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267 惊喜!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言子陌神色一变,及时伸手扶住了云千若,视线落在她苍白一片的小脸上,眉心紧蹙,眼底尽是担忧,“若儿,哪里不舒服?”

    云天也在下一秒钟冲了过来,叱咤风云,泰山崩于前而不动色的他,此刻却是风云色变,目光扫过云千若毫无血色的脸,落在她手臂之上,眼底神色惊变,复杂难言。

    一道道耀眼的红光穿透那淡紫色的轻纱,从她手臂上发出,绽放在滟烈骄阳之中,映着脚下黄沙,绝滟妖娆。

    然而此刻,她却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一股热流,如同火焰岩浆般源源不断的从那抹印记里流出,流向她的奇经八脉,席卷至身体每一个角落。

    很热!而且,那股热流之中仿佛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神秘的,强悍的,仿佛可以摧毁一切,让她的身体如同暴风雨飘摇不定的轻舟,根本无从招架那股风暴,以至于,头晕目眩,胸闷窒息,仿佛很累……好想……睡一觉……

    云千若只觉得眼皮很沉,很沉,仿佛怎么睁也睁不开……

    “若儿——”

    “小姐——”

    在陷入黑暗之际,云千若听到耳边响起一片惊呼声,隐约之间,她听到,有老爹,表哥,无双,大黑……

    言子陌一把抱起昏迷之中的云千若,温雅的容颜,神色凝重,清冷如雪,“舅舅,我们要快点离开这里。”

    大气而简约服饰,完全不同于这个大陆任何一个国家,及膝的长发在风中飞扬,却是纯粹如雪的白色,而她的容貌,却如二八少女般明丽张扬,艳若桃李。

    就连她的眼睛,也是淡淡的银灰色,映着风沙万里中的骄阳如炽,更显几分神秘与悠远。

    此刻,她一手托着下巴,看着云天等人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小丫头这就晕了……莫非,是伤心过度?嗯……也有可能是身体太虚弱……”

    “算了,我还是跟去看一看吧!”

    说着,她足下一点,就要追去,却听虚空中响起一道古井无波的嗓音,幽幽冷冷,不带半分情绪。

    “王有令,不得擅自离开彦华山。”

    咔——

    那女子脚步一顿,狠狠地抽了抽嘴角,翻眼瞪一眼虚空,“谁说老娘是要离开?我散步还不行么?”

    “……”

    回答她的是一阵沉默,空气,却剧烈波动了一下。

    “哼!”

    她轻哼一声,变戏法似的摸出一把玉扇,仪态风流的轻摇着,慢悠悠的朝前走去,“这里的风景真好!嗯……今天天气也不错!”

    “……”

    “对咯,如果你也想散步的话,可要离我远一点!不然,会影响老娘看风景的心情!”

    那女子似乎刚刚想起这一点,转身回眸,望向风中,一记千娇百媚的笑靥,风情无限。

    空气,再次一阵波动,随即传来一道冷冷的哼声。

    ……

    此刻,风都。

    此座边关最为繁华的城池,处处弥漫着一种沉闷压抑的气氛,紧张到极致,如临大敌,四面危机。

    城主府中,气氛更是阴冷骇人。凤孤城面色铁青,坐在主位之上,下方站了一排人,个个低着头,冷汗直流。

    “都哑了?还是聋了?”

    “咔——”

    凤孤城直接将椅背捏到裂开,面色更是铁青的吓人,“雨族那些成事不足的东西!”

    “王爷息怒——”

    下面的众人如同惊弓之鸟般,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凤孤城的脸色却愈发难看,“连个小小的情报都探听不到!雨族这些废物!”

    当初就不该与他们合作!

    如今,边关城池尽数沦陷,敌人反扑而来,虎狼之势,势如破竹,他们损兵折将,溃不成军,到如今,不过才短短几日,竟只剩下了风都一座城池!

    这最后的城池,到底还能坚持多久?最终,又是否会被敌军吞没?

    这一刻,他的心中已经不确定了。

    ……

    此刻,雨族据点,尧山。

    比起城主府中的阴云密布,这里的气氛也好不到哪里去。雨族中,稍微有点地位的人,此刻都聚集在了这里。

    “没有想到云天和林振南那群家伙如此了得!仅用这么短的时间便将失地收复,逼的凤孤城走投无路。当初倒是小瞧了他们!”

    “凤孤城虽然不济,可与我们毕竟是同气连枝,他若失利,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

    “不错!云天等人一举收复了六座城池,此刻定是军心振奋,斗志昂扬,也许,他们正迫不及待的想要攻克风都,将最后一座城池也收复!”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神色或愤慨,或咬牙切齿,讨论了半天,一人缓缓开口,神色凝重。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长老的计划可就……”

    一旦风都告破,边关战事便就此告一段落,那云天,势必会立刻班师回朝,算一下时间,此刻距离祭天大典尚有一些时日,圣女的计划,根本还来不及实施……

    云天,决不能回京!

    不管用任何办法,都要将他留下!

    一时间,这几乎成了众人心照不宣的默契。

    雨族使者,一直坐在上位,听着下方众人的讨论,目光幽幽,神色忽明忽暗。

    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地步,着实在她意料之外。

    从未想过,会遇到这般败笔,本以为,边关战局,风云皆有他们说了算,可是,却有太多始料未及之事发生。

    被滞留的粮草,及时运到了边关,解了云天燃眉之急。

    她精心布下的奇毒,也未能给敌军致命一击,实在是可恨至极!

    还有她的灵宠,本是窃取情报的绝密武器,无往而不利,却万万没想到,竟会被一只老鼠给破坏!

    失去了灵宠,就无法探得最精准的情报,便也失去了最大的先机和优势。

    云天虽然可恨,却不得不承认,他的战术天下无双,麾下之师更是所向披靡,锐不可当!根本就不是凤孤城的那些军队可以比拟的!

    若是灵宠还在,无论如何都不会落得这般地步的!

    灵宠……

    那可是灵宠啊!无形无体,乃是灵气所化,绝非常人可以对付。然而,那只白老鼠……

    难道,真如圣女所说,那只白老鼠也是灵气体?

    若想战胜灵气体,除非它自己就是灵气体,并且,是比它的级别更高的灵气体。那只老鼠,会远胜于她的灵宠么?

    一只小小的老鼠而已,怎么可能胜过她精心炼化的灵宠?

    而且,那只老鼠还是云若的宠物!她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厉害的宠物!?

    雨族使者陷入自己的思绪中,久久无法回神,恰此时,有一人来报,“启禀大人,西越摄政王派人前来。”

    雨族使者,目光一肃,瞬间收回飘远的思绪,眼底,划过一抹深邃的幽光,“凤孤城?”

    呵!应该是按耐不住了吧?

    “让他进来。”

    ……

    一个时辰之后,风都城主府。

    雨族使者亲自率领一众属下来到了凤孤城的面前,不过,他却没给雨族那些人好脸色看,劈头就是一句阴阳怪气的嘲讽。

    “雨族使者还真是姗姗来迟。东陵的女人走起路来都是这么扭扭捏捏么?”

    有雨族人神色不悦,然,使者却无半分异样,走到凤孤城面前,恭敬礼貌的行了一礼,“不知摄政王召见所为何事?”

    闻言,凤孤城眼神一暗,冷哼一声,“现如今我们可是在一条船上,船若是翻了,你们也别想独善其身。”

    雨族使者微微一笑,却有种说不出的韵味,“哦?翻船么?摄政王大人对自己的军队竟是这般没有信心么?”

    那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凤孤城脸色一变,漫过一丝明显的怒气,“你!哼!若非是你们自吹自擂却办事不利,孤何至于损兵折将?”

    雨族那些人听了,瞬间就不乐意了。

    “摄政王此言差矣!雨族的本事从来不需要吹捧!此前若非我们相助,敢问摄政王,如何这般轻易夺下边关七城?又如何能够几次三番令云天等人陷于险境,九死一生?”

    哼!如今出了事,便将所有的责任推到雨族头上!除此之外,景还丧心病狂的诋毁他们!

    雨族乃是上古神族的后裔,拥有着无穷无尽的神力,那是这些凡夫俗子永远都望尘莫及的!

    被人如此反驳质问,凤孤城自是不悦,皱眉,阴冷幽暗的目光直射那人,“比起你说的这些,本王只看到,云天如今还活着,占领着边关九城。”

    这,乃是不争的事实。不管之前如何风光,此刻的现状,就是这般暗淡,残忍。

    一时间,雨族那些人被他噎的无话可说,却暗自握紧了双拳。云天!果然是他们雨族的大敌!

    凤孤城目光阴暗,转向一直未曾开口的雨族使者,似笑非笑,却阴凉慎人,“如今只剩下风都一座危城,云天等人如狼似虎,定不会放过,风都若沦陷,你们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声音幽冷,语气莫名,分明是话中有话。

    闻言,雨族使者幽暗的双眸中骤然划过一道暗光,隐在衣袖中的手微微握紧了几分。

    这个可恶的凤孤城!如此婚纱摄影的威胁当真可恨至极!

    这分明是在提醒她,若是风都城破,云天胜了,他们雨族便会暴露无余,那些还未及完成的计划,也就夭折!

    知道雨族的一些秘密,便敢如此嚣张放肆!哼!若是将来事成,这个凤孤城也绝对不可饶过!

    心中,杀气凛然,面上,却不动声色,依旧客气,恭敬,诚心,“眼下,敌军虽然势如破竹,气焰嚣张,可,还未到最后一刻,最终成败,结果如何,一切都是未定之事。摄政王大人,又何必如此杞人忧天?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你!”

    两人的对话,总是充斥着浓浓的火药味,绵里藏针,杀气暗敛,整个大厅里,气氛都是阴森森的,诡异一片。

    直到许久之后,许是两人都争够了,雨族使者缓缓开口,语气平和,“只要未至最后一刻,

    一切就还有希望,圣女已经派出我族长老前来边关坐镇,摄政王大人,大可安心,他们想要夺下风都?呵!没那么容易!”

    闻言,凤孤城深邃的凤眸之中隐过一道暗光,随即拂袖轻哼,“边关此去东陵国都,路途遥远,即便快马加鞭昼夜兼程也需十天!你觉得,云天他们能等上十天么?”

    说到后来,他眼神微眯,眼底精芒浮动,似不悦,又似谋划。

    云天能等几天他不知,可若是他的话,定然不会等下去!

    在这种大胜的情况下,若是他的话,定会马不停蹄,一鼓作气拿下风都!不留给敌人一丝喘息的机会!

    听到他的回答,雨族使者却是扬了扬下巴,那娇俏的线条看着尽是孤傲,“摄政王大人,未免太小看我们雨族!”

    “哦?”凤孤城只是冷冷的笑了笑,看着她,似乎在等着她说下去。

    雨族使者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那眼神让凤孤城甚是不喜。

    “雨族长老,岂非寻找之辈可比?京城来此,最多三日可到!”

    “三天?”

    闻言,凤孤城微微一愣,随即皱眉,目光深邃的锁定着雨族使者,毫不掩饰的不屑与怀疑,“使者这是被吓傻了么?怎么尽说些胡话了?”

    东陵国都至此地,相隔八千里路!就连云天,上次还用了十天才急行军赶到了边关!怎么可能只有三天?

    被质疑,雨族使者眼底划过一抹不悦,面上却不动声色,桀然一笑,“等长老驾临,我会引荐给摄政王大人的。”

    “哼!本王拭目以待!”

    凤孤城冷冷的一拂衣袖,目光看向窗外阴晴不定的天空。

    风都,最后一座城池,不管最终的结局怎样,能不能守住这座城,他都会让云天和林振南他们损失惨重,血流成河!

    想要得到风都?呵!那就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很快,便有一男一女两道人影来到了大殿之中,走到凤孤城面前,恭恭敬敬跪地行礼,“参见王爷!”

    那两人,均是西域打扮,个子不高,长相一般,然,眉眼神态之中皆透着一股邪气,带着丝丝阴暗。

    正是凤孤城手下专门善用毒的两位高手。

    凤孤城微微抬手,示意他们起身。

    “谢王爷!”两人起身,后退三步,站到大殿中央,待命。

    “你们来的很及时。”

    “王爷有令,属下等唯恐耽搁,遂昼夜兼程,马不停蹄赶来。”

    “嗯。”凤孤城微微颔首,对两人的到来尚算满意,“阿三,带他们下去休息。”

    立刻有一名近卫从凤孤城身后走出,“是,王爷!”

    只是,毒娘子与血月蝙蝠两人却是同时抱拳,齐声道:“属下不累,愿为王爷效劳!”

    凤孤城却摆了摆手,“不急。你们先休息一晚,明日自会知道该做什么。”

    的确是不急于一时。今日敌军虽然大胜,气焰嚣张,然,他却听说云天去了烈焰沙漠,尚未归来。

    风都是边境最后一城,敌军若要总攻,身为三军主帅的云天自然不能缺席。

    只是没想到,云天竟会以私废公,为了寻找女儿,扔下三军于不顾,就连他们发起的战争也未亲自参加。看来,外界传闻果然不假,云天视女如命,对她的纵容与宠爱早已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三军主帅,一方霸主,竟也会有这般弱点!

    呵……

    毒娘子与血月蝙蝠自然不会违抗凤孤城的命令,当即领命而去。雨族使者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眸光闪烁,眼底幽芒浮动。

    凤孤城在这个时候召了这两人前来,怕是,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毒娘子与血月蝙蝠都是凤孤城手下用毒的高手,这个时候把他们招过来,难不成,凤孤城是想用毒药对付他们?

    只是,她上次连月武之魂都用上了,眼看着全城百姓尽数中毒,敌军之中人心惶惶,军心亦或斗志都大打折扣。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结果尽是那样的差强人意。

    哼!月武之魂都没能起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更别说是那两个人了!

    雨族特使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却听耳边飘来凤孤城低缓的声音,“雨族的长老,三日后果真可以如期而至?”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雨族特使下巴微扬,语气中带着一丝难言的自豪,“摄政王大人无需忧虑此事,长老说能到,那便是能到!”

    看着她自信的模样,凤孤城薄唇轻扬,似笑非笑,“如此,那是再好不过。若是到不了,你们该知道本王的脾气。”

    狂肆,自傲,不可一世。

    那语气,听在雨族那些人耳中,尤为恼火!

    这分明就是羞辱雨族的能耐!他们暗自捏紧了拳,恨得咬牙切齿,却碍于两方结盟,并未多言什么。

    “若是摄政王大人没什么吩咐的话,我等便告辞了。”

    雨族特使的声音缓缓响起,不卑不亢,不是询问,而是笃定之后通知一声。凤孤城也没作他想,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离开。

    “如此,我等便告辞!”

    凤孤城一直目送着他们的背影远去,才转头看向天边凄艳如火的晚霞,眼神微眯,眼底幽光浮动,明灭变幻。

    “呵呵……三天,云天,届时,本王定会送你一个大惊喜!”

    ……

    此刻,宛城。

    云千若还在昏睡中……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