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263 我知道你喜欢我!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哗啦啦——”

    一声轻响,水花四溅。

    北冥风只觉得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后倒去,枕在了白玉无瑕的池壁上,而那个始作俑者的小女子,正趴在他怀里,笑靥如花的看着他,得意又奸诈,怎么看都像一只偷了腥的小狐狸。

    一瞬间的怔愣之后,北冥风的身体紧绷如铁,看着眼前女子,神色幽幽,忽明忽暗的变幻着。

    碧水潺潺,雾色阑珊,纵然置身于温水之中,他亦可清晰感觉到那紧紧地贴着他的娇躯,是何等温软如玉

    一瞬间,他呼吸凝滞,就连心跳都有些困难。

    纵然隔着衣衫,可在这池水之中,她早已是衣衫尽湿,那丝滑柔软的轻纱紧紧的贴在身上,勾勒出轻纱之下娇娆诱人的身段。

    恍然间,北冥风惊忆起,池水之下,他其实……衣衫尽褪……

    那一刹那,他的心,几乎跳出了胸腔之外,身体变得,有些不像自己的。因为,他竟完全控制不了身体本能的反应。

    他想要伸手推开她,可是,他的手却不由自主的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微微用力收紧,仿佛,是不想错失怀中的软玉温香。

    云千若自然感觉到他的动作,同时也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那如同烙铁般坚硬,滚烫的温度,让她的心,不由自主的轻颤,只觉得面上犹如火烧。

    轻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紧张,不要退缩,她只是在做该做的事情。

    “风美人,让我看看你的伤。”

    云千若将身子抬起一点,低头看向他胸口,原本被藤条划伤的地方,此刻,都只剩下淡淡的粉色痕迹,还有那两道纵横交错的十字伤,此刻也只剩下浅浅的印记。

    云千若不禁愣了一下,这温泉之水竟会有如此神效么?

    可转念一想,风美人之前说过,那两道伤会自动消失的。未必与这泉水有关。不过,那伤还真是出现的诡异,消失的离奇!

    检查完胸口,云千若又去看他的手臂,上面的伤口也都愈合了,看得云千若暗自称奇。

    “把你的手给我看看!”

    她记得,他的手之前伤的很严重,扎了几百根小刺,简直体无完肤,面目全非!

    可是,她说完才发现北冥风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如仙如魅的容颜隐在层层雾气之下更显几分幽魅,霍乱人心的蛊惑。而他的眼睛……那是一种她从未见过的感觉,深邃的如同暴风雨来临之际的九幽冥海,有着吞噬一切的魔力,让她一不小心便将灵魂深陷其中。

    心,深深的悸动。云千若咽了咽口水,呼吸有些凝滞,“风美人,你……”

    然,她话未说完,他却忽然抬手,指尖穿过她脑后的青丝,蓦然将她的头往下压去。

    云千若猝不及防之下口中发出一声低呼,可是下一瞬,她所有的声音都淹没在那如同狂风骤雨般落下的吻中。

    炽热,狂烈,霸道,却又带着倾世不悔的温柔与深情。

    如同漩涡,灭顶而来,吞没的,不仅是她的声音,还有她的呼吸,她的心跳,她的神思……

    “嗯——”

    云千若轻轻地闭上眼睛,承受着他所有的热情,可是,他却没有半分的技巧,甚至,连一点章法都没有。

    如同一个久行在沙漠中的人,饱受饥渴与折磨,在濒临死亡之际终于发现了一处水源,他心中所想,便有狂饮一番。而不会去想,该如何饮这些水?是将它们装进漂亮的杯子细细品尝?亦或是,煮了水,泡了茶,再优雅品味?

    所有的一切,都是循着身体本能的渴望在作为,心中所想,所念,便付诸行动。

    北冥风便是如此。

    他不懂得任何章法与技巧,他只是遵循着身与心的本能,紧紧地攥住女子娇软如樱花般的红唇,予取予求。

    恰恰是这种狂乱没有任何章法的吻,如同肆虐人间的风暴,几乎将云千若吞噬其中,让她乱了呼吸,乱了心跳,就连大脑,都有着阵阵空白。

    风美人不是第一次吻她,可是,如此刻这般霸道火热狂烈的吻,她还是第一次遇见,却让她,无力招架。

    她从未见过这般的他,习惯了他的冰冷,忽然间如此狂热,真的让人溃不成军。

    迷迷糊糊之中,云千若觉得自己快窒息了。

    可每一次她挣扎或者逃避,都会换来更加猛烈霸道的吻,几乎夺取她的心魂。

    几次之后,云千若便也放弃了,她有些郁闷的想着,难不成她英明一世要因为一个吻窒息而死!?这也太有损她的英明形象了吧!?

    就在云千若以为她要去拜见上帝的时候,那蹂躏了她许久的男子终于良心发现般放开了她。

    “呼——”

    云千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活着真好!

    “算你还有点人性!”

    然而,话刚出口云千若就后悔了!

    因为,她看到某只风美人正在剧烈喘息着,一张美得人神共愤的俊脸红的实在不像话!而且,一眼便可以看出这是因为长久窒息而憋出来的!

    “!”

    三道黑线滑落眼角,云千若狠狠地抽了抽嘴角。

    感情,风美人之所以放开她不是因为良心发现,而是因为,他自己也快窒息而死了!?

    犹如一块砖当头拍下,落在了脑门,让云千若瞬间有一种想咬人的心情!

    俗话说,想咬就咬,千万别忍着!

    下一秒,云千若直接低头,在北冥风美绝人寰的俊脸上咬了一口!

    “风美人,你太可恶了!”

    咬人之后,便是一句磨牙霍霍的控诉,那么的理直气壮!

    北冥风摸了摸自己被咬过的脸,眸光幽幽的凝视着云千若气呼呼的小脸,“阿若……”

    云千若白了他一眼,态度很不友好,“干嘛?”

    北冥风只是看着她,抿了抿嘴角,“你方才说,不后悔,是真的么?”

    闻言,云千若倒是来了兴致,转了转眼珠,挑眉看着他,“后悔如何?不后悔又当如何?”

    北冥风幽若深潭的眼眸中划过一抹细碎流光,微微闭了闭眼睛。

    倘若她会后悔,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动她一下,即便,此药无解。

    若是她不悔……他……

    看着他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云千若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需要想那么久么?”

    北冥风霍然抬眸看向她,薄唇微抿,声音很低,“阿若,我现在还控制的住,你若是后悔的话……”

    “我说了,我不会走的!”

    未等他说完,便被云千若不客气的打断。

    哎——她用脚趾头想一想都知道这个白痴想说什么?

    不过,他到底是不是人!?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他居然还控制住的!?

    温泉水暖,浮动人心,软玉温香,尽在怀中,而他又是身中媚药,隐忍至今,此刻,更是衣衫尽褪,都到了这种地步,他居然还忍得住!?

    她都要怀疑,是不是她魅力不足了!?

    一时间,云千若心中感慨万千,多多少少,有那么一丢丢被打击到的感觉。

    看来,和一个高冷禁欲的笨蛋谈恋爱也不是什么好事啊!分分钟虐你到内伤啊!

    “阿若?”

    风中飘来他低沉如魅的嗓音,打断云千若天南地北的思绪,直接一记白眼砸过去,“干嘛?!”

    北冥风很认真的看着她,从他眼角眉梢,云千若可以看出深切的隐忍。

    哎!这个别扭的又固执的家伙!

    明明都已经到了极限了,却还是不肯……

    难道,要她霸王硬上弓?直接将他扑倒吃干抹净!?

    “!”

    汗呐!这个画面太**,请原谅她无法想象……

    云千若伸手一按太阳穴,打住这些想法,“喂!你有话就快说!说完了本姑娘还有事呢!”

    北冥风有些艰难的将目光从她脸上移开,望向虚空之中那缥缈轻浮的白雾,“你是为了救我,不得已,才以身相许,我不想……”

    “停!”云千若眼角一抽,直接打断他,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瞪着他,“谁说本姑娘是为了救你才以身相许的!?”

    北冥风蓦然抬头看着她,紫眸幽幽,浮光掠影,影千重。

    云千若眉心一阵抽动,扶额,“好吧!严格说来是为了救你……”

    本来就是为了救他啊!她又不是欲求不满的采花女!

    那一瞬间,云千若清晰地看到,北冥风眼底的神采瞬间暗淡下去,如同漫天飞坠的烟花,寂灭在夜空之中,让人怅然若失。

    阿若是为了救他所以才……她其实,心里并不想这样吧?

    那事后,她定然会觉得委屈,后悔,难过……

    云千若的心中一阵抽搐,看着那白痴的神情就知道,他肯定是误会了!

    可是……这该死的问题,似乎有点解释不清楚啊!

    郁闷至极,云千若脑中灵光一闪,快速开口,“风美人我问你,若今日身中媚药,快要死掉的人是我,你会怎么样?”

    沉浸在暗淡之中的人,微微怔了一下,抬眸看着她,缓缓却坚定的开口,“救你。”

    或许,她醒来之后会怪他乘人之危,夺了她的清白,可是,他无法看着她死去。

    即便,她会因此而怪他,恨他。

    “我再问你,倘若是别的女子中了媚药,半死不活,你会怎么样?”

    “与我何干?”

    几乎是在云千若话音落地的一瞬间,北冥风蹙眉开口,眸中光华冷寂如雪。

    云千若眨眨眼,将脸凑近他几分,笑得促销,“风美人,你这是要见死不救啊?真不懂得怜香惜玉!”

    北冥风凝眉看着她,眸中似有一丝不悦划过,“我为何要救?”

    云千若继续眨眼睛,笑容明若朝阳,却带着丝丝狡黠,“那你又为何要救我呢?”

    “我……”北冥风下意识的开口,却蓦然顿住,神色幽幽变幻着,眸光轻闪。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阿若的意思……是因为那个人是他,所以她才愿意以身相许,救他?

    是这样么?

    当这个想法窜进心底时,北冥风再也无法抑制心底波澜千尺的风浪,竟比之前拼命隐忍体内媚药还要难以自持。

    “阿若?你……”

    看着他一副紧张激动到失语的模样,云千若懒洋洋的翻了个白眼,心中感慨:不容易啊!白痴总算是开窍了一回!

    北冥风伸手,将她扭向一边的脸转了回来,幽若深潭的双眸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她的眼睛,“阿若,你的意思是不是说……”

    云千若翻白眼瞪他,“虽然你是禁欲高冷的风变态,可本姑娘也是很有原则很有节操很有风骨的淑女好么?你以为谁中了媚药要死了我都会以身相许的救他啊?真是笨死了!”

    毫不掩饰,满满的都是嫌弃!

    然而,北冥风却似乎听着世间最美妙动听的仙乐,心,一点点飞扬,如在云端,如在水中,飘忽,跳动。

    “阿若,只有我,对不对?只有我才可以!”

    他紧紧地抱着她,神色间是从未有过的情绪外露,甚至,有些语无伦次。

    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陌生,他从来没有过如此开心激动的时刻,也从来没有过这般飞扬的情绪。然而此刻,他控制不住自己。

    看着他,云千若万分同情的摇了摇头,“风美人,你真是越来越像个白痴啦!真可怜!”

    “可是你愿意!只有我才可以!”

    云千若话刚落音,耳边便传了那人带着明显激动与满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傻乎乎的感觉。

    云千若再次翻了翻白眼,鄙视之,“风美人好傻!”

    然,北冥风却忽然伸手,捧住她的脸,目光幽幽,非常认真的看着她,“阿若,我要你亲口跟我说!”

    云千若一愣,随即抽了抽嘴角,原来从白痴到莫测高深,仅需一念之间啊!

    这变化……

    不过……

    眨了眨眼睛,语带促狭,“说什么?说你是白痴?!”

    北冥风好看的眉轻蹙了下,却固执的开口,“说你愿意!说只有我才可以!”

    那严肃郑重的表情简直像虔诚的信徒在觐见神灵一般……

    云千若狠狠地抽了抽嘴角,脑门上滚落几滴冷汗。

    风美人……你真是没谁了!居然如此一本正经的让她说这个!?

    这也太……幼稚了吧!?

    她的沉默,却让北冥风微微不满的蹙眉,“快说!”

    云千若眼角轻抽,“风美人,你媚药解了!?”

    居然给她纠结这个问题!哪里像是身中媚药随时会欲火焚身而死的人!?

    真是一点儿都不科学!

    然,北冥风只是微微愣了一下,抿紧了嘴角,看着她,眼神幽幽,语气幽幽,“没有……”

    云千若险些被口水呛到,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没有你还让我说这些有的没的?!”

    这不是典型的分不清轻重缓急嘛!

    “要说!”

    然,回答她的只有两个字,坚定如斯,不容置疑。

    云千若:“……”

    她一直都知道,风美人固执起来简直像个抽风又弱智的小孩纸,却没想到,他竟执着在这件事上……

    心中感叹,然,北冥风始终睁着一双幽幽如魅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仿佛她不说,他便会一直这样看着她,直到用眼神将她秒杀似的……

    云千若心中一阵无力感,翻了翻白眼,“我说!”

    真是一只磨人的白痴!

    “我愿意。只有你才可以!”

    “这下满意了?”

    她看到,那张美绝人寰的俊脸之上瞬间绽放一抹白痴的笑容,却该死的好看!祸国殃民,蛊惑人心,不外乎如是了。

    云千若再次忍不住暗骂了一声‘祸水’!

    然而,下一瞬,风中飘来‘祸水’那祸国殃民,好听到天怒人怨的声音,“那你要说,为什么只有我才可以?”

    咔——

    那一瞬间,云千若仿佛听到一声雷在头顶炸开,炸的她眼角一抽,三魂七魄都在风中抽搐。

    云千若:“!……!”

    风美人!你这绝对是得寸进尺!

    心在抽搐,云千若扯了扯有些僵硬的直接,“我可以拒绝回答么?”

    “不可以!”

    风中,立刻落下三个字,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云千若:“……”

    “风美人……你够了……”

    北冥风,双手捧着她的脸,不让她将目光移开,“快说!”

    云千若:“……”

    有那么一等奖,她想让老妖婆过来,把风美人收了!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她忍!

    轻吸一口气,语重心长道:“风美人,你还能忍得住么?”

    明显的感觉到北冥风的身体蓦然僵硬了下,就连呼吸都着一瞬间的凌乱,可是,下一秒,她却听到他开口,声音低沉隐忍却坚定果决,“忍得住!”

    云千若:“……”

    好吧!他赢了……

    云千若轻叹一口气,伸手,反抱住他,轻笑,“白痴!我愿意,是因为我喜欢你啊!”

    是啊!若非喜欢他,她又怎么可能因为他身中媚药便以身试法为他解毒!?

    只是,风美人的情商太低了!不知道而已!

    也是!他连喜欢是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知道她的心思?

    云千若一边腹诽,一边欣赏着眼前瞬间变傻的风美人,神情似笑非笑,饶有兴致。

    可不是么?自从她方才那句话说出口,风美人就傻了!一副风中石化了千年的雕塑般……

    云千若忍不住眨眨眼,是她的话杀伤力太强了!?以至于,惊吓了风美人?!还是说……

    然而,未等她想明白,那风化成玉雕的人却忽然诈尸,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云千若只来得及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再回魂时,已经与他对调了位置……

    “……”

    汗!化身为狼能不能先打个招呼!?

    这种心情……简直……

    然而,北冥风却没有给她感叹的机会,霸道滟烈的吻,铺天盖地般落下,如同一场风暴,瞬间将她淹没。

    云千若:“……”

    她之前还说风美人禁欲高冷!?禁欲的人会如此……急不可耐!?

    “风美人你……唔!”

    “不准说话!”

    声音自耳边响起,低沉,霸道,听得云千若心脏一阵抽搐,不死心的反驳,“你……嗯……不是说忍得住么?”

    北冥风抬起头,目光幽幽的看着她,“可是你说,喜欢我。”

    云千若:“?!……!”

    那一瞬间,云千若差点被口水呛到。

    这都什么跟什么!?

    简直……无语了!

    “我喜欢你……嗯!”

    话刚出口,霸道的吻如期而至,随即,是一声低沉如魅,魅惑众生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我知道,你喜欢我。”

    云千若似乎听出了一丝笑意,那是开心?得意?满足?嘚瑟?亦或是,有恃无恐?!

    云千若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所以你就可以化身为无赖么?”

    这是理由么?是么?!

    “嗯!”

    回答她的只有一个字,却是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云千若:“……”

    那一刻,她想,若是手里有块砖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拍到他脑袋上!

    无赖!真的是无赖中的极品了!

    “风美人!你的节操呢!?”

    北冥风低头看了她一眼,眸光深邃,莫测高深。看得云千若心底一阵抽搐,“看什么看?再怎么纯洁的眼神也掩饰不了你是无赖的本质!”

    “噢……”北冥风默默地应了一声,一双勾魂摄魄的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仿佛有着吞噬灵魂的魔力。

    云千若直接闭上眼睛,免得自己招架不住那幽魅的眼神被勾了魂魄!

    “既然你知道自己本是无赖,那么……”

    就把节操捡起来!

    可惜,她话未说完,便被一道幽幽的嗓音打断。

    “阿若,我中了媚药……”

    “咳——”

    云千若眼角一抽,险些被口水呛到。

    这个……让人无语的家伙!

    难道,他是想告诉她,他之所以无赖都是师出有名?因为人家中了媚药啊!所以,理由很强大!

    “你不是早就中了媚药,并且说自己可以忍么?”

    一句话说出来,云千若觉得自己的脸都僵硬了!

    “那是之前。”北冥风低头看她,神情甚是认真,“此刻不同。”

    云千若:“……有什么不同?”

    “因为你喜欢我!”

    隐约之间,穿透那茫茫白雾,她似乎看到北冥风扬了扬嘴角,倾倒众生的笑容却带着几分得意,那么的欠扁!

    云千若很想跳起来踹他一脚!

    只可惜,她被他禁锢在身下,动弹不得!

    “风美人!你可以去自生自……唔!”

    未说完的话再次被炽烈的吻淹没,云千若的内心很是崩溃,很想跳起来将那个明目张胆耍无赖的人揍一顿!然而,浑身虚软无力,只能任他有恃无恐,予取予求。

    ……

    恍恍惚惚之中,云千若也分不清她是何时被他抱出了温泉池,去到了外间石室的软塌上。

    她只知道,当她恢复了一丝清明的时候,正看到房中的烛火还亮着,清晰地映出了她与他此番情形。

    脸色微微一红,云千若伸手捂住他的眼睛,另一只手抬起,一记指风飞去,指向那燃烧的红烛。

    可是下一瞬,另一道清风后发先至,将她飞出的指风化解于无形,拯救了那可怜的烛火。

    云千若一怔,随即眼角轻抽,“风美人!你干嘛!?”

    她看到他性格的薄唇弯起一抹魅惑众生的笑,抬手,抓住她捂着他眼睛的那只手,轻柔却又霸道的拿开。

    云千若心口一颤,抬起另一只手去捂他的眼睛,却被他半路拦截,握在掌心之中。

    烛火还未熄灭,双手又被他抓着,云千若此刻竟恨不得自己立刻晕过去,也不用如此难为情了……

    “阿若,我要看着你。”

    不其然的,一声低语落在耳边,那温热的呼吸就拂在她颈项间,带起一阵异样的轻颤,却不及心底的波澜起伏。

    ……

    冰雪幽幽,冷月无声,石室中,涟漪缱绻,温柔无限,天地外,层云渺渺,山河悠远。

    云千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晕过去的,确切来说,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晕了几次,只是,迷迷糊糊之间,听到耳边有人在叫她。

    “若儿?醒醒!”

    那声音,清滟如碎玉流淌,听在耳中,如沐春风,却隐着一丝担忧。

    ------题外话------

    感谢qq072320pc78b135可爱的菇凉,五星评价票一张,

    感谢亲爱的!蕾蕾菇凉鲜花五朵,莎莎老鼠,鲜花22朵,米米美人鲜花三朵,飞雪小兔子鲜花五十朵,来,群么么哒!

    最近为了风美人的福利,我真是拼了老命了,可是,也卡文卡的不要不要的!一天两天三天,卡死我了!这种滋味,怎一个酸爽了得!

    t