嗦,立刻开口,“元帅折煞我等!我家主上以前是没机会拜见您,可这一次他却是亲自来了的!”

    “哦?来了?在何处?”说着,众人纷纷转头朝门口看去,可是,根本不见半个人影。

    重华摇了摇扇子,继续微笑,“其实,元帅今天已经见过我家主上了。”

    “什么?见过?今天?”

    云天微微一愣,与众人面面相觑,大家都在搜肠刮肚的想着,然后,不约而同的就想到了一个人!眼睛瞬间瞪大,一脸的惊叹与膜拜。

    云天也有一丝动容,“你家主上不会就是今日在东城门破了玄机天雷阵,救了云某与三军将士的北冥少侠?”

    重华微微一笑,弯了弯腰,“正是我家主上。”

    虽然众人方才已经猜到,可此刻被重华亲口证实,还是在他们心中激起了一层不小的波浪。

    “居然是那位北冥公子!真是不可思议啊!”

    “当时我可是亲自在场的!那些天雷别提有多吓人了,我都以为自己会交代在那里了,却没想到,北冥大侠出现了!像天神一样的出现了,破了万恶的天雷阵,打伤了阴险的雨族巫师,拯救了我们所有人的性命!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刻内心的震撼!”

    “虽然我没在场,可是,远远地看到了那片电闪雷鸣,昏天暗地的天空,真是挺吓人的!我们本来还担心着你们和元帅呢!”

    “北冥公子简直就是盖世英雄啊!”

    “……”

    看着东陵将领们一脸惊叹与膜拜的议论着北冥风,重华微微抽了抽嘴角,手中羽扇摇的更加欢快,若是他们知道这北冥大侠乃是他们大元帅未来女婿,不知又会是怎样的轰动与哗然?

    还真是很想看一看……

    可是,他不敢……

    重华缩了缩脑袋,抬头看了一眼房梁,透过那些斑斓的琉璃瓦,他好像可以感觉到一道冷冰冰的目光正看着他……

    “嘶——”

    一股凉气自脚底升起,重华瞬间打了个冷战,抬手,作揖,“元帅……”若是您没什么吩咐的话,小人就告辞了!他可不想被自家阴险的将军冻死!

    然,重华还没来得及告辞,就听云天问道:“重华公子,不知北冥少侠现在何处?”

    他救了他,救了三军将士,而他们还没有感谢他。今日,玄机逃走之后他便也匆匆离去不知去了哪里。

    “我家主上他……”重华暗自抽了抽嘴角,心中腹诽不已,他还能去哪儿呢?当然是追着你家宝贝女儿去了!说不定正预谋着如何把她拐走呢!

    “呵呵!主上虽然未说去哪儿,可在下想,他一定是去追剿雨族余孽去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

    那神情,三分笑意,七分风流,端的是完美无俦,天衣无缝。

    云天闻言,微微颔首,“还会回来这便好!云某还要好好地感谢他。”

    重华微微一笑,宛若春风过境,“元帅实在是太客气了!我家主上敬重元帅高风亮节,心怀万民,可以为大元帅做点事,他心中甚是欢喜,元帅无需言谢!”

    心中却在嚷嚷着:什么?感谢?那不如选个黄道吉日把你家宝贝女儿嫁给我家将军?将军知道后定然会乐的做梦笑醒,吃饭笑喷,喝水笑呛,走路笑摔,如厕……咳咳!打住!将军知道会灭了他!

    重华伸手扶了扶眉毛,对着云天作了一揖,一本正经,恭恭敬敬,“若是元帅没什么吩咐的话,在下便告辞了。”

    “哦?这就急着走吗?不如留下来用过晚膳再说?”

    “元帅实在是太客气了!只是,手上还有些事情需处理,元帅好意,在下心领,拜谢。”

    哎……留下来用膳?他也想啊!他可是做梦都想知道那小女子究竟是用了什么法术把他家六根清净,不食烟火,不解风情的冰山主子迷得神魂颠倒,病入膏肓,非卿不可……可是,他不敢呀!那家伙知道了肯定又要灭了他!

    哎……这每天可真是操碎了心!不仅要操心营里那帮家伙,还要操心朝廷里那帮不省心的背后给他放冷箭,还要操心他的终身大事,又要操心自己不要被他灭了……

    哎……他就是一操心的命啊!

    怀着感慨万千的心情,重华拜别了云天,领着那些面无表情的雕塑离开了众人万众瞩目的视线,一路朝大门走去。

    走到半路时,默默地回头看了一眼屋顶,果然看到他家冷面将军一身寒气的站在那儿,黑衣无风自敛,飘散一世寒气,冻煞了他的小心肝!

    重华缩了缩脑袋,默默地转过头去,将军啊!您这样光明正大的潜伏就不怕被发现?!话说,您那未来岳父可是名列高手榜第六的绝世高手!若是一不小心发现了您潜伏在人家屋顶上听墙脚会不会以后不让您进门?

    听墙脚就该有听墙脚的觉悟嘛!至少得趴下嘛!哪能有恃无恐的站在那里?多危险……咦!等等!他刚刚好像看到的确有个人趴在那儿的!虽然被他家将军高大挺拔的身影遮住了,可是,他的确看到了一个脑袋!

    非常确定,那是个姑娘!

    姑娘?!

    刷——

    重华双眼一亮,猛地回过头去,想要一睹究竟,奈何,却对上了自家将军冷幽幽的双眸,一瞬间寒气铺天盖地而来,如坠万丈寒冰!

    危险!

    重华心脏一缩,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吓得赶紧回过头去,将军啊!属下我什么也没看到!您继续……继续拐着人家女儿光明正大的在这里听墙脚……

    屋顶上,北冥风目送着重华的身影出了城主府大门,才冷冷的收回目光,低头看向趴在他脚边的小女子,微抿的嘴角不着痕迹的抽搐了下。

    明明站着也不会被发现,为何,她偏偏要趴着?

    不对!明明可以正大光明的走进去,为何,她非要悄悄的潜入,像个翻墙入院的小贼一样趴在这里?

    这究竟是什么嗜好?

    北冥风看着云千若的脑袋,幽魅的双眸中划过一丝困惑。

    仿佛感觉到他的注视,云千若蹑手蹑脚的将瓦放回了远处,转头,挑眉,似笑非笑,“风美人,你什么时候成了我老爹的仰慕者?我咋不知道?”

    北冥风看了她一眼,薄唇轻抿,“嗯。”

    云天为人坦荡,义薄云天,本就值得敬重。

    听到他的回答,云千若嘴角轻抽,脑门上滚落几道黑线,又是嗯!

    “这叫什么回答!你多说几个字会死人吗?!”

    北冥风抿了抿嘴角,没说话。

    云千若:“……”

    汗呐!她让他多说两个字,他居然一个字都不说了!这个可恶的白痴!

    内心抽搐,云千若伸手拽了拽他的衣角,压低了声音,“喂!你家那属下还挺伶牙俐齿的!睁着眼睛胡说八道的本事简直比本姑娘还要炉火纯青!倒是挺有趣的一个人!”

    什么未来仰慕者!也只有老爹他们这么忠厚善良老实的人才会相信?

    这个重华!居然敢欺骗她家纯良的老爹!?真是胆子不小!

    看着云千若亮晶晶的眸子,北冥风下意识的蹙了蹙眉。

    她觉得重华有趣?

    可她平时,总是嫌弃他又呆又笨又没情商……

    而且,她的眼神如此晶亮是怎么回事?

    “风美人,不如我用桃花跟你换这个重华怎么样?”

    北冥风正沉吟之际,耳边飘来一道宛转动听的嗓音,带着几分奸诈,一回神,便对上了那小女子笑靥如花的小脸,眉眼弯弯,好不可爱!

    然,北冥风却是蹙紧了眉心,薄唇紧抿,冷冰冰的丢出两个字,“不换。”

    被拒绝!而且还是如此干脆的拒绝!云千若微微一愣,眨了眨眼睛,“为什么不换?”

    之前换夜修的时候不是很好说话的嘛!怎么忽然间这么小气了?

    她还想着,若是能把重华换过来,一来,可以让桃花顺利进入敌人内部!

    二来嘛,这个大黑,简直就是水火不侵,油盐不进,迦叶那死孩纸熏陶了他那么久,都没能让他近朱者赤,改掉面瘫的坏习惯!目测这个重华还是挺有内涵的,说不定,可以帮助她家大黑告别面瘫,走出呆冷,为将来能够娶到媳妇儿做准备!

    她可是用心良苦啊!可是,风美人居然不同意!太没天理了!

    “喂!不要那么小气嘛!只是换一换,又不是不还给你了!”

    扯了扯他的衣角,笑意盈盈,眉眼弯弯,奈何,北冥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薄唇紧抿,满满的都是坚决,“不换。”

    她如此关注重华!还夸他有趣!还要把他换回去!

    北冥风:“……”

    一瞬间,那唇边紧抿的弧度又绷紧了几分,连带着空气中都有丝丝寒气弥漫。

    云千若自然看在眼中,心中满满的都是困惑。眨了眨眼睛,关心,“风美人,你身体不舒服?”

    明显的感觉到空气中气压骤低,温度骤降,这分明就是某位冰山美人又开始释放寒气了!

    只不过,她貌似也没干什么呀?怎么就踩到了他的寒气点?

    哎……男人心,海底针啊!

    正自感慨间,风中飘来两个字,“没有。”

    云千若眼角抽搐,“没有不舒服你干嘛想冻死我?”

    北冥风:“……”

    他身体虽然无碍,可心里有事!

    只是,他抿紧了嘴角没说话,只用一双幽若深潭的眼睛看着她,居高临下,气势逼人。

    云千若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不会就因为我要跟你换跟班?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小气?”

    非但不答应,还想谋杀她!

    “不可以!”

    云千若:“……”

    汗呐!就算要拒绝那也稍微委婉一点嘛!怎么可以如此干脆?如此不留余地?这样很打击人的有木有?

    伸手擦了擦眼角的冷汗,云千若不死心,再接再厉,“那个,要不,我吃点亏用两个人跟你换?两个换一个总该没问题了?”

    看那重华一副机灵相,不仅口才了得,脑子也转的飞快,想来,在他身边可能是个比较重量级的跟班!舍不得也是应该的!只是,她又不是要祸害他,不用这么防备嘛!

    心中腹诽万千的她,是被一股冷风冻醒的!

    远比之前还要冷的多!仅是一瞬间,便让她有种正置身于万丈冰雪之间的错觉,凉气顺着脚心‘嗖嗖嗖’的往上窜,一眨眼就窜到了心脏的位置,冻得她一个激灵,连牙齿都不受控制的打着颤!

    冷!简直是太冷了!虽然她没去过南极,可是想来,这寒气比南极也不差多少!

    风美人果然是企鹅转世!不仅呆,而且冷!

    云千若缩了缩脑袋,所有乱七八糟的心思都被冻死了!脑门上却有几滴冷汗滚落!

    “风美人,你想谋杀良家少女么?”

    一记充满了杀气的眼神飘向北冥风,云千若差点咬碎了一口的牙齿!

    这个可恶的家伙!难道真的是想冻死她?!不然的话,释放这么强烈的冷气是几个意思?

    她不就是要跟他换个跟班而已吗?居然想一而再再而三的谋杀她!

    实在是太阴险了!

    一道接着一道的杀气从云千若的眼睛里飞出去,毫不怜香惜玉的砸向北冥风。

    北冥风没有被杀气秒杀到,可是,看着她缩着脑袋,牙齿打颤的可怜模样,他还是收敛了一身的寒气。

    云千若瞬间舒了一口气,吹了吹差点被冻成冰丝的刘海,“没人性!”

    北冥风抿了抿唇,没说话。

    云千若继续瞪他一眼,“惨绝人寰!惨无人道!诅咒你不能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